【中国】这位省长不简单,对139名外交官飚英语!/ 在美国语出惊人的外交家,身上还有哪些秘密?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7 澳洲新闻


对139名外交官飚英语

这位省长不简单


面对139位外交官飚英语的这位省长,有着不同寻常的从政轨迹。


7月5日,以“开放的中国:迈向世界的陕西”为主题的外交部陕西全球推介会在京举行。




外交部部长王毅、来自134个国家和5个国际组织的外交官等,参加了活动。


在推介会上,陕西省长胡和平说了英语。他以“陕西”的汉语拼音“Shaanxi”包含的七个字母为关键词,向与会嘉宾介绍陕西显著特点。


他说,S是Spectacular,意为“壮丽”,代表陕西集江南水乡、平原沃野和高原沟峁于一体,壮美秀丽的自然景色。H是Historic,意为“悠久”,代表陕西辉煌灿烂的历史与红色文化、丰富多彩的民间与现代艺术。A是Abundant,意为“丰富”,代表陕西丰沛富集的能源矿产、土地和生物资源。第二个A是Active,意为“活力”,代表陕西雄厚的科技创新力量和蕴含的勃勃生机。N是Nice,意为“美好”,代表陕西人民舒适、安逸、便利、和谐的生活。X作为一个特殊单词,代表陕西依托文化、资源、科技、人才、区位等优势,推动发展的无限美好前景。最后一个字母I是International,意为“国际”,代表陕西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全新形象。


现年54岁的胡和平,属于典型的学者型官员。十八大后,他自清华大学“空降”浙江,接任“网络大v”蔡奇,一年四个月后,又转任陕西出任省委副书记,后任省政府党组书记、代省长。今年4月,胡和平“由代转正”,当选为陕西省长,跻身正省级之列,完成中共十八大后个人仕途的“三级跳”。


面对139位外交官飚英语的这位陕西省长,有着不同寻常的从政轨迹。


33年“老清华”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出生于1962年10月的胡和平是山东临沂人。据公开资料显示,胡和平作为老“清华”,在清华大学学习、工作了33年。



清华大学


1980年,恢复高考的第四年,胡和平考取进入清华大学水利系学习。毕业后留校担任水利工程系助教,后任系团委副书记、系党委副书记等职,期间,获得工学硕士学位。1992年,胡和平赴日本东京大学工学部土木工程系学习,获工学博士学位,并在日本株式会社INA公司做了一年工程师。



东京大学


据媒体报道,胡和平在日本留学期间,还被该校赠予过年度“Fellow”(研究员)称号,该称号专门授予在学术或教育上成绩突出的工科外籍校友。有清华人说,正是由于胡和平在东京大学读博时表现出色,东京大学此后特别喜欢招清华的学生。


1996年12月,胡和平重返清华园任职,担任教授、博导,后历任清华大学教务处处长、副校长、党委副书记等职,2008年底,胡和平接替转任教育部副部长的陈希,升任该校党委书记,跻身副部级。


胡和平作为“学霸”,其主要研究领域为水文模型、水资源规划与利用、灌溉排水、陆面过程、防洪减灾和水利发展战略等方面。据报道,他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等多项奖励。


任职清华党委书记后,胡和平多次对清华学生提出要求,要“引导毕业生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2009年在纪念“五四”90周年大会上,他呼吁道:正所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清华的同学要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


在7月5日的推介会上,胡和平与139位外交官说英语并不意外。2004年暑假,清华大学对3300多名2003级本科生进行一个月的集中英语强化训练。时任清华大学教务处处长胡和平说,希望通过较好的外语实践的氛围和环境,激发学生学习外语的兴趣,较大幅度地提高外语应用能力,提升学生的国际文化交流意识与能力,培养他们的国际视野。


“空降”浙江


“我们的组工干部也是蛮拼的”


2012年11月,50岁的胡和平当选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一年后,2013年11月,胡和平离开生活了33年的清华校园,正式迈入仕途。


2013年11月20日,胡和平“空降”浙江,接替转任浙江副省长的蔡奇,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网络大V”蔡奇随即在微博中写道,“上午省委组织部召开干部会议,夏书记到会宣布中央决定:胡和平同志接任部长一职。临别之际,我讲三句话:如果说近4年组织工作有所推进,成绩是属于大家的;组织工作有些没做好,问题是我的;工作上未竟的事,拜托大家了。”


上任一个月,嘉兴市举办了2013“星耀南湖”精英峰会,邀请和组织“两院”院士,国家、省“千人计划”专家,“精英引领计划”领军人才,海内外高层次人才等近1000人参会。“政事儿”注意到,胡和平和时任嘉兴市委副书记胡海峰等参加了会议。


在这次峰会上,可以看出“学者型”官员胡和平对人才的重视与尊重。他讲到,院士是各个领域的顶级人才、领军人才,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人才。当前,经济发展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发展中遇到的资源、环境等要素制约越来越大,产业转型升级的难度越来越大。要在新一轮的发展中赢得新的发展优势,就必须坚持创新驱动、人才驱动的发展战略,而创新的能力最终也取决于人才的实力。


担任组织部长的胡和平,对干部选拔任用要求极其严格。上任两个月,胡和平要求浙江省委组织部和市县委组织部开通短信举报平台,进一步拓宽群众监督渠道,加强对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和领导干部日常监督。2014年,浙江省修订实施《干部任用条例》,并开展对“带病提拔”干部选任过程进行集中倒查,清理清退“吃空饷”,排查处理“走读干部”等多项措施,从严管理监督干部。


2015年1月,浙江上召开全省组织部长会议,胡和平对2014年总结到:“我们的组工干部也是蛮拼的”。


主政陕西


全国第五位“60后”省级政府一把手


担任浙江组织部长一年零四个月后,2015年4月,胡和平的仕途发生第二次跳跃,北上陕西出任省委副书记,接替当时已转岗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的孙清云(后因严重违纪降为正处级),成为当时陕西省委常委班子中最年轻者。


今年3月底,娄勤俭接替赵正永担任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任代省长。4月27日,胡和平正式当选为陕西省长,由此跻身正省部级序列。这是胡和平一年之内的第二次履新,他也完成中共十八大后的“三级跳”


当天,胡和平向宪法宣誓后发表任职宣言,表示“自己会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各项决策部署,确保政令畅通,严格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履职”,会“重任在肩、惟勤惟行。”他并对自己提出五点要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切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始终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


胡和平也是全国第五位“60后”省级政府一把手,另外四位分别是黑龙江的陆昊(1967年6月生)、四川的尹力(1962年8月生)、河北的张庆伟(1961年11月生)、青海的郝鹏(1960年7月生)。


而十八大后,清华大学有三位从政的党政一把手晋升正部级。胡和平在清华的前任陈希,现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当年在清华大学与胡和平“搭班子”、2012年起任该校校长的陈吉宁,2015年初升任环保部部长,离校后“直升”正部级。


在担任省长70天里,如何保持陕西经济持续向好运行一直是胡和平的主要议程之一,他曾多次调研或召开座谈会,对省经济增长与投资做出指示。而他也几乎以每周一次的频率,会见国内或国外著名企业负责人,展开相关领域的合作。


胡和平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延安干部学院第一副院长,院长是中组部部长赵乐际。6月19日,胡和平以此身份会见了金砖国家政党智库媒体人士联合考察团一行。他表示,陕西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和“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希望携手推进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关系。


在美国语出惊人的外交家

身上还有哪些秘密?


“哪怕美国全部10个航母战斗群都开进南海,也吓不倒中国人!”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新闻里说的这句话,让各大网站刷了屏。




作为我国知名的外交家,戴秉国曾促成“中美战略对话机制”的建立,与梅德韦杰夫、金正日等外国领导人都有接触,外界评论他是中国的基辛格。但是,这个外交强人退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扔掉了安眠药,说“以后每天可以睡足觉了”。


那么,戴秉国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华盛顿对话会上语出惊人


今年7月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办,中国南海研究院和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协办的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在华盛顿举行。


来自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美国海军学院、耶鲁大学、美国战略预测智库等学术机构的15位美国学者和前外交官,与来自中国南海研究院、南京大学、上海社科院、武汉大学、西南政法大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等机构的10多位中方专家一起对话。


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会上做开幕主旨演讲时表示,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绝不是加害者、肇事者,而是完完全全的受害者。他在演讲中说,“哪怕美国全部10个航母战斗群都开进南海,也吓不倒中国人!”


官方简历显示,戴秉国,土家族,1941年3月生,贵州印江人。四川大学外语系俄罗斯语言文学专业毕业。1964年9月参加工作。197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国务委员、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外交部副部长。退休后,他成为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名誉院长。


力促建立“中美战略对话”机制


人民出版社的《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一书于今年3月在全国发行。


据该书中记载,2005年至2008年间,戴秉国曾多次主持中美战略对话,后与王岐山共同主持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戴秉国认为,这个对话机制,为中美双方增进战略互信,促进关系发展,特别是在探索构建国与国和谐相处之道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3年之后,戴秉国三次作为中国政府特使访问美国。他在其中一次会议上提到,“如果中美两国也建立战略对话机制,有可能在新的历史时期探索出中美两个大国合作共赢的一条新路。”


戴秉国在书中回忆道,“(2004年11月)29日晚上,我把基辛格博士请到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想听一听他对中美建立战略对话机制的想法。基辛格说,他很早就提出了美中两国开展战略对话的建议,这一对话十分重要。”


2004年12月2日,戴秉国在华盛顿与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共进晚餐,就中美关系相关问题交换了意见,就两国建立战略对话机制进行了讨论。之前一天,戴秉国还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


至此,在中美战略对话拉开序幕之前,戴秉国已与美国智库三位重量级人物进行了对表,为双方下一步开展战略对话进行了铺垫。


中美战略对话原定由两位常务副外长共同主持。据《戴秉国回忆录》一书记载,2008年,已经身为国务委员的戴秉国,仍继续担任中美战略对话的中方牵头人。2009年2月,奥巴马总统的新班子刚开张,在美方的建议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就此建立。由中美双方每年轮流举办。


总统专机上会见梅德韦杰夫


戴秉国在书中回忆道,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法理上成为苏联的继承国,中苏关系也被中俄关系所取代。


1992年12月17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对中国进行的首次访问,是苏联解体后两国最高领导人的第一次面对面会晤。访问虽然只有短短两天,但有关准备工作却历时近一年。


2008年,戴秉国出任国务委员后,开始接手主持中俄战略安全磋商。戴秉国在书中回忆了其与梅德韦杰夫在俄罗斯总统专机上的一次会见。




书中说道,“那晚交通状况很不好,驻俄罗斯大使刘古昌的车没能跟上车队,只有我的汽车开到了总统专机的舷梯下,珀特鲁舍夫一个人站在瑟瑟寒风中等我。他把我领上飞机。刘大使没有赶到,所以我就只带了一名翻译上了而飞机,俄方也只有帕特鲁舍夫陪同梅德韦杰夫总统见我。”


俄罗斯总统专机被誉为元首的“空中办公室”和“移动国家管理中心”,一向十分神秘。这是一架特制的伊尔-96大型飞机,外表涂装除了俄罗斯国旗和国徽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里面可是别有洞天,机场的内饰是清一色的亮黄色胡桃木,既典雅又现代,舱内显得宽敞舒适,考究气派。


这次会见一共20多分钟。当时,梅德韦杰夫的专驾马上就要起飞,不可能谈得太深太久。“记得我还讲了一点俄语,梅德韦杰夫听得很高兴,向我竖起大拇指。这次总统专机的会见极其特别,在我的外交生涯中绝无仅有,相信在国际外交史上也不多见。”戴秉国在书中说。


接待首次访华的金正日


由于地理上的相邻、深刻的历史背景和复杂的现实情况,朝鲜半岛的局势与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观海解局注意到,戴秉国认为,朝鲜半岛问题是我们周边最复杂、最难处理的一个大问题。


2011年12月19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消息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12月17日在视察地方途中,因过度疲劳发生重度急性心肌梗塞并发重度心脏休克,经抢救无效于是日上午8时30分在列车上逝世。


戴秉国回忆道,“我和金正日总书记见面不下10次,和他结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




金正日担任朝鲜最高领导人后首次访华是2000年,当时戴秉国任中联部部长,负责接待工作,曾去车站迎接他。那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记得在我陪同他去钓鱼台国宾馆途中,当汽车开到离国宾馆不远的高架桥时,我发现他将黑眼镜换了下来,他显然不想戴着黑眼镜同等候着他的胡锦涛同志会面。”


此外,“金正日是一个勤奋的人,他经常下基层,下连队。他来华访问期间,花了很多时间来考察中国的企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市场情况。”戴秉国说,金正日也有柔情的一面,他亲自改编和指导了朝鲜版歌剧《红楼梦》和《梁祝》,很有艺术水准,在我国巡回演出时深受中国人民的欢迎。


退休第一天就把安眠药扔了


2013年3月16日,戴秉国开始了退休生活。他在《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一书中写道,“退休快三年了,我仍然同那些对话伙伴中的若干位保持着形式不同的接触和联系。”


公开报道显示,三年来,戴秉国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对此,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退休了,就应该尽可能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之外,直至最终被完全遗忘。应该被记住的,是像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是像屠呦呦、袁隆平等这些为人类造福的人,还有那些长眠在祖国大地和国境之外的烈士”。


戴秉国表示,退休后,他处于一种半工作状态,见一下外国的老朋友,或是在国内一些地方走一走,还去看了看曾经求学的地方,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见了同学和老师。


他说,“退休是挺好的一件事情。我退休以后每天可以睡足觉了,以前是睡不好的。搞外交都有这个问题,到了后期我每天夜里都要吃两次安眠药。退休第一天我就把安眠药扔了。现在吃饭睡觉都可以,精力也比较好,我也比较乐观,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电话:(02)9262 7900
微信:ACNW-COM
地址:Suite 61 Level 6, 650 George St, Sydney, NSW 2000
官网:acnw.com.au or 118.com.au
邮箱:sales02.acnw@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