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三年后你混得怎么样?

<- 分享“英国学长帮帮帮”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3 英国学长帮帮帮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小雨厨房 

                                                                                                               

三个月前,我是穿着10cm高跟鞋在CBD上班的广告狗,收入10k+;

两个月前,我辞职了成为一个系着围裙切菜的厨子,收入1k。

而这正好是我毕业后第三年。


至于混得怎么样,还是那句话,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走完吧。

要选择十倍的快乐,也许就要牺牲十倍的其他,当然我觉得这是暂时的。

比如一个人偷偷潜入香格里拉酒店的地下负二层的西餐厨房,他们看到我都惊呆了。(现在想起来自己也是蛮屌的)



许多人问我:“你后悔吗?”

我说,是执迷不悔。上路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这辈子可能碌碌无为没有结果的准备。如果是奔着成功去的,可能只有那一刻是开心的;如果是因为喜欢,那么时时刻刻都是满足的。



但也不会因为对未来的向往,而否定过去的任何一段经历,因为每一个点都互相连接,才塑造了完整的你。同时,每一种职业也都是无可取代的。比如我曾经从事的地产行业,就像一座庞大的城堡,资本、开发、设计、营销、工程,每一个齿轮都如此严谨而精妙。



但是,比起机器轰鸣,我可能更爱那瓶碟碗筷的叮当声响。





然而做甜品师看起来很美好,却注定是一条更为艰苦的道路。因为这不是从互联网到金融的转行,也不是从甲方到乙方的区别,而是彻底改变你的方向。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中国传统观念中对于职业是有着非常鲜明的等级的。

“你要一辈子当厨师吗,那你还读大学干嘛,初中毕业去上个新东方就好了啊,怎么这么任性呢!”



当我听到家人和信任的人说出这句话时,心里是绝望的。我本来泪点极低,看个煽情烂片都能把眼睛哭肿,但那一段时间却是难得的勇敢,没掉一滴眼泪。因为过去的那些经历让自己变得更加符合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和家人设定的框架和愿景。而现在这个决定让我觉得自己除了乖,还有旺盛的生命力。



我只能自己对自己说,不要怕,就算无人陪伴,也要独自前行。



真正迈出第一步时,是如履薄冰。此时我的简历上的每一个字都成了减分项,因为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也没有何相关经历。起码有不下二十个人和我说过,甜品师是他们梦想中的职业。很羡慕我做了他们一直想做的事情。同时他们也说,但是不靠谱呀,既然你以前是记者是编辑是广告策划,谁又会相信你能认真做厨师。



有时候除了一点点勇气,还要一点点坚持,既然喜欢,就不想等到当我老了。



当然我并不是一个励志的人,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并没有那么苦情。所以,中间略去一万字,现在我已经是厨师小雨了。



曾经开会做表写报告熬几个通宵,现在也会为了做一个八层的标准法式歌剧院蛋糕而弯着腰站上一整天,并没有轻松多少,但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或许这就是做喜爱之事的神奇力量,它可以带给你愉悦和惊喜。



你能看到面团摆上几天就会活起来,它是有生命的,从内部开始膨胀,只要加以烘烤就会形成充满细致气穴的面包,那种千变万化的构造让人叹为观止。



在我看来,这也是厨师的工匠精神。



每种食材都有最美味的理想时刻。同时,处理食材时的温度,力度,时间要求的毫厘不差,就像厨房里的魔术师。




“达芬奇画鸡蛋”是在这个一切都追求快速的时代里,一种逐渐被淡忘的学徒精神。所以烘焙本身就是一件不能着急的事情,需要细心,也更需要耐心。



可能我还要三年三年再三年,才有资格说我爱这份工作,并为之努力。


法式甜品的一项基本功就是做泡芙。师父要求我在烤盘上做出的每一个泡芙大小形状厚度都必须是一模一样的,底部直径正负偏差不能超过两毫米,而且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因为许多原料从冰箱拿出来之后,在室温下状态就会发生变化从而影响口感,所以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处理。



就这样,我可能已经挤了成千上万个泡芙了,依然乐此不疲。即使现在我做出来的甜品还要经常被师父骂达不到标准,但我还在仍在一次次的尝试。



不期待生活会因为有梦想而对你网开一面,但我觉得,认真和坚持可以。一直觉得厨师怀着喜悦之心做出来的食物会更加美味,那份快乐会通过一蔬一饭传递到食客的味觉神经。



成为厨子半年后,依旧像广告狗的日子一样累。完全不是像小女生幻想的那样,在透明玻璃的小清新厨房里,做一份甜蜜梦幻轻松的工作。



以前我会随身带一大把创口贴,因为穿高跟鞋会把脚跟磨破。现在依旧是,因为在厨房里,用各种刀具,很锋利一不小心就会割到手,或者出现其他的烫伤。



以前我有很严重的胃病,甚至是胃出血,因为经常加班不按时吃饭。现在依旧是,而且因为每天都站着,弯腰,所以病历本上又再加了一个颈椎病和肩周炎。即使你在生理期,即使是在南方的寒冬里,依然要端着一大块刚从零下十八度的冷冻柜里拿出来的慕斯,做各种装饰处理。



但是我现在可以非常平静,不带一丝怨气地和你说这些。而且从未想过辞职或者放弃这件事情。



并且,不是用坚持这个字,因为我觉得喜欢,哪里需要坚持呢,就是自然而然地一直做下来了。



记得,交辞职报告的那一天。



我平常都是穿得吊儿郎当的,那次是我最后一次穿着那身黑色西装和一步裙,连胸针都一丝不苟戴好,站在顶楼大BOSS的办公室门外,足足站了半个小时。因为我知道走进去了,就没有回头路了。



她说,你想清楚,我可以给你调整部门调整城市。



我把辞职报告调过头,再次放到她面前。说我想好了。

她笑了,对我说,加油。



她一直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女上司。非常矫情的是,我转过头,走出那间办公室就哭了。心里对自己说,你要加油啊。以后要有脸回来见她啊。



做为一个典型的天秤座,我一直是懒癌+拖延症晚期。这是嘴上说说,心里真正的缘由大概是因为我总喜欢给自己留有余地,不想那么用力地活着。比起努力二字,我觉得聪明更加值得赞美。但是现在,我觉得是我活了这二十多年以来,最打鸡血的一段时光吧。一方面是这是自己选的路,即使穷也是穷开心。另一方面是承担这种选择的后果,需要让父母看到我是靠谱地认真地在做这件事,并且可以养活我自己。所以,作为一个烘焙爱好者起步,也许我需要比专业出身的选手,付出更多的时间。其实我在这方面都算不上有天分,因为没有灵敏和嗅觉味觉,也不是出身烹饪世家。只能靠后天训练了。比如想要有酷炫刀工,那就踏踏实实地切土豆丝土豆条土豆片来日复一日地练习。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有勇气这么做。我说,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喜欢看中华小当家吧。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好声音舞台上那些从小家里就反对,然后高考毅然决然地考音乐学院或是去酒吧做驻唱歌手。其实,我跟父母说起我要辞职做厨子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感觉了。



但不同的是,也许我的父母更加不能理解,当厨子是什么鬼心理诉求。因为成为一个歌手,你会成为在舞台上被众人仰望的人,会有追光和掌声,会有声望地位和财富。但厨师不同,即使你再出色,依旧是在厨房里,拿着菜刀切菜,不会成为所谓中产阶级。



会有人因为一首歌而记住一个明星,但很少会因为一道菜而记住一个人。也不会像那些选手说的,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一辈子也许都是默默无闻的,每天做同一件事情。拥有一家米其林餐厅或是成为米其林大厨,也是就是终极荣誉了,但也是少之又少。



所以,写给想当甜品师的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忍受呢。



我妈妈说,「你比别人的叛逆期来得晚一点。」



大概因为我是一路重点中学实验班走过来的,大学就读于武汉大学,你都可以想象,应该是什么样子。我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大概需要担着更重的心理压力。



在漫长的二十多年里,听过许多夸奖,但我知道大多数是出于客气,而不是真心。比如,你家孩子好听话啊,你成绩蛮吊哦。但是,现在,我收到了许多陌生人的鼓励,哪怕只是加油二字。所以,我对每一份支持,都是非常虔诚的,心怀感激的,因为他们本可以不这么做。而且许多人留下了很长很长很长的一段话,大概是把自己的还未实现的心愿寄托到我身上了。



我也害怕失败,害怕后悔,害怕变老,害怕长皱纹,害怕失去胶原蛋白,害怕有一天会放弃,现在还害怕辜负自己和许多人的期望。





但是,美好又温柔可爱的事物那么多,就算是为了它们跑着活下半辈子,好像还是不够用呢。



不敢说什么豪言壮语,只是希望你,我都能做着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不管是毕业多少年后。

 (文章略有删改)


-THE END -


原创 ▏精选 ▏视频 ▏答疑 ▏公益

由30多所英国大学留学党联合创建

分享英国留学最真实的学习、生活、工作状况


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伦敦国王学院/华威大学/巴斯大学/兰卡斯特大学/艾克赛特大学/莱斯特大学/东安格利亚大学/利兹大学/曼彻斯特大学/伯明翰大学/布里斯托大学/谢菲尔德大学/南安普顿大学/雷丁大学/伯明翰城市大学/纽卡斯尔大学/利物浦大学/爱丁堡大学/格拉斯哥大学/约克大学/拉夫堡大学...and more

猛戳“学姐的告白”查看我们的创始故事

猛戳“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做点有趣的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