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错,我的裙子太短了。面对性侵事件,何时才能停止将这些罪名加诸在女性身上?

2016-07-05 美国留学那点事


文/Katy

图片/Yana Mazurkevich 


前些日子美国 Stanford University 爆出性侵案,而其中备受争议的点在于,同样的罪行最高可判刑14年,但最后法官却以「初犯」、「受酒精影响」等理由,轻判了仅仅六个月的刑期,消息一出震惊各界人士,加上其家属推究孩子过错、不愿孩子扛下责任的态度,也让我们不禁再次深思一个家庭的教育对于后代的影响,以其面对这类事件时诸多仍旧偏倚、迫害女性的想法,也激发了 Current Solutions (性侵受害者发声组织) 摄影师拍下一系列做为事件回应的影像。


「是我的错,因为我当时喝醉了。」

Brock Turner 过去一直都是未来备受看好的游泳健将,整起事件起因在某次的兄弟会派对上,他性侵了当时在场另一名喝醉的女性,但其严重性不仅如此,被告后 Turner 的父亲在为孩子抗议刑责的信中写道,Tuner 自从事件发生后整个人都变了,以前很会吃的他现在饮食仅仅是为了生存,「这样的判决对他、对我们一整个家庭在各个方面都产生莫大影响」、「他的人生再也不会是他过去嚮往、那样努力想达成的模样」,对于这「仅仅20分钟」的行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的确,单看 Tuner 父亲的信件,你会想或许这就是父母亲对孩子们的信任与爱,但再往更深一层去想,其实你会发现这一切思想不就是造成社会仍如此不公不义的根源吗?儿子的未来被毁了,怎么没想到他同样也重创了另一个女孩的人生呢?又,倘若那短短的「20分钟」是加害在你家的儿女身上,难道就应该因为对方原本有大好的人生而应该被体谅吗?

 

「是我不应该把饮料放下。」


「我的裙子太短了。」


「我没办法对男友说不。」


「我应该要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

「我不应该一个人走在路上。」

 

「我表现得太过亲切了。」


「我应该预期到这会发生的。」

透过 Mazurkevich 的影像,我们看见在性侵事件后,社会最常加诸在女性身上的罪名,将责任归咎到「裙子太短」、「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不懂得保护自己」…等等,即便这样的议题早已透过各式各样的艺术、媒体、影像传达,但同样的事件依旧层出不穷,要到哪时候社会才能认清遭人性侵不是女性的责任,任谁都没有权利这样的对他人施暴,而当自家的孩子犯错时,再爱都不该忘了教育他要为自己担起责任。


Current Solutions 的共同创办人 Maxwell Fong 说:「多数人都知道每四个女性中就有一位曾在大学受到侵犯,但却不晓得其实每四个我们认识的女性中就有一个曾遭遇过类似事件。




相关阅读:回复强奸获取文章:

不想“被强奸犯”?在美国发生性关系你需要知道的一些事!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