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学区房暴涨之殇:买了还不一定能上学!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8 新西兰天维网




(点击☞)纽币波动剧烈,新西兰华人怎么破?


房地产界有一句流传已久的名言:“地段、地段、还是地段”,然而近几年,这句话传到新西兰后似乎有了新的解释:“学区、学区、还是学区”。

但也许过段时间,买房箴言不一定好使了,新西兰议员建议:为了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应该取消学区划分,恢复学校从任何地区自由招生的权利。


学区房怪像
“一切为了孩子的教育。”怀抱着这样的宗旨,新西兰的家长们付出了真金白银的高昂代价——在这里,为了让孩子进入所谓的好学校入学,家长们不惜以大价钱买下或租下“学区房”。

地产评估师Natalie Edwards说,学区对房屋价格的影响已变得“巨大”,是否是学区房,决定了房屋的价格是“入门级”还是“中等价位”,并且全面推升了整个学区内的房价。

她说,她眼睁睁地看着学区内的那些原本并不受欢迎的1970年代的破旧房子再度成为“抢手货”,除了拥有购房需求的首次购房者外,不断涌入的投资客则令这一状况更加恶劣——这些投资商们明确知道,只要买下这些房产,就能以超高的价格将其租给租客。
 
“对于首次购房者来说,这真的太糟糕了。在这样的状况下,他们很可能再次被挤出市场。”

这几年来,随着学区房的价格一再高企,The Post Primary Teachers' Association已经多次要求教育部对现有学区进行重审,他们担心,现有的状况会导致学校“缺乏全面文化发展,增加种族和社会隔离”。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介表示,对新移民和当地居民来说,校区往往是他们买房时优先考虑的因素之一。

“很多亚裔移民都是携家前来的,他们非常强调教育问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希望能够在好校区内买房。特别是亚裔移民,非常看重校区,事实上,校区房价不断走高的状况,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了。”

她说,现在,不少家庭的做法,就是买下房子,等到孩子报读入学,他们就即刻搬走,再将房子租出去。

学区房的由来
新西兰现行的学区制度是1998年-2008年海伦克拉克执政期间,由前Epsom国会议员Christine Fletcher发起的,其本意是通过设立学区,阻止名校从其他区域挖学生。

其实,新西兰早在1989年到1991年期间就实行过学区制度,但在1991年到1998年间又将此废除,直到2000年重启后沿用至今。

新西兰学区政策的变迁


学区房到底有多贵?
对于多数家长来说,从中国到新西兰,他们最大的感受也许是:怎么学区房都那么贵?

北京学区房的价格
上海学区房的价格

深圳学区房的价格
而在奥克兰北岸,一幢破败不堪、杂草丛生、到处都是垃圾的房子竞价629,000纽币待售,比CV价高出整整269,000纽币。


光秃秃的木地板满是污垢、肮脏的壁纸,以及看起来风化相当严重的PVC屋顶都抵不过三个字:学区房。


这幢房子毗邻Westlake Boys' and Girls' High Schools、Takapuna Normal Intermediate和Forrest Hill Primary,引起了不少买家的关注。



你觉得贵吗?不好意思,这还是两年前的价格。今年,另一幢画风更诡异的房子以CV两倍价格卖出。


这幢房子在广受欢迎的Freemans Bay街区,CV为$179万纽币,最后以$310万的天价卖出。


据了解,该房子没有太多亮点,只是邻近Western Springs College和Ponsonby Intermediate。


上名校VS上私校
此前Bayleys发布的一项研究调查显示,家长们与其在热门学区内购置一套天价房屋,还不如在非学区范围内买套房子再让孩子上私立学校。

专家表示,随着奥克兰热门学区的房价持续飙高,后者反而将会为家长们省下一大笔钱。


来自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New Zealand 的数据显示,选择购买非学区物业的家长们将最多可省下380,000纽币的利息。

就算算上最贵的私立学校的学费,如King’s College或Diocesan School,也将会比上“免费”的公立学校如Auckland Grammar更加节省花销。

Bayleys分析了近两年奥克兰各个热门学区的房价上涨的幅度。


这些公立学校无论是学业方面还是体育方面都在全国范围内名列前茅,成为了许多家长的第一选择。


学校包括Auckland Grammar、Westlake Boys High School、Mt Albert Grammar School和Macleans College。


限制新生入学有用吗?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不同”,这句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卷首语竟然也能应用到新西兰的名校校长身上——名校校长都有一个共同的烦恼:如何限制入学人数。

据了解,名校校长们经常会抱怨总会有一些人能找到进入名校学区的办法,比如在报名时提供虚假住址,或声称寄住在学区内的亲戚家。

随着奥克兰旧城区Epsom的double grammar zone(指名校奥克兰文法学校的双学区)的房产开发越来越拥挤,当地国会议员David Seymour建议议会修改法律,赋予学校拒绝准新生入学的权利。
  

这一粗暴但符合逻辑的办法将使学区规模缩小,将学区边界回调,帮助学校将预期招生人数控制在合适的范围内。



Seymour建议,只有与父母同住在Epsom区的学生才有资格入读区内的名校。他称,学校告诉他,一些外国购房者在这里购置房产,只是为了坐满移民监,并让他们的孩子入读名校。或者把孩子交给住在这里的亲戚、朋友。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