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风日下!大晚上在村口发生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9 内涵段子



潘阳猫在村口刘小花家的窗户上,贼贼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屋内正在缓缓脱着衣服的女人,心里一直在重复着同样的话。


  每到这个时候,潘阳都会跑到刘小花家的窗户上偷看她洗澡,刘小花是一个寡妇,嫁到石坎村没过多久,男人就死了,刘寡妇年纪不大,长得也漂亮,皮肤更是水嫩,村里有不少汉子都打着刘寡妇的主意。


  石坎村很贫穷,处于一片大山里面,交通不便,也让这里没有办法通电,每家每户用的都是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潘阳能够看到刘寡妇身上只剩下内衣裤。


  潘阳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刘寡妇的身体,心中不断的嘀咕,见到刘寡妇的手已经搭在身后的内衣扣子上,潘阳的刚阳之气,立马就涌上了小腹,让潘阳有些冲动。


  “快解开呀,真让人着急,想上去帮一把。”潘阳努力的保持内心的激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哐。”


  就在刘寡妇要把衣服脱光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撞开,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冲了进来,一把将刘寡妇按在地上。


  潘阳定睛一看,居然是王麻子,王麻子是村里的土霸王,出了名了好酒好色怕老婆,仗着自己以前在镇上当过自卫队的队长,到处欺负人,今天晚上估计是喝了点米酒,趁着自家的婆娘出去了,才敢跑刘寡妇家来做坏事。


  “啊!”刘寡妇被突如其来的王麻子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的想要抓起衣服挡在自己的身上。


  “嘘,刘妹子,不要叫,我是你王哥,我想你想了好久了,今晚上,就给我吧!嘿嘿!”王麻子说着,伸着脑袋就往刘寡妇的脸上亲去。


  “啊!王麻子,你特么个畜生,你要敢碰我,我今天就死在这。”刘寡妇惊慌叫骂起来,被王麻子压着的身体,不断的挣扎,边上的簸箕被弄的稀里哗啦全落在了地上。


“刘妹子,你男人死的早,没让你吃饱荤,王哥我也是好意,你一个寡妇,没有汉子在身边,可怎么过日子呀,再说了,我王麻子在村里想要什么,就没有得不到的,别拿死来吓唬我,死了,我今天照样弄你。”


  此刻的潘阳,两眼放光的看着刘寡妇身上的春光,一抹抹的雪白,暴露在空气中,全村,除了女村长,就属刘寡妇的皮肤最白了,不然潘阳也不会天天晚上跑来偷看刘寡妇洗澡。


  “我去,这场面,真香艳呀,便宜王麻子了,呸呸,我怎么能像这样的事,好歹我也是个军人出身,不行不行...”这香艳的场面,潘阳是第一次见,让潘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一时之间,忘记了上前去阻止。


  “王麻子,你个猪狗不如的混蛋。”刘寡妇使劲的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王麻子的手。


  潘阳在门外冒着头看着屋内的一幕,心想这事情在发展下去,就真该出事了,转身就想去叫人,可是在潘阳刚刚迈开步子,一脚踢在了靠在墙边的不锈钢水桶上,发出了哐当的一声。


  “谁在外面。”做贼心虚的王麻子立马打了一个激灵,往门外看来,见到潘阳的影子,放弃了对刘寡妇的暴行,跑了出来。


  潘阳一哆嗦,赶紧开溜,不是潘阳怕王麻子,是因为本来潘阳就不是来干好事的,传出去,也不好听,王麻子的脚步也很快,立马就追上来,还边追边骂:“哪个狗日的?”


  潘阳也不敢往村里跑,卯足了劲就往冲向小树林,跑了一会,发现王麻子没有追上来,潘阳才停下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奶奶的,吓我一跳。”


潘阳看着自己已经跑了半里地,嘀咕了一声,打算回去,突然,潘阳感觉自己被人从身后用力推了一把,整个人直接摔进了山沟里面。

 


  “啊...”潘阳身体滚落而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呸,妈的,办个事还能被阳子看到,好在我及时发现,要是被他告诉我家婆娘,就死定了,阳子,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看到不该看的了。”王麻子站在山沟前,呷了一口口水,吐在了潘阳滚下山沟的位置,而后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石坎村的偏僻,让法律无法触及到这里,失踪一两个人,警察一般都懒得过问这里的情况,王麻子是害怕事情败露,才狠下了心,将潘阳给推下了山沟,一了百了。


  被王麻子推下山沟的潘阳,身体翻滚,磕磕碰碰,身上被草木割出了许多道伤口,砰的一声闷响,潘阳重重的摔在了山沟底下。


  这山沟可有好几十米深,村里的孩子都不敢来这里玩耍,大人也不敢下去,因为下面不见阳光,阴气很重,村子里的人都有些迷信,害怕下面有什么脏东西,所以平时村里的人都离得这里远远的,甚至还有人传下面有鬼。


  “啊...吸...”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沟里面,潘阳喘着粗气,几十米摔下来,居然没有把潘阳摔死,感到脑袋上传来一阵疼痛,潘阳伸手摸去,摸到一股粘稠的温暖液体,紧跟着潘阳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迷糊之间,潘阳看见到了一片耀眼的光芒,光芒之内,一个猎人朝着潘阳走了过来,蹲在潘阳的身边,从他的身上取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石,轻轻的放在了潘阳的胸膛上,宝石瞬间化作了一道暖流,缓缓的流入了潘阳的身体之内。


  顿时,潘阳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全部消失了,伤口似乎在愈合,遗留下来的鲜血,也跟着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有缘人,我海力布在大山里狩猎一生,死的时候,还有一个心愿未了,这颗宝石,送给你,希望你能够帮我完成我的心愿...”


猎人说完,身影慢慢的渐隐而去,潘阳想要叫住猎人,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口,意识再次模糊起来,完全的昏死了过去。

 

等到潘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潘阳使劲的甩了甩沉闷的脑袋,身上多处传来了伤口的刺痛。

“狗日的王麻子,回去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吸,就是不知道这里哪里有上去的路。”借着蒙亮的天色,潘阳望向了那足足几十米高的地面,从那么高摔下来,没有死,只是受了点伤,也算是潘阳命大。

突然,一阵刺痛从潘阳的脑后跟传来,潘阳眼睛一迷糊,一堆信息涌现在了潘阳的脑海中。

“海力布...宝石...龙王...能感知生命体的各种状态...我靠,要超神了。”潘阳嘀咕着,骤然大叫了起来。

“妈呀,刚刚的不是梦,是真的,可是海力布,你的愿望是什么,你倒是说清楚了再消失呀。”潘阳一阵无语。

想到这里,潘阳闭上眼睛,仔细的去体会其中的奥秘,果然,在潘阳的精神脑海里面,冒出了一个个红点,红色,代表植物成熟的状态,其中有一片位置最为密集,正是潘阳站着的位置。

借着蒙亮的光,潘阳连忙看向自己的脚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潘阳的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成熟的紫灵芝,潘阳高兴的大叫起来,紫灵芝是灵芝中的极品,而且看那色泽,少说也有二十年的年份了。

灵芝一般生长在阴潮的环境下,腐朽的树根周围,最容易找到灵芝,潘阳所在的山沟内,便是阴潮不见阳光。

“哈哈,发了发了。”潘阳欣喜若狂,脱下外套,就开始采灵芝。

忙活了半个小时,潘阳才心满意足的提着四五斤紫灵芝往山沟上面爬去,这片山沟潘阳找过了,没有路上去,只能徒手攀爬,不然这片灵芝地也轮不到潘阳发现。

好在潘阳当过兵,受过训练,二三十米深的山沟,难不倒潘阳,只是抱着四五斤的紫灵芝,潘阳花了近半个小时,才爬上了山沟,这个时候,已经天亮了。

怀着喜悦的心情,潘阳小跑回家,一晚上没有归家,父母肯定急死了,走到自己的家门,果然在家门口围了不少人,都在议论纷纷,而屋内也不断的传来杂吵声。

“王婆,这事情可不是你这么说的,礼钱都给了,哪有退亲的道理?”屋内说话的是潘阳的父亲,潘凯华,被叫做王婆的,自然就是村里唯一的媒婆了。

“凯华大哥,我知道,只是...”

“王婆,让我来说,凯华叔,退亲是我的意思,其实你们家阳子也不错,当兵出身,可是我周云是农大的大学生,怎么可能嫁给阳子这样游手好闲的混子,这2000块礼钱咱们家也不要了,这门亲事,也退了。”周云,农大的大学生,今年刚刚毕业,回家看望父母,哪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同意了和潘阳家结亲,礼钱都收下了。

“华哥,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家周云的脾气你也知道,她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呀。”周云的父亲周大山一脸无奈的说道,不停的给潘凯华道歉。

刚刚走进屋内的潘阳,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万万没有想到,已经说好的亲事,居然被人上门给退了,乡里乡村,最要的就是面子,这下,让潘阳的颜面何存,让潘阳父母的颜面何存?

“你们什么意思?”潘阳一脸黑线,有些愤怒的盯着上门退亲的周云父女和媒人王婆。

“潘阳,你来的正好,你问我什么意思,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我周云堂堂一个农大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个穷混子,今天我话放在这里了,这亲事,退定了。”周云瞪着潘阳,显得很泼辣。

“你凭什么说退就退?你们家收2000块礼钱的时候,怎么没说要退?”2000块在农村里,已经不算是一个小数目了,得够潘阳家里忙活两三年的了。

“凭什么?好,那我问你,你没钱没房又没车,光一个退伍的兵蛋子,整天在村子里晃悠,我还听说你偷看刘婶子洗澡,这样的流氓,你凭什么讨我做老婆,还有,我周云就是死,也不嫁给农民。”周云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泼辣起来,说的潘凯华的父母,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围观的乡亲们也都沉下了脸,用异样的阳光看着潘阳,也对周云所说的话,感到有些过分。

“哈哈哈,没钱怎么了,农民怎么了?周云我告诉你,莫欺少年穷,就冲你这句话,我潘阳就要做一个最强的小农民,不光是这样,我还要当上村长,带领整个村子发家致富,你等着瞧。”潘阳被周云说的满腔怒火,农民又怎么样,没有农民,国家都要饿死,潘阳最讨厌的,就是瞧不起农民的人。

“呵,我等着呢!我就不信你一个穷混子,还能把农民做出花来,还当村长?哼!”周云不屑的撇了潘阳一眼,嘲讽的说道。

“你就等着吧,别到时候后悔,这2000块钱礼钱,拿出去了,我家就不会要回来,就当送给你买化妆品遮丑用,还有,这亲事,不是你家来退的,是我潘阳看不上你周云。”潘阳拿过潘凯华手中的一叠红钞,朝着周云狠狠的甩了过去。

“啊...你特么的混蛋,你说我长得丑?还敢用钱砸我?”周云被潘阳用钱砸在身上,还出言侮辱,瞬间就抓狂了,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她早就要潘阳撕逼了。

“知道就好,给我滚出我家,我家不欢迎你这样的人,滚。”潘阳咆哮一声,吓了周围的人一哆嗦。

“哼,潘阳,你给我等着。”周云愤怒的瞪了潘阳一眼,夺门而出。

“那个,华哥,这件事,是我们家周云不对,我给你道歉了,这礼钱...”周大山是一个贪财的人,看着手中捡起来的2000块红钞,想要拿走。

“大山叔,2000块我们家不要了,就当我潘阳看不上你家周云,给赔不是了。”潘阳冷哼了一声,做出了一个送客的样子。

周大山低头沉思了一会,拿着手中的2000块钱,就离开了潘阳家里,围观的乡亲也跟着一哄而散。

“阳子,你这是干嘛,那可是2000块,你爸得辛苦多久,你就这样送给周云家里了?”潘阳的母亲王梅花一把拉住潘阳,心疼的说道,那可都是给潘阳攒的老婆本里面拿出来的,少了可不好办。

“爸,妈,2000块钱,咱们抢回个面子,这钱‘送’的值得,再说了,你们看着是什么?”潘阳将不快的心情一扫而空,将外衣里面包着的紫灵芝给拿里出来。

“天哪,阳子,你上哪里弄的这么多紫灵芝?看这颜色,起码有二十年了,这可值不少钱呀!”潘凯华在这片大山里面生活了半辈子,什么药材没见过,闻一闻就能知道有多久的年份。

“这不是昨晚上摘的么?下午我进城一趟,把这些紫灵芝卖了,然后在把咱们村的山都承包了,我要开始种地发家,成为一个最强的小农民。”潘阳信誓旦旦,心中充满了自信。

“阳子,你没发烧吧,刚刚说的话,你当真了?”王梅花拉着潘阳,摸摸潘阳的额头,惊讶的说道。

“男人言而有信,我就是要让周云看看,农民,也有逆袭的时候。”潘阳说着,心里不由想起了自己山沟下面所获得的异能力,能够感应生命体的状态,那就说明现在的潘阳,可以合理的给植物浇水施肥,绝对能够创造出史上最强的小农民。

“什么你洗我洗的?臭小子,总算想要做点事情了,我支持你。”潘凯华满脸笑容,潘阳都退伍回家好几个月了,整天没点事做,现在要种地,哪怕是辛苦一些,也算是在做事,总比闲着好。

“好了,我先冲个凉,下午就进城。”潘阳走进了内屋,拿出手机,打开买卖网,拍了几张紫灵芝的照片,上传了上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网上联系潘阳。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