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一炮带上分婊!这个游戏真难玩!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6 内涵段子



老头教打英雄联盟,三十天成最强王者!

  我叫孟宇,今年十八岁,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却是很多人的爸爸了。

  因为在游戏中,无数人都会叫上我一句……打野爸爸。

我就顺理成章的多了无数个儿子。


  今天是我和一个老家伙分别的日子。

  看着那老家伙有些泪花的眼,我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家伙虽说是老家伙,但实际上却不怎么老,也就四十岁左右的模样。

  不过岁月这种东西,似乎对这老家伙不太友好,以至于四十多岁的他,看上去像是一个老人。

  在鬓角处有些灰白,而且脸上皱纹很深,就像是刀刻出来的一般。

  而在那些立体到一定程度的皱纹中,有着一双眼睛……

  恩……那双眼睛有些色眯眯的,正在盯着窗外路过的美女的一双白嫩的腿上看。

  “看那双腿,多白,啧啧,要是我玩的话,估计能晚上一宿。”老家伙如此对着我说道。

  那种语气,猥琐的飞起。

  我早已经习惯了这家伙这样的话语,当下就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来,说道:“你徒弟我就快走了,现在你还和我说这个啊,而且你看个美女腿,也不至于眼泛泪花吧?”

  他看了我一眼,便从鼻子中冷哼了一声:“我这是沙眼,靠窗太近,迎风流泪罢了。”

  “卧槽,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我。”我嘟囔了一声,声音有些轻。

  “你说什么?”他立刻就问。

  我顿时就摇了摇头。

  之所以我说徒弟这两个字,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确实是这个老家伙的徒弟。

  别看这老家伙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袍,又有些老气,看上去像是说书的,但实际上,这家伙才不是什么说书的,而是个……教人打lol的!

  没错,人生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神棍来的,没想到真的是个打lol的!

  他的水平十分的高,只不过因为年岁已高,没有办法去做一个职业选手。

  而根据他所说,在俱乐部中,有着太多的条条框框了,实在不如他现在这样舒服,所以这个家伙开了一个店,收徒,教人lol的技巧。

  当然,我个人觉得是因为没有俱乐部要他……

  而且,说是开了个收徒的店,但他娘的只有我一个徒弟罢了!

  我到底是不是被骗了啊……

  至于我为什么会当他的徒弟,那说来就话长了。

  因为他这里租房子很便宜,我刚刚考上大学,还没有搬进寝室,据说是寝室那边出了一些问题,需要晚住一个月,别的地方又太贵,什么压三付一的,我这种穷逼根本就付不起。

  而这个地方住几乎不要钱,就是得帮他做饭,而附带的条件,则是让我当他的徒弟……

  他说我有打lol的天赋,虽然我也觉得自己有,但仔细想来,说不定我是被忽悠来的。

  认识的过程其实十分的复杂……

  总之,在认识他之前,我都不知道lol是个什么东西,还以为是那种少儿不yi,但是青少年……哦不对,是所有男人都会做的一个上下动作呢。

  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几乎天天在打lol这款游戏,水平到底怎么样我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我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个老家伙要教我打游戏。

  想起小时候,我出去打个拳皇97都要被老妈吊着打一个晚上,现在刚考上大学就天天被一个老家伙拉去打游戏,我估计我妈知道的话,一定又要给我吊着打了。

  这也是我想要离开老家伙的原因。

  “你离开了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能教给你的,我都教给你了。”老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了一个油乎乎的东西,就那么一直啃着,偶尔还吧唧吧唧嘴巴。

  “你好像……什么都没有教给我吧?”我看着这老家伙,顿时有些无奈。

  的确,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摸清了lol上的一些东西。

  这老家伙也不让我打排位,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个什么手子。

  总之,我现在就那么一头雾水的。

  “教给你的东西很多,啧,不过你要真说起来的话,我也忘了自己教导过你什么了。”老家伙说道。

  我呸了一声。

  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给这家伙每天都做着各种饭菜,累的半死。

  现在学校的寝室估计也差不多搞定了,我还是得撤退。

  “对了,以后你要是看到这个人的话,记得叫上一声师兄。”这个时候,老家伙忽然拿了一张照片给我看。

  我看了一眼,发现上面是几个不认识的人,其中一个,头发不算特短,长得也不算很有特点,但是在嘴巴下面有着一颗痣,那痣不算大。

  本来我感觉这家伙的鼻子稍微有点大,但看了一眼旁边,发现一个戴眼镜的鼻子更加的大,我就没说话。

  在下面,还有着一行英文,在一行英文的下面,还有着两个汉字。

  我念了一下……

  克林儿辣舞?

  厂长?

  这都什么玩意……打lol还有厂长这种职称?

  “就是这个人?”我指了指照片上面的人。

  老家伙看了我一眼,就说:“恩,就是他,以后你打排位的话,接触到更多的人,估计就会知道这家伙的大名了。”

  “哦。”我哦了一声,有点一头雾水的。

  从老家伙那里收拾了一下行李,将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我刚想对老家伙说上几句话。

  毕竟一块生活了一个月的时间,走的时候总是要煽一把情的。

  恩……最好让这老家伙哭出来,说的越煽情越好,让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还没说话,老家伙就对着我说道:“行了,赶紧走吧,你走了我还能清净一点。”

  “诶你……”

“你什么你,快走,别挡着我看窗外那些美妞的大腿。”这个时候,他便如此说道。


  那种语气就好像是想要赶走一只苍蝇一样。

  麻痹的,要不是我目测了一下打不过他,非要和他翻脸不可,怎么这么没用人情味啊!

  我直接拖着行李,就那么走出了房门,脸上的表情自然没有多好。

  这家伙,分别的时候都不说几句话么?

  我生着闷气往前走,一路走到了街道的对面。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老家伙的脑袋从窗户那边伸了出来。

  因为隔着老远,我知道他在喊话,但是却听不清他在喊什么。

  好像在喊什么:“别无极,大爷,吧……”

  “什么B玩意。”我嘟囔了一句就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终于听清了老家伙喊的话。

  他说:“别忘记一件事,打野的,都是爸爸!”

  听到这话,我顿时有些无语。

  我记得老家伙原来喝醉了的时候说过,他曾经和照片里面的那个师哥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他和那人说的话我也忘记的差不多了,他喝醉了酒,舌头卷的厉害。

  我只是依稀记得是什么:“别忘记,无论中单还是打野就是养对面的猪!”

  他原来对那人说出了这话,所以后来出来了一个我的什么师哥。

  如今他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恩……说不定他是打算认我当爸爸……

  虽然我才十八,但儿子真的是太多了……

  从老家伙那里离开,我直接打车去了学院。

  是时候见见我那群可爱的室友了,第一次见,怎么想都有些忐忑啊。

  不知道那些家伙玩不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如果玩的话,说不定我就能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水平了。

  我可是在老家伙那里,玩了一个月的英雄联盟啊……


   【02

  我是启山大学的学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后面有一座山所以才叫做启山的。

  刚一下车,走到大门口,就遇见了几个熟人。

  虽然没有在学院中住过,但毕竟上过课,有几个还是说得上话的。

  其中一个,叫做王海。

  他对着我走了过来,对着我问:“你可算来了,还住不住校了?新校区终于搞定了,最近哥们我天天住酒店,钱花的,和流水一样!”

  “我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是想住校的啊。”我指了指身后的箱子。

  “那赶紧走,我们两个说不定还是室友呢。”王海哈哈一笑,直接帮我拎了拎行李。

  我在后面跟着,一路说也不觉得累。

  办好了一切东西,我看到了我的寝室。

  还真让王海给说着了,我们两个还真的是室友!

  不过这寝室……妈的,真的是烂的无以复加。

  王海这家伙是个标准的少爷,就一直在那里弄他的那些网线,电脑之类的东西。

  我电脑还没有买,也没弄这个东西,就打扫了一下卫生。

  将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我靠在床上,有些劳累。

  已经有些晚了,刚想睡觉,但王海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却让我睡意全无。

  我看了王海一眼,发现这家伙……登录了lol账号,点了一下排位那里,然后就在排队。

  说真的,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睡意全无了!

  这款游戏最近一个月我天天都在打,本来今天不太想玩,但是看到王海在玩,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手有些痒痒。

  而且最主要的是什么?

  他打的可是排位啊!

  我在老家伙那里玩了一个多月的lol,但是老家伙就是不让我碰排位,我一直觉得是自己的实力没有到。

  现在这王海竟然开了排位,那代表什么?

  卧槽,太牛逼了,难道这王海还是个大神不成?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老家伙总和我讲排位是多么神圣的东西,和匹配完全不一样。

  我打匹配基本上都是将对手给吊着打,但是老家伙和我说,排位完全不同!

排位里面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老家伙还说虽然我觉得自己匹配无敌,但是打排位一定会被虐哭。

 

  所以我对排位敬而远之。

  只不过,当时老家伙说排位的时候,一脸的坏笑,我搞不懂他在笑什么。

   总之,我现在觉得王海特别的厉害,直接就搬了一把凳子坐在了王海的旁边。 

  “这款游戏叫英雄联盟,孟宇你就算不打游戏,应该也听过吧?这款游戏可是现在最火爆的游戏。”王海在一旁对我说。

  那种语气,就好像是一个高人对着山下的人BB……

  总之,王海的那种逼格一下子就上去了。

  我点了点头,刚想说话,王海就说:“不知道你能不能看懂,要是你能看懂的话,就知道你海哥我有多么厉害了!”

  我顿时将刚刚想说的话憋了回去,一脸期待的对着王海说:“那好啊,让我见识见识呗。”

  “行!”王海哈哈一笑。

  到他选人的时候,直接就选了一手盲僧出来,惩戒闪现。

  之后他又在TGP弄了弄什么一键天赋。

  我看到这的时候,就想说点什么。

  当时老家伙和我说,天赋有的时候比符文更加重要,虽然那些TGP上面的天赋很不错,但是最好是根据对方的阵容自己去点。

  而下面的那些基石天赋就更加重要了。

  王海没有自己点的意思,甚至符文都没有弄。

  我看了一下……

  两页符文页,恩……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弄的。

  王海这边的阵容,上单的锐雯,中单的卡萨丁,打野的盲僧,下路是一个卢锡安加上锤石的组合。

  而对方的阵容,上单的德莱厄斯,中单的卡牌,打野的剑圣,下路则是一个轮子妈配机器人的组合。

  “打英雄联盟,最重要的就是组合!我们的组合就非常不错,这把赢了。”王海转头对着我说。

  这家伙剪着一个小平头,但不得不说,他长得很帅气,浓眉大眼,眼中有着光彩。

  我立刻点了点头。

  人家是打排位的大神啊!我这打匹配的只要听着就好。

  虽然我确实是没有看出来,他们的阵容到底哪里好了。

  很快,王海这边就直接进入了游戏,他们没有打一级团,而是早早的去了线上。

  王海这边是蓝色方,他是红buff起手。

  我想提醒一下王海在红buff后面的草丛,也就是墙壁后面的那个长草丛插个眼睛,因为对方的机器人可能回来骚扰一下。

  可还没等开口,王海就说:“我红起手就去gank下路,到时候直接拿一血,哦对了,孟宇,你知道一血是什么么?不玩这种类型游戏的人,肯定会以为一血是那个吧……”

  “哪个?”

  “嘿嘿,就是落红呗。”王海非常猥琐的笑了笑。

  我呸了一声:“不要和我这么纯洁的人说这个!”

  “纯洁个屁!”王海一边和我说话,一边开打buff,锤石和卢锡安也在帮忙。

  但是还没打几下,忽然一道铁钩子就那么肥了出来,直接将他们在打的红buff拉了出去。

  “我靠,这艾斯比机器人……”王海骂了一句。

  而他的队友早的往那边去了,但是人家机器人早就已经扭着屁股跑了。

  我差点没绷住笑出来……

  要是王海插眼了的话,可以预防一下这样的事情。

  一般来说,感觉到对方要来骚扰,就在那里插眼,之后将红buff往草丛拉,在草丛里面打。

  对方的机器人没有视野,肯定会钩原来红buff的位置,但肯定是钩不到的!

  如果机器人往草丛钩也没关系,因为王海这边三个人在草丛里面打buff,应该是人被钩走。

  一旦有人在了机器人身边,机器人也会很危险。

  我就在一旁很疑惑的看着王海。

  这种东西,我这打了一个月匹配的人都知道,王海这家伙竟然不知道?

  难道说打排位的大神都这么不小心?

  我心里真的是太疑惑了……

  王海在那里终于是打完了野怪,但是被对方机器人骚扰了一下,让他打buff的时间延长了一些,而下路一直在帮忙,这下路上线的时间,也稍微晚了一些,对方的经验是要比下路多的。

  王海不信邪,直接就gank下路。

  我在一旁看着,觉得王海这兄弟真的太耿直了一点……

  王海去了下路,直接就一个Q技能。

  但是在我看来,这个Q技能简直就是没觉得能打到人,这QQ到了小兵上面,之后他二段Q踢了过去,上去拍E

  那些小兵就一直打着王海。

  对方的轮子妈一个Q技能打出伤害,来回的两下加平A,伤害一点不低。

  这个时候,对方的机器人直接伸出铁钩,将他钩了过去,而在草丛中,竟然出现一个剑圣,直接对着王海Q了过去。

  “剑圣怎么在这啊!”王海大声嚷嚷了一句后,交出了闪现,但是对方的伤害,加上小兵的伤害,足以将王海给弄死。

  王海交出闪现之后,就看到小兵的那些攻击对着王海打了过去。

  下一刻,王海直接阵亡,交出了自己的一血。

  他看到之后,就咳嗽了一下,转头望向我。

  我也看着王海。

  王海就说:“看懂了么?”

  我刚要点头,王海就说:“哦对,你不玩这个游戏,肯定看不懂,刚刚我帮助队友获得了一个巨大的优势,拿到了一血。”

  王海说着说着就有些心虚,而我则一脸懵逼的看着王海……

  打排位的大神,都是这样的嚒……

  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啊……


   【03

  我现在应该怎么说?

  如果说我玩过这个游戏,如果说我看懂了,也知道他是送了一血和buff的话,这家伙应该会很尴尬吧?

  我只好装作四下看风景。

  王海似乎也觉得脸红,他也不继续说什么,就闷头打着游戏,不过他偶尔还会嘟囔着说,为什么剑圣会在那个位置。

  其实我知道为什么剑圣会在那个位置。

  那时候机器人骚扰,肯定是留了视野的。

  而对方的剑圣可能是先去打了蓝buff,然后回身打蛤蟆,又或者是先开蛤蟆,总之,等盲僧打完第一个buff,剑圣已经是收掉了buff和蛤蟆了,就算没收完,也可能往下走了。

  也就是说剑圣还在下半部分野区。

  只要剑圣或者对方的下路在那个视野里看到盲僧的动向,剑圣就有时间下来,而且下来的速度会比盲僧快。

  所以……

  剑圣把王海的盲僧蹲到了。

   就是这样简单。


  王海复活之后直接就去了蓝buff那边,先收掉了三狼后开始打蓝buff

  “我觉得对面的剑圣会来骚扰你。”我终于没忍住,对着王海说。

  王海下意识的回答道:“应该不会,剑圣在野区打不过盲僧的。”

  “诶?你怎么知道对面打野是剑圣?你玩过?”王海转头问了我一句。

  我看到了王海眼中的尴尬。

  正不知道怎么回呢,王海就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哦,肯定是读条的时间看到了对面叫无极剑圣,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打游戏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蓝buff

  很快,王海就察觉到了不对。

  因为他快要将蓝buff打完的时候,对方的剑圣来了……

  剑圣是拿到的一血,身上有着一个红buff和蓝buff

  等级也领先于盲僧,是个3级说不定快要四级。

  而王海的盲僧,是个二级。

  两个buff加野怪才到3级,这蓝buff没有打完,自然没有升到3级!

  剑圣直接就对着王海Q了过来,之后跟平A

  王海打了半天的蓝buff,这血量自然没有多少,被剑圣一Q,又被剑圣给A,这血量掉的飞快。

  “我靠,还真的来了!”王海骂了一句,直接就一个E技能,然后往后跑!

  但是王海是没有闪现的,而且没到3级,他也没有点W技能,对方的剑圣又有着红buff一直烧着他的血量,这就有些尴尬了……

  在我看来,王海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的。

  王海跑了两步之后,似乎也明白过来了,跑根本不行。

  他回头一个Q技能打了过去,之后二段Q技能,这是和剑圣拼了。

  可结果显而易见,对方的剑圣等级高,多个红buff,王海的盲僧又是残血,这要是王海的盲僧还能拼过,那除非发生奇迹。

  发生奇迹估计都不可能。

  下一刻,就看到王海的盲僧直接被剑圣切死。

  王海惨叫了一声,转头看向我。

  之后他说:“我厉害吧?”

  这一句话差点给我问傻逼了……

  厉害?哪里厉害了?不是刚又死了一次么?

  “你这……”我酝酿了一下,结果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听到王海说:“刚刚我把他杀了,咳,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每当你杀掉一个人,你就会看黑白电视,等一段时间之后从泉水出来,为的是给劣势方机会,咳咳,就是谁杀了人,谁要等时间从泉水出来……”

  王海是一边咳嗽一边和我说这些东西。

  我满脸的无语。

  王海第二次阵亡,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的字……

  “盲僧,你他妈是傻逼么?这么一会死两次了!”上单的锐雯破破口大骂。

  “玩个球啊!20得了!”中单也是直接打字道。

  “我们下路本来就晚上线,你还送他们助攻和经验。”

  几乎所有的队友都有些炸了。

  我看着那些话,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王海看到了我的目光,他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是那种有些恼火,又有些羞耻的涨红。

  他打字回道:“不就两个人头么?爸爸晋级赛都没说什么。”

  “你他妈坑成这B样还有脸说!”

  “玩你妈比啊!傻逼盲僧,快去挂机!”

  队友的这两行字顿时就打了出来。

  王海呼吸一顿,气的还真的从泉水中不出去了!

  “不就两个人头么,这些人这么骂老子,烦死了!好好打说不定我能找回点状态呢,晋级赛估计又贵了。”王海点了根香烟,在一旁说道。

  烟雾升腾,我咳嗽了两下,也抽出一支烟。

  感觉自己的手特别的痒痒。

  本来我是一个不太喜欢打游戏的人,但是在老家伙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特别的喜欢打这款游戏。

  本来以为从老家伙那里出来后,应该不会再打这个游戏了。

  但我发现,我错了……

很想打一盘!

 

  而且,王海玩的,还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排位!

  当初老家伙和我说排位有多么的凶险,那种话语,就像是在和一个孩童讲述老巫婆的故事。

  我就是那个孩童,而排位赛对于我来说就是老巫婆。

  现在亲眼看到了这排位,我感觉……

  好像没有什么啊!

  和我在匹配上那些遇见的人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啊,不,应该说比那些人更菜。

  这真的是传说中的排位赛么?

  点燃香烟,我吞了一口口水,就对着王海说:“你这是不打了?”

  “不打了,这些艾斯比那么骂老子,老子还打,那不是有病?”王海闷闷的抽了一口烟。

  我明白他的心情……

  装逼没装成,还一直被骂。

  估计他是又怒又羞!

  怒的是那些骂他的人,羞的自然就是他和我吹了半天,结果不到一会就死了两次。

  “那我可以打么?反正你都不打了,让我试试。”我在一旁问。

  王海看了我一眼:“不是吧你!你又没玩过,上去的话肯定死成狗啊!估计会被喷的更惨。”

  “没事,喷就喷呗。”我一脸认真的说。

  王海琢磨了一下:“那行吧,反正到时候他们喷你,你可别气的摔键盘,我这可是机械键盘。”

  我看了一眼……

  这明明就是薄膜键盘好伐?糊弄鬼呢啊。

  王海给我让了位置,我就过去一坐。

  他就说道:“你第一次玩,就随便打打野怪就行了,你知道怎么出装么?”

  在他说话的功夫,我其实就买了点东西。

  他身上就一个打野刀,我买了点红药水,别的装备真的出不起。

  连个350金币的猎人护符都买不起。

  我直接往外走。

  “不错不错,你第一次玩就知道买红药水。”这个时候,王海就说。

  我没接话,直接走到了野区。

  蓝buff是没有了。

  现在三狼,红buff,蓝buff都没有了。

  我看蛤蟆也没有了。

  估计也是被那剑圣给反了。

  这样的话,似乎只能去刷红buff那边的野怪了……

  但是我是往上走的,走到红buff那边的野区有些远。

  正好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上路的情况。

  上单的锐雯是被德莱厄斯打回了家。

  在那里有着一波进塔兵。

  “运气不错。”我轻声说了一句,直接操控着盲僧去了上路。

  不少的兵在那里,这锐雯我看带的是点燃,所以我吃进塔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直接去吃。

  “啊,你这不是第一次玩啊!”王海惊讶的问道。

  “恩,不是第一次,怕你尴尬一直没说。”我回道。

  王海老脸一红,直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顺带着将那些经验和金币吃到。

  塔下补刀,能补多少是多少,就算伤害不够盲僧也有E技能补伤害。

  不过要小心的是,不要E到所有的兵,到时候防御塔要是一下就将兵射死,那我就没的吃了。

  王海就在一旁看着,就说道:“不用这么认真,这盘赢不了的。”

  “也不一定。”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下意识的回道。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