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亚裔言论重现澳洲政坛,为何这个坐过牢的女人能趁乱一步登天?!

<- 分享“澳洲新鲜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5 澳洲新鲜事


2016年5月7日,澳洲联邦大选的结果仍然不明朗。


就算是对政治再不敏感的人此时也能嗅出一丝不安:


「澳洲政坛,这次真的乱了!」


随着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补休完毕,新一轮的机票工作正式开始。


68对67,联盟党仅仅领先工党一个参议院席位。




情况一夜之间仿佛回到了2010年,那一年的联邦大选,主角同样是联盟党与工党,同样是难解难分,结果呢?


那一次,澳洲人的字典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新词——


悬浮议会:




所谓悬浮议会,简单来说就是澳洲政坛正处于极端不稳定的状态。


议会早就失去了自身的功能,变成了各个党派争权夺利的斗兽场,混乱场面堪比三国时期的魏蜀吴:



就在如此危机的时刻,工党的政治说客临危受命,成功拉拢了三名独立议员和一名绿党议员,


完美化解了一场政治危机,避免了悬浮议会的出现,工党也顺利赢得了2010年的大选。


同时那届大选也创造了澳大利亚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总理——「朱莉亚·吉拉德」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时隔6年,悬浮议会的阴影再一次笼罩在了澳洲政坛的上方。


危机、混乱、无序,澳媒在这几天里把所有负面的形容词一股脑地摔在联邦大选这个烂摊子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所期盼的明天,究竟还会不会到来:




无论是对于联盟党的谭博还是工党肖顿,甚至是2300万澳洲公民来说,这已经是一场注定没有赢家的大选。


然而,就在这一片恐慌之中,一个女人突然从幕后走出,大声向所有人宣布:


这场大选,老娘就是最大的赢家!


这位让人颇感意外的发声者,恰恰是我们在澳华人群体甚至是亚裔群体都熟知的,澳洲头号反移民政客,一国党的老大:


「Pauline Hanson - 宝林·韩森」




如果不是这个谭博举行的「双重解散选举」,这个仇视一切移民的种族主义者绝不会飞到我们眼前。


大选开始仅仅一天,代表一国党与其他小党派争夺昆州的参议院议席的她就强势宣布——


自己已经锁定了一个参议院议席,时隔20年后重返国会:



可以说,正是联盟党与工党毫无诚意的竞选政策,


让大多数的选民宁愿支持一国党这样的小党,也不愿意在两个大党之间做出选择。


根据7月2日晚上的统计结果显示,一国党赢得了高达10%的第一选择票,


票数之多甚至打破了澳洲选举的历史记录。



最关键的是,在韩森参选前,谭博、肖顿和其他党派都曾公开表示绝不欢迎她重回政坛,


然而讽刺的是,当谭博和肖顿还在为大选结果焦头烂额之时,韩森早就举办了自己的庆功宴:




在这场权利的游戏中,一国党大获全胜,然而韩森在政坛上只做了一件事:


反移民,疯狂地反移民。




在大选前不久,韩森曾经在网上放出一段视频,公然反对穆斯林群体进入澳大利亚,并称他们都是恐怖的斗牛犬:




这段视频也成了韩森参选前的热身,视频中的她一身红衣,神情凝重,煽动性极强:




这只不过是韩森反移民演讲中的冰山一角。


在1996年,韩森代表自由党当选Oxley选区的众议院议员。


在国会发表她的处女演讲中,她表示不满政府给予土著居民太多特权,冷落了白人社会。


这一番言论让全场哗然。




而之后引起轩然大波的,是她对澳洲的亚洲社群的评语。


她要求澳洲检讨移民政策,并且废除多元文化主义。她认为澳洲有被亚洲人“蜂拥淹没”(“swarmed”)的危机。


而在那场演讲中,韩森还提到亚洲人来到澳洲要么会形成贫民区,疯狂领取失业金和福利金要么就抢了本地人的饭碗,造成失业率攀升。




这一番言论当时在引起了亚裔社区的强烈不满。但不幸的是,她的观念却在一些群众心里种下了歧视的种子。


也正是这些人,让韩森在1997年正式成立了一国党,试图将自己的理念搬上政治舞台。




在一国党成立之初,


他们每一次开会都遭到游行反对:



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一国党在一片反对声中,渐渐壮大起来,


1998年6月,昆州进行选举,韩森的一国党得到了11个席位,占到整个席位的10%,


那时的一国党,已经有了具体的政治主张:


将昆州乃至整个澳洲变成纯白种人的社会。




一国党的忠实支持者,正是澳洲社会的底层人士,如失业者、低收入劳工和孤寡老人等。


他们对社会现状不满,并将主要原因归结为有色人种移民。




就在一国党如日中天的时候,韩森陨落了。


因为在2003年的竞选中舞弊,韩森直接被判入狱三年,重新学习做人:



牢狱之灾让韩森消停了不少,她宣布退出一国党,并且永不参政。


失去灵魂的一国党从此一蹶不振,人气暴跌,反移民言论基本上销声匿迹。


然而,由于在狱中变现良好,韩森只蹲了短短一年的监狱便提前出狱。


人们本以为她会吸取这次教训,但韩森出狱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老娘复出了,接下来几年的联邦选举我都要掺上一脚!」



那个时候,韩森由于各种出格的言论已经成了十足的话题女皇,


接下来的无论国际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要冒出来扯两句:


叙利亚难民危机:

”我们要抵制移民。”




巴黎恐怖袭击:

“我们要抵制移民。”



反恐战争:

“我们要抵制移民。”




政治主张:

“我们要抵制移民。”




最不能忍的是,报道和中国有关的袭击时,


这位大婶笑得如此开心:




就这样,韩森一边散布着反移民的言论,一边在澳洲政坛里搅着浑水。


2013年,韩森再一次回到了她创建的一国党的怀抱里,开始为那一年的大选造势。



可喜可贺的是,那一年联盟党以绝对优势战胜了工党,根本没有给一国党任何机会。


不过从那时起,澳洲政坛就开始风云变化,短短几年便换了4个总理……



直到7月2日的大选。一国党终于抓住这次混乱的局面,时隔多年再次进入了权利的中心。


然而,它的嘴脸却多年没有变过。


在韩森宣布自己当选参议员后,再一次地将矛头对准了亚裔移民。


昨天,韩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斥责联邦政府让大量亚洲人涌入澳洲,首当其冲的就是悉尼的华人区:Hurstville




这次韩森甚至擅自代表了Hurstville和其他地区的民众:


“他们感觉要被亚洲人淹没了。”


然后又说


“亚洲人正在不断地购买澳洲的农业用地和房产。”


最后连墨尔本都跟着躺枪:


“你也可以去问问墨尔本的民众,他们也有同样的感觉。”



20年以后,韩森带着如此歧视性的言论再一次挑战了在澳整个亚裔社区的底线。



值得庆幸的是,如今的澳洲早已不是20年前的澳洲,


多元文化和多民族文化早已得到了澳洲主流社会的认可。


面对韩森的当选,昆州的选民给出的答案更是直接给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韩森当选的昆州,我们不认!



更有明事理的群众表示:


火星才是韩森最终的归属




这样看来,即使趁乱上台,韩森未必就真能走远。


因为一步登天,往往摔得也最惨。



<END>




往期回顾


大选前夜,在翻遍整个互联网企图找到这次大选花边新闻的小新,最终只能败给现实,写了写英国那边脱欧后的八卦……


可是!没想到!风云突变!从周六开始,澳洲的大选画风一转,精彩程度完全超过了最近的英国公投!!


今天您回复“大选”,给您看2016年这场又逗比又悬疑的联邦大选。


小新要告诉大家个小秘密

公众号可以置顶啦!

赶紧把小新置顶吧,这样在茫茫人海中,

你才不会和最

「新奇」「鲜活」「有故事」

的澳洲新鲜事擦肩而过





新鲜事爆料邮箱:eric.li@1688.com.au



关注澳洲新鲜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