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SNH48总选到底是个啥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9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虾一 策划/April)


K君还是打算再买一张CD,用附赠的投票券为自己喜欢的SNH48成员赵晔多投几票。


此前他刚刚参与了应援会的“集资”——即粉丝向应援会提供资金支持,再由应援会统一购买CD并投票。


“我还是想尽可能多投一些,让她能有一个好点的站位。”作为替补,赵晔平时连公演都很少能上。尽管知道进圈(进入前48名)基本无望,但K君并不想放弃,“努力是相互的。偶像全力表演,向粉丝展示自己,作为回报,粉丝也会全力支持,让偶像在舞台继续发光。”



同样为偶像站位而努力的人还有很多。


SNH48“比翼齐飞”总决选投票专属EP正式发售1小时,销量就超过了10万张——选票来自CD,为了获取更多的选票将自己的偶像推上人气榜首,粉丝们疯狂的买,买,买。


一场粉丝与偶像共同参与的年度大战,已经开始了。



“养成”自己的偶像


SNH48并不是48个人。


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中国大型女子偶像团体”算上分团已有160多名成员,名字里的“48”更多是在表明它的定位——可以与粉丝“面对面”的偶像,就像48系的元祖AKB48那样。



同样借鉴自AKB48,SNH 48也是从小剧场开始。



坐落在上海嘉兴路的星梦剧场一周七场演出,主角都是SNH48团员。在有演出的下午,能看到不少年轻人排成一列检票入场。星梦剧场只能容纳300余人,局限的空间消解了距离感,成员在台上表演时,粉丝会在台下大声回应。比剧场公演更近的“面对面”则是握手会。SNH48的专辑或是EP中会赠送握手券,一张券可以握10秒,时间可叠加,若是想要多一点时间交流,就需要多购买几张CD。



日本偶像文化与韩国的练习生体系有所不同,日系粉丝们所看到的,不是那个熬过漫漫练习生时期、光鲜出道的成熟偶像,而是从自卑到自信,从稚嫩到成熟,从普通人渐渐成为明星的全部过程。SNH48正是参照日本偶像文化中的养成模式,大部分成员并非专业,通过培训与选拔不断被“养成”。运营方也坦言,“里面有许多机制能够在养成类游戏里找到影子和设计逻辑”。



养成模式令粉丝的视角变得微妙。他们不再仰视,也不再观望,某种意义上,粉丝是在与自己的偶像共享梦想。比起出色的舞台表现与优越的个人能力,成员的努力和进步往往更令粉丝感动;比起守护与应援,这个共同实现梦想的过程显然更加具有感召力。



喜欢某位成员的粉丝往往将自己称为“XX推”。这一说法同样来自日本——显然,这个字要比“粉”或是“饭”更能说明养成模式中粉丝的主导地位。剧场公演、握手会与网络互动(SNH48也将自己定位于一个“基于互联网思维”的造星平台),将偶像从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位带到了粉丝的对面。而一年一度的总选,则是一场“与偶像共同参与的战斗”。就像是游戏中的关卡,在陪伴成长的日常中注入一股更加热血、更加直白、更加澎湃的爆发式力量——终于,粉丝们有机会将自己的偶像“推”上更大的舞台。



决定性一战


AKB48的选举最初解决的是舞台站位问题。面对部分粉丝不满AKB48前成员前田敦子长期站在C位(舞台中央位置),运营方提出了一项大胆提案:那就让粉丝通过投票自己来选拔单曲C位吧。


▲AKB48前成员ace前田敦子长期占据C位


选举制度发展到今天,面对160多人的SNH48,运营方需要将更多元的资源分配给成员,资源的倾斜度正是以粉丝投票为基准。例如,在本届总选中,排位前16名成员将赴欧洲拍摄MV,其中的5名成员还会获得参拍电影的机会。可以说,粉丝投票排名将直接决定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谁能获得更多的出镜率,谁能站在更好的位置,谁能拥有更短的路径直达梦想。


▲“四千年美女”鞠婧祎参与拍摄影视剧


二期生李艺彤就是一则励志故事。原是N队替补成员的她相貌歌舞并不出众,因让人捧腹的“微博段子手”属性在第一届总选举得到了第六名。她在第二届总选的参选宣言中这样描述总选带来的改变:自从得了第六名以后,我拥有了很多工作和十二个自己的站位。总选成绩让李艺彤在SNH48 Team NII“前所未有”公演里得到了自己的站位和分组曲,成功进入了第七张EP主打曲《雨季之后》的官方选拔组,出现在《盛夏好声音》泳装MV中。


▲李艺彤


总选决定着接下来的发展,无论成员还是粉丝,都会全力以赴。总选开始时,各成员会在一至两分钟的短片中发表自己的参选宣言,确立总选目标。随后,剧场也会增设专门的拉票会,安排成员向到场粉丝发布参选演说。整个投票会持续两个多月时间,其间粉丝可通过速报与中报了解阶段性排位,最终结果会在投票截止当日举办的总选举演唱会上揭晓。



漫长的过程让总选成为一场持久战,也为媒体源源不断供应着话题。当最终排名出炉,现场飘扬欢笑也挥洒着眼泪,这些苦与累、得与失,经由媒体的放大,以各种论调向外延展,于是有人开始关注,有人“入了坑”,有人嗤之以鼻,有人恶言以向——但无论如何,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SNH48的存在。


▲SNH48第一届总选


与结果同样令人激动的,还有总选背后的那组数字:在第二届总选中,冠军赵嘉敏获得7万多张投票,意味着她的粉丝至少为此支付了240万元人民币!而当届16 人选拔累积票数高达52万。据说在总选上花费上万人民币的粉丝,并不在少数。


▲第二季总选冠军赵嘉敏


投票的艺术


为成员投票并不难。


SNH48 的投票券随《梦想岛》EP 附送,购买一张价值78元的标准版EP中就能获得1张总决选投票,而278元的精装版则有更为丰厚的赠品与3张投票。但狂热的粉丝还是嫌买盘、拆盘、输入条码太慢了。他们更倾向于选择588元或1680元的应援版,这两类EP能分别提供16次和48次的大额投票机会。



不同的赠品、不同的投票权、不同的售价,对于经济并不太宽裕的粉丝,投票成了一道算术。而对于应援会的高层,时机,才是真正的难题。


早在EP发售以前,应援会的总选筹备工作就已经启动,向粉丝募集资金。到了5月底,集资的平台转移到官方推荐的摩点众筹平台,粉丝们在这里完成支付,交由应援会集中购买EP并投票。为激励粉丝,应援会准备了奖励,根据支持金额的不同,粉丝可以在应援会官方微博公示自己的ID,甚至得到偶像亲笔签名的礼品。


但这笔钱什么时候花?要不要抢占速报、中报的前排位置?……这些都是应援团考虑的问题。总体说来,进团较早的成员已经沉淀下一定人气,其应援会的投票节奏也相对稳健,一般不会太早投票冲击速报前排,避免太早占据前排令散粉松懈;边缘成员或新人的应援会则更倾向于冲击速报,虽然最终可能无法维持速报中的排名,但至少能露一次脸。


速报与中报的结果总会掀起新一轮的投票热潮。除了公布排名,速报还会告知每一位成员最大票数的来源:这里有贴吧联合出战,也有单枪匹马的“土豪”,这些个人粉丝往往在饭圈中被称为“单推王”。在第一届的总选中,吴哲晗得票第一,其中两名粉丝的投票量占到全部投票的一半。这些“单推王”的存在无疑令总选充满变数,在结果尚未揭晓前,没有人可以掉以轻心。


▲SNH48第一届总选冠军吴哲晗



6月10日,第一轮投票速报公布了。成员李艺彤和鞠婧祎两人分别拿下2万多票,占据第一第二。



速报中也出现了赵晔的名字。也许中报和最后结果揭晓时,这个名字不会留在名单,“不过我们还是会继续努力投票,不留遗憾就好。当然,也会在现场敲亮粉色的“大闪”(荧光棒的一种),粉色是她的应援色,让她看到台下我们的存在。如果真的能进圈的话,我一定会高兴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的吧!”!”


就在7月8号的下午5点,SNH48总决选限时礼包已经推出,这个礼包里面包含着SNH48的EP《梦想岛》的全球限量花絮,还有签名壁纸,最重要的是里面有无数像K君一样的粉丝在等着的专属投票券,为了自己喜欢的姑娘能有个好成绩,粉丝们都是能多买一张就是一张,因为就像K君说的那样,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们努力为自己喜欢的人投过票,争取过,不留遗憾,何况谁知道自己的那一票不是关键的一票呢。


相关阅读:


☞ 深度揭秘SNH48的世界,如果你还认为她们只有48人就真的out了


☞ 科普唐安琪所在团体——关于SNH48的一切


☞ SNH48被独立后,原创力比野心更重要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SNH48 X队《十八个闪耀瞬间》剧场公演。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