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宫斗戏到法制进行时,好声音版权之争给中国商学院又添经典案例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5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优嘎 责编/平克)


7月4日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宣布,驳回灿星的复议请求,维持6月20日针对灿星的诉前保全裁定,责令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停止使用“中国好声音” 、“the Voice of China”的节目名称及相关商标标识。灿星宣传总监陆伟对此回应:《2016好声音》将暂时更名,并将启用全新标志。



▲好声音发布会时曾用的拳头logo


眼下,2016“好声音”即将在7月15日登陆浙江卫视和腾讯视频,但“中国好声音”五个字的归属依然还没个定论。从今年年初“好声音”海选启动起,灿星、Talpa、唐德三方就“ The Voice of…”的版权、《中国好声音》的名称及商标的归属展开了一场持续半年之久的“夺子”好戏,历经宫斗、混战和“法制进行时”三个不同时期,精彩程度不逊于八点档狗血剧。


7月4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公开听证的基础上,针对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机构提出的复议申请做出最终裁决:维持该院此前于6月20日的诉前保全裁定,责令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及其相关方立即停止在歌唱比赛选秀节目的宣传、推广、海选、广告招商、节目制作过程中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和相关注册商标。


也就是说,灿星将暂时不能以《中国好声音》为名制作节目,但该中文节目名的最终归属仍需等待法院判决。半年之久,网友对Talpa、灿星和唐德的“过往”还记得多少?腾讯娱乐带你完整回顾下这场史上最受瞩目的版权大战。



▲灿星版好声音LOGO


宫斗大戏:

灿星唐德“两妃”争宠夺子

唐德抢得版权先下一城


1月5日,灿星启动第五季《中国好声音》海选,预示着这场每年一度的暑期音乐盛宴就此拉开序幕。谁知,短短十几天后,突然半路杀出来个拦路虎。1月20日晚,以电视剧制作起家的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其已与Talpa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双方将共同成立合资公司,Talpa将授予唐德影视《……好声音》(The voice of…)节目的开发、发行、营销等独家权利和许可,并向其提供创作和制作支持服务。


曾独享《The voice of…》中国版版权四年的“正房”灿星当然坐不住了,很快便公开回应,进行反击。于是,这场灿星和唐德两个“妃子”向“皇上”Talpa“争宠夺子”的好戏就此开演。从未体会过被人夺走新欢之痛的灿星先是祭出当年在大明湖畔签下的“独家优先续约条款”,反击道“在中国大陆地区,除非灿星不再购买好声音的版权,别家才可以买”,另外灿星也在极力表明自己对“中国好声音”这一中文节目名称的所有权。


意思很明了,哪怕《The voice of…》模式被你抢走,我还有“中国好声音”的品牌,这时灿星可能自制《中国好声音》的消息开始四散。


可这一来一往,Talpa和“原配”灿星也正面开撕了。1月27日,Talpa发表声明称已于22日向星空华文传媒(灿星公司原属传媒集团,在与Talpa签订“中国好声音”版权合同时,流程一直在星空华文传媒进行;以下简称星空传媒)提出了临时禁止令,禁止其制作及播放《中国好声音》第五季节目,这时这场宫斗大戏似乎进入了新妃子受宠、皇后被打入冷宫的阶段,皇上已经明显偏心于新宠。


灿星则正式向唐德影视发出律师函,1月28日,星空传媒已启动针对Talpa的国际诉讼,状告Talpa单方面撕毁合约的行为,灿星直指Talpa要求其必须支付每年几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模式费的霸蛮行为,导致双方谈判破裂。因此之前所谓的“独家续约权”也就不复存在,说直白点,就是灿星决定:我,不,买,了。


随后,处于风口浪尖上的灿星火速公布新一季“好声音”四大导师阵容,浙江卫视方面也明确表态,“浙江卫视会如期播出《中国好声音》。”


但与此同时,唐德影视正式召开发布会宣布与Talpa就《The Voice of …》版权签订了协议,以6000万美元获得节目模式五年四季的授权,在授权时间内唐德将拥有该节目在大中华区的独家管理、许可和应用的权利。唐德拿下《The Voice of …》版权,这意味着,这场宫斗大戏以“新妃被扶正”告一段落。


三国混战:

Talpa连续炮轰 灿星边回击边筹备原创版


不到一周后,这一事件又有了新进展。2月3日,Talpa 再次发表声明称,1月22日香港高等法院已经颁发了禁止令,禁止星空传媒制作第五季《中国好声音》,原因是1月8日双方已经终止了有关《中国好声音》的合作。曾经恩爱的一对再度“无畏开撕”。


相比于上一阶段的低调处理、暗中观望,自此Talpa针对灿星的呛声不断。3月,Talpa继续直指计划于夏天播出的《中国好声音》阻碍了公众参与正版节目的制作,同时提出“中国好声音”商标遭到星空传媒违约注册,起诉索赔300万,朝阳法院已经受理该案,然而过了一个月乃至更长的时间,该案一直在官方渠道上一直没有显示出任何庭审结果。



▲此前曝光的《2016中国好声音》导师及战车


到了4月20日,Talpa首席执行官直接召集媒体控诉星空传媒的“侵权”。对于此前被热议的终止合作是因Talpa方面要在第五季“开出天价”,Talpa表示,其实是星空传媒欲压低价格。Talpa再度强调,星空传媒注册“好声音”商标并依靠更改logo、调整节目形式来表达原创性的行为,“依然无法掩饰其翻版的本质”,都是违法的。


从2月到4月,两个月的时间里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这场版权争夺大战其实并未有实质性的进展,但炮火味却一点都不弱。尤其是Talpa连续站出来公开发声,立场已然明显:站在新的“联盟国”唐德一边,对“前联盟国”灿星不断发起炮轰。而以一敌二的灿星也并不身单力薄,丝毫不示弱,不仅明确将不会再制作《The voice of china》,而是制作全新原创模式的《中国好声音》,播出档期和平台也死死地咬定在7月的浙江卫视,与往年无二,另外灿星还以新的证据证明Talpa公司曾“一女三嫁”,称Talpa在与星空传媒续约谈判之时先后与国内另外两家制作公司启动版权谈判,以重拳回击Talpa。


三国混战时期,Talpa和唐德齐心协力对抗灿星,接连抛出有力指控,并诉诸法律。颇有些三国时期刘备联吴抗曹的意味看似处于弱势的灿星则依旧不慌不忙地回击两方(主要是Talpa)袭来的战火,另一边又按部就班地筹备着原创版《中国好声音》。谁将占得先机,最终鹿死谁手,战局似乎尚不明朗。


法制进行时:

北京知产法院、香港仲裁助攻

法律术语看懵路人


休战了两个月之久,业界和观众都快要把这场纠纷忘到脑后。谁知,2016“好声音”开录之时,狗血剧又上演了续集。就在6月20日“好声音”首场录制当晚,北京知产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发布“民事裁定书”,根据唐德的申请作出行为保全裁定,裁定禁止灿星使用“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及相关注册商标。对此,灿星的回应是,“我们会向法院提出行政复议,并等待复议的最终结果。”


紧接着,20日晚,唐德针对北京知产法院的裁定发表了此事爆发以来最全的声明。文中对接手“好声音”的原委、授权费、对外利益输送、权益保护、筹备情况等问题一一做了全面的说明,强调灿星方面“混淆视听、试图让中国观众误以为现在他们正准备制作的节目上与原来拥有广泛影响力的正版《中国好声音》有重大关联”,声称“灿星严重侵犯了唐德影视的合法权益,对唐德影视制作正版的《中国好声音》造成巨大的干扰”。


就在唐德被知产法院力挺、占据上风的两天后,22日中午,事件再度发生了反转。22日,媒体曝出,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庭针对5月6日Talpa向该仲裁庭提交的《宣告式救济和禁制救济申请书》,基于6月12日全日的香港聆讯,作出明确裁决:驳回Talpa对其拥有“中国好声音”五个中文字节目名称的宣告要求,驳回Talpa对临时禁制SCML/梦响(以及通过其临时禁止灿星和浙江卫视)使用“中国好声音”五个中文字节目名称(以及制作新节目)的救济请求。


这一裁决一出,不仅灿星腰板又直了,围观的小伙伴们也懵了。因为,根本看不懂!怎么北京知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裁定正好相左?灿星所说的“双方发生争议适用英美法系解决”中,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有啥区别?什么“宣告式救济”、“临时禁制令”、“禁止救济”又都是什么鬼?这一轮起,这场大戏再转画风,俨然“法制进行时”开演的节奏,这是要把围观群众都逼得自学法律、考取律师证吗?



Talpa与星空传媒关于“The Voice Of ......”版权购买合同的相关约定条款(含中文翻译,灿星提供)


“连续剧“”终于变“商战” 

最终落点在五个汉字“中国好声音”


实际上不用怕,抛开这些让人头痛的法律术语,我们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一下这件事情的程序,唐德诉诸北京知产法院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说:灿星制作不制作这档音乐节目,无关紧要,但你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可以用“中国好声音”这五个字,《中国好声音》第五季,不管有没有筹备,或者筹备进展如何,都只能是唐德出品才属正品,而灿星呢,不仅一直在强调“2016中国好声音”(跟第五季完全没有关系),同是也以香港仲裁庭的“驳回裁决”为佐证,告诉大家两点:1节目是原创的,包括舞美、标志、名称全有变化,2你可以不让我用“The Voice Of China”,也可以不让我用“zhong guo hao sheng yin”,但“中国好声音”五个汉字,我当仁不让。


因此不管多少回合,不管用什么手段,最终的重点都指向“中国好声音”这五个汉字上,倘若灿星胜利,那么今年夏天,我们看到是“2016中国好声音”,假如唐德站了上风,那么我们看到的很肯能是目前媒体惯用的“2016好声音”,这就好比张三娶了个媳妇儿叫王二巧,大家可以叫她王二巧也可以叫她张门王氏,但人还是那个人,不会因为名称不同而改变性别、性质。而这场版权大战从开始的“宫斗”戏码到后来的“三国杀”戏码,一直进行到此刻,才因法系适用问题、法律条文理解分歧等等,真正画上了“商战”的标签,不管结果如何,这都算是中国综艺版权历史上值得记录的一笔。


6月23日,唐德方面又传了最新回应,称香港仲裁中非但没有驳回的字样,还对其中七个重要的知识产权做了最终裁决,而“中国好声音”五个字的使用权还归Talpa所有。同时唐德正式起诉灿星,索赔5.1亿元,北京知产法院已受理此案。


6月28日,灿星和唐德又分别发布声音,其实并没有什么新意,29日,之前提到的北京知识产权的法庭复议正式开启。7月4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针对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机构提出的复议申请做出最终裁决,维持此前对于“中国好声音”汉字节目名称的行为保全裁定,禁止灿星和浙江卫视制作和播出《中国好声音》。灿星方面表示尊重诉前保全的裁决,但也强调,诉前保全不是最终诉讼结果。就是说,灿星将暂时不能以《中国好声音》为名制作节目,但该中文节目名的最终归属仍需等待法院判决。


大幕暂时落下,未来会否再起纷争?我们拭目以待。



▲好声音版权之争始末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