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收养出生证不再具有法律效力 海外出生澳洲人或被剥夺澳洲国籍

<- 分享“悉尼的华人”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8 悉尼的华人




特蕾莎·穆兰(Teresa Mullan)在澳洲生活了半个世纪,在这段时间里,她在澳洲生儿育女,为三个政府工作,在十次联邦大选中投票,然后拿着澳洲护照到世界各地旅游。




但是,当她提前为下个月的海外度假更新护照时,却遭到了拒绝,因为她无法证明自己是澳洲公民。


在移民与边境保护部(DIBP)的政策上,被收养的、在海外出生的澳洲人,已经不能够再出示他们被收养时开具的澳洲出生证明,作为合法的公民证据。


无论是外交部还是移民部都没有给出作出这个改变的原因。


但是,澳洲护照局(Australian Passport Office)现在已经采纳了这些修改意见,这意味着可能有数千名自认是善意公民的被收养者,现在已经不被视为澳洲公民。


穆兰认为,现在的情况就好像一出糟糕的喜剧,让她感觉受到了羞辱,情绪低落。


穆兰说,“这是我们不人道的移民和边境保护法律考虑不周的又一个例证。”


“已经过了52年了,现在我被当成国家的安全威胁了吗?我觉得自己的国籍和身份好像已经被国家剥夺了。这次经验不过是凸显了政府对公民神圣性的漠视。”


澳洲国立大学法学教授鲁宾斯坦(Kim Rubenstein)曾经出版了一本书,印证国际法的缺陷。他证实,有许多情况已经出现,牵涉其中的澳洲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澳洲人,唯独在法律上不是”。


她说,“也就是说,他们完全生活在澳洲,但是却掉进了技术裂缝,并不被视为澳洲公民。”


穆兰于1963年12月出生在新西兰,若干个月后,在1964年3月,被收养来到澳洲。成年后,她一直因为与此相关的消息而挣扎。


她是“被偷走的白人一代”之一,这个叫法是为了与原住民的“被偷走的一代”区别开来,尽管他们的苦难都是类似的。在1982年之前的五十年,所有年轻、未婚女性生下的孩子都会被强行收养,与亲生母亲分离。


穆兰的生母来自昆州,她隐瞒了自己怀孕的事实,一直与修女们生活在奥克兰。


但是,当这名女性与孩子的父亲回到布里斯班,寻求州政府的帮助时,州政府强行将婴儿从她身边带走,并且逼迫该名女性签署了收养协议。


穆兰长大后认识了已故的生母的许多亲友,这才知道,她的生母一直绝望地想要把她的抚养权夺回来。


就自己当前的困境,穆兰询问说,“如果我的亲生父母都是澳洲公民,昆州政府把我从他们身边夺走,然后让另外两名澳洲公民收养了我,那么我怎么会不是澳洲公民呢?”




在去年12月的一封信中,外交部正式驳回了给她换发护照的申请,因为她无法出示自己是公民的有效证明。


当她向移民部咨询时,官员们只能透露,是一些法律变化给她个人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过去几天中,新西兰已经接受了穆兰的护照申请,并且认为她符合新西兰公民的条件。哪怕她出生后只在新西兰待了一周!


移民部长达顿的发言人表示,可以理解这些澳洲长期居民突然发现自己不是澳洲公民时的痛心。



微信订阅号可以置顶公众号啦!

到公众号介绍页面打开「置顶公众号」

不再错过每一次推送



欢迎提供爆料!

随手拍,随手爆料!


如果你觉得文章很精彩:

1、请给本文点个赞;

2、请转发到你的朋友圈,跟小伙伴们一起分享;

3、请转发给你的微信好友,跟她一起交流;


悉尼新鲜有趣的事,敬请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悉尼的华人

公众号:sydneychn

爆料邮箱:sydchn@hotmail.com

悉尼的华人订阅号



长按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关注
悉尼互助平台微信号



长按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
悉尼房屋平台微信号



长按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