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开2次个展的姑娘,差一点因父母禁止放弃了绘画

<- 分享“美国留学那点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9 美国留学那点事


这些从来不会笑的女孩,

治愈了无数因爱成殇的心。

···


多肉女孩

Succulent Girl


一个个唯美可爱的女孩,

却有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

甚至有的看起来要哭出来···



奇怪的是,

很多人看后却觉得:

越看越是安慰和宁静。




“看着画,

悲伤的情绪自然流露出来,

这些小女孩给你安慰,

仿佛在说‘亲爱的,没关系’。”




这就是韩国姑娘

Seungeun Suh的画作,

她以中国水墨为基底的画作,

在韩国、美国已经风靡开来。




但谈及Suh的作画经历,

却异常崎岖坎坷,

她很小就对画画产生了兴趣,

“从能拿起笔,我就开始画画了。”




Suh的家庭条件也很优越,

父亲是个律师,

母亲是个医生,

看着女儿喜欢画画,

他们最初也放任女儿的兴趣。




但等到她进入高中,父亲性情大变,一方面女儿面临的是丝毫不亚于中国的韩国高考,另一方面他希望将来女儿能和他们一样,谋份安定又受人尊重的职业。




通过画画成为艺术家养活自己,

这条路显然渺茫漫长。

因此他向女儿下了通牒:

不准再画画,

把所有时间投入课业。




父亲的突然转变让Suh难以理解,

无奈之下她只能私下偷着画,

但只要被父亲发现,

都会当场无情撕毁她的画作。




一次次下来,

这个敏感的小姑娘变了,

不再热情活泼,

不再喜欢与人沟通,

神情中总透着一份落寞。




甚至在父亲“恐怖”的阴影下,

她躲进了自己的世界,

还一度产生轻度阴郁,

有过试图自杀的想法和行为。




她的父亲也看到了女儿这些变化,不过只当是女儿对自己管教的叛逆或学业压力过大的结果,没放在心上。


直到有天他深夜加班回家,从楼下看到女儿房间的灯还亮着,上楼轻推开女儿房门的他,瞬间被震惊了,女儿竟然躲在被子里画画。




而女儿看到他的一瞬间,

那表情和反应无异于

见到了什么恶魔怪物,

惶恐吃惊地抱着画,

避在墙角不敢说话。




这次他没有撕掉女儿的画作,

转身出门,

一向坚强的他落泪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所谓的“爱”,所谓的“为女儿好”

“为她的前途着想”,

竟无形中给女儿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第二天的早餐时间,一家人沉默地围在桌前,一夜未睡的父亲开口说话了:Seungeun啊,你喜欢画就画吧”。那一刻,Suh瞬间泪崩···




渐渐的Suh从长期低落的情绪里恢复了,她不仅顺利考入韩国知名的启明大学,而且还被心仪的美术与绘画专业录取。




导师第一次看到他的画作,

说了三个字:“很特别”

沉思了一会又说:

似乎冥冥中有种治愈的力量。




他哪里知道这是Suh多少个不眠之夜,

从书籍、网络上“偷”学中国水墨画的结果,

而她笔下的女孩,

也正是自己内心情绪的自然流露。



老师不敢对她这种风格妄加指导,

Suh也因此获得了几年自由成长的时间,

继续遵循着自己的本心创作,

等到毕业时已经有画廊邀请

无偿推介展出她的画作。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

在开展前几天,

她的画作全部被偷,

绝望的她那一刻产生了放弃的想法。




曾经父亲的严厉禁止没有让她放弃,

这一刻几年的心血被洗劫一空,

那种无底的绝望难以描述,

心疼的她一时想放弃了···




但平复下来的她转念一想:

画作被偷,

不正说明有人喜欢它们吗?



此后几年间,她再次从零出发,把绝大多数时间都投入画作,不仅在韩国开了三次个展,还被邀请赴美国开了两次个展,参与群展更是多达30几次。




每次展览都是人满为患,主办方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



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

有着无法排解的伤,

但她笔下的小姑娘

不仅让人看到了悲伤,

更让人从中体察到那份安静向上的力量。




这也正是Suh“宏伟”的梦想:

我希望我的画走到人们心里,

让人感受到一种治愈的力量。

否则对我来说,

画得再好,也没了意义。




“每一颗心灵的深处,

都有独有的痛苦,

每颗心灵的深处,

也都有一扇面向幸福的窗户,

经历了痛苦转化幸福,

你才明白,那些所谓的痛,不过是因爱成殇。”





相关阅读:回复女孩获取文章:

她可能是全美目前最火的女孩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