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不是、也当然不是,真正的敌人

<- 分享“英国剧院现场”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8 英国剧院现场



《凡人与超人》目前在全国还有两场放映,近期就不再增加排期了。上周开始,我们与企鹅合作在微店推出《凡人与超人》周边纪念品套票,漂亮精美的包包和笔记本以及《凡人与超人》演出票均有折扣哦,感兴趣的各位抓紧购买!

时间:2016-7-23     14:00
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时间:2016-7-23     14:30
地点:中间剧场

《凡人与超人》剧照

1948年,企鹅版本的《凡人与超人》前言中,萧伯纳曾经这样说:“如果仅仅是‘为艺术’,那我连写一句话的劳力也不肯付出”,依旧遥指王尔德在其代表作《道林·格雷的画像》的序言中所高举的“为艺术而艺术”的唯美主义态度,好像阴阳相隔,还放不下那股腐国人骨子里的高冷和矫情。

王尔德(Oscar Wilde)和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

作为英国作家、戏剧家、思想家、社会活动家的乔治•伯纳·萧(George Bernard Shaw),1856年生于爱尔兰都柏林,实际上比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1854-1900)还小两岁,然而王尔德的形象实在太妖孽了,总令人觉得他永远年轻。两个影响卓著的都柏林人,看似针锋相对的艺术观念,今天我们却要强行cp,按序开八,请诸君姑且一听。

王尔德和他的妈妈

1879年,在王尔德妈妈(也是小有名气的诗人和作家)举办的沙龙上,王尔德和萧伯纳第一次见面了。王妈妈的沙龙请不到大咖,只寄希望于邀请一些未来或许能够成名的年轻艺术家。彼时的王尔德刚从牛津毕业、意气风发,甚至已经因为行为举止的标新立异而惹人瞩目;萧伯纳只是教会中学毕业,继而因父母离异和家境贫寒而走入社会,当时正在伦敦从事新闻工作,艰难地爬向他所认同的文艺精英群体。

萧伯纳

很自然,这次见面不那么友好,他们在艺术以及政治上的分歧初见,并延续毕生。80年代萧伯纳开始关注社会经济问题,先是加入了改良主义的费边社,继而拜倒在易卜生影响下,执意革新英国戏剧界。环视四周,王尔德这个高举“为艺术而艺术”的人成了最大的靶子。萧伯纳向来毫不讳言自己的戏剧很多时候更加倾向于传播他的思想观念,所以后世有很多人称他的戏是“观念剧”。无论是他夭折的《鳏夫的房产》、《华伦夫人的职业》,还是后来大获成功的《凡人与超人》,都可见一斑。高密度的机关枪式台词,对资产阶级虚伪与矫饰的精妙打脸,颇为冒犯座下的观众。他自己曾说:“我不是个普通的、一般写写的剧作家。我是个专写异端邪说的剧本的专家。我赢得自己的声誉是靠坚持不懈的斗争去迫使观众重新考虑他们的伦理道德。尤其是,我认为关于经济关系和两性关系的这种最流行的伦理道德是极端错误的;我认为基督教的某些信条今天在英国只有用憎恨才可理解。我写戏带有一个深思熟虑的目的,这就是用这些材料按照我的意见来改变这个国家。”

王尔德

王尔德也是自诩异端,然而此异端非彼异端,他始终以捍卫艺术的独立性和纯洁性为己任,号召“为艺术而艺术”(对此萧伯纳毫不留情地讽刺说其本质是“为金钱而成功”),即作品的价值在于艺术形式的完美,而与社会伦理道德无关。在萧伯纳眼里,王尔德的艺术观念因其在政治上的幼稚而幼稚。曾经,萧伯纳在威斯敏斯特宫讲演他的费边主义,即民主社会主义,邀请王尔德赏光出席。王尔德听了这次讲演,不久便写出了他的《社会主义下人的灵魂》。有人问萧伯纳如何评价王尔德的这篇奇文,萧伯纳说:很妙,有趣,但是和社会主义无关,不论什么样的社会主义都无关;还说,其中一些观点,不论费边社的社会主义者还是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者,都会一笑了之。

为毛小编觉得这个封面就挺不正经的

不屑归不屑,在得天独厚的环境中,王尔德是先红的那一个。长篇连载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和散文《社会主义下人的灵魂》奠定了其艺术家的地位,戏剧作品又为他赢得了更广泛的声誉——有一个时期,伦敦的舞台上竟同时上演着他的三部作品!《温夫人的扇子》、《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理想丈夫》和《不可儿戏》四部代表作,胜在有趣,高雅和通俗完美结合,这也令他成为20世纪末行为喜剧的大家。(行为喜剧又称风俗喜剧,Comedy of manners,内容主要是表现貌似高雅而实际上充满尔虞我诈的上层社会中的风流韵事;喜剧效果主要依靠人物之间的“机智对答”和那些自封的智者、争风吃醋的丈夫与执垮子弟违反社会习俗的可笑行为。)

《凡人与超人》里的安和泰纳尔

此时萧伯纳的剧本还在屡屡碰壁。他的喜剧在外表上和王尔德十分接近,充斥着爱尔兰人的才情和天生的幽默感,但他却从不把戏剧的目标单纯定位在让观众“笑得没心没肺”(萧伯纳评王尔德戏剧语)上。通常喜剧让男女主人公遭受的罗曼蒂克的考验,萧伯纳在《鳏夫的房产》中却由经济上的尴尬处境代替;NTLive喜剧月的力作《凡人与超人》中,安•怀特菲尔德(Ann Whitefield )对约翰•泰纳尔的穷追不舍则被赋予了“生命力”的驱动力和拯救人类、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足见萧伯纳的创作中,社会问题剧占有很大的比重,喜剧是皮子,社会问题是里子。

王尔德与男性朋友

故事要是照此发展,也许又是一个天才的莫扎特和勤奋的萨列里的故事,然而1895年,王尔德被告“与其他男性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committing acts of gross indecency with other male persons),并因此下狱,身败名裂。萧伯纳不仅审判时候在场,而且一直在想方设法替王尔德减刑。他在一次北上旅行中起草了一份给内政大臣的请愿书,希望释放王尔德,最终因王尔德弟弟威利的建议而作罢。

1895年5月4日 警方新闻画报,王尔德的庭审记录

相比社交界和文学界大多数朋友都避之不及的态度,萧伯纳是为数不多的仍挺身维护他的人之一。还记得他一直在伦敦从事的新闻工作吗,在《明星报》、《星期六评论》上,萧伯纳写了很多关于音乐和戏剧的评论文章,开始各种拐弯抹角提到王尔德,拿他和其他剧作者比较,说剧作者的水平不如王尔德,或者某个角色让他想到王尔德之类的。当时王尔德的作品被禁,已经快无人问津了,是萧伯纳的这些评论使得严肃的文艺圈阅读群体还能时不时想起来这个人(算不上水军算不上枪手但是却比他们还无私而卖力,多么感人的替王尔德刷存在感,小编都要流眼泪了T T).

王尔德去世时所住的旅馆 Hôtel d'Alsace,巴黎第六区美术路13号

1897年获释后,王尔德动身前往巴黎,对于英国他失望透顶,不再有丝毫留恋。处于半流放状态的他,和萧伯纳的地位掉了个个儿。但是萧伯纳仍然在他给英国文学学院推荐会员时说“除了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称得上可以被提名的人就是奥斯卡•王尔德”。

在巴黎,王尔德的墓地

1903年,萧伯纳将雄辩、讽刺与幽默完美结合的作品《凡人与超人》成功上演,获得好评,而王尔德早已埋骨他乡。萧伯纳之所以一直这么挺王尔德,固然是多年的情谊,以及对他才华的钦佩,更是因为在萧伯纳还是无名小卒、王尔德却已经蜚声遐迩的时候,就算是在互赠的作品中暗自较量,王尔德也仍将赞赏毫不吝啬地献给了萧伯纳,把他们的作品并列列在“伟大的凯尔特人学院”上。假想假以时日,历经波折的两位爱尔兰剧作家或许可以携手创造出更非凡的杰作,才是令人倍感唏嘘之处。
 
本周
放映
信息
广州
弗兰肯斯坦(卷福怪物版)
时间:2016-7-2       14:00
地点:广州大剧院

深夜小狗离奇事件
时间:2016-7-2      19:30
地点:广州大剧院

台湾
哈姆雷特
时间:2016-6-29       19:00
地点:台北信義威秀影城


NT Live官方微店中已正式发售年通票2016-2017年度节目册。购买通票即成为NT Live的VIP用户,除了享受票价优惠之外,还会有专人为VIP用户预留任意场次的放映票,即便是已经售罄的场次,VIP用户还有机会参与特殊点映和其他线下活动。您可以点击自定义菜单中的微店购买,也可以复制以下链接至浏览器购买:http://weidian.com/?userid=841573607#rd

另外,由于广大观众后台留言极其踊跃,我们将从5月开始推出You Can You Up征稿活动。还想啥呢,快下笔吧!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National Theatre Live)是英国国家剧院自2009年开始的一个开创性项目,旨在通过放映的形式向英国以及全球呈现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优秀的作品。2015年,该项目由中国国家话剧院英国国家剧院联手打造、登陆中国,并由北京奥哲维文化传播公司独家发行、英国文化教育协会鼎力支持。您可以依据文末各个放映场地的联络方式获取售票信息。关注“英国国家剧院现场”,全球好戏,尽在眼前!
可查阅往期内容
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
点击右上方图标
英国剧院现场
关注
长按二维码
微信号:ntliveinchina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ntliveinchina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官方网址:http://ntliveinchina.com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全文”跳转至微店。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