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洛杉矶的富二代、官二代

<- 分享“美国CCHP地产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8 美国CCHP地产网



洛杉矶是一个“富二代”和“官二代”云集的地方,在中国条件不错的家庭,不管是因为主观原因或客观原因,父母大多都会选择让自己的后代来美国受教育和生活。可这些从小就在异国他乡读书、生活的富家子弟并不一定都过得充实、自信,因为有太多不可预测的事情不是用钱就能够摆平的。

洛杉矶夜景。(资料图片)


没落“ 官二代”酒吧做小姐

张小姐,来自上海,今年26 岁, 目前在洛杉矶柔似蜜一家酒吧做吧台小姐,只要努力上班为客户服务好,赚的小费也不少。张小姐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父亲是上海高官,她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因此,她从出生开始就吸引了太多的关注和关怀,家里所有人都把她当小公主一样溺爱。18 岁的时候,她就被送到纽约某大学读书,据她说,在她读书期间,开豪车、住豪宅、买名牌包包——这即是她的基本生活模式,而她交的朋友也都是跟她差不多的人。


她说:“两年前,我父亲突然出事情了,现在在牢房里。我后来才知道,从我刚开始来美国的第一天,父亲就处于危险情况,随时都可能出事,但是家里没人告诉我。现在好了,家里出事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记得我最后接到父亲的电话时,他说让我好好在美国生活,不要回去了” 张小姐的母亲也受到了牵连,父亲出事后母亲不知去向,她说:“也许妈妈害怕了,我刚开始怪她,现在不怪她了,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把爸爸救出来,我相信我父亲是被诬陷的,我不相信他会贪污。我宁愿倾家荡产也要查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哪怕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张小姐说,自从她父亲被抓以后,她几乎找不到任何人帮助她,以前对她家好的亲戚朋友都惧而远之。张小姐只能靠自己,她卖了她所有值钱的东西,大到豪车和豪宅, 小到包包衣服,所有的钱都用来铺关系打官司。


她说:“在纽约谁都认识我, 我太高调了。现在家里出了事,需要打工赚钱,我也没脸在纽约呆着,怕碰见熟人。所以我就来洛杉矶了, 至少在这里没人认识我,而且酒吧赚钱快,我希望快点多赚点钱。虽然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有没有意义,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除了赚钱救爸爸之外,我到底该做些什么。”


张小姐说,他之前的男朋友也是一个“官二代”,他父亲是北京的高官。张小姐说:“当时我男朋友跟我讲,他在国内的时候都不敢大手大脚地花钱,平时跟着父亲在生活上都表现得很节俭,这是很必要的,不然就被别人抓了把柄说贪污。”张小姐说,他的前男友很喜欢在美国生活,因为这里可以随便大手大脚地花钱。而且父亲的很多钱都会放在他的账户里,即使他不工作也可以活好几辈子。


张小姐说:“他很花心,漂亮女孩儿也愿意陪他玩,就因为他有钱。周末包个游艇,没事去赛车,现在想想,我还是很怀念当时的生活。”张小姐表示,她不想让她之前的朋友们知道她现在的困境,她希望以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家里的问题。

“富二代”暑期打工体验生活

暑假是不少华裔学生实习和打工的好时机,让人想不到的是,许多“富二代”也在利用暑假打工, 而且这些打工的人不在少数。


原是留学生的奇孟来自山东, 目前在纽约电影学院洛杉矶校区学习编剧专业。他的父母离异后,都在中国各自有了新家庭,父母给他在南加州的亚凯迪亚市买了套房子,办理了投资移民。他说:“好多中国同学都准备暑假回国,可我不想回家,回去了也不知道回哪个家。再说我是学习编剧专业的,平时也需要积累素材,我在食品厂做过包装,到超市做过理货员,还做过义工,也不是缺钱,就当体验生活了。”


他说:“我第一次去餐厅打工, 面试时开了一辆奔驰,老板吓蒙了,最后没要我。之后我还专门为了打工买了辆日本车,现在我学聪明了, 开辆日本车去打工也没人说我什么了。”


一位从河南新乡移民来美的“富二代”华裔学生,全家来美八年了。这位名叫王玄的同学说:“这里有些学校,开始的时候交钱报到,最后去考个试,只要人活着,学校里就什么事都不管了,所以基本上我身边很多学生也没有好好上课。” 据他透露,女同学去打工的也很常见。


他说:“我有个女同学暑期承担了一份照看小孩的工作,按每小时15 美元算,一个暑假下来,据说, 可以挣好几千美元。”


煤老板之子与父亲无话可说

移民来美的中国富有家庭越来越多,可他们与所有移民家庭一样,避免不了中美文化在家庭内出现的碰撞,有些家庭由此而产生的两代人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荆先生,24 岁,来自山西,目前还在加州某大学计算机学院进修研究生。他是典型的“富二代”家庭出身,父亲是个煤老板。用荆先生的话来说就是,父亲赶上了当时中国改革开放的好时代,他是白手起家。虽然荆先生的父亲只是小学毕业,没怎么读过书,但他父亲希望他能够弥补自己童年时没有受过的教育的经历。因此,他父亲从小就把他送到上海某国际学校读书。


从小学习英文的荆先生,十几岁时就来到了美国,父亲在洛杉矶亚凯迪亚市买了豪宅,上下两层卧室,大大小小加起来都有十几间。荆先生用蹩脚的中文抱怨说:“这里太空旷了,我不喜欢这里,除了阿姨平时照顾我,给我做饭什么的,都没有其他人了。爸爸有时候在中国,有时候回来跟我一起住在这里。但是他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我的中文不好,他又不会英文,我们很少说话。”

荆先生表示,他从小就习惯用英文说话,他的同学和朋友也都是国际学生,特别来到美国之后,更没有必要再说中文了。


他说:“我现在发现我跟我的父亲有很大矛盾,他不理解我,我也没有办法理解他。他总是对我发脾气,看不惯我,说我连中国话都说不好。我也很委屈,他也没有教过我中文,他每天只是赚钱,给我钱,又让我上国际学校,我当然中文不好。”


荆先生说在他记忆中,他的父母在他开始懂事的时候就不在一起了。从小都是被请来的阿姨照顾,或者是干脆住在学校里。荆先生说: “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读完书之后,我就想搬出豪宅。我想要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哪怕出去打工,没有太多钱也没关系。”


实际上,荆先生也想跟父亲多接触、多交流,可是现在他还做不到。



文章来源于侨报网,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