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漂女孩儿的故事 - 我宁愿这样生活

<- 分享“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30 美国留学妈妈圈




“我的感觉是我们这些国外打拼的人,

很多时候我们吃了国内没有的苦,但是我们也享了国内没有的福。

我们没有父母亲戚的唠叨,但是我们也没有了他们的关怀。

我们没有食品安全危机,但是我们也没有日日美食夜夜笙歌。

我们没有收到所谓的官僚迫害,但是我们很多人心中、头上顶着人生、身份、国籍、种族的认同和枷锁。

你问我在海外的感想是什么?抱歉,我想不起来太多的所谓“富有特色的感想”。

我感觉好像有很多,但是我突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Zhibin Hong

 

当我在知乎上看到这段话时,我不禁想起了林梅,我的表妹,今年28岁的一个姑娘。在美国漂了整整十年,上个月,她跟我说,她拿到绿卡了。

我兴奋的说:”祝贺你啊,高兴吗?”

她却淡淡的说,“有点恍惚,可能这个过程太漫长了,也许这种滋味,只有在突然醒了的晚上,才能真正的说清楚。”

林梅2006年高中毕业就去了美国,在美国的一所大学里学习了5年半,拿到了建筑设计的毕业证书。当她揣着OPT,试图找到一个工作时,才发现建筑设计这个专业在美国真的好难找到工作啊。尤其作为一个留学生,没有一个公司肯给她一个实习的机会,因为她只能在美国停留12个月,哪个公司愿意雇佣一个只能工作一年的员工呢。

而且美国提交H1B的时间是每年4月的第一周,而林梅的OPT到期的时间是4月份,这意味着即使有公司肯给她工作,她也没办法提交H1B申请了。当林梅知道这些时,她已没有了改变的机会。于是她在一个韩国人开的公司里做了几个月的文员,从事着一些抄抄写写的工作,韩国人按一小时18美金付给她工资,给的都是现金,因为可以逃税。 

2013年,林梅在OPT到期前一个月回到了国内。 

她的爸爸妈妈接受了这个事实,希望她尽快找到工作。但林梅在国内仅呆了3个月,就决定重返美国,重新申请研究生。为了尽快回到美国,她先申请了一个美国的社区大学会计专业,这样她能在当年8月份的时候就可以回到美国了。



在林梅离开的头一天晚上,我去送行,我们一起聊了很久。


她说她非常后悔在美国的这6年多的时间里,她并没有全力的去读书,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有比读书更让人沮丧的事情,那就是作为一个成人,而无所事事。


她的6年美国生活,使她的全部青春的记忆都留在了美国,那里有她的初恋,有她的好朋友,有她遇到的渣男,也有她至今爱恋的男人。

虽然她在中国生活了18年,但这18年中有12年的记忆都是学校那做不完的作业和背不完的书。她爱她的爸爸妈妈,她也明白她的爸爸妈妈是爱她的,但她只记得,爸爸下海经商,经常不在家,家里留下的妈妈似乎一张嘴就是,“梅梅你什么什么做完了吗?”

小的时候是钢琴,大点了就是作业。林梅这一代赶上了小学升初中需要考试,初中升高中需要考试,高中升大学需要考试。而到了美国的大学又是无尽的Paper和project。

林梅苦笑着说:”我从6岁开始,在学习上就没有喘过气。国内的学生读了大学,好歹还能60分万岁,我到了美国读大学,就是使出吃奶劲儿,有时还考不到B。

在大学时,我们学习微积分,都学了半年,我才明白我学的那个英文单词就是中文的导数啊。那个坑人的美术史,一个作者的名字,恨不得有20个英文字母组成,我需要全部记下来。

还有美术课,我们对作品的评价会先看到是否好看,人物画得是否深刻,我还在那儿极尽能事的掏空所有英文单词去描写达芬奇画的人物如何细腻时,人家美国人写的是画面如何呈现出这样的色彩,为什么用这样的色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主题,为什么要用这个模特,似乎还有野史,那都是与作者处于的时代和社会背景有关,我特么哪里知道啊,这又不是讨论甄嬛传,你说我得有多苦逼。”


 “按理说,我爸爸已经很有钱了,但我在美国没买过一个名牌包,没穿过一件超出100美金的衣服,18岁,我学会了有苦自己扛,我甚至不再轻易的哭泣,因为这样只会让自己更难过。

在美国的六年,我搬过4次家,你能想象出一辆POLO车扛着一个床垫满街跑的样子吗?

2008年,我发了高烧,住进医院时,老美让我把所有的衣服都脱光,一个人在急诊室物理降温,那些医学上的名词好难懂啊,你知道吗,因为不懂,才恐惧,我怀疑我得了非典,我在隔离室呆了一夜,我的那些朋友们在外面守了一夜。

爸爸总是埋怨我,说我经常与一些朋友混在一起,不好好学习,我们那是抱团取暖好嘛。别人家的爸爸都花钱给孩子办了绿卡,那些比我成绩差百倍的人,他们却有资格待在美国,而我只能回来,就是因为我没有绿卡。

是,我承认,也有人没有绿卡在美国找到了工作,但世界上就是存在这样的一批人,他们后天的自我培养和绝对思维就是比我们强,这不是智商的问题。

表姐,我悟出来时,已经是这样了,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回国。

但是,回国后,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院子里认识和不认识的,亲戚和不是亲戚的,只要听说我是美国回来的一定会问,怎么没留在美国啊?那眼神,表情就差直接说出来了,你丫的是不是把你爸的钱花光了就回来了?

在美国时,我是那样的想回到中国,可是我真的回来了,这三个月却让我时时刻刻的想起美国。爸爸的公司做的事情我不感兴趣,国内的设计公司我也去了不少,大点的需要关系才能进去,小公司一个月只给我开3000元工资,我在美国的学费可是100多万啊。

那我还不如回美国边学习边打工,得把我爸花的学费赚回来啊。我跟我爸说了,这次我不要他的钱了。“


 林梅说到这里,一扫三个月的阴霾,似乎她回去的那个地方是她极其向往的地方。

 第二天林梅走了,去了那个让她无奈又留恋的地方,心甘情愿的去做了一个美漂的人。

2014年,林梅结婚了,与一个美国的华人结婚了,男孩子很爱她,他们认识好多年了,只是那时的林梅并没有注意到他,他是他们一群朋友当中很默默的一个男孩儿。

认识这个男孩儿是源于一次林梅父母在美国的旅游,男孩儿是这个团的导游。以后他们熟悉起来了,每次林梅的朋友们聚会,男孩儿知道了总要来凑个热闹,来了也不吱声,别人说只有林梅讲话时,他会傻傻的笑着。

后来林梅谈恋爱了,与男朋友吵架时就与他说说,后来林梅失恋了,也与他说说,直到林梅回国,再回去,都是男孩儿帮着找房子,接接送送。

一天男孩儿对林梅说,如果她真的那么想得到一个身份,不如他俩结婚吧,这样林梅就会有一个身份了。林梅想想,那就结婚吧。于是他们就结婚了。


林梅的婚礼非常简单,只邀请了一群同学和朋友在一起吃个饭,我和她的爸爸妈妈去参加了她的婚礼,吃饭时她的那些朋友起哄让男孩子讲两句话,男孩子大大方方的走到前面说到:“不认识林梅时,我没什么理想,觉得做一个导游,每次带团都顺顺利利就好,认识林梅后,我觉得她是我认识的最漂亮的女孩儿,能娶到她,我很幸运,我爱她,现在我有理想了,我的理想就是让林梅一辈子幸福。“


我问过林梅,如果这个男孩子没有身份,你会跟他结婚吗?

林梅望向远方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2014年,2015年,林梅都没有回国,我断断续续的听说着她的故事,她拒绝了父母给她买房子,她在准备着建筑师资格证的考试,她在咖啡店里打着工。她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可以从每次通话里听出来,当我开玩笑的说:“还在漂着呢?”她就会开心的笑着说,“是的是的,什么时候你也来试试?”

 林梅的故事还在继续着,就像几十万名在美国打拼的留学生一样,踯躅着,前行着。


借用作家张嘉佳的一句话,祝福他们:

让河流接住倒影,让鲜花及时怒放,让年华倾其所有,画一个你。

 再见那天,我们都很好,都好到不得了。

 

PS:林梅看到了这个故事,给我留了言:“ 寫的挺好的。只不過寫出來的比現實要順利, 哈哈哈。不過已經算是非常寫實了。看完有種感動”。


作者简介:新姐,留学妈妈。有个“新姐”公众号,致力于写些自己成功或者不成功的故事。



留学妈妈海外投资俱乐部讲座预告 (仅限会员):

时间:北京时间7月2日周六晚8点

主题:我在波士顿的惊险购房经历-过程,风险和财务回报

主讲人:双子爸,美籍华人,20年美国生活投资经验

参与方法:点击二维码,加入妈妈圈投资俱乐部。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