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肆虐大半个中国的98年洪灾全纪录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8 生命真谛


1998年洪水,这是一个经常被提起的名词,但很多90后或许并不太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而很多上年纪的人或许也模糊了记忆。而当今年南方降雨导致洪涝灾害后,这个词汇又被不断提及。今天就讲一讲当年的98洪灾有多凶猛。


南方降雨情势急 98洪灾频被提及 


根据中新社报道,今年6月18日以来,南方地区出现入汛以来第19次降雨过程,截至20日9时统计,强降雨已致湖北、重庆、云南等8省份369.5万人受灾,22人死亡。国家防总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国家减灾委、民政部也紧急启动了国家Ⅳ级救灾应急响应。很多媒体在问:1998年的洪水要来了么?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今年关于南方洪涝灾害的第一波报道了,也不是第一次提及98洪灾了。


早在4月时,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刘宁率国家防总检查组,赴江西、湖南、湖北三省检查长江流域防汛抗旱准备工作。刘宁指出,长江流域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很大,罕见冬汛和早春汛既是预兆也是警钟,要以防御类似1998年量级大洪水为目标。


而在本月初,民政部就发布了南方的灾情。当时也有很多媒体提到了1998年洪水。


央视报道称,国家防总信息显示,从6月1日开始,我国大部分地区正式进入主汛期,目前多条江河水位已经超过1998年同期水位。各地的防汛行动进入到战时状态。


另一方面,莆田网报道称,当地有谣言称“特大暴雨再现98年洪灾”,为此莆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还进行了辟谣。


号称“世纪洪魔” 肆虐29省坑苦两亿人 


提起1998年洪水,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厉害。这场洪水后来被许多人称为“世纪洪魔”,绝非标题党,而是那个时候留给所有人的一个深刻印象。


首先那次洪灾并非局限于一个流域,而是包括长江、嫩江、松花江等多个流域。




其中,长江洪水是继1931年和1954年两次洪水后,20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之一;嫩江、松花江洪水是150年来最严重的全流域特大洪水。


据统计,1998年全国共有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农田受灾面积2229万公顷(3.34亿亩),成灾面积1378万公顷(2.07亿亩),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内蒙古和吉林等省(区)受灾最重。


长江流域八次洪峰 多地突破历史最高水位 


如果对1998年洪灾有印象的,一定还会记得“第X次洪峰”这样的词。实际上,当时长江上游先后出现8次洪峰并与中下游洪水遭遇,形成了全流域型大洪水。


6月12-27日,受暴雨影响,鄱阳湖水系暴发洪水,抚河、信江、昌江水位先后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洞庭湖水系的资水、沅江和湘江也发生了洪水。两湖洪水汇入长江,致使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水位迅速上涨,从6月24日起相继超过警戒水位。


6月28日至7月20日,主要雨区移至长江上游。7月2日宜昌出现第一次洪峰,流量为54500立方米/秒。监利、武穴、九江等水文站水位于7月4日超过历史最高水位。


7月18日,宜昌出现第二次洪峰,流量为55900立方米/秒。在此期间,由于洞庭湖水系和鄱阳湖水系的来水不大,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一度回落。


7月21-31日,长江中游地区再度出现大范围强降雨过程。


7月21-23日,湖北省武汉市及其周边地区连降特大暴雨;


7月24日,洞庭湖水系的沅江和澧水发生大洪水,其中澧水石门水文站洪峰流量19900立方米/秒,为本世纪第二位大洪水。与此同时,鄱阳湖水系的信江、乐安河也发生大洪水;


7月24日宜昌出现第三次洪峰,流量为51700立方米/秒。长江中下游水位迅速回涨;


7月26日之后,石首、监利、莲花塘、螺山、城陵机、湖口等水文站水位再次超过历史最高水位。


8月,长江中下游及两湖地区水位居高不下,长江上游又接连出现5次洪峰;


8月7-17日的10天内,连续出现3次洪峰,致使中游水位不断升高。


全国行动齐心“抗洪” 长江屯兵仅次于渡江战役 


同样,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一定会记得一个口号:“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这在当时绝对不是一句虚言。


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多次奔赴抗洪一线指挥抢险、慰问受灾群众。


当时国家防总、水利部先后数次派出多个专家组,赶赴各个抗洪一线,指导大堤防守等抗洪工作。


据统计,全国参加抗洪的干部群众800多万人;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先后调动66个师、旅和武警总队共27.4万兵力。截至1998年8月23日,解放军、武警部队已投入兵力433.22万人次,组织民兵预备役部队500多万人,动用车辆23.68万台次、舟艇3.75万艘次,飞机和直升机1289架次




其中,8月24日,全军和武警部队投入抗洪抢险兵力总计已达27.6万人,这是自渡江战役以来在长江集结兵力最多的一次。


同时,全国人民也都为灾区进行募捐,当时另一个口号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即使那时候不富裕的家庭,都为灾区捐钱捐物。


而在中国大陆以外,经历97金融风暴的香港同胞捐赠了6.8亿元,位列所有大陆以外捐款地区之最,其次是1.8亿元的台湾和8000万新加坡。


英雄!解放军跳入水中用身体筑坝 


在这篇文中必须为解放军单独开一个标题。


当时有有2个画面占据了各大新闻报道,一是一片水淹到只剩房顶,二是解放军划着冲锋舟去房顶上救人。


实际上那时候的解放军叔叔要做的多得多,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有过跳入洪水中用人做堤坝阻挡洪水的壮举。






全军有110多位将军在一线指挥抗洪,仅南京军区就先后有60多名将军来到抗洪第一线指挥战斗,南京军区还有1500多名师团领导干部靠前指挥。他们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与广大官兵生死相依、甘苦与共。有的军职领导干部的退休命令已经到了,依然一身泥、一身水地组织部队抗洪。在封堵九江决口时,上至军区领导,下至连排基层干部,连续几天不下火线。安徽、江西省军区还成立了将校官突击队,承担急难险重任务。


广州军区某集团军“塔山守备英雄团”九连一班战士李向群,1998年8月5日随部队赴湖北荆州抗洪抢险,14日在抗洪抢险一线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公安县南平镇堤段的抗洪保卫战中,他带病坚持抢险,先后4次晕倒在大堤上,终因劳累过度,抢救无效,于1998年8月22日壮烈牺牲,年仅20岁。




空军某高炮团连政治指导员高建成,8月1日晚率部转战簰洲湾参加抢险战斗。急行军中,长江大堤突然决口,连队突遭洪水袭击,四五米高的巨浪扑面而来。在紧急关头,他迅速组织抢救遇险群众和官兵,脱下救生衣硬塞给新战士赵文源穿上。被迫弃车转移时,他坚持最后一个离开。两个多小时以后,洪水越来越大,他和连长决定把两颗树留给几位体弱的战士,他用尽力气将正在水中挣扎的新战士刘楠推到一棵大树边,自己却被一个巨浪卷走,壮烈牺牲。




那之后,母亲杨友秀把他的弟弟高建民也送到抗洪抢险部队,继承烈士的未竟事业。

抗洪结束伤亡已属较小 政府增发债券拉动内需 


到1998年,9月2日,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开始全线回落。长江干流鄂州至小池口河段恢复通航,累计断航时间37天。


9月7日,长江干流石首至武汉河段恢复通航,至此长江干流全线恢复通航,最长封航时间43天。


9月22日,参加抗洪抢险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全部撤离抗洪第一线。


9月25日,长江中下游水位全线回落至警戒水位以下。


9月28日,全国抗洪抢险总结表彰大会在京隆重举行,宣布抗洪抢险斗争已经取得全面胜利。


在此前举行的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通过决议,批准财政部向国有商业银行增发1000亿元国债,用于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并批准本年列入中央预算支出500亿元,将中央财政赤字由年初预算的460亿元扩大到960亿元。这一重大决策,对于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具有积极、紧迫的现实意义。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这一次洪灾规模大、损失大,但是实际上跟其他两次全流域洪水相比已经算是损失相对较小的了。在本世纪长江流域发生的三次大洪水中,1931年死亡14.5万人,1954年死亡3.3万人, 1998年受灾严重的中下游五省死亡1562人,且大部分死于山区的山洪、泥石流。


杂音:企业捐赠不兑现 催生中国捐赠法出台 


说完可敬的解放军叔叔,就要说一些不那么可敬的事情了。


当时,全国上下齐聚力量全力抗洪救灾,众多企业也慷慨捐助。为了鼓励和宣传这些企业的慈善行为,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企业和个人为救灾行为贡献更多的力量,各大媒体通过义演、晚会和专题采访等宣传方式,对这些捐助单位进行了集中宣传和褒扬。


然而,一则令人吃惊的消息迅速传开:北京晚报2008年5月20日报道称,抗洪救灾6亿元募捐款,竟然有一半没到位。部分企业在宣传后,出于各种目的对该企业所承诺的捐赠不予兑现。经了解,有的企业是因为媒体对自己的宣传时间不够长,报道不全面等各种因素,而对自己所承诺的捐赠数额打了折扣。更有甚者,有的认捐的企业其实并没有捐赠的意图,或者根本就没有捐赠的资金实力,而只是利用“虚假”的公益捐赠,达到为本企业进行免费大规模宣传的目的。


“洪灾捐赠秀”的上演,最终促成了立法的实现。1999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以国家法律的形式来规范社会组织和个人的捐赠行为。《捐赠法》第十二条明文规定:“捐赠人应当依法履行捐赠协议,按照捐赠协议约定的期限和方式将捐赠财产转移给受赠人。”


这样,企业在进行捐赠的过程中,就必须如实地按照自己的承诺,兑现自己需要履行的义务,否则将有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即受赠人或者收益人都可按照《捐赠法》、《合同法》等法律规定,主张该捐赠所得。如果那样的话,不仅仅是企业捐赠本身的行为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而且日后该企业的发展和产品的市场信赖度,都会产生深远的消极影响。


-------------------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