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看守政府下的澳洲,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 分享“土澳思维”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3 土澳思维



近期选举文章
【幽默一下】今年大选不投票,投票就投。。。

【评论】我们都有另一个家,名字叫澳洲


图片版权:Peter Sheehan

【土澳思维】的朋友们,


2016年5月9日,澳洲总督通过宪法的双重解散机制(double dissolution),解散了全部150席的下议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和76席的上议院(The Senate)。并宣布7月2日为联邦大选日。这也是澳洲历史上第7次(1914, 1951, 1974, 1975, 1983 和 1987)利用双重解散机制宣布大选。


双重解散机制


什么是双重解散机制? 澳洲宪法第五十七条的大概意思是:


第一阶段:一个法案首先在下议院通过,可是被上议院投票否决。三个月后,下议院再此通过该法案,可是第二次被上议院投票否决。之后,在任总理就有权利通告澳洲总督,解散议会两院。


总督和总理宣布解散议会两院


第二阶段:选举过后,新政府成立(下议院至少获得76席),下议院第三次通过该法案,如果第三次被上议院投票否决,总理就可以通告总督,进行两院集体投票(150席+76席)。如果总票数过半,法案就可以最终通过。


大家可能会很不理解,这怎么可能呢?为什么上下两院会争得你死我活,导致最后集体散伙。这种情况其实在民主议会制的国家还是很常见的,因为执政党一定可以控制下议院,但不一定可以控制上议院(执政党的席位少于38席)。


目前,自由国家联盟党和工党的选票还是不分高下(工党稍有领先),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拿到下议院的76席,从而组建联邦政府,而计票工作要在周二才恢复(土澳真慢啊)。


看守政府


澳洲现任政府目前的身份是看守政府(Caretaker Government)。看守政府是做生意的人士最不愿意看到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 根据澳洲政治习俗(conventions),重大联邦政府决策、任命以及政府的合同签署都需要拖后;

  2. 所有法案拖后待审(要知道,目前很多的税务法案都没有得到落实,如小生意公司税降到27.5%、个人税率调整等等)。


以上不难看出,看守政府由于受到种种行政上的限制,因而加大了澳洲经济的近期不确定性。


赢了也是输了


三年前的联邦选举,自由国家联盟党的艾伯特拿下了90个下议院的席位,当时工党的陆克文只拿到了55席。三年后的今天,工党成功翻身(最新AEC的非完整数据是71席),而糖宝领导下的自由国家联盟党却节节败退(67席)。目前,还有一百万通过邮寄方式的投票没有开始统计。


过去的几年,两党的党内斗争还是非常激烈的,工党是陆克文PK吉拉德,自由国家联盟党是艾伯特PK糖宝。如果PK成功,总理的头衔就需要转让给挑战成功者。所以,别怪我们澳人有时不知道自己的总理是谁,主要原因是,过去几年,澳洲更换总理的节奏实在是太快了。


糖宝这次的选举就算最终胜出,也是失败的。艾伯特可能又要PK糖宝,重滔工党在2013年6月的覆辙?目前来看,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才是我更担心的


相信读者们看过【星球大战】的系列电影,我想首先引用绝地武士尤达大师的一句名言:



恐惧是通向黑暗之路。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引发仇恨。仇恨造成痛苦。


来看一个最新经典案例:英国脱欧。2016年6月23日,英国进行了全民公投,结果让人大跌眼镜,英国真地“脱”了:





英国政府在几个关键问题上(如外来移民)没有给民众一个很好的交代,民众在没有解决方案的情况下,对未来必然会产生一定的恐惧心理,时间长了,恐惧就转化成了仇恨,造成脱欧公投成功。接下来,不少投“离开”的选民又进入了痛苦的挣扎,反悔当初“仇恨”的决定,但为时已晚。大家看看绝地武士天行者的坠落就知道了。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这次上议院有一个席位让Pauline Hanson领导的One Nation党拿到了:




这个党可是极右翼派的,在某种程度上,带有极端种族歧视(尤其对于穆斯林)的政党。可这是澳洲民众选出来的呀!


过去几年,澳洲的总理频频更换,在没有一个可以真正值得大众信任的领袖时,大众就会“病急乱投医”,通过手中的投票权,来发泄由对未来的恐惧所转化的仇恨。


昨天,我跟一个朋友聊天,我问她投了谁,她告诉我说:“我投了绿党,你可别笑啊,因为我觉得工党和自由国家联盟党都不怎样,所以干脆选了绿党。”听完她的回答,我一声冷汗,这种现象绝对不是个别的。


当公民投票的权利,由对国家未来的期盼转化到对现实的不满时,我们的国家就走上了“黑暗之路”。


这是民主的悲哀,我希望,欧盟和英国的惨痛教训能警醒澳洲的民众。不论周二以后的大选结果如何,这是澳洲民众的选择,好坏大家一起承担。希望选举过后,少一点抱怨,多一点行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