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慎入:妓女曝光纽约警局高层群P淫乱细节!接死亡威胁

2016-06-28 加拿大家园


点击上方标题下「加拿大家园」可快捷关注

家园君微信号:canadau  欢迎勾搭!


纽约市警察局腐败丑闻的焦点人物妓女加比(Gabi Grecko),近期向记者透露她搭乘私人飞机前往拉斯维加斯和2名警察、3名其他男人群P的细节。

 


加比登上泰特波罗喷气飞机,角色扮演成性感空姐,来招待两个警察和其他三个男人。




据《纽约邮报》报道,加比穿上轻薄的空姐装,身姿绰约地服务当时还未荣誉扫地的纽约市副督察19分局局长葛兰特(James Grant)和布碌仑66分局前警探迈克尔(Michael Milici)。



纽约市副督察19分局局长葛兰特(James Grant)



布碌仑66分局前警探迈克尔(Michael Milici)

 

据她回忆,这趟2013年2月飞越美国中部的多P之旅除了这两个人,还有其他几个男人。


她受一伙商人雇佣来招待葛兰特换取官方利益,本周联邦法庭就贪污案起诉了后者。


她说,她在机舱内对每个人做了"口活",有时同时有2个人以上的性行为。


"我做口活时他们坐在座位上,"加比回忆说。


"整个过程我都在上面。前面,后面,侧面。他们看起来很享受,也不介意在其他男性面前脱裤子,最多笑一笑。看样子他们挺轻车熟路的。"


格兰特的共同被告、布碌仑商人吉里米(Jeremy Reichberg),负责"执导"这场性爱大片,不停嚷着让她给力些,并教她细节。



布碌仑商人吉里米(Jeremy Reichberg)


她说,“"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加入我们。他只是设定,从旁监督。不过他福利没少,我也给他做了口交。但他大部分时间只是煽动我们,并说些脏话,指导我该怎么做。"


"他一边吻下面,一边骂我是肮脏的荡妇。"


她说,她不知道葛兰特他们是警察,因为都穿的便服,但他们会开玩笑地挥舞手铐。


"我不认为他们是认真的,"她说。 "他们只是挥舞着手铐,喜欢把它们放在我面前。我当时的反应是,想得美!"




加比正配合联邦调查局指控葛兰特和吉里米的工作,她补充说她的衣服是从联合广场附近一服饰店淘来的。 出发前吉里米带她去那里并帮她挑的。


Grecko自称"糖心",在飞机从新泽西的泰特波罗机场起飞前,角色扮演了空姐。


"我应该是一个性感的空姐。我问:'客官,你要茶还是咖啡?'"她哈哈地笑说。


"但我想他们要我,而不是茶或咖啡。"


加比最初认为机上娱乐仅限于"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与他们喝酒。"




没想到一切如此重口味。


"我没想到他们会玩这么大,但后来因为我显然下不了飞机,我必须按他们说的去做,"她说。 "同时间有多人想让我服务。他们真的令人毛骨悚然、非常粗鲁和不尊重人。"


葛兰特不停地喊,"妞儿,我需要的服务在这里!"说的同时,他指了指下边。


他们还有点挑剔。


"其中一人告诉我,我吹的工夫太逊,"加比补充说。




加比的详细描述证实了对两名警员受贿乱搞的指控。


联邦调查局说吉里米和另一名同伴(已证实是曼哈顿的地产投资人),邀请葛兰特加入他们2013年2月2日至2月4日超级碗XLVII之旅。


同样此行的还有葛兰特的朋友迈克尔,在法庭文件中被称为"侦探-1",加比和地产商的一名男性助理,在法庭文件中被称为"妓-1"。其中四名男人已结婚生子。




两名商人邀请加比乘坐私人飞机一起在拉斯维加斯度周末。吉里米为此行豪掷59000美元,为警察支付酒店和膳食费。


葛兰特和加比共宿一房。


扔出去的钱没法报销,但联邦调查局说葛兰特开了无数绿灯,无数的"官方行为",其中包括经常为他们提供护送的警察。


加比表示,大伙集体下榻米高梅大酒店和赌场。


大多数人住在巨大的复式阁楼豪华套房,露台上配备了热水浴缸,唯独葛兰特和加比同宿小复式套房。




所有人在酒店的私人宴会包厢观看了超级碗,还叫来不少当地的妓女。每个人都猛吃了一通,还喝了香槟,比赛到高潮时,还赌了钱。


最后所有人开始深夜狂欢,狂干其他妓女,她们都赤身跳进热水浴缸。


"当我进来的时候,所有这些裸体女孩。 。 。他们从阳台上进进出出,"加比说。


"因为有这些女孩,他们没有强迫我做那些事。"


第二天继航班返回泰特波罗,葛兰特开车把她送到她的哈林公寓。他递给她大约1500美元的服务费。


"如果我赌的队赢了,你拿的就不止这个数。"


加比说,虽然她还没有商定价格,但一直希望是5000美元。"报酬少的可怜。他让这听起来就像是他们做的管理决策,"她说。




"我真的很生气,但我并没有真的和他争辩。我是真的累了。说实话,真的很高兴周末已经结束,他放我回家。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我对结束感到释然。"


加比说吉里米之所以找她,是因为之前在一处上东区酒店的单身性派对上结识,当时还有几位外表正统的犹太男子。


"我只是想让人们知道,因为我被对待的方式很粗鲁,我不干了,"她说。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一个黑暗的事情,但我不认为它定义了我就是什么样的人。"


联邦局律师罗伯特(Robert Baum),证实他代表加比的辩护律师,她愿意出庭作证指控葛兰特一行。


"如果法庭传召其作为证人,她会如实作证有关在飞机上和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切,"他说。


葛兰特的律师约翰(John Meringolo)称加比的说法"试图污蔑我的当事人的品质",并称,"有证据显示它将不能作为指控的有利条件。"


商人的律师马克(Mark S. Harris),则说加比的指控是"虚假和毫无根据的。"


其他当事人的律师则拒绝发表评论。


内容自《星岛环球网》|更多内容请登陆其网站

家园全新插入式Banner广告特惠价为您企业助力

家园微信中回复"ads"可获取报价

更多广告需求发邮件至:ad@iaskca.com


(可以支付宝和信用卡付款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