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做了12年加法,最终踩进了关于"绿茶"的雷区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格俐玛)


大鱼破天,海棠聚散,鲲鹏逍遥,海水倒灌……在如此恢宏的意境中,女主角椿面无表情地对湫说:“你对我像哥哥一样好。”瞬间,所有人都从大鱼的梦境中强制惊醒开始呕吐。以上是我的午夜场观影经验,这或许可以概括《大鱼海棠》所遭遇的困境:故事跟不上视觉效果。换句话说,技术细节确实撑起了观众的心理期待,但故事层面的小格局却让人倍感落差,甚至造成了对宏大设定的浪费。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爱情吗?其实,女主角与大鱼之间的情感关系很难被归入“爱情”,叫“羁绊”更合适。在日本动漫术语中,“羁绊”(きずな/kizuna)指向人与人之间无法断绝的情感联结,是一种由命运牵引的“因缘的纽带”,可谓剪不断理还乱。从创作者的角度出发,导演梁旋与张春断然否认《大鱼海棠》是爱情故事,他们倾向于将女主角的报恩行为解读为“守护”与“责任”,然而,当代观众却直接在“三角恋”的言情逻辑内去理解它。女主角从“天使”降落为“绿茶婊”,出问题的不是“爱情”,而是观演关系。


可以说,创作者相对封闭地编织了一个精巧的神话世界,却少了一些向外的时代视野。在“N年磨一剑”模式的套路之下,创作者们没能抬起头来看看周遭,没能对当代青年观众的心理进行准确预判,而不慎坠入了网络时代的情感雷区。


说真的,《大鱼海棠》的故事要是能在12年前跟观众见面,没准儿的确能收获满满的感动。也许在那个时候,人们对相关人设的情感还比较单纯。只不过,12年后,“绿茶婊”、“男闺蜜”这样的标签已经足够成型可以被观众随手取用,而“圣母”、“傻白甜”早已经成为黑化的词,在这种社会心理和普遍共识之下,创作者试图传递的价值观没能逃脱标签化的命运,一旦剧情沾上这些标签,没有人愿意听你再来陈述这背后可能的意义。这种观演关系上的错位,必然有损于本片的商业价值。




诚然,《大鱼海棠》在人物和情节层面是缺乏当代性的,那么,它是否又做到了足够“古典”呢?恐怕没有。所谓大道至简,《大鱼海棠》的剧作硬伤正在于不够“简单”。电影堆砌了诸多中国上古神话符号,却缺少一条提纲挈领的主线,因而显得杂芜。故事上,时而似《海的女儿》,时而又似《白蛇传》,再加上一点《海豚湾》,观众无法读解编剧的真正走向,反而倍感惶惑。


从最初的7分钟flash,到现在的3d动画巨制,为了最终进入市场,《大鱼海棠》在过去12年里一直在做“加法”,却缺少对于“加法”的反思。放眼望去,全片最不该增加的,恰恰是flash版本中并不存在的“湫”。这个苦恋女主角而终不可得的男备胎形象,将《大鱼海棠》试图升华的宇宙境界一笔勾销,消解为通俗意义上的爱情故事。进一步说,创作者对于故事走向的失控与拼贴,恰恰说明其没有勇气直面单纯。求古意,则必纯粹,我们并不需要在大鱼和海棠之间强行插入“牺牲者”,因为大鱼和海棠本就是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庄子写《逍遥游》,所求是物我两忘的大境界。因此,《大鱼海棠》的结局绝不应是鲲与椿双双复活,而是世间再无大鱼,也无海棠。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他们应化作天地间的洪荒之力,像椿的爷爷和奶奶那样,用生命的精魂守望家园。这样看来,创作者在支线剧情上的设置反而更具光彩,只不过是用错了力。所以,《大鱼海棠》很难称为“烂片”,影片的技术细节颇具野心,甚至那个苍老的女声独白也试图招魂《泰坦尼克》般的悲壮境界,只可惜,创作者少了一份直面单纯的勇气。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他们的游移不决都写在女主角那张茫然冷漠的脸上。


相关阅读:


被期待了12年的《大鱼海棠》口碑割裂,主创:这不是绿茶与备胎的爱情故事


☞  《大鱼海棠》华丽但空洞,犯的是中国电影的幼稚病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大鱼海棠》制作特辑,解密电影背后的故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