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藏族人——北京导游谈藏人进京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1 生命真谛


文/北京一名普通导游


前几天,刚刚带了一个来自西藏的纯藏民团队。在北京的旅游行程当中,他们留给我的震撼是巨大的。


接到团的时候,我觉得这些传说还真没错,电视上演的也很实在,就是那个形象,黑乎乎的,外表普遍比实际年龄老很多,看起来不怎么洗澡的样子,背非常沉重的简陋的大包,全团都几乎没有一个像样的旅行箱……我自以为是的觉得他们的确与文明社会脱节了。




可是,在后来的接触当中,我才发现,我错的很彻底。而且他们的言行,让身为汉族人的我,极其汗颜。


抵达的第一天我们并没有安排走行程,而是打算在酒店休息。由于安排的失误,原本定好的南二环的那个酒店,突然说没房了,接待不了。于是,已经到了酒店门口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卸下行李,又被带上车,开到东三环的另一家酒店。


下车之后,大家吭哧吭哧的背着沉重的大包,耐心的等待我们发完房卡,然后爬楼梯进入房间。结果意外又出现了,原先定好的那家酒店,又说腾出房间来,让我们过去。旅行社经理赶过来,决定还是调回原来的那家酒店去。


于是,刚刚卸下行李还没来得及理顺东西的他们,又开始打包装车,再返回去。当时,身为导游的我,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他们闹起来。因为听说藏民比较野蛮,这么辛苦的来回折腾,万一闹起来把这店砸了或者把我们都揍一顿,也是有可能的。


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不仅没有闹起来,甚至连怨言都没有,在我们接待方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的情况下,他们居然都微笑着对我们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谢谢”。


我有些目瞪口呆了。因为据我带团多年的经验,这要是个其他团,百分之一万的现在该投诉投诉、该骂人骂人、该要赔偿要赔偿了……最次也得要求从三星换到四星并且要求赠送景点或者加餐等等等等。可是,他们居然连生气的表示都没有。


我怀着不可理解的心情带他们回到刚才到过却把他们拒之门外的酒店。这一折腾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他们是中午十二点多到达北京的。团队的全陪,一个看上去很憨厚的男人。在面对这种局面,身负巨大压力的他,居然也没对我说过一句埋怨的话,反而一直在安慰我,没事没事,我会去给他们做工作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我的诧异。


因为我见过太多的全陪了,为了把自己的责任摘干净,不让游客把怨气撒在自己身上,从来都是帮着游客一起责难地接的,生怕游客认为自己在帮着地接说话。可他居然……我诧异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第二天要走故宫。从前门大街下车之后,走了一段,我回头想理理队伍,免得走散了掉人。因为一般带其他团,一下车就跟一盘散沙一样,拍照的买水的自顾自往前冲的或者一团拥在一起买小纪念品的等等,太正常了。


可是我一回头,又一次被惊了!他们居然两人一排整整齐齐一个不乱,安静的跟在我身后。我一停下来,他们马上也停下来了,一脸平静微笑的看着我。我觉得我似乎有点不会说话了,平时老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大家先别散开,跟紧我,不要走丢了”也说不出口了,现在这种状况,似乎会走丢的人是我。我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只好冲大家笑了笑,继续带队往前走。


走到天安门广场上,过完安检,也没有一个人趁机先跑到前面去拍几张照片,或者因为新鲜,一出安检口就跑的找不着人。先过去的,仍然在前面排着队,后过去的,也没有任何人去插队,按顺序在后面排好。结果我们一行四十多人,仅花了五六分钟就过了安检并且排好了队。


要知道,换成别的团,过个安检,我光收人都要收十几二十分钟!我默默的扶着我的下巴往前走。反思自己。一向觉得自己是中心的汉族人,自诩为高素质的内地人,在面对藏族人民这样的举动的时候,会不会觉得不自在?会不会跟我一样,非常汗颜?


在故宫的游览中,因为步行距离非常远,而团上又有腿脚不便的老年人,我担心会误掉吃中饭的时间。于是偶尔我也会习惯性的蹦出句“来,大家跟上我了,快一点”。但是我发现,没有人会真的就快一点,不是他们不愿意听我的,而是所有人的速度,都是以团队中被夹在中间的那几位腿脚不便的老年人为基准的。她们的速度就是全团的速度。即便是我说解散去拍照,回来的时候,也必定是带着这几位老年人一起回来的。


在游览故宫之后上车,也是极有秩序丝毫不乱,没有人抢着上车坐前排的座位。大家缓慢而且有序的上车,省时也省力,我一句多的话都没说。只是在门旁帮着上车不方便的人,扶她一把。而她们回报我的都是转过脸来的灿烂的笑容和唯一流利的汉语“谢谢”。相比起平时带的内地团,即便有说谢谢的,也都是例行公事般的一脸漠然,更别提会转过脸来笑着对着我说了。




后面几天的游览中,我发现,无论什么时候,他们永远都是一副很淡然的样子,无论遇到好事或者是坏事,他们永远都会对别人笑,用汉语说谢谢。


排队的时候永远是把年龄大的夹在中间;


走路的时候从来都是排成整齐的队伍;


拍照的时候永远都不知道抢好位置;


吃东西的时候永远都是把口袋里的东西挨个分到每个人,即便大家都有;


上车的时候永远都是排队上;见到乞丐永远都会给钱;


见到佛像永远都是虔诚地拜一拜;


需要等待的时候永远都是安静的等待,绝不会叽叽喳喳;


遇到高兴的事情永远都会开心的笑;


说谢谢的时候永远都是面对别人的脸……


他们谦虚地认为自己没有文化,却不知道,他们懂藏语,也懂少数的一些汉语,尽管不会说,但是能够大致听懂。可身为汉族人的我,却是一个藏文都不认识的。若说没有文化,那应该是我。可我有这份谦逊吗?没有。




几天的行程走下来,他们坚定的信仰,对佛的虔诚,对恩情的回报,对世事的看法,都开始影响我。他们人手一串佛珠,只要手上不拿东西的时候,就一颗一颗的捻佛珠,嘴里也一直念一句藏语。


去雍和宫的时候,我和全陪,这个藏族汉子聊了一路。他给我讲关于因果报应,六道轮回。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藏民的宽容和淡然来自何处。


我问,为什么这几天总要辛苦地找餐馆?其实吃团餐的地方多了去了。定好多少钱一个人的标准,餐馆给安排,比你这样省钱多了,也方便多了。他说,他们出来玩一次不容易,如果吃的很不好,他们就玩不好,团餐虽然能吃,但是实在是不好吃。


找个好点的餐馆点菜吃,虽然很麻烦,也比吃团餐贵,但是他们感觉会好一些,出门在外,尽量让他们舒服一点。我们不过就是少挣点钱,但是钱是挣不完的,够用就可以了,挣很多钱,但是让别人不高兴,那会有报应的。我瞅着他,心里触动极大。平时听这种话多了去了,是个人就会这么说,但是,真正能这样做的,又有几人?




最后一天送站的时候,他们给我戴上哈达,并且放下手上沉重的包裹,轮流跟我握手,道谢。我发自内心的发现,我很舍不得他们。


这和以往我带的任何团队都不同。以往送团的时候,都是想赶紧送走完事,结束几天的斗智斗勇。可是送他们的时候,我从内心觉得非常不舍,不舍他们带给我的几天快乐淡然的日子,更不舍和他们在一起这种轻松无忧的感觉。


和他们的相处,让我觉得万事其实都没有太值得计较的东西。接触了中国那么多地方的人,从来没有任何地方的人能让我有这种被感化的感觉。


图文来自网络

-------------------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