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选」肖顿大谈为何联盟党会跌下权力巅峰:我在街头奔波,谭博却坐在办公室享乐

<- 分享“澳洲新鲜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6 澳洲新鲜事


对党党魁肖顿相信工党之所以能把联盟党政府逼到倒台边缘,是因为他选择了走上街头,而谭博选择了走进办公室。

  

周三,工党党魁谴责谭博总理宁愿待在商务休息室里与选民接触。“他只是不明白这一点,他不会与民众来往”肖顿对news.com.au首次发表了对工党选举攻势的看法。

  

他还认为,工党胜在有一个团结的队伍,有纪律的政策重点以及更好的野外工作优势。

  

工党消息人士指出,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陪伴在肖顿身边的咨询小组一直都是同一拨人。“通常来说,至少有一个人是从选举的第一周就开始跟着了。”一位消息人士说。

  

肖顿指出,工党竞选团队的稳定性,是与统一的战略相配的。

  

“关键在于倾听尽可能多的民众意见,并与他们交谈。虽然我的对手可能更喜欢往办公室里那么一坐,但那不是我的风格。我不会躲藏在商务休息室里。我不想被管理,我想去认识人。”




工党消息人士对自由党在Medicare上缺乏及时和协调一致的反应感到惊讶,并认为这是因为政府无法捍卫其冻结家庭医师补助的政策,医师们宣称这会推高诊费。

  

消息人呢是指出,卫生部长蕾伊(Sussan Ley)在竞选中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在长达八周的竞选活动中,她总共只发表了两份关于Medicare的新闻稿,在推特上提到了七次,而且还拒绝与反对党卫生事务发言人金(Catherine King)进行辩论。

  

这是自2001年以来,第一次没有在全国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进行卫生政策辩论的大选。



  

肖顿的评价旨在表彰以工党全国书记怀特(George Wright)为首的竞选团队,并且希望用自己在选战中的所见所闻,来强化自由党内对谭博领导权的不满。

  

大选仍有可能产生悬峙国会,而党内批评会削弱谭博在与中立议员进行谈判时的权威。

  

肖顿表示:“我们的竞选内容是那些关乎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利益的事。我们倾听。我们并没有武断地描绘出一个适合每一个人的令人兴奋的愿景。因为对一个担心没钱看病的人来说,这一点都不让人兴奋。”

  

肖顿不停地提及前工党党魁比兹莱(Kim Beazley)在1998年以微弱的差距输给了霍华德,并表示他不希望历史重演,因此他一直呼吁在那些看起来没有希望取胜的选区投入更多的资源。

  

“我相信我们已经为竞选投入了一切。”他说。


工党消息人士强调,工党的竞选活动是脚踏实地的,包括拨打了超过100万通电话,并进行了50万次上门拜访。



 

陪同肖顿四处巡防的团队核心包括政策主任辛格(Amit Singh),演讲稿撰稿人牛顿(James Newton),顾问巴伦(Peter Barron),通讯主管利德尔(Ryan Liddell)以及幕僚长米尔纳(Cameron Milner)。哈密尔顿(Ryan Hamilton)是墨尔本竞选总部的通讯顾问。

  

每天早上,领导小组都会举行一场电话会议,参与者包括肖顿,怀特,普莉贝丝,黄英贤,博克(Tony Burke)以及康雷(Stephen Conroy)。

  

工党甚至还自诩拥有更好的巴士运行。因为把一大波采访记者从一个场地运送到另一个场地的主要工具就是巴士,而如何招待好这帮强烈渴求新闻的家伙们,往往是竞选中最困难的事情之一。

  

英国工党出版物LabourList也表扬了澳洲工党的竞选活动。曾在新州参与2013年竞选活动的安格尔(Richard Angell)表扬肖顿“积极竞选”。“他们是乐观主义者,他们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活力的团队。选民们认可了肖顿的活力。”



<END>




往期回顾

隔20年之后,反亚裔移民的言论再次重现澳洲政坛。


究竟是谁,在多元文化和多民族文化的大背景下发出如此不和谐的声音?


又是谁,在谭博和肖顿还在为大选结果焦头烂额之时,高调宣布自己成为本次大选的最大赢家?


今天您回复“韩森”,给您看这个坐过牢的女人如何在这次大选趁乱一步登天。


小新要告诉大家个小秘密

公众号可以置顶啦!

赶紧把小新置顶吧,这样在茫茫人海中,

你才不会和最

「新奇」「鲜活」「有故事」

的澳洲新鲜事擦肩而过





新鲜事爆料邮箱:eric.li@1688.com.au



关注澳洲新鲜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