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认为6083亿元背后有“跑冒滴漏”

<- 分享“IPAA”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5 IPAA


2015年审计工作促进增收节支和挽回损失等增加到6083亿元。在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江涛看来,它既是审计取得的一个突出成效,同时,其背后也有“跑冒滴漏”及腐败问题。

6月29日,审计署刘家义审计长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作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同一天,审计署公开发布23个审计报告,涉及中央财政预算执行、扶贫资金、安居工程等。

针对此次审计,包括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高培勇等在内的专家提出,应抓紧修订审计法,推进依法独立审计。

42个中央部门本级违法违规明显减少

6月29日,审计署专门发布了“中央部门单位2015年度预算执行等情况审计结果”公告。据审计署政策研究室主任郭彩云介绍,关于中央预算执行审计,今年主要审计了42个中央部门。在她看来,总体上,部门本级的违法违规问题比往年明显减少,主要问题主要发生在下属单位和个别部门。

据郭彩云介绍,从今年的审计工作报告和单项公告中的问题可以看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财经纪律方面问题越来越少,而且新发生的不规范问题也是越来越少,财政管理的水平和资金使用绩效也有明显提高。“审计发现的违法违纪和管理不规范的问题大多发生在一些领域或个别地区,特别是一些基层单位或下属单位。”郭彩云说。

就当前财政管理中的突出问题,通过今年的审计,“我们感觉,审计工作报告里反映的问题,属于以前年度也存在的常规性问题,数额、程度都比以前要轻很多,而且有些问题可能是短期无法解决的。”郭彩云认为,这些问题主要是由于财政资金分配权未完全理顺、一些法规制度机制不完善、财政管理方式不适应造成的。

她表示,由于财政专项资金管理权限分散、按项目下达、分条线考核等,出现的主管部门“三不愿”、基层政府“三不敢”现象,等等。郭彩云说,这些问题的根源是财权和事权划分不清晰,现代财政制度尚未建立。

高培勇认为,今年审计公告中一个很大的进步是老问题额度在减少,“这本身说明主观故意的人少了,明知故犯的人少了,但实际上旧体制机制的土壤还在,体制机制上存在的问题并没有解决。”高培勇说。

针对此次审计发现的中央部门本级问题减少了,但是部门下属单位问题仍较多问题。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时红秀提出:“什么叫下属单位?现在中央政府下属的企业事业机构到底有多少?它们配置了多少量的资源?占用了多少国有资产?”时红秀认为,应好好清理一下各级政府到底配置多少资源?各部门是怎样行使配置资源的职能的?然后再谈如何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时红秀建议,要把这个家底摸清楚。

6083亿元凸显审计面临的严峻形势

2015年度审计工作覆盖了中央决算草案和预算执行情况、重点专项、政策措施落实、金融机构、中央企业以及对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跟踪审计。通过审计促进了5947项制度的制定完善,同时,2015年审计工作促进增收节支和挽回损失等增加到6083亿元。

李江涛在充分肯定6083亿元是显著成效的同时,也提出应关注背后的“跑冒滴漏”及腐败问题。“6083亿元占到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李江涛认为,这说明,在我国经济社会生活的“跑冒滴漏”现象,甚至是腐败行为,还是非常严重的,审计工作所面临的形势仍然非常严峻。

李江涛表示,现在政府配置资源量太大,配置职能过多,配置方式僵化。他建议,审计在关注资金使用合规不合规、使用效率高不高的同时,更要关注,这些资源该不该由政府来配置;如果需要政府配置的话,该不该由中央政府来配置等问题。李江涛说,这些问题更具有根本性。

今年审计报告提出的8.7亿元扶贫资金闲置或损失浪费问题也引起了专家的高度关注。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吴国宝表示,2015年对扶贫资金的审计,提示了三方面的问题,其中包括扶贫资金的分配和使用不够精准的问题。吴国宝说,这个问题应该说是从80年代开始就一直存在。其次是关于扶贫资金虚报冒领的问题,“70%以上的县存在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存在的。”吴国宝建议,在对扶贫资金进行审计时,除了对扶贫资金分配使用的结果进行审计以外,建议对扶贫程序进行审计。

他认为,如果把公开透明程序摆在很高的位置,“比如给了哪个单位哪个人分配了多少资金,在省、县、乡、村都进行公布,让社会让农民自己监督,只要你的程序做到了这个问题就减少很多。”因此,吴国宝建议,扶贫审计在关注资金使用合规问题的同时也关注程序是否合理的问题。

专家建议审计法修订应提速

从今年的审计,高培勇联想到了审计法的修订。在他看来,审计法的修订必须提速。

“为什么呢?因为现在适应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审计工作的新理念在逐渐践行过程当中,最终要这些新理念落到实处,恐怕要依赖于审计法的支撑。”高培勇说:“现有的审计法和现在的新理念之间肯定是不相匹配的,否则就不叫理念创新。”

高培勇提出,要通过审计法的修订,将现在的新理念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说到审计新理念,高培勇表示,依法独立审计就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只要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角度讲,而不单纯是一个政府职能部门的话,必须要有依法独立审计的授权,或者是法律的定位。”高培勇认为,审计部门的独立性要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要依法独立审计。

高培勇表示,从这些角度来说,审计法的修订就显得重要而且必须要加快往前推进。

“如果大家关心税收就应该关心审计,因为税收是从老百姓那里割肉,但是审计更多的是看割去的这块肉被谁吃掉了,吃下去又怎么样来。”高培勇说,审计法的修订很重要,可以把它视作为国家治理体系能力现代化的一个标志或者载体。

时红秀表示,对审计法修订中的讨论中,已经明确把国家审计提到一个新高度,即审计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力量。时红秀说,他也期盼着通过审计法修订,使得审计能在一个新定位上体现现代国家治理中的审计功能。
往期精选
(温馨提示:回复以下橙色文字即可阅读相关信息)
协会简介 |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简介
会员级别 | IPA AU会员级别介绍
会员权益 | IPA AU会员权益介绍
申请材料申请成为IPA AU会员所需材料清单
公众号ID: ipaau-china 
To provide professional recognition and support to drive business success.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