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全民公投已造成全球性恐慌 直接影响澳洲大选

<- 分享“乐享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8 乐享悉尼


英国脱欧的全民公投已经造成了一大波的全球性恐慌,这将立即影响到我们的7月2日大选的结果。

各种市场——股票,期货,石油,黄油——都需要稳定性,但是英国人已破除了这种稳定,通过微微领先的投票。

在贸易商,英国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我们专注于亚太地区和大国们,如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

但是,当英国撤出欧盟,并且与欧洲重新协商贸易协定时,持续性的影响将无处不在。正如一位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今天所说的,这可能对增长不利。

我们的澳币可能贬值,投资也将放缓。

虽然这种情况不是他造成的,但他们在选举中会倾向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all)多过比尔·肖顿(Bill Shorten)。

英国成功脱欧造成的不确定性,也将增大对总理及其团队,以及肖顿先生属下的前座议员在经济表现上的考虑,因为工党在选举时承诺将削减开支。

这将放大工党增长的开支以及持续的赤字。

财长鲍文克里斯(Chris Bowen)已经开始提醒选民——陆克文(Kevin Rudd)和斯旺(Wayne Swan)的工党政府如何应对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以及澳大利亚没有成为少数没有衰退的工业国之一。

工党确实可以感到骄傲,即使刺激消费的措施仍然存在争议。

然而,英国脱欧公决意味着肖顿政府可能没有钱用在保护澳大利亚的经济上,或者投入到他们曾经承诺的健康和教育伤,工党可能需要修改其经济战略。

然而特恩布尔先生的减税政策却可能对敏锐的商家造成刺激。英国的这个决定被宣布为自由和主权的一种突破。

再也没有这么伟大的事情了。这将加强孤立主义政治的情绪,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波琳·汉森(Pauline Hanson)。

即使中国希望与世界其他国家接触,而英国现在想从中撤退,毕竟英吉利海峡有几百万公里宽。

经济调整也会造成政治的不稳定。首相戴维·卡梅伦输了,与他在英国脱欧这事上有不同意见的保守党不会轻易放过他。

保守党的鲍里斯·约翰逊和UKIP的 Nigel Farage——与川普的孤立主义一致的政客—— 将在英国获得更高的地位。

政治上的动荡可能意味着英国不再会在澳大利亚的重要议题上起着既往的主导作用,比如与叙利亚ISIS的对抗事务上。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