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为英国脱欧的“幕后黑手”,美国政治到底有多少阴谋

<- 分享“创业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1 创业美国




《一佳时间》第2集

现实版纸牌屋



  • 美国80%枪击案所使用的枪支是通过合法渠道获得

  • 40%枪支购买并没有经过背景调查审核

  • 6月20日国会进行4项控枪法案投票,均被否决

  • 6月23日民主党要求国会在国庆节前就控枪投票,遭拒绝


震惊全美的奥兰多枪击惨案发生,49名无辜生命的逝去愈发让美国群众渴望推出枪控措施,防止悲剧重蹈。20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就4项严格控枪法案进行投票,就在众人翘首盼望希望国会吸取这次惨案的教训,通过法案。但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4项法案全部否决!为什么控枪法案一次次被否决,为什么国会一次次漠视群众的呼声,为什么美国枪控僵局一次次没有被撼动。




美国社会掀起新一轮控枪辩论,参议院共和与民主党各自拿出两项控枪方案,旨在防止恐怖分子获得武器,并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审查。 4项方案都因不满60赞成票,遭到否决。共和党与民主党开始推卸,相互指责对方出于“政治目的”而提出方案。然而,明眼人看出来,这是因为能在11月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中获得更多的选票,才制造这样的僵局。




盖洛普咨询公司发布的民调显示,约55%的美国民众支持执行严格控枪措施,包括更严的背景审查。美国总统奥巴马任期内至少发生17起大规模枪击案,多次为此潸然泪下,奈何眼泪也没能让枪控有实质进展。


控枪法案的连连败节更是体现了NRA-美国步枪协会,这个坐拥430万成员所掌握的巨大政治能量。NRA,这个可能在国内听起来陌生的名字,但是在美国,可是一个毁誉参半的名字。支持和反对它人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度——支持它的觉得它是保护了“天授枪权”,而反对它的则是认为正是它谋杀了一个个控枪法案,导致了一个个枪击悲剧的发生。在奥兰多枪击惨案发生后,多家媒体都毫不忌讳地公开指责NRA,纽约新闻更是在头版,大大地刊登了“真感谢你,NRA”, 暗示正是NRA暗中操控选票,令共和党都给控枪法案投反对票。而克林顿1994年通过的禁枪令使他失去很多参议院的席位,这一事件也在政客心中是一个”前车之鉴“。




NRA手握大量资金,足以左右部分选举,选票只投向拥护第二修正案的候选人,“意中人”包括前众议院议长汤姆·福利和前众议院商业委员会主席约翰·丁格尔,这两位都是足以影响国会的重量级人物。5月20日,NRA公开背书特朗普,正是因为特朗普在枪支问题上与NRA看法一致,可以说,给特朗普的总统竞选之路打了一剂强心剂。NRA不但把精力投入选举,还试图影响法官的任命。在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是由总统提名、参议院确认的。最高法院的对于宪法第二修正案的解释,对限枪立法的成败有重要影响。美国国父们在建国之初,就预见到随着时代变迁,宪法不能永恒适用,所以制定了修宪的条例,最高法院有权利否决宪法和法案。


最高法院9位法官的权利甚至比总统还大,他们当中超过5人同意,才能修改或者重新定义第二修正案。因此,所有的党派总统都力争在任期中,赶上某位法官退休,才能提名新的法官,来扩大自己的权利。总统,国会和最高法院,美国所谓的三权分立,号称实现公平公正,但假如此次大选,NRA的代表,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取得胜利,任命一个共和党的法官,那么最高法院将会有5名共和党法官,而以后控枪派想通过法案或修改第二修正案,只能是异想天开了。




在美国,这块200年前由哥伦布所发现的土地上,五月花号载来了自由,波士顿倾茶带来民主,而南北战争为公平而战。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以“三权分立”的体系崛起,建立了自己的霸权地位,傲视全球,输出自己引以为豪 “自由,公平,民主” 的文化,但丑闻频频爆出。70年代的水门事件,议员受贿案件,棱镜事件等等,都一针针扎破这看似完美的泡沫。而枪支,烟草,以及能源产业,经济利益操纵政治的争议也从未消停。


1960年代,美国发生一连串震惊世界的政治枪杀案,遭枪击身亡的包括总统约翰·肯尼迪及其弟弟,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民权斗士马丁·路德·金,这促使美国国会在1968年通过了“枪支管制法”。1993年,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签署了布来迪手枪防治法,在购买枪支过程中设置了最长5天的等候期,并要求购买者接受全面的背景调查。1994年,克林顿又签署了有效期为10年的联邦攻击性武器禁令,禁止包括AK-47在内的19种攻击性武器的使用,并禁止使用10发以上的弹匣。然而禁令在2004年就过期失效了,而后,国会否决了对于这项禁令的重新启用。




在最近这20几年里,美国再没有什么控枪措施在美国国会通过实施了。著名的Manchin-Toomey 修正案,两次投票前都发生了巨大枪击惨案,尽管舆论哗然,民情低落,然而还是以失败告终。这两次投票,事有蹊跷。不久就出现了一位爆料者。某博客的视频导演,Igor Volsky,通过Twitter爆料,称那些政治家们都从NRA的组织收受了利益,以作为竞选时的支持。“众所周知很多议员,特别是共和党从NRA 收受钱款。” 来自停止枪支暴力联盟的Andrew Patrick如是道。




禁枪成功的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德华还不忘在纽约时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当时面临的挑战和美国不同,我们的枪支游说团体也不像美国的NRA那样势力强大和财力雄厚。”根据皮尤研究所在2016年一份民意支持枪控显示比例,创20年历史新高,高达52%,然而民意也抵挡不了经济利益的诱惑。


NRA到底实力有多雄厚,我们来看一组数据,NRA  2013年收入达到了3780万美元,大部分来自于企业捐款,60万美元做游说,而枪控组织,只有5千美元。 2015的投票中,拥枪组织开销上涨到了65万美元,而枪控组织花费下滑到2千5百美金。 NRA 背后的强大后盾,正是枪支制造业——年收入高达135亿美元。这背后层层的金钱关系,如同剥洋葱一样,美国人民越剥越心酸。即使他们气愤填膺,民情高涨喊着口号,高举 ”枪控“牌子,示威游行,也无可奈何这群在国会中收受NRA利益的议员。一次次无可奈何的结果,刺痛了他们苦苦追求民主与公正的心。




虽然由于人民根深蒂固的“天授枪权”意识,以及作为立国之本的宪法规定,美国无法像澳大利亚一样实行全面禁枪,但对现有枪支购买体系的完善管理,是民众所期盼的。NRA有一句圣母般的鸡汤金句: “杀死人的不是枪,而是人。” 然而在奥兰多,夺去49人生命的凶手,尽管有恐怖主义的嫌疑,仍然能在美国合法购买枪支,美国政府如果不能有效实行全面背景调查,管控好枪支的使用,无异于是将人民的生命安全,时时刻刻暴露在凶手的枪口之下。




政治家们关心的究竟是什么?在参选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喊着“为人民服务,谋福利”的口号,但是上任之后就把当初的承诺抛诸脑外。控枪这一个问题,恰恰就印证了政治已经成为权利和金钱之间的博弈。“民主自由,持枪自由权利”,看来只是政治家们的幌子。美国的枪控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枪击惨案还在一幕幕上演,无辜的血液还在一滴滴流淌,悼念逝去死者的蜡烛还在一个个点起。民主,自由,公平,如同那些为逝者点起的蜡烛,一点点被权利的火焰而消失殆尽。


《一佳时间》每周三腾讯视频

准时更新

想要获得更多独家内容

不要只留在《创业美国》的账号里

还要多多关注《一佳时间》官方微博(@一佳时间)

或者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




- 投稿或约访合作 - 

请发邮箱至:project@ox3production.com

- END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