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选】小党掀“草根起义”/ 马拉松计票 统计人员神情憔悴/ 如何避免悬峙议会?/ 两大党派将用法律“对付”反移民议员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6 澳洲新闻


澳洲掀“草根起义”
1/4选票优先拨给小党


一场革命正在发生。上周末大批选民对主要政党嗤之以鼻。越来越多人对投票抱着一种“去你的”的不屑态度。




有四分之一的选民将首轮拨票送给了工党和联盟党以外的小党,这是前所未见的——小党和独立议员们因此取得了澳洲历史上最高的首轮得票率


反对党党魁肖顿表示,谭保在他自己身上上演了一场“英国脱欧”,却刻意无视了这样的结果让工党也很难堪的事实。虽然工党的首轮得票率相比2013年大选有所改善,但仍是该党70年来第二低的水平。


“这是针对堪培拉政治机器的愤怒。”维多利亚大学兼职教授、前姬拉蒂政府内阁部长艾墨森(Craig Emerson)说。


“人们认为这个机制不是在维护他们的利益;它可能是在维护企业和富人的利益,但却不是在维护年轻人的利益。如果人们认为这个机制已经行不通,而且与他们完全不相干,他们就会投票给小党。”


“有人猜测,谭保可能会在一年内设法再次举行大选,但如果他这么做,他将获得同样的结果。你知道精神错乱的定义是什么吗?是你一遍又一遍地做着相同的事情,却期待获得不同的结果。”


在2013年的悬峙国会之后,资深政治记者米歇尔·格拉顿(Michelle Grattan)说,澳洲的民主制度就像是一个健康的人患了流感。“这不是大病,但总有些不适。民众感到幻灭,愤世嫉俗,对这个体制的运作感到不满。”她在民主政府研究所(Democratic Governance Institute)报告的前言中写道。“三年的联邦悬峙国会,或许让他们比平时更加疲惫。”


考虑到澳洲在短短九年的时间里换了六位总理,澳洲人或许已经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耐心,他们总想把利益归于有疑点的一方,去相信我们的领导人心怀澳洲的最佳利益。


然而,千禧世代的年轻人——还有越来越多的他们的父母辈——是这股“去你的投票”潮流背后的推动力量。


艾墨森博士说:“战后,西方国家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那就是富人越富没问题,只要穷人和中产阶级也在变富。“但是,这种约定已经被打破了——富人越来越富,穷人却无处可去——这就是为什么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会成为总统候选人。”


“另一项约定是一项代际约定,用于确保我们的子孙后代至少能够买得起自己的房子,但这项约定却被婴儿潮世代打破了,他们一直在说‘这些都是我的,我偏要更多’。”


“而联盟党的态度是,房价越高越好,这向年轻人传递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讯息,那就是他们根本无关紧要。但事实上,他们创造出的代际问题比其他的都要大。”


“他们(联盟党)不相信气候变化,他们不相信富人避税有什么错,退休金制度有什么错。他们是在对年轻人说,‘我们根本不在乎你们。’而年轻人也在说‘你们知道吗?我们也不在乎你们’。”


澳大选计票马拉松
统计人员神情憔悴


选票统计工作从上周六下午6点就已展开,不过截止目前,还有8个选区的席位不能确定两党谁是赢家。而随着这场马拉松似的大选,统计人员的耐心也正在一点点消磨掉。




据《每日邮报》报道,在悉尼北部的Gordon选区办事处,我们看到这些负责统计的监票人神情憔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在新州南部Gilmore选区,劳工部官员表示由于澳洲选举委员会(AEC)未提供可以打开选票信封的工具而暂停休息一天,对此委员会予以否认。






其实不要小看这几个选区,比如南澳Grey选区虽然只占全国124个投票站其中6个,但如果能够在当地获得多数票,那么联盟党获胜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尽管统计速度被众多网友吐槽,不过澳洲选举委员会认为诚信和一人一票制才是重点。一人一票制就要求统计人员必须先打开每个信封确认是否为有效投票,然后再分批统计选票,这种方式最早可以追溯到1918年,目前维州、塔州和北领地已经初步完成工作。




有澳媒称 Cowan选区大概有150张选票因为投票站人员没签名作废,也有一些选票因为人员裁剪信封失误而无效,对此澳洲选举委员会认为是无稽之谈。


其实,我们最想知道的是何时才能出结果。


如何避免悬峙议会?
取决于5位独立议员站哪边


截止今日发稿时,联盟党和工党的票数比为72:67,悬峙议会仍然极有可能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自由党党魁谭保和工党党魁肖顿仍在尽力争取余下席位,以便避免悬峙议会的出现。此外,他们也使了浑身解数争取独立议员。有5位独立议员几乎成为了“造王者(kingmaker)”,他们站在哪边,对澳洲大选的结果至关重要。


那么这5位可能决定未来3年澳洲政坛走向的人分别是谁呢?


第一位是Bob Katter




这位议员戴着牛仔毡帽的形象深入人心。2010年时,Katter在2010年悬峙议会的条件下扮演了潜在的“造王者”角色。当时另外两位独立党成员支持工党,但他表示自己无法转向中立偏右的立场。Katter希望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拨出更多款项、限制移民并且禁止外国人购买澳洲农田。


第二位是Cathy McGowan




她曾是保守党成员,现在是维州Indi席位的独立议员。她在经济问题上的立场中立偏右。她希望政府大力支持偏远地区电话网络建设、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并且施行更严格的气候变化法令。McGowan表示,自己并未承诺支持主要两党哪一方组建政府,但她或许更倾向于谭保的保守风格。她还表示,希望等计票快结束时再做决定,也想看看两党如何合作,避免从前的对抗局面。


第三位是Rebekha Sharkie




跟随南澳参议员Nick Xenophont一起进入议会。他希望政府多多支持汽车行业并限制博彩业。目前看来,她比较可能支持谭保。 


第四位是Andrew Wilkie




Wilkie曾担任情报分析专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问题上和保守党有过冲突。 他不支持谭保所承诺的削减公司税的政策,也对废除气候变化法令和放宽大学学费限制的政策颇有微词。他比较可能支持工党组建政府,但最终也要看哪方政策对塔州有利。周日晚上,他先后接到了谭保和肖顿的电话。Wilkie目前态度十分谨慎,仍在观望情况。


第五位是Adam Bandt




他是下议院里唯一的绿党立法委员。Bandt希望政府加大对移民的接纳力度,禁止主要党派接受商业捐款,废除针对难民的强制拘留法令,建立强健的医疗卫生和服务体系。他对谭保一方的保守立场较为反对,但是否支持工党还有待观察。


此外,Jacqui Lambie、Nick Xenophon和Derryn Hinch也是两党的重要争取对象。Hinch表示,谭保和肖顿都给自己打了电话,他和谭保聊了足足有50分钟。但他不愿透露具体谈话内容,因为一旦说了,两位党魁以后就不会联系他了。


两大党派将动用法律
夹击反移民议员韩森


联盟党及工党将合作动用一项罕有动议,在参议院夹击重返议会的一国党 (One Nation Party) 创办人宝琳.韩森 (Pauline Hanson) 本人及其所属政党的参议员任期,从6年压缩至3年。




该报道指,两大政党正考虑在参议院合作,动议一条从未被引用过的法例,在“解散两院”大选中当选的参议员当中,决定谁有6年任期,谁有3年任期。


在两大党合作的提前下,除了韩森,其他的议席如维州的Derryn Hinch、塔州的Jacqui Lambie,部分绿党和少数党派亦可能只有3年任期,即是要在2019年面临另一次改选。


一般大选只会改选各州 (不包括领地) 半数的参议院议席,在“解散两院”全部改选参议院后,下届大选始终有半数议席要面临改选。


按照以往的做法,在1983和1987年“解散两院”后,较高票数的议员可获得6年任期。


而新的动议,则以14.28%的票数为6年任期的标准,而这种做法绝对有利于大政党。


以昆州的参议院议席分布为例,两党联盟3席和工党3席将获6年任期,韩森和绿党将获3年任期。


报道引述自由党参议院领袖布兰迪斯 (George Brandis) 表示,会与韩森和其他新当选的参议员联系,“当选的议员须受到尊重,不论其政见”。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电话:(02)9262 7900
微信:ACNW-COM
地址:Suite 61 Level 6, 650 George St, Sydney, NSW 2000
官网:acnw.com.au or 118.com.au
邮箱:sales02.acnw@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