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lworths里的魔鬼,就这么逼死了他的同事...

<- 分享“最西澳”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1 最西澳




Brenton Walsh是一个年仅30岁的澳洲小伙,在一家Woolworths当部门经理,家住在墨尔本以东140公里左右的小城Newborough,刚刚结婚两年,有一个可爱的18个月大的女儿Rosie,并且,他的妻子Kerensa Walsh正怀着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Brenton和女儿、妻子


这个家庭看上去是那么美满幸福,让人羡慕。


然而,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2013年12月6号这一天,Brenton还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但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来,不久后,他的尸体在家附近的草丛中被发现,后经法医检测,认定Brenton为自杀,他就这样,撇下他的妻子和孩子,离开了人世。


要知道,Brenton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个和善,亲切还有点内向的人,他的妻子Kerensa说,他工作非常努力,并且他很为他的工作所自豪,一个和善,爱家庭,爱工作的年轻有为的小伙,怎么会忽然就自杀了呢?


随着调查的深入,真相渐渐浮出了水面。



根据一些在同一个Woolworths工作的员工的描述,Brenton在自杀前的一段时间,一直被一名叫做
Sean Clare欺辱,并且,还有另外两名同事,也跟Brenton有同样的遭遇。


Sean Clare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员工,却经常会对包括Brenton在内的三名同事大喊大叫,辱骂他们,甚至是威胁他们,并且拒绝服从管理,连最基本的工作内容都不执行。


我们前面提到过,Brenton是个非常内向的人,他面对这样的人生攻击和欺辱,一没有选择反击,二没有找人倾诉,只是默默的忍受着,忍受着,直到有一天,心理的防线彻底崩溃,他选择了自我了断。



(Brenton的女儿永远失去了父亲)


Brenton的自杀,让他的小家庭瞬间崩溃,Kerensa悲痛欲绝,她认为,当事人Sean Clare,以及Woolworths应该对他丈夫的死负责。


然而,在之后的庭审中,虽然法官也承认,来自犯罪嫌疑人的这些凌辱,让几名受害者犹如活在地狱中一样,并且对Woolworths在该事件中的处理方式提出了批评,但由于Brenton已经去世,无法作证,法院根据剩余两名受害员工的供述,只判处了Sean Clare六个月有期徒刑,而Woolworths,显然是什么事也没有。




于是,就这样,Brenton,用自己的宝贵生命,换来了Sean Clare的六个月刑期,以及,家属们无穷无尽的悲伤。


其实,在施暴者Sean Clare的档案中,清楚的记载着他曾多次被诉欺凌同事,然而,他却并没有被限制,而且,也没有一次来自Brenton的投诉。也许,当时的Brenton如果选择奋起反抗,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如今,Brenton的家人已经慢慢从当时的绝望中走出,她们想讨回公道,让Sean Clare,还有Woolworths,尤其是后者,承担更多的责任,也让在工作场合的欺凌现象能得到更有效的遏制。


然而神奇的是,当地的警官Graham Ashton不久之前发现,Sean Clare竟然还在那家Woolworths工作。


“雇佣一个因为欺凌同事而入狱六个月的人,这让其他员工怎么想?”警官实在对Woolworths的行为感到不解。难道这个Clare是Woolworths老板的私生子么?



尽管后来Woolworths说他们的员工名单里没有Sean Clare这个人,但其实他们的一系列举动和对这种职场欺凌视而不见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失望和寒心,他们没有保护自己的雇员,甚至有点为虎作伥的意思。


虽然我们很希望Brenton的家人能讨回公道,也很希望Woolworths和Woolworths里的魔鬼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但是,逝者已逝,不管结果怎么样,Brenton的女儿也不会再有爸爸了。


"Just recently, Rosie has started saying, 'Mummy, I'm sad because I miss Daddy. I want to see Daddy."


Brenton的妻子说,最近他们的女儿开始说这样的话:“我很伤心因为我很想念爸爸,我好想见到他”。



(Brenton生前和女儿玩耍的画面永远定格)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我想对我们的广大读者而言,这更应该是一则警示。


我们广大的华人,在海外生存,会面临比本地人更多的困难,在职场中也是如此,就算澳洲民众的素质再高,一两粒老鼠屎也是有的。Brenton身为本地人尚且被欺凌得不堪忍受,我们遇到一点欺凌和歧视,简直太正常不过了。真遇到了这样的事,很多人肯定会想,跟他们吵,英语又没人家好,去告诉老板,也不一定向着我们,动手打架,也许还打不过,弄不好再丢了工作,干脆就忍了吧。




殊不知,一切的欺凌,都是过度的忍让造就的。因为有人甘愿驮着,才有人敢骑在别人脖子上拉屎,并且越拉越理所当然。有的时候,只有奋起反抗,守住底线,才能赢得应有的尊重。如果Brenton能拿出自杀的勇气,对那个人渣说句“闭嘴”,也不会有这样的人间悲剧。


我们的英语再差,也总说的出“Shut the Fxxk up”,所以,其实一切的一切,只在于勇气。


从今天起,希望我们都能鼓起勇气,对身边的一切欺凌说不。




广而告之






脑力发动机

某个国家经过变革后,该国的66个公民,包括国王,每人的月薪都是1块钱。变革后国王不能投票,但是能提出重新分配薪水的建议。邪恶的国王想通过提对自己有利的建议来提高自己的薪水。对于每一个建议,每个人的薪水必须是非负整数,且所有人的薪水加起来是66。每个建议都要用投票来决定是否通过,假如某人的薪水增加了,那么他会投赞成票;假如某人薪水减少了,他会投反对票;不变的话就不用参加投票,只有当赞成票多于反对票的时候建议才会通过。假如这个国王足够邪恶和聪明,那么他能获得的最大薪水是多少?需要几轮?


想要知道答案?请在最西澳后台回复“邪恶国王”,就可以得到答案哟!






点击"阅读原文"最西澳黄页!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