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智库|福祸?一个新的大英帝国即将崛起

<- 分享“格润英国欧洲海外移民房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1 格润英国欧洲海外移民房产




  众所周知,脱欧派最大的理据是移民和欧盟会费问题。随着东欧移民大量涌入,这些廉价劳工成为英国大企业及富裕阶层好使好用的劳动力,然而基层劳工却认为外来移民跟他们抢饭碗、争福利,未见其利先见其害。至于英国每年向欧盟上缴的会费高达八十亿英镑,用纳税人的钱供养欧盟和其他穷兄弟,得到的商贸利益基层又不能分一杯羹,脱欧派打正旗号击中要害,自然水到渠成。

  可以看到,支持留欧的都是英国精英和上流阶层,上至霍金下至碧咸,他们都是享受留欧固有好处的既得利益一群,自然倾向一动不如一静。如今脱欧派胜出,证明掌握财富的少数人始终不及基层人多势众。无奈脱欧令英国社会撕裂加剧,矛盾愈演愈烈,

  大多数国家对这一结果表示震惊。此前很多人曾认为,支持「脱欧」和支持「留欧」的比例可能会很接近,但支持「留欧」的力量最终应该会获胜。但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出乎很多人的预料。总体而言,绝大多数分析都认为,这个结果对英国和欧盟这两个主要当事者来说,绝对是一个双输局面,对国际经济也不是一个好消息。因此,公投结果一经宣布,国际社会充满悲观气氛,很多政客对公投结果可能带来的消极后果,表示出深深的担忧。但凡事皆有两面性,就在一片担忧中,也有不担忧者,在一片悲观声中,也有心情愉悦者。这其中,俄罗斯就是其中一个。正如英国外交大臣所言,普京听到英国脱欧的消息一定很开心。

  制裁议程将沦为形式

  这位外交大臣话虽然说得露骨,却道出了一个事实。英国脱欧,英国和欧盟两败俱伤,俄罗斯却可以从中得利,普京没有理由不感到高兴,虽然其表面上或许不能直接表现出来。从短期来说,英国决定脱欧,将给欧盟带来巨大衝击,接下来将有一系列极为麻烦的事情要应对和处理,欧盟不可能再有精力讨论如何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制裁俄罗斯的议程将被淡化,某种程度上将沦为形式,名存实亡。围绕乌克兰危机的斗争,俄罗斯成为最终的赢家。

  从长远来说,英国脱离欧盟之后,为发展经济,必然扩大自己的国际贸易对象,资源丰富、市场广阔的俄罗斯将是其一个重要选择。没有欧盟政策的掣肘,英国将单独发展同俄罗斯的贸易。这对俄罗斯来说,国际制裁不攻自破。

  更为重要的是,英国成功脱欧开了一个可怕的先例,表示孤立主义回潮欧洲,接下来恐有更多国家放效。一旦再有国家脱欧,欧盟将面临崩溃,欧洲将重陷一盘散沙境地。一个四分五裂的欧洲,将再也难对抗一个庞大的俄罗斯。此时的普京没理由不高兴。

  英国是欧盟国家中,第一个在今年底授予大陆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还支持欧盟与大陆达成双边投资协定。中英双方决定构建中英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开启中英关系「黄金时代」。如今英国脱欧,英国更加必须与中国加速合作,一起保障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全球经济稳定。众所周知,服务业是英国经济最主要的部分,其产值占GDP七成多,特别是银行业、金融业、航运业、保险业以及商业服务业占比最大,而且处于世界领导地位,伦敦更是世界数一数二的金融、航运和服务中心。除了中英服务业的合作,另外英国的教育、学术研究处于世界领导地位,可预见中英必能在此领域加强合作。而英国工业产值占GDP有两成左右,当然更需要中国市场支持,渡过脱欧后的艰困期。虽然在未脱欧前,英国的工业已经创造了大量的贸易逆差,除了许多是美日在英国的投资以外,有许多英国知名的民用及国防用途的航空、陆地及海运设备、化学及化学产品、製药等产业,中英还是有许多合作空间。总之,英国脱离欧盟后,必须加强与中国的合作,而中国也会掌握互利双赢的机会,让此经济危机降至最低。

  在目前一片悲观与质疑声中,笔者反而认为,英国脱欧没有主流舆论所说那样是“地震”和“末日”,相反,笔者认为一个大英帝国准备复兴。短期冲击是难免,但这只是发烧感冒而已,作为中国新冒起的民间智库,汉君智库认为前瞻到冲击过后的世界新政治格局才是最有价值的。在笔者看来,脱离欧盟后的英国,假如不受欧盟制肘来整合整个英联邦,则新的大英帝国能再次崛起。而英国脱欧,外界之所以称为“独立”,原因就在于主权的回归,而这正是大英帝国复兴的关键和基础。

  致欧盟:消逝的国家主权

  脱欧公投不仅是英欧关系的决斗,也是欧盟制度的体检。先不论英国若脱欧成功所带来的衝击会有多大,脱欧公投本身即可作为欧洲迈向下一步统合,一个适时的「停看听」的机会。其中有三个政治面向值得我们细细观察:

  首先,从欧盟既存的制度与机构设计来看,欧洲统合有明显迈向联邦体系的趋势,也就是说,布鲁塞尔逐渐发展成为掌控全局的中央政府,而欧盟会员国则渐渐流失主权而被矮化成为欧盟体系下的次级政府。这种发展会出现两个问题:第一,当权力过度集中布鲁塞尔,主权国家便会失去弹性的应变能力。欧债危机就是最佳写照:当欧洲央行掌控欧元区共同货币政策时,欧元区会员国就无法弹性使用货币政策(例如:币值升贬)来解决国内经济问题。从英国不愿使用单一货币即可看出,英国对于保有与捍卫国家主权的意识,比愿意进一步统和的国家来得强烈;不愿让渡的主权,当然也就不只局限在货币政策上。

  其次,欧盟虽是全世界最大且最完整的区域组织,其治理能力却也是有限的,不能解决共同问题。按照欧洲统合的游戏规则,欧盟会员国让渡主权给欧盟,由欧盟制订对会员国具有约束力的共同政策,来解决共同问题;但在难民问题上,欧洲边境管理署(Frontex)完全失灵,根本无法防堵中东与北非难民入境,最后迫使会员国关闭边境「自救」。因此,欧盟会员国是否应继续让渡主权或授权欧盟,受到相当程度的质疑。

  再来,德国“霸权”是个问题。上述联邦模式的统合方向,很明显是德国“霸权”的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自2007年执政以来,已经进入第三次任期;在第一与第三次任期期间,默克尔成功组成「大联合政府」,与过去最大敌对政党「社民党」(SPD)合作无间,使默克尔在国内的地位稳若泰山。而在欧洲层面,默克尔挟其大国优势,再加上财政部长秀伊伯乐的大力支持,使德国成功主导欧债危机的发展,举凡「稳定与成长公约」(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 SGP)、撙节政策、财政联盟等措施皆出自德国之手。

  除此之外,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亦主导欧洲难民问题的发展。「21世纪的欧盟,是默克尔的时代」,这种事实使英国难以接受,毕竟英国是个有光荣传统的国家,亦是欧盟三大领导国之一,怎能屈就德国,任凭「默克尔中心主义」在欧盟体系内无止境蔓延呢?因此,「如何平衡德国,找回英国地位」,成为英国疑欧派的心理难题。笔者认为,投票前一日传英女皇说“请给我三个留欧的理由”,外界解读为英女皇是脱欧支持者,这是扭转留欧领先脱欧的一个关键因素。

  英国是欧盟第二大经济体,因此英国脱离欧盟后,那对欧盟整体经济发展肯定是弊大于利,所有欧盟会员国经济都将受到负面影响。有鉴于此,欧盟与欧盟会员国皆想尽办法要让英国留在欧盟,因此才会出现今年二月底的「妥协文件」,让英国享受特殊地位待遇。

  不过,这种特殊化英国的作法对欧盟是一种伤害。英国限制「欧盟移民」的社福权益,等于将中东欧国家的人民视为二等公民,引起中东欧会员国强烈不满。而欧盟允许英国不参与欧元区、不参加政治统合等妥协方案,等于是为「点餐式统合模式」(Europe à la carte Modell)背书,欧盟会员国得以国家利益为依归,选择性参加欧盟政策,这势必是欧洲统合运动的倒退。最后,卡梅伦看准欧盟会全力挽留英国的心理,强迫欧盟接受有利英国的特殊条款,这无非是一种勒索行为,实不足取;况且,其他欧盟国家(例如:法国、西班牙、瑞典等)亦将起而效尤,诉诸脱欧公投,来保护国家利益;这种「假脱欧之名,行勒索之实」的风气,将影响欧洲政治统合的发展。

  英国脱欧,实则是与极端主义影响下的绿教移民(难民)说拜拜,将绿教移民(难民)拒之门外,也可以说将美国中东政策引发的难民危机干手净脚的留给欧盟,卸下这个社会隐患包袱的英国,只会更加强大。

  ▎「再见欧盟」的弦外之音

  英国退出欧盟媒体认为负面影响很大。对欧盟来说,英国脱欧后,欧盟经济将会规模变小(英国是欧盟经济大国)、政治影响力减弱(英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军事行动能力下降(英国是欧盟国家中最有军事行动能力与经验的国家);对德国而言,就如默克尔常说的:「少了英国,欧盟就不完整」,况且德英贸易量可能下滑,让德国企业愁眉苦脸;对法国来说,欧盟体系中「法德英三驾马车」的结构将因少了英国而崩溃,更糟糕的是,法国「联英制德」的统合战略亦将瓦解;对美国来说,「英美特殊关系」让英国成为美国在欧利益的捍卫者,少了英国,美国在欧之政、经、军战略的推行将面临更多障碍,或需要再寻觅新的代理人伙伴,就这一点而言,笔者不认同脱欧是美国一手导演的说法。事物总是存在辩证的二面的,虽然英国脱欧对欧盟造成冲击,但由于英国一直在欧盟扮演着“坏孩子”的角色,没有英国的欧盟,只要不产生骨牌效应,前景依然存在,这正是欧盟第一时间催促英国尽快办好“离婚手续”离开欧盟的原因。

  有一种看法,说英国脱欧对英国本身的影响才是最剧烈的。原先畅通无阻的对欧贸易,此后将恢复关税制度,使英国商品处于劣势;而在停止适用欧洲单一市场「人员、商品、劳务、资金」四大自由流通后,英国失业人口将暴增300万。再者,伦敦金融龙头地位,将因欧盟大金融机构的撤离,而拱手让给巴黎或法兰克福,也因此专家预测,脱欧后的英国国内的生产毛额(GDP)将在2030年萎缩20%。这些深远的影响,是卡梅伦主张留欧的主要考虑。但笔者必须指出的是,巴黎和法兰克福均不是英语系地区,完全取代伦敦至少不是一二年的事。目前很多人说英国脱欧如何如何影响世界,有点夸大其词。这里,笔者必须提一个被媒体忽略的新闻。

  在距离英国脱欧公投前一周,瑞士国会表决通过撤回24年前递交的加入欧盟申请案,同样的撤回申请国还有2015年的冰岛。瑞士曾举行加入欧洲经济区的公投,在反对派险胜后,当局于1992年暂停入欧协商,20多年来,瑞士搁置入欧申请对国内政治经济几无不良影响。瑞士不是欧盟成员,但享有和欧盟自由贸易,以及申根区内人民的自由旅行。瑞士的例子说明,英国脱欧应该是利好,不是利空。但目前西方主流媒体(也影响到中国媒体)对英国脱欧的负面评论和唱空,一是夸大了风险,二是打压全球股市,汇市,趁低吸纳,禰补看错留欧成功压错赌注的损失。

  疑欧派人士然也知道这些负面影响,但是,脱欧阵营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更不是完全错误。英国脱欧派最耿耿于怀的点就是「太强大的欧盟,压缩了国家主权」;在最近的难民危机中,欧盟机构的强势作为更让英国疑欧派感到不悦——例如:欧洲执行委员会容克所提的「难民分配制度」(2015年5月13日提议:按人口数、经济力、失业率与已收难民数等四大标准分配难民)、「难民专款」(2016年3月1日提议:调拨七亿欧元专款处理难民问题)与「拒收难民处罚办法」(2016年5月4日提议:拒绝一个难民处罚25万欧元)等——这些都是毫无考虑各会员国立场、欧盟一意孤行的强制措施。由此可见,在这波脱欧浪潮下,欧盟应该要了解其弦外之音与言外之意,好好思考与调整其决策模式、好好重建超国家组织与主权国家新关系,那麽欧洲统合才有美好的未来。

  笔者认为新的大英帝国即将复兴,并认为欧盟不会刁难英国,最大的支持理由,就是英国整合英联邦后,将形成一个庞大的英联邦市场,未来将作为世界一级存在。目前这个英联邦体系,资料显示现有53个成员(截至2004年5月),包括:安提瓜和巴布达 | 澳大利亚 | 巴哈马 | 孟加拉国 | 巴巴多斯 | 伯利兹 | 博茨瓦纳 | 文莱 | 喀麦隆 | 加拿大 | 赛普勒斯 | 多米尼加联邦 | 斐济| 冈比亚 | 加纳 | 格林纳达 | 圭亚那 | 印度 | 牙买加 | 肯尼亚 | 基里巴斯 | 莱索托 | 马拉维 | 马来西亚 | 马尔代夫 | 马耳他 | 毛里求斯 | 莫桑比克 | 纳米比亚 | 瑙鲁 | 新西兰 | 尼日利亚 | 巴基斯坦 | 巴布亚新几内亚 | 圣基茨和尼维斯 | 圣卢西亚 |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 萨摩亚 | 塞舌尔 | 塞拉利昂 | 新加坡 | 所罗门群岛 | 南非 | 斯里兰卡 | 斯威士兰 | 坦桑尼亚 | 汤加 |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 图瓦卢 | 乌干达 | 英国 | 瓦努阿图 | 赞比亚。每年4月27日为英联邦日。

  53个国家,震撼吧?脱欧后夺回国家主权的英国,假如有枭雄执政,整合这个联邦体系,其市场规模远超欧盟和美国。笔者在目前全球悲观论调中,首次提出“大英帝国复兴”观点,绝非空话。

  最后必须一提的,不管留欧或脱欧都不是中国所能主宰的,英国脱欧,根源在于民族主义再度复兴,也可以说是帝国情结的灵光再现。但这种民族主义的涌现,却不仅是英国一个国家,而是具有国际化的大背景,因此,类似脱欧,脱盟,独立等等变化将陆续有来。也打破了大黑手想利用“全球化”打造世界单一影子政府的千年之梦。中国的正确做法,就是顺应这个潮流,但笔者认为这个潮流不是“全球化”,而是“多极化”!(注:笔者也是国内第一个质疑“全球化”的人)。

  打造顶级民间智库,欢迎关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微信公众号。


  (2016.6.26 作者为汉君民间网络智库创办人/澳洲《新市场报》专栏作者/小兵观察网首席评论员/环球论坛2015十佳写手之一)

xiaobinggc 小兵观察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