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移民】加拿大的司法体系是否公正?辩护律师谈戈梅西案

2016-04-01 加拿大留学移民


被指控性侵罪名的CBC前主播戈梅西上周获得无罪判决,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怒和抗议示威。有的妇女权益团体甚至谴责他的辩护律师玛丽.赫内恩背叛女性。本星期,自接手此案以来一直保持缄默的赫内恩首次发声,接受了CBC的独家专访。她表示,她并不在意被人骂叛徒,但是对此案的某些看法显示出人们对加拿大司法制度的重大误解,这是有必要作出澄清的。


她说,她在加拿大司法体系中工作了25年,信任这个体系,看重它的价值,并且认为加拿大人应该为拥有世界上最健全的司法体系之一感到自豪。


判决是否公正?
由于此案还在30天的上诉期内,赫内恩没有谈论细节。但是她明确表示,她认为法庭作出了公正的判决。
戈梅西被指控四项性侵罪名和一项以窒息迫使他人就范的罪名。三名原告先后出庭作证。但是由于她们不同程度地隐瞒了部分和戈梅西交往的事实,主审法官霍普金斯认为她们的证词无法被采信。他在判决书中说:“冷酷的现实是,一旦证人被发现在作证时弄虚作假,就不能再指望法庭把他视为可以被信任的真相来源。”
赫内恩说,各执一词的案件的审理,证词的可信性非常关键,法官必须对此作出评估。如果我们不考虑证词的可靠性、真实性和连贯性,法庭审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许多人对此案的不满在于,原告在作证时被赫内恩咄咄逼人的反复盘问,而被告戈梅西却可以选择不作证,因此不必经受同样的审查和质疑。但是赫内恩说,要维护无罪推定的原则,被告必须有选择不作证的权利。“你指控我犯罪,就必须由你拿出证据来。”即使是性侵案的审理也不能脱离无罪推定和排除对证据的合理怀疑的原则来进行。她提醒说,性侵案被告被冤屈的案例在加拿大和其他国家都发生过。
赫内恩说,过去25年中她和各种各样需要辩护的人打过交道。不论你的地位多高,落到需要辩护律师的境地是很容易的,受到国家机器和警察力量的指控是很容易的。对个人来说它们非常强大。因此无罪推定和由检控方承担举证责任是司法公正的保证。
女人应该帮女人?
戈梅西案自开庭以来被广泛报道,赫内恩也因此成为关注焦点。对于被指责背叛女性,她说, 她知道自己在司法体系中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把这种作用形容为背叛女性是一个根本性的误解。“女法官判包括性侵案在内的各种案子。她们并不因作出无罪判决就变成自己性别的叛徒,也不因给被告定罪就变成女性的支持者。她们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也一样。”
对于社交媒体上排山倒海的指责甚至谩骂,赫内恩淡然地说,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但是她如果会受这些意见的影响,早就不干这一行了。“我发挥我在司法体系中的作用,我遵守我的职业道德,我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不会因为有人不喜欢我做的事就回到厨房里去的。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司法程序很伤人
戈梅西如愿以偿地被判无罪。但是赫内恩说,司法程序很伤人。无论是被告还是证人,无论判决结果如何,你的生活永远不会恢复到过去的模样。她只能保证自己的客户受到公正的审判,但是审判过程造成的心理影响会伴随当事人一生。相比之下,作为辩护律师,尽管被骂得狗血淋头,受到的伤害可能是最少的。
戈梅西还面临另一项性侵罪名的指控。此案将在6月审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