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张伟:要黑就黑吧,被人误会的feel倍儿爽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0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亚美 视频/阿洋)


录了两个小时《来了就笑吧》的大张伟,被一群人护拥着挤到采访间,“可以开始了、快开始吧”,大张伟尚未坐定,一旁的工作人员就开始催记者。约好半小时的专访临时变卦,到场两家媒体一起采了不足17分钟,被中断,“艺人紧接着还有其他安排”。



▲大张伟接受采访


算上当天录制的节目,近期观众或将在至少四档综艺上看到大张伟的身影。


摄像的灯光打在他脸上之前,全然不见台上那个闹腾的大张伟。他用疲倦的眼神盯着记者,脸色发黑,瘦了一圈,尖下巴格外显眼,让人不禁联想起他在某访谈节目中比划过的“捷安特”。


现场视频看这 ☟



“我现在特别容易累,不会那么使劲说了”,他伸手,接过一根点燃的香烟,吸了两三口,又重新坐定。机头灯照过来,他才露出了一丝笑。这几分钟的大张伟和印象中的他格格不入。


印象中的大张伟语速飞快,任何场合都消停不下来。这种印象始于“花儿乐队”,这是中国内地最早的未成年人摇滚乐队,15岁就当上乐队主唱的大张伟一度被视为中国摇滚的希望。《嘻唰唰》《穷开心》出来后,摇滚味儿没了,但“花儿”火了,不过也由此深陷“抄袭门”。“我胆小,别人说我不好,我就说对不起”,道歉最终让“花儿”获得公众谅解。


▲大张伟花儿乐队时期


▲大张伟在《百变大咖秀》舞台上笑翻观众


2009年乐队解散,“耐不住寂寞”的大张伟另辟蹊径,三年后在《百变大咖秀》演技爆发并一发不可收拾,在谐星的路上越走越远。


“我的热情不在这儿”,他再三重复。“我说完你不乐就不乐,我说完你乐了,那就是我赶上了。我并不在乎这件事,我在乎的是如果我出一个歌,你会不会觉得我的歌特别好”。


对于录节目招黑这件事儿,他也一脸无所谓,“黑就黑吧”。


不录节目我没得干

要黑就黑吧


腾讯娱乐:原本是十几岁出专辑的音乐才子,却在综艺咖上越走越远,您怎么看?

大张伟:现在大家都看不见什么音乐才子了,除非耐得住寂寞的人,我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所以能干什么就干什么。


腾讯娱乐:以后会把重心放在综艺上?

大张伟:也不是。因为音乐方面能干的越来越少了,这方面能干的越来越多了。


腾讯娱乐:现在这种状态自己满意吗?

大张伟:不满意。但是怎么办呢,我特别不想老录节目,问题在于我不录节目我没得干,因为演出没有那么多,不能单纯的靠音乐挣钱这件事情,特别可悲。因为所有的唱歌的,写歌的,做歌的人,要么当评委,要么录节目,要么装疯卖假去。如果你很努力的做出新歌,没有人听,也没有人在乎,大家就图一个乐,你写也没用。


腾讯娱乐:上综艺是为了挣钱吗?

大张伟:上综艺博君一粲就是我的能耐,问题在于我的热情不在这儿。我只是觉得做节目大家挺开心的,聊会天也挺抒发情绪的。但是它不是我的热情,我的热情是想把歌做好,做得好玩,做得特别过瘾,大家听了以后特别的开心。


腾讯娱乐:有没有研究过在节目中怎么表现会更受欢迎?

大张伟:我一直不想研究。因为我不希望大家喜欢我,我也没有觉得你一定要喜欢我,我就这样,你喜欢我,就是我的福份,你不喜欢我,活该,那也没有办法。


腾讯娱乐:会不会担心上综艺招黑?

大张伟:一切都是活该。我现在上节目,我尽量配合节目组的要求,然后大家来了挺辛苦的,我希望能够带给大家欢乐,就够了。如果你又觉得还得怎么着,还得怎么着,我也做不到,要黑就黑吧。


腾讯娱乐:您会在意网友的评论吗?

大张伟:我都不发微博,我极少去看,我岁数大了,我拒绝社交媒体。


腾讯娱乐:有测过自己的心理年龄吗?

大张伟:我是那种幼稚到12岁之前,我就觉得自个儿挺开心的,跟别人在一块儿也挺好玩的。我特别不希望让别人知道我的感受。我有什么感觉为什么要在微博上说。我身边的朋友或者是我的家人知道就可以了。


薛之谦写段子快谢顶了

我两乘一万都不如郭德纲


腾讯娱乐:你怎么评价薛之谦?

大张伟:薛之谦老师很努力,很敬业,现在很玩命。我觉得这个劲儿能坚持半年就不错了。其实我们都是迂回路线,因为音乐没有太大市场了,所以我们必须要迂回的走。我听说薛老师写微博写得都快谢顶了,我个人认为,这样活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只是现在这个社会需要你这样,我只是在做别人需要的事情,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所以说我觉得薛老师可能太累的时候,也会再回归一下。但是他正在过瘾阶段,现在谁也劝不住他。


▲薛之谦、大张伟被称为“南北段子王”


腾讯娱乐:之前薛之谦在节目上隔空向您示爱、表白,这个他提前有跟您商量吗?

大张伟:因为薛老师正在过瘾阶段,他现在什么都做得出来。现在一定要把他拧过头了,他才会想,他自己该不该说这些话。我希望他还是尽量的开心就行了,但是别出事。


腾讯娱乐:他是你的真爱吗?

大张伟:我喜欢那些特别丰满的女的。男孩之间就是哥儿们,是网友促成我们这种关系的,我在接触薛之谦,本人也不招人讨厌,挺随和,挺随便的,我觉得挺好玩的,跟他在一块儿也不难受。



▲两人凑到一起,就是一出相声


腾讯娱乐:你们私底下交流多吗?

大张伟:我们有时候录完节目都一个车坐着走的。看着薛老师一下节目就低着头,又琢磨自己的那点活儿。我就觉得这孩子真是不容易。这东西跟他蛋关系也没有,但是他天天想怎么帮别人编。


腾讯娱乐:那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会聊一些什么呢?

大张伟:他跟我说他写谢顶了,就是这么点事。


腾讯娱乐:有网友说想撺掇你们俩组一个组合?

大张伟:我们要干嘛,我们又不能唱歌。如果不做音乐的话,做组合对我来讲是没有一点用的。


腾讯娱乐:比如说做一个脱口秀节目。

大张伟:你看跟谁比,如果我们俩跟郭德纲比的话,我们俩乘一万都不如一个郭德纲。要是以郭老师的要求来要求我们的脱口秀的话,基本上我们俩就是缺的。但是如果就是大家看着开心的话,有人投钱,我们觉得能有机会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也是福份。


腾讯娱乐:你的包袱有被掏空的时候吗?

大张伟:没有。之前出大咖秀那一段时间是真的在努力想笑话。剩下的时间我就爱听那些逗贫的东西,然后就攒攒,就是好玩。我一点压力都没有。我说完之后你不乐就不乐。我说完你乐了,那就是我赶上了。因为我并不在乎这件事。我在乎的是如果我出一个歌,你会不会觉得我的歌变得特别好。


被人误解特别爽

没有不原谅任何人


腾讯娱乐:你是一个不喜欢表达真实想法的人吗?

大张伟:不是。我每一刻都是真实的。但是我又不是说明书,印上了就是印上了。我没准今儿这么想,后天我就颠覆我自己了,再后天我把我自个儿说明白了,没谱儿。不要觉得我说的对,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说得对。


腾讯娱乐:你说过自己永远是一个被误会的人。

大张伟:我特别喜欢被别人误解,因为那样会让我觉得特别爽。我有特别拧的一面,他觉得我不好,让我觉得我特别开心。好多人觉得我好,反而没劲。


腾讯娱乐:这是心理变态吗?

大张伟:我不知道。当然别人骂我,我不高兴,但是我也没不高兴。别人觉得我特别好这件事,当然我也觉得不错。尤其是那种所谓的我看不上的正经人,我特别的喜欢他不喜欢我,他越不喜欢我,我就觉得越开心。


腾讯娱乐:但是很多时候误会不解释的话就会造成争议。

大张伟:一切都是好的安排,现在的痛苦也许就是未来的福份,我现在一直不认为任何的灾难是灾难,就是这样。


腾讯娱乐:面对争议,你有时候会特别主动的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大张伟:我胆小,别人说我不好,我就说对不起。


腾讯娱乐:有的时候你又会说不原谅。

大张伟:我没有不原谅,我没有不原谅过任何人。


腾讯娱乐:你觉得你自己算是一个听话的艺人吗?

大张伟:我很听话啊,我听谁话,关键现在没有人可以听。


腾讯娱乐:比如说有许多不能说的你就不说?

大张伟:我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并没有说那些不能说的。我只是在说这个世界已经在发生的事情。


《我是歌手》编曲太差

加入天天兄弟这事还没正式宣布


腾讯娱乐:之前说自己不上《我是歌手》的原因是什么?

大张伟:没说我不上《我是歌手》,因为《我是歌手》都是唱歌的,我的嗓子没那么高,稳定度也没那么高,《我是歌手》编曲太差了,他们编得都是90年代初,我觉得特别无聊,如果我能有机会,会在那儿展示一下不同的编曲的才能。我不会唱情歌,他们会唱情歌,我就可以编出一种很新的情歌的方式。



▲大张伟向洪涛“喊话”


腾讯娱乐:您连续几期都在主持《天天向上》,以后还会继续吗?

大张伟:我希望去,因为汪涵老师、欧弟,还有钱枫,他们节目组都对我特别好,我觉得能去那儿特别开心。


腾讯娱乐:有被邀请主持接下来的节目吗?

大张伟:有,后面的节目我也会接着录。


腾讯娱乐:算是正式加入天天兄弟吗?

大张伟:这个事情还得看他们,我也不知道,因为还没正式宣布。我去了之后,感觉就是应该跟他们在一起。


腾讯娱乐:但是得要证,持证上岗。

大张伟:我不是主持人,我是街坊,我是串门的,上那儿聊会天。



▲大张伟现在是《天天向上》的常客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喜剧综艺《来了就笑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