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视低口碑"悬浮剧"爆红之谜:满屏狗血奇葩,为啥你还爱?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8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曾妮 责编/杨小羊)


一进入三、四月份,诸多集豪门恩怨、偷龙转凤、多角虐恋、车祸失忆等重口味元素于一身的电视剧就开始满屏洒狗血。这种剧虽然观众口碑低,但收视却有如开了外挂一般傲视群雄,堪称电视剧届里一朵盛放的奇葩。


这类电视剧,业内赋予了其一个全新的称谓:“悬浮剧”,悬浮剧的意思等同于网友认知的“国产狗血剧”。但国产狗血剧真的是内地市场土生土长的吗?为什么狗血剧会这么多?收视这么高?



▲《爱的阶梯》

悬浮剧身世之谜:

狗血剧都是大陆造吗?


十年前,当中国大陆电视剧市场还正在疯狂流行涉案剧,对岸的台湾电视台,每晚黄金档早已变成了婆媳剧的天下。


在“台湾八点档”负有盛名的编剧简远信首先提出疑问:“难道大陆就没有婆媳问题吗?我不信。”于是,他趁着到上海来拜访老友,也想顺便对大陆电视剧市场进行考察。


2006年的某一天,他在上海城隍庙碰到了一个卖玉的老太太,谈话间,老太太不经意地露出了手臂上的伤痕,“我问了好几遍,她才说是她媳妇打的。”这件事给简远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回了台湾后,他深思熟虑,决定进军大陆市场。



《回家的诱惑百万新娘》


简远信为大陆带来的第一部作品是《真爱之百万新娘》,这部戏改编自他在台湾的代表作《长男的媳妇》,为作纪念,他把城隍庙的偶遇也写进了剧里。而后,简远信又陆续向大陆输出了《回家的诱惑》、《百万新娘之真爱无悔》等多部描述婆媳冲突、豪门恩怨的电视剧,一度创下无数收视纪录。


在简远信的带动下,大量台剧、韩剧都将目光瞄准了中国大陆市场,便催生了悬浮剧这一新剧种的产生。


这些外来的剧本或许被完全翻拍,或许被就地改良——即看似翻拍,其实又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翻拍,其大多数的剧本便是“百宝囊”式的剧本,既融入了许多本土故事的情节,又集聚组合了很多经典韩剧的桥段。例如,由何润东、李沁主演的《璀璨人生》在播出时被指抄袭韩剧,诸如“车祸失明”“姐妹掉包”“多角错爱”等桥段的设置都被指与韩剧的路数一致,当时导演则回应称“其实天下戏剧都会互相有影子。”


为钱而来:悬浮剧都是港台班底



▲“悬浮剧”翻拍来源(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凡看过悬浮剧的人,应该都会对它们那种鲜明的韩剧、台剧画风灰常难忘吧。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就在于大陆本来就不是悬浮剧的原产地,这位“外来的媳妇”大多来自“台湾八点档”和韩国晨间剧,也正因为这样,其制作班底也大都是港台、韩国的团队。


“台湾八点档”,狭义上指的是台湾晚间黄金档播出的电视剧,而广义上则延伸为一些唯收视论,而牺牲作品质量的超长肥皂剧或苦情戏,特征就是剧情狗血、套路雷同、一锅乱炖。例如最早进入内地的240集悬浮剧《娘家的故事》,就翻拍自长达400集的台湾婆媳剧《娘家》;还有2011年,由唐嫣、戚薇、邱泽等主演的80集电视剧《夏家三千金》同样翻拍自台湾的长篇乡土剧《天下父母心》,两者的剧情相似度几乎高达99%。而近期热播的《爱的阶梯》,也是在台剧《天地有情》的基础上进行的翻拍。


除了复制粘贴台剧以外,国内悬浮剧的另一大翻拍对象就是韩国的晨间剧、日日剧以及周末剧。例如,由俞灏明、Selina主演的《把爱带回家》翻拍自韩剧《一闪一闪亮晶晶》,郑爽、井柏然主演的《相爱穿梭千年》翻拍的就是《仁显王后的男人》,最近,还有消息称杨幂的公司还拿下了韩剧《她很漂亮》翻拍权,女主方面暂定迪丽热巴,也将于近期开机。


对此,资深电视产业研究者雯雯(化名)认为,悬浮剧之所以会大规模翻拍,仍然是出于压低成本、最大化收益的考虑,“翻拍剧主要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催熟剧本。当下影视圈资本运作盛行,投资回报速度愈发重要,为了追求投资年化收益,还有什么比以最低成本翻拍海外高收视剧更有效呢?”

“悬浮剧”到底如何悬浮?


自打十年前,台湾编剧简远信改编剧《真爱之百万新娘》进军大陆获得成功,内地电视市场就彻底向外来改编剧敞开了大门。从早期的《娘家的故事》、《夏家三千金》,到后来收视飘红的《回家的诱惑》、《妻子的谎言》,再到近期的《爱的阶梯》、《爱人的谎言》、《最美是你》等诸多“悬浮剧”就开始野蛮生长。


《妻子的谎言


“悬浮剧”,“接地气”“落地”恰恰相反,其剧情中的故事通常很难在现实中找到参照物,与观众共鸣极低。在这类悬浮剧里,大概有99%的故事背景都发生在豪门,男女主角要么深陷豪门恩怨纠葛,要么身份调换人生错位。神马车祸失忆啦、复仇背叛啦、出轨、家暴、婚变、婆媳恶斗等狗血剧标配可谓是应有尽有。再加上剧中各位演员卖(fu)力(kua)的表演做加持,耳光、下跪、翻滚、强吻通通买一送一,分分钟QJ你的双眼没商量!


剧情疯狂洒狗血 车祸失忆复仇打包上


“从创作角度来讲,这种剧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断地制造悬念,甚至不惜牺牲生活逻辑”,剧评人吴远表示。最近正在腾讯视频热播的《爱的阶梯》,仅头两集里,就接连出现复仇、杀人、逃婚等等高能剧情,令网友也是大呼“缺氧”!《爱的阶梯》的编剧右铮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其实我们这次玩得就是节奏,在我的理解里,这部剧更像是一个秀,更多的是展示一些设计的理念,而不是单纯地讲故事。”


据吴远透露,业内现在都把悬浮剧称为“挂五档”,“就像开车一样永远在五档走,俗称’重口味’。”他进一步解释说,所谓的戏剧元素都是跟档次互相成型的,“因为死亡是最高戏剧元素,也就是谋杀、车祸和癌症,还有私生子也是婚姻关系的最高戏剧等级,而悬浮剧就是一直保持在这种高段位上,这也是它们为什么大量同质化的原因。”


除了剧情超缺氧,悬浮剧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出了名的超,级,长!到底长到什么程度呢?就拿《娘家的故事》来说,这部2009年拍摄的婆媳题材剧,全剧集数竟然长达240集!虽然被分为了上、中、下三部,但每部也有80集的体量,据说现在还拍了第四部,篇幅更是直接飙升至102集。还有去年秋季档的收视冠军《因为爱情有奇迹》,也是以105集的超长篇幅霸占荧屏近两个月,通通都是大写的任性!


抬价高招——押宝小咖+韩星外援



迪丽热巴


虽然悬浮剧的体量超大,但成本却是诸多电视剧类型当中的“省钱小能手”。而其中最大的诀窍就在于,悬浮剧的选角多为二三线或是正处在上升期的演员,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压缩成本,另一方面也有一定“押宝”的性质。


某电视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近期的热播剧《爱的阶梯》就是迪丽热巴刚刚出道的时候拍的,现在胖迪凭借《古剑奇谭》、《克拉恋人》等作品人气大涨,就赶紧把剧拿出来播,也算是押宝成功。


当然,也有一些投资比较大的悬浮剧,会直接找有一定粉丝基础的韩国艺人、港台艺人来参演。比如最近《远的要命的爱情》就是由韩国演员朴海镇来担任男主角。“虽然悬浮剧的主要收视人群仍是中老年观众,但现在的悬浮剧都乐于找这些年轻的、有一定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在网络平台的售价。”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般一线艺人是肯定不会愿意拍悬浮剧的,“因为这样的剧对他们影响会非常不好,一旦艺人选择拍摄悬浮剧,不管剧播的怎么样,对艺人本身宣传作用会很弱,也就是不吸粉。而且,这种剧本还会把他们的表演变得很浮夸,很容易把自己演坏了,观众的印象也不好。”


该业内人士还透露,目前影视圈甚至已经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则,就是但凡演过悬浮剧的演员,在这种印记没有去掉的一段时间内都比较难进好剧组。

悬浮剧口碑差收视狂飙,到底谁爱看?



▲《爱的阶梯》洋葱求婚梗


可就是这样一帮集狗血、雷同于一身的悬浮剧,人类都阻止不了它们狂放的收视率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1年的芒果台收视神剧《回家的诱惑》,这部剧在豆瓣的评分仅5.1分,但是其收视率最高且却超过了5%,收视份额高达26.7%,创造了当时湖南卫视除《还珠格格》以外的最高收视纪录!还有眼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爱的阶梯》也毫不逊色,在近期的csm52卫视黄金剧场电视剧收视榜上热度也是杠杠的!


抓住观众痛点下猛药 大婶大妈最爱看


制作人叶昭君认为,对于狗血频出的悬浮剧,可能一些文化水平高的观众并不太看,但是许多人例如一些打工者,一些城乡交接的观众,乃至悬浮剧的传统收视人群大婶儿、大妈,他们其实才是目前最主流的观众。他们追求的是极致的猎奇和煽情,而悬浮剧就正好符合他们的需求。”


制片人戢二卫分析称,在韩国乃至美国,悬浮剧的受众大多以家庭妇女和社会闲杂人员为主,但到了中国却有可能赢得主流观众群的青睐,依据就是收视率较高的国产悬浮剧均在以城市年轻职业群体为主要受众的平台播出。对于背后的原因,戢二卫认为是社会发展形态,特别是城市化进程的差异,“或许悬浮剧正好满足了人们某种“逃避”现实(以及少许“憧憬”)的需求。”


台湾编剧简远信认为,抓住观众的痛点,然后下猛药是悬浮剧走红最便捷的方式。他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曾经改编《回家的诱惑》发生的故事,“其实原版韩剧在台湾和韩国播出的时候,都是播到中间40多集、甚至60多集,收视才上去的,但如果到了大陆还这样,戏早就挂了。所以我想,前面的戏份一定要改。”


由于简远信此前在台湾做过很多本土剧,这类剧通常都是边拍边播,对收视率的要求会非常高,所以自始至终,他知道观众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我把第一集的戏份就改成了男女主角结婚,结婚的时候,男主角在一分钟内敬酒,然后白西装上洒了红酒,就把衣服一脱,开始撕女二的衣服。这下观众就分得很清楚,这个男的在婚前就已经找一个小三了。”最后,《回家的诱惑》开局的第一天,就斩获了CM27城1.9的收视高位。


与简远信合作过《回家的诱惑》、《活佛济公》等多部作品的导演林添一说,“简远信在把台湾“八点档”的那套方式搬到大陆后,经过渲染、强化后,虽然更狗血,但却很受观众的喜欢。”而简远信也总结了他的经验:“刺激收视,有时候就是要下猛药,悬浮剧是要迎合观众,而非教化观众。”


狗血剧为什么这么多?回钱快,制作公司爱


悬浮剧之所以能批量生产,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成本低、见效快、利润高,这对一些中小型的制作公司而言,吸引力很大。


雯雯告诉记者,除了上文提到的演员成本低以外,悬浮剧拍摄周期也很短,“现代悬浮剧基本一天就能拍完一集,现代生活剧2.5天左右一集,特别费心的要3.5天一集。从剧本构架到拍摄完毕,悬浮剧一般在10个月的周期内便能完成,而传统意义的电视剧完成这一过程则需要2-3年的时间。”例如,此前《因为爱情有多美》便创造了当时长剧史上最快上星记录,该剧整体长度达到了80集,2013年2月22日开机,6月23日杀青,9月29日便在湖南卫视上星播出,前后只用了7个月的时间。


▲《因为爱情有多美》


简远信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悬浮剧会从多方位压缩拍摄成本,其中找港台班底来操刀就是方式之一,目的为了保证超长体量的剧本拍摄,能够有效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简远信说,他在选演员时,除了考虑片酬以外,最大的要求是“演员不能耍大牌”,“本来时间就紧,演员再耍大牌、动不动就不开工、迟到,就会耽误大家的进程。”


影视策划人谢晓虎则向记者透露,一般来讲,悬浮剧的制作成本都在一百万左右,但他卖的价格就远远不止了,“在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上卖的价格一般会达到单集一百万,就基本已经保本了。然后片方再把它卖给一个网络平台,售价差不多能达到一百五十万,这就基本上是纯利润了。这样下来,一部悬浮剧的利润甚至有时候能达到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非常可观。”


“狗血三月档”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作为悬浮剧上星最关键的一环,电视台的助推作用也不容小觑。剧评人吴远表示,自从2015年“一剧两星”(一部电视剧只能在两家卫视播出)政策实施后,各家卫视为购买大剧,至少需要多付15%的成本,为平衡全年预算,各台自然多会采购一些价格超低的独播剧,而收视高、价格却很亲民的悬浮剧就自然成为了不二选择。


“尤其是近几年地产、医药等男性方向广告的骤减,迫使一些以男性硬剧立台的卫视不得不改变方向,改为采购女性豪门悬浮剧,定制剧几成悬浮剧代名词,三四线卫视尤甚。”


▲《爱的阶梯》


至于播出悬浮剧可能会带来的口碑下滑,卫视方面也表示他们在购剧之前也有过考量,“《爱的阶梯》里存在一些戏剧性比较强的情节,其实我觉得都是在观众接受的范围的,这些我们都还是有一个基本判断。”


而关于悬浮剧播出的档期,是否总是集中在每年的三、四月份呢?各方纷纷表示只是偶然,“每年的春、秋季都有可能,但是一般来说,这样的剧不会在假期播,因为是悬浮剧从本质上来讲还是是中老年剧。卫视在播这种剧之后,平均观众年龄比他们播古装偶像剧要上升15岁。”

尴尬的悬浮剧,到底能火多久?



尽管悬浮剧为市场贡献了诸多收视红利,但对于这个剧种的态度,业内仍然众说纷纭。在看似一片大好风光的背后,悬浮剧的境地存在哪些尴尬?未来又在哪里?


内地悬浮剧衰落,还有多远?


高收视、低口碑、低经济链效用,使悬浮剧成为一些业内人士口中的“有毒的捷径”。


一位业内人士直白地告诉记者,在世界范围内,占据最高收视的大多是狗血悬浮剧,台湾的八点档,韩国的晨间剧,美国的肥皂剧。而在评论缺少,广告引导作用浑沌的拉丁美洲,95%以上的电视剧全都是狗血悬浮剧。“这种剧种犹如绿藻,生命力强却营养不足。内地电视剧黄金档如果全部沦落成悬浮剧档,是大悲剧。”


“在韩国这样的剧是严格控制的,韩剧为什么能健康发展?和这种剧的限制有严格关联。这种剧韩国称为晨间剧,绝不允许进晚间档,这才保障了韩国电视剧的发展。而台湾没有限制,使得台湾偶像剧全部被这种剧打败,所以前两年国内很多人就呼吁,希望能够对这种现象进行限制。”


但与此同时,有业内人士也认为大可不必这么悲观,因为市场本身的调节作用会起到净化的作用,当悬浮剧一哄而上的时候,它核心的审美只有煽情保留,所谓的猎奇已经没有办法再猎奇了。“当所有的情绪出现第三遍、第四遍时,市场的杠杆就会出来调整了,也就是像台湾八点档,曾经创造过非常多的收视奇迹,但现在也衰落了,都是一回事,所以我觉得可以不用担心。”


翻拍完韩剧台湾偶像剧,悬浮剧还能翻拍什么?


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国内悬浮剧的拍摄数目有上百部,尤其是近五年来,部分卫视的每年播出集数都保持在200集以上,在数量上大有井喷之势。然而,这种如绿藻的泛滥之势,也为悬浮剧带来了创新乏力的危机。


“现在基本上台湾和韩国可供翻拍的剧都已经耗尽了,有些制片方的目光已经盯上了泰剧,甚至拉美剧。”吴远表示,像去年年初由唐嫣、刘恺威主演,在江苏卫视热播电视剧《千金女贼》便有传闻说是由泰剧《光影之争》改编而来。



▲泰剧《光影之争》


在采访中,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诸如东南亚乃至墨西哥、巴西等拉美国家,其电视剧的特点同样也是“长剧”且兼具“狗血”。这类剧通常在拉美国家一播便是好几个月,常常充斥着三角恋,神秘身世以及豪门等元素。“国内个别影视公司事实上早已将泰剧,乃至拉美电视剧作为了悬浮剧生产的专项研究项目,目前已经有人真的过去考察了。”


台湾制片人简远信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自从2013年《百万新娘之真爱无悔》的平均收视率达到2.2的高位,获得了当年湖南卫视全剧场的收视冠军后,悬浮剧跟风出现了大爆发的态势。而且,随着量的增加,观众也逐渐出现了审美疲劳,刚刚被加冕的悬浮剧收视率迅速疲软下来,在之后的近三年时间里,几乎只有去年的一部《因为爱情有奇迹》成绩可观,但悬浮剧当年辉煌早已不再。


这段时间,简远信一直在思考一条新道路。在研究中他发现,在中国大陆的偶像剧和婆媳剧之间,似乎存在一片市场空白,于是,他企图在这之中找到创新的空间。简远信说,他的新剧《我们的千阙歌》,就把焦点放在了一群年轻人从大学毕业的到结婚之间的时光,“但像撞车啊、失忆啊,通通都没有了,我会把这部戏的重点放在感情上的纠结。”


说到这里,简远信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你问我,接下来悬浮剧会不会红,这真的不好说。观众喜不喜欢、吃不吃,只能等我拍出来才能知道了,但如果这条路真的尝试出来了,可能后面就有又有很多人也会这样走了。”


“这是个循环,没办法。”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爱的阶梯》最新剧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