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疗溯源:十九世纪精油分析

<- 分享“英国香缇”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09-02 英国香缇


上一期芳疗溯源,我们了解到精油帮助中世纪的人们战胜了瘟疫的大灾难,从此精油的科学治疗功效第一次被提出。芳香疗法与古老的巫术和封建迷信相分离,在十九世纪的历史舞台上获得了新的荣耀。


本期的芳疗溯源,我们将了解有机化学与芳香疗法的历史性结合。


16-17世纪,一位名叫John Parkinson的英国化学家和一位名叫John Gerard 的英国外科医师,以及一位名叫Nicholas Culpeper 的英国天文物理学家,他们三位一起,对精油做了很多严谨的现代科学研究。正式奠定了精油的医疗分析基础。



John Parkinson

1567–1650; buried 6 August 1650


John Gerard

c. 1545–1612


NicholasCulpeper

18 October 1616 – 10 January 1654


三位中身份最与众不同的当属Nicholas Culpeper,独特的天文学背景,使他结合了植物的药效和占星术,Nicholas Culpeper于其著作《药草大全》(Culpeper’s Complete Herbal and English Physician )中提出了独特的观点:



他认为,药草有阴阳之分,必须选择适当的药草,才能发挥疗效。例如:马郁兰 (Marjoram)、罗勒 (Basil)、熏衣草 (Lavender)、迷迭香 (Rosemary)是阳性的药草;洋甘菊(Chamomile)、尤加利 (Eucalyptus)、玫瑰 (Rose) 则属于阴性的药草。所以阳性体质的人要配合阴性的药草,阴性体质的人则适合阳性的药草。


NicholasCulpeper的这些研究奠定了现代占星术与芳香疗法的结合基础。


我们回来继续探讨精油的化学成分分析技术。Nicholas Culpeper时代的科学技术还不足以探究精油的化学成分,因为精油的化学组成比非常复杂,通常一种精油中含有几百种成分,远远超出16-17实际的科学技术水平。


真正实现对精油化学组成的分析,是在19世纪。此时人们已经能够实现对于精油单一成分的检测,并且能够在分子水平解析芳香分子的组成结构。例如人们已经知晓松烯(terpene)类有机化合物中所含碳原子的比例。Boulet1825年首次发现松烯,直至1866年才由Kekule命名为松烯。


这一发现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同时也有其负面效应。精油组成成分的揭秘,为精油的人工合成创造了条件。19世纪第一次出现完全模拟精油化学成分所制造的人工精油——麝香。


这一时期,化学药品已经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规范,化学成分分析成为医学界的主流手段。人们热衷于从天然植物中提取出一些比较纯质的成分,他们认为这些已知的成分比整株植物或者完整的精油更具有治疗效果。


但是后来人们发现,人为提取出的单一成分,不仅治疗效果远远不及完整的精油理想,反而危险性也因此增加。人们才逐渐认识到,精油最珍贵的治疗功效来自于它的整体性,来自于复杂成分之间微妙的配比,这种天然配比是人类依靠目前的技术无法模拟的。


植物精油中最珍贵的并不是某些珍稀的成分,而是所有成分,以及这些成分依照生命有机体进行组合所表现出的生命力。



这就是时至今日西医也无法代替芳香疗法的原因,关于我们的生命、关于我们的健康、关于我们所生存的环境,已经被探明的事实的确很多,但大自然的奥秘似乎深不可测,植物的力量会一直陪伴着人类,我们由此获得更真实的健康与幸福。


关注Absolute Aromas英国香缇微信公众平台,免费获取每周一期的芳疗周刊,了解芳香疗法与英伦品牌文化。关注后可查看历史消息,阅读以往的芳疗周刊。


微信公众号:Absolute-Aromas

或者直接搜索:英国香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