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女律师:我从未背叛女性 我更不尊重那些侮辱我的人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1 加拿大第一生活


今天,笔者讲一个故事:

 

2007年,CBC(加拿大广播公司)意识到他们的晚间电台节目收听率正节节下滑。他们那索然无味的节目再无任何竞争力。

 

于是CBC铤而走险,将以前的节目取消,转而启用了一位名叫Jian Ghomeshi(以下简称Jian的主持人,而Jian也将独挑大梁,成为新节目的门脸。这个新节目的名字只是一个字母——“Q”,每晚10:00播出。

 

Jian不负众望,他频繁采访娱乐明星(DrakeAdele等),针对时事说出自己独到的观点,将曾经死气沉沉的10点档转变为了热闹的娱乐场,“Q”也成为CBC的知名旗舰节目。

 

Jian博学多识,幽默风趣,赢取了观众们的芳心。

 

然而201410月,CBC却出人意料的炒了Jian的鱿鱼。这一举措令他的听众粉丝们倍感意外,然而当听众们得知Jian被辞退的理由时,他们则是彻底的惊愕了。

 

数名曾经与Jian发生性关系的女性来到各大报社,向记者控诉她们的遭遇。她们表示自己曾遭受不同程度的性暴力,在与Jian发生关系时被他殴打,甚至被他掐住喉咙乃至窒息。

 

这些女性并没有向警方报案,而是选择来到报社痛诉她们的遭遇。众多报社立刻刊登了此消息,而CBC也立刻决定:辞退Jian

 

当时,CBC给了Jian两个选择:

1.你静悄悄的走,别在媒体上兴风作浪,就说你自己因为个人原因而辞职。

2.我们开除你,并公开发表声明。

 

Jian选择了第二个选项,因为他不希望自己看上去是畏罪潜逃,而且他坚称:这是他前女友伙同其他女孩对他的报复。

 

于是从那一刻起,“Jian与性暴力”这一话题开始在社交网络上爆发,长达16个月的媒体交锋,庭审取证,舆论争辩也从那一刻起拉开了帷幕。

 



以上几张照片,是Jian走出法庭时的画面。然而,今天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Jian,而是画面角落中那个行色匆匆的黑短发女人,Jian的辩护律师——Marie Henein

 

Marie生于埃及,五岁来到加拿大,现如今是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1998年,她成功的为Nova Scotia省长Gerald Regan进行辩护,庭审结果为无罪;2008年,成功地为一名冰球经纪人进行辩护;2009年,成功为安省司法部长Michael Bryant进行了辩护。

 

在法律界,Marie赫赫有名,同行们对她又敬又怕,给她起了“鲨鱼”这一外号。而2014年,Jian找到了她。

 

下面,就让我们来梳理此案的时间轴:

 

2014年10月,Jian因性丑闻而被CBC辞退。

 

2014年11月,4名女性被害者正式向警方报案,Jian正式被起诉。也就是这时,Marie第一次出现在了媒体前,在蜂拥的记者面前,她只说了短短几句话:“我的客户不会认罪,我也不会和任何媒体讨论案情。

 

同时,Marie在第一次上庭时便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结案前,所有证据以及证词都不可以公布给媒体。法官通过了她的申请。

 

2014年11月末,CBC播放了一部纪录片:Jian的堕落》,在该纪录片中,记录了Jian的性侵史和受害者们的控诉。 当天晚些时候,CBC也刊登了一篇针对辩护律师Marie的文章,文章中写到“Marie的能力也就那么多,她不可能拿个魔杖挥一挥就让整个案件消失。”


 

2015年1月,又有3名新的女性受害者来到台前,发出指控,其中一名还是CBC的工作人员。至此,Jian一共被指控了7项罪名。


 

2015年4月,CBC内部调查显示:CBC的工作环境并不能保障雇员们不被性侵。暗示着Jian很有可能性侵了CBC的员工。

 

facebooktwitter这些社交媒体上,Jian的性侵已经成为事实,再也没有人愿意为他说话,曾经的粉丝也全部倒戈,痛骂Jian的背叛和无耻。

 

Jian的案件也催生了无数的新话题:为什么受性侵的女人不敢报警?为什么司法系统如此腐朽?我们该不该相信法院的决定?我们能不能信任警察?

 

这些话题中,让人印象最深刻,后来也成为游行标语的一句话便是:we believe survivors(我们相信幸存者),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便是我们相信那些受了性侵,虽然因为心理创伤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但最终还是愿意正视自己的遭遇的受害者们。


到这个时间点为止,全加拿大相信Jian无罪的人似乎只剩下了寥寥几个:Jian自己,Jian的家人,还有他的律师Marie

 

在这几个月中,Marie没有露面一次,也没有接受任何人的采访。

 

人们同情那些可怜的女孩,人们痛恨Jian,而这恨也转嫁到了他的“党羽”——Marie身上。

 

女权主义者对Marie口诛笔伐,说她背叛了女性,说她将女权主义运动打得倒退了几十年,说“地狱里有专门一个角落是留给你这种女人的”。而Marie对此毫无回应,因为她早就料到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因此在受理此案之后,她立刻删除了自己的facebooktwitter账号,不被任何人的评论打扰,只相信客观事实和自己的判断。

 

假如我希望别人喜欢我,认同我,那我就不配作一名律师。Marie在事后说道。

 

2015年的年中,可以说是Jian一案的高峰时期。在那几个月里,不断有新的证据浮出水面,新的人证出现。

 

也就是在那几个月,案情却出现了扭转:

 

2015年512日,2项针对Jian的指控被撤销,因缺少证据。

 

在整个案件中,虽然有8项指控,但是控告人只有5名女性。在五分之二的受害者被证明是“不可信”之后,社会公众的心头再次萌生了疑问:Jian会不会真的是无辜的?

 

而让公众产生疑问的人,便是Marie

 

通过仔细的盘问和审查资料,在本月早些时候的最后一场庭审上,Marie最终证明了Jian的无辜。

 

本月24日,也就是6天前,Jian被法庭宣判无罪并释放,长达16个月的案子终于结束。

 

而这个案子最为戏剧化,最为离奇的一天,恰恰是这之前一天,也就是323日。因为这一天,是最后一次辩护。

 

Marie的“鲨鱼”之称也在这一天被证明是名不虚传。

 

开庭后,Marie没有说任何开堂陈述,而是直逼第一名女性受害者,开始了盘问。

 

“你告诉媒体Jian对你实施性侵,扇了你的脸。但在和警方陈述时,你却说Jian用拳头殴打你,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你被性侵是当天晚上,在吃过晚饭之后。在遭受性暴力之后,你再也没有和Jian联系过,没有错吧?”

 

Marie问出这个问题时,坐在证人椅上的女孩点头,表示她的确再也没和Jian联系过。

 

这时,Marie说了一句奇怪的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女孩不知道这句话的用意,便不加理会。但这时,Marie却拿出了一份打印件,打印的是一封电子邮件。

 

她将邮件展示给法官,并说道:“这是原告在性侵发生后两天发给Jian的邮件,而邮件中还附带了一张她自己的比基尼照。”



 

第一个证人女孩慌忙解释:她不记得自己发过这封邮件。

 

但这在法官眼中,已经算得上是欺骗。

 

Marie又逼近第二个女孩,同样的盘问之后,她又问了同样的问题:“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么?”

 

第二个女孩再次摇头,而这时Marie展现出了第二份证据:在所谓的“性侵”后第二天,这个女孩就又给Jian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为:“想再找个时间吃一次晚餐吗?”

 

最后,Marie找来了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证人。

 

但这次,Marie没有盘问她,而是单纯的拿出了几十页的厚文档。文档中,是这个女孩和另一个女孩的500多条短信聊天记录,而聊天记录显示两个人的确有合伙污蔑Jian的意图。

 

最终,3个证人的可信性消失的一干二净。而她们的律师完全料不到这一情况的发生,毫无招架之力。

 

第二天,判决便出现:Jian无罪释放。

 

每一次庭审,法院门外都围着高举牌子,大声抗议的人们。每一次庭审结束,当Marie走出法院他们时,她都会被记者团团围住。每当此时,Marie都会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为后面的Jian开路。

 

而今天,终于,在长达16个月的案情审理结束后,Marie结束了她的默默无闻,第一次走到聚光灯下,接受了采访。她仍旧梳着中性的短发,仍旧目光坚挺。

 


文近尾声,笔者便以Marie接受采访时的话语作为结尾:

 

记者:“这段时间,你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个极端的形象,对此你什么感觉?”

Marie答:“我不会注意这些,比如你永远不会在手术前问医生他对你的手术有什么看法。我尊重法律,因此我尊重他们(在网络上攻击她的人)说话的权力,但我并不尊重他们说出的话,我也不会以这些话为依据。”

 

记者:“某些人说‘地狱中有一个特别的角落是为你这种不帮助女性的女人留着的’,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Marie答:“我知道我在司法系统中的角色。说我‘不帮助女性’是对司法系统的曲解。这个案子不应该被舆论扭曲,‘被告是无辜的’这一假设和对证据的质疑是必备的素养。”

 

记者:“此案中,正义得到了彰显么?”

Marie答:“没错。正义不代表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你既不会保证得到释放,也不会保证得到定罪。正义不代表人们要义无反顾的相信你,也不代表你的证据不会被审查。我跟我的客户也这样说: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系统不是这样运作的,你会得到的是说话的机会,被聆听的机会,和一个公正的审判。我为我们的司法系统感到自豪,因为不论网络上的言论是怎样的,在你进入法庭之前,你都知道那个法庭里会有一个毫无偏见的人在做决定。”


(文 鹤面)

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