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公司没能买下的10个农场 被新西兰夫妇买走了

<- 分享“新西兰芳地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8 新西兰芳地产




 

我们的微网站上线了!点阅底部读原文看看吧!

 




  援引nzherald消息  去年,一家中国公司曾想以4000万纽币的价格买下Kaikohe南部的10个牧场,后未能实现,如今这些牧场被卖给了一对新西兰富人夫妇。


  Merv和Cara Pinny夫妇去年将10个位于Mangakahia Rd的牧场投放到市场,共有3900头奶牛一季度可以产出1500万公升的牛奶,是Northland最大的奶制品商。


  Dakang NZ Farm Group曾出价4270万纽币想买下牧场,但在去年10月撤出了竞投,声称没有收到海外投资办公室的同意书。


  撤出竞投是可以理解的,肯定也受到了政府的影响,去年政府否决了Taupo附近14000公顷的Lochinver Station出售给上海鹏欣集团,后者拥有Dakang Pasture55%的股份,等于控制了Dakang NZ Farm Group。


  这10个牧场如今被出售给Spencer家,他们同时买下了Lochinver Station。这家人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Waiheke Island上也有他们家的物业,Patriarch John Spencer凭借家族的造纸企业发家致富,上个月在伦敦去世。


  2月29日,Pinny夫妇名下的这片农场终于有了归宿,价格和当时的中国买家一样。


  Pinny从18岁开始在Waikato当牧工,50多岁时成为Northland最大的奶制品牧场主,因为有保密条款,所以他不能公布农场卖了多少钱,“但我们对这结果很满意,”他说。


  和中国买家的交易未能实现,他当时感到很失望,尤其是已经投入了350000纽币去经营牧场,为了销售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他内心是很开心的。


  “你是新西兰人,内心里不想卖给其他人,但这是生意,你必须全力以赴,我们非常开心牧场能留在本地人手里,这里的员工对我们很重要,他们就像家人一样。”他说。


  另一个好处是当时牧场准备卖的时候生意红红火火,卖出后最近的奶价下跌了,大家都说Pinny运气好,他也由此获得了“幸运星Pinny”的外号。


  Bayleys的主管Mark Macky是这单买卖的经手人,他说几乎整个经营团队都留下来继续在牧场干活,同时也雇了很多Kaikohe的本地人,牧场的财产可以单独或组合销售。


  Pinny夫妇经营着7个奶制品农场和3个奶牛养殖场,面积从100到600公顷不等,加起来有3300公顷。他们是Northland最大的供应商,一季度生产约120万公斤乳固品或1500万公升牛奶。


  Pinny今年56岁,在Te Aroha的家庭牧场里长大,18岁的第一份工作是在Matamata当牧工,之后买下的每个牧场都有很好地成绩。



  “我想这一切要归功于我的父亲,他是个很优秀的农场主,其实最基本的就是打理好草场,照看好动物。”他曾说。


  21岁那年,他在Morrinsville买下了第一家牧场,经历了婚姻失败后他卖掉了Te Aroha的牧场搬到了Northland,因为他没有足够的钱在别的地方重新开始。


  一开始他并不情愿待在Northland,觉得这里不适合做牧场,直到他发现了Dargaville的一处财产,那里具备他想要的一切,接着又买了另外3个牧场,后来买下的Nagatitara,成为他Mangakahia Rd牧场的核心。


  2006年,他开始买下相邻的牧场并把它们转化成牛奶场,最后拥有了10家相连的牧场,延伸超过40公里。


  在Pinny夫妇的牧场帝国达到顶峰的时候,他们拥有或租赁的牧场遍布Kai Iwi Lake,Moerewa,Taupo Bay,Kerikeri和Purerua Peninsula,拥有65名牧工,15000头食用牛和奶牛,一年可产2000万公升牛奶。


  但是这么大范围、经营多家牧场是不可能的,他们卖掉了其中一些,集中精力和36名牧工一起经营Mangakahia Rd的牧场,其中有牧工已经跟随他们10年之久。


  Pinny说:“跟我到现在的这群牧工非常棒,我不知道还能怎么称赞他们。”


  夫妇俩在三四年前决定卖掉所有牧场,“我觉得牧场这份事业干得够久了,我还想做其他很多事情,例如音乐。”


  Pinny决定将牧场和音乐两份事业结合起来,他在奥克兰签了份合约,一周登台表演6次,白天还会在Waikato打理牧场。


  他如今在Purerua Peninsulac的家里成立了自己的录音室,重新灌录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并且准备在iTunes上发表。


  “我的人生几乎圆满了,”他说。


  最近他正在和Bootleg乐队合作,又弹吉他又唱歌,他们准备在Kerikeri的Ocean and Orchard Festival上表演。


  而Pinny夫人则利用这段闲暇时间专注商学院学位的学习,不用再忍受丈夫5分钟一次的来电。


  “我可能会去钓鱼之类的,享受一下岛屿海湾的风景,和之前没有过的家庭时光。”他说。



转载自新西兰天维网


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望谅解。请直接在公众号留言,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多谢!


我们的微网站上线了,点阅读原文访问,资讯丰富出乎预料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