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调查EXO演唱会骗局:三方都喊冤,坑惨了歌迷!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0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小西 邵登)


3月26日,在上海举办的“2016 K-FRIENDS CONCERT with EXO”演唱会上,众多EXO粉丝买票到现场后发现这是一场拼盘演唱会,于是纷纷声讨要求退票。如今演出已经过去三天,这场纠纷却远没有停止,诸多行业乱象也相继爆发。



▲EXO演出现场


演出主办方、艺人经纪公司、票务公司三方不约而同地“喊冤”,而在演出中起着重要作用的中介公司却毫无音讯。为此,腾讯娱乐采访了事件各方负责人、演出行业资深人士,并实地探访主办方口中已经“跑路”的中介公司,揭开“骗局”背后的故事。


EXO演唱会还是拼盘商演?


“大家都特别沮丧,吃饭都吃不下,还有认识的人哭了”,提起三天前的演唱会,来自湖南的EXO粉丝小童,到现在仍然感觉十分心痛。


3月26日,对于所有EXO粉丝来说是特别的一天,“2016 K-FRIENDS CONCERT with EXO”演唱会在上海体育馆举行,“当天是XIUMIN的生日,而且另一位成员Kai还是拄着拐杖来的”,小童一大早就来到了体育中心,和其他几个来自杭州、香港的歌迷汇合。黄牛是测量演唱会火爆程度最好的试金石,而那天黄牛的数量则让常常看演唱会的小童都感到吃惊,“上海大舞台一号门楼梯下面,一直到星巴克那边,有几十个黄牛,几乎没走五步就能碰上一个”,据爆料,当天内场的票价被炒到了4000-6000元不等,前排位置高达上万。


直到晚上九点前,小童仍然觉得这一天相当顺利,心情颇好的她晚上还特意约了韩国歌迷吃夜宵,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场应该在十点半结束的演唱会,却提前一个小时结束了,而且根本不是EXO演唱会,而是个拼盘演出,大家耐着性子看完B1A4唱了八首歌,并听了他们的互动访谈,最后出场的EXO却仅仅唱了五首歌,随后便匆匆离场了,另外,人气颇高的张艺兴当天也因拍摄电影未到现场。


“我们一开始还以为他们去换衣服,所以还像平时一样喊安可,一直喊EXO、EXO,但是后来有人喊退票,我们就跟着喊退票了。”现场,粉丝的抗议声此起彼伏,微博中还有网友爆料,甚至有保安向歌迷动粗,场面一度失控。


粉丝凡凡向记者展示了当时她在票务公司上看到的广告文案,上面明确写着,B1A4组合是作为嘉宾前来助阵,EXO演唱10首歌,B1A4唱6首,且EXO的歌单也赫然在列。伤心之余凡凡感到非常愤怒,她的心声和所有粉丝一样:“主办方欺骗了大家的感情,必须给个交代。”



▲订票信息上写着EXO演唱十首歌



▲订票信息明确B1A4为嘉宾



▲订票信息显示是EXO演唱会


▲演出宣传海报


主办方:

中介公司跑路,我们是“受害者”


粉丝“闹事”之后,作为演唱会的主办方海颂国际传媒CEO宫庭海,接受腾讯娱乐采访,他表示其实自己也是“受害者”。“现在深圳亚提斯拿走了600万上海演唱会的演出费,和300万深圳演唱会预付款,而我还要负责给歌迷退票。”


按照宫廷海的说法,韩国公司一般不会直接与国内演唱会主办方对接,而是会通过一些“中介”公司,而这场演唱会背后,竟然有两家中介公司。一个是SM公司指定的韩方中介WAN娱乐,而WAN娱乐则授权给中方中介深圳亚提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今年一月,在郭亮、郭刚两位多年好友的引荐下,宫廷海陆续与亚提斯签订了上海、深圳两场演出的合同。


演唱会第二天,宫庭海把与深圳亚提斯的合同晒在网上,其中在演出内容一栏中,明确写道:EXO演出曲目为八首。宫廷海表示,这次明显是亚提斯违约。至于为何宣传文案为十首歌,宫廷海称:“他们当时告诉我们有10首歌,我们就按照10首歌准备公布的,而且他也告诉我还有张艺兴来,也有VCR,后来VCR也没给我们,我们发现问题后就把张艺兴给删掉了,也进行了公布。”


宫廷海表示,目前自己已经和亚提斯失去了联系,他还透露,由于签约地在大连,大连市普兰店区公安大队已经在进行外围取证,而自己也被警方控制,必须留在上海处理退票事宜。由于票务公司还未与自己结算票款,因此目前所有退款都由他一人垫付,“现在已经退了一百多万”。


▲EXO向观众席鞠躬


SM公司:

EXO没违约 ,主办方误导歌迷


至于EXO方面,记者联系到其所属经纪公司SM韩国总部的工作人员Jenna,对于此次演唱会,她的回应相当简单明了:“正如我司与我代理公司协议内容进行的。”但当记者问及,具体协议内容,如原合同中规定几首演出曲目、代理公司的具体名称,对方却始终没有作答。


此前,也有媒体联系到负责EXO上海演出的经纪方陈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他为EXO大喊冤枉,称主办方有许多违约现象:“我们与北京宫某某的合作,并不是演唱会,而是EXO的一次上海歌友见面会。我们和上海主办方从头到尾都是见面会。见面会和演唱会性质完全不一样。显然,上海主办方这次违约在先,他们调换了概念,把歌迷见面会,弄成了EXO演唱会。他们误导了上海歌迷。唱5首歌是在合约内进行。”


陈先生还表示,26日,EXO从韩国来上海,主办方在与歌迷见面前,没有给EXO成员安排化妆师,自己在酒店准备耳麦,甚至没有彩排。这些都是违约。而宫某某从头到尾都没在现场出现过,也没有提供任何的落地工作包括艺人往来演出场地用车,保镖,机场vip通道,酒店也是乱预定,艺人房间吃饭等等落地工作都没根据合同办事,韩方艺人自行贴钱,做了落地工作,并且自己贴钱购买机票回首尔。对于造成目前情况有损害到艺人名誉和贴钱做的落地工作,他们已交给上海警方和律师处理,下星期他们将发律师函,向主办方讨说法。




合约书


中介公司:

负责人“消失”拒绝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事件爆发后,活动主办方负责人宫廷海一直表示自己被中介亚提斯蒙骗,那么在宫廷海口中已经“跑路”的亚提斯,到底是怎样一家公司,他们和韩方代理公司究竟签订了怎样的合约?带着这样的疑问,对亚提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了实地探访。



演出中介亚提斯公司所在写字楼


深圳工商局网站显示,亚提斯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10日,注册资本50万元,按照执照上的公司地址,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一栋写字楼,这里的周遭环境并不繁华,唯独这栋楼颇显高档,在写字楼的底层裙楼还有一家大型商场。亚提斯文化位于这栋写字楼的顶层。整个顶层共有五家公司,亚提斯的办公场所算是其中较小的,但相较于其他几家科技、投资公司,亚提斯文化的内部装修要显得时尚许多。据目测,亚提斯文化的办公场地仅有5、60平米左右。来到巨大的玻璃门前,首先看到的是一面墙上遍布着的明星演唱会海报、专辑封面等,透过玻璃大门,能够看到办公室的中间放着一排办公桌,上面摆着多台IMAC电脑,总共只有三名女性员工在公司内办公,且并不显得十分忙碌。


记者按响门铃时,几名员工对视一番才前来开门,看起来,这里不像常有生面孔前来。一名员工打开门,很有礼貌的与记者进行了一番对话。记者表示,自己想针对EXO上海演唱会的票务纠纷采访公司的负责人,对方表示负责人不在公司。记者追问负责人是否常来公司时,对方表示上午还在,但下午有事出去了。在得知记者并没有预约后,该员工礼貌的请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紧接着双方互换了名片。该员工表示,会将记者的采访需求转达公司负责人,但并未透露何时会给予回复。记者询问是否方便向她了解一下这场演唱会的相关情况,对方表示自己不方便出面讲话。



亚提斯公司所在楼层



只有三名女员工在里面办公


票务公司:

我们是“被动受害方” 已处理退票事宜


在整场纠纷中,除了演出主办方、艺人经纪公司,作为此次票务的总代理平台,“微票儿”的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抱怨,他们也是这次事件的“被动受害方”,“主办方和我们一直沟通说这是一次演唱会。”


3月28日,“微票儿”通过官方微博通知歌迷退票,该负责人表示:“微票儿已经采取了措施,主动站出来安抚歌迷情绪,因为我们非常在乎歌迷们的体验,所以不想他们因为主办方的问题而有不愉快的购票经历。”“微票儿”承诺,3月31日-4月12日前凡是通过微票儿平台购票的歌迷可将票纸快递寄回,他们将陆续把票款退回歌迷。


业内人士质疑:

400余万天价中介费实属罕见


如今这场演唱会已经过去三天,但围绕此事的争议仍然不断,也有不少业内人士提出了对整个事件的质疑,为何SM公司不阻止主办方虚假宣传、为何出现天价中介费、为何主办方自称没有见过中介方却签下了百万合同?通过采访,记者总结了三个主要疑点。


秦太(化名)是圈内某著名演出公司的负责人,令他感到疑惑的是,既然主办方所发的广告,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可,他们也看到了宣传文案明显与合同不符,那么为何SM公司没有事先阻止?按照韩方严谨的工作作风,当他们发现文案错误时,完全有理由控诉对方虚假宣传,甚至可以要挟艺人不到场,但他们却没有这么做。


另外,宫廷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压根没有见过亚提斯的工作人员,甚至连他们员工的微信都没有,演唱会的一切事务都是通过郭亮和郭刚两位老友帮忙沟通的。至于为何要信任这陌生的公司,宫廷海称,郭亮和郭刚是天龙元声的负责人,是自己认识很多年了,而且对方确实把VCR交了过来,所以比较信任对方。对于宫廷海的这番言论,演出商V女士则表示质疑:“我们这行不可能把几百万打给从来没见过的人。即使是朋友认识的,也不可能。”


其次,宫廷海还曾说过,关于上海的演唱会,自己付给亚提斯公司600万元,而他向SM公司时,对方表示只收到了不到200万,“中间这些钱全是被WAN和亚提斯拿走了”,“为什么SM公司会让中介赚这400多万,自己不赚?”演出商V女士告诉记者,按照“行规”,一场演出费为600万的项目,中介公司的提成最高拿到百分之十,也就是六十万,这个案子居然有四百余万的提成,实属罕见。


最后,秦太还表示,宫廷海向媒体曝光的合同并不完整,且存在不少漏洞,“合同没有电话和联系人,而且也没有上海、深圳这两场演唱会的总体价钱和付款方式。”而当记者向宫廷海索要完整合同时,对方也没有回复。


EXO其他演唱会现场


律师解读:

主办方需向歌迷承担违约责任


腾讯娱乐就此事所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采访了第三方庞理鹏律师。庞理鹏律师表示,作为演唱会主办方,由于其并不是直接与EXO组合的经纪公司签署演出合约,而是与中间方深圳亚提斯文化传播公司签署。因此在合约定立时应该更加审慎,应当详细了解中间方公司与EXO经纪公司的合作关系和有无代理权限以及权限范围。


而在演唱会出现不能达到其宣传效果的情况下,主办方需要向购买演唱会门票的歌迷承担违约责任。至于主办方提到他们也是受到第三方欺骗,因合同具有相对性、违约责任的承担具有相对性,上述说法不能成为其不向购票歌迷承担责任的理由。


在该次事件中作为受害者一方的购票歌迷,可尽快通过主办方公布的退票渠道先行办理退票手续。如对退票方案不认可,也可通过诉讼等正当的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