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邻居也是最好的朋友,她原本马上就要结婚了” 30日惨案后续,弑母

<- 分享“新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新报阿德莱德



3月30日阿德莱德东区发生的谋杀惨案让人痛惜,又是一颗生命的陨落,随着调查的继续,摆在眼前的确实更加让人难以接收的事实。63岁的被害人竟然是41岁嫌疑犯Klemzig的生母。


记者采访了被害人的邻居Casey,她们俩个的关系就如同亲姐妹一般。“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就在事情发生之前,她才刚刚和她相处了好久的男友订婚。”“我们还约好了要一早10点钟去Salvation Army计划他们结婚的事情”“我就离开家出去遛狗这一会儿,晚上7点20的时候她还在很开心的阅读圣经,我们每晚都是这么度过的”。



Casey回忆道,“当晚我就离开了45分钟,然后发现事情好像不太对,当我发现她的时候她也只说了一句叫救护车,她也没有哭。”“她在死亡之门面前徘徊,然后她就离开了”。


Peter Bowditch ,她的另一位邻居,也提到“当晚我也有听到她的喊叫,可是我错以为没有很严重,所以没有及时去看”“当我最后发现事情不对出门的时候已经晚了,我难以原谅自己,我让她失望了。”



而犯罪嫌疑人的律师辩护说,“他没有要保释的意愿,不过他因为精神上的问题,现在暂时还在警方的监管下,在皇家医院接受治疗”。“他现在的生理和精神上都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精神方面”“他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而且现在他的精神状态也十分的不稳定”。

 



结尾的话: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里,记者罗比去一个涉案神父塔伯特所在并犯案的学校探访时,记者对不愿配合的校方工作人员杰克说,“你在高中的时候参加过运动队吗?”杰克说,“橄榄球。”罗比说,“我是接力跑。而我昨天去见一个被塔伯特神父侵犯过的受害者,他和你我一样,有稳定的工作,和睦的家庭,听话的孩子。但我们谈到这个案子时,他崩溃了,哭得停不下来。他说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塔伯特神父选择了他。他是曲棍球队的。而塔伯特当时是曲棍球队的教练。”

 

罗比说,“杰克,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想,我们只是幸运。”

 

我也在想,有没有可能,任何看似有序的秩序、事物本身都有万分之一的漏洞率,而一件惨案的发生需要所有漏洞叠加,几率很小。而一个惨案的当事人,就赶上了。

 

引用文学一点的表述,“这么大一片天,就下一滴雨,就砸在了他头上。”

 

对于新闻上这件事,我心疼这位母亲,也为嫌疑人惋惜。不管怎么说还是那句:能够活着就是最美好的事。

 

愿每一位母亲,每一位孩子都被这个世界温暖的对待。

在澳大利亚,有多少人拿了PR就回国了?

《澳大利亚华人年鉴》编撰委员会在阿德莱德成立

O-Bahn扩建开始,大家准备好堵车(附改建计划)

海外台胞冷眼看两岸关系 -“不要再纠结独统,请专注于发展”

大堡礁即将消失,你的旅游行程里面一定要加上她!


新报阿德莱德专稿,欢迎转载 - 请在文章前注明来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