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School】拿到Dream School拒信的那一刻,你的反应是.......

<- 分享“美国高中生”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8 美国高中生


点击题目下方美国高中生,最齐全的美国高中资料整理


这些精英已关注我们

说起Offer季最让人崩溃的地方莫过于被自己朝思暮想的梦校以一封充满了歉意而又恶意满满的邮件拒绝了,那无数个日夜的努力与期盼一朝化为乌有的感觉,恐怕谁一时间都无法接受。今天主页君就来带小伙伴们看看留学前辈们被梦校拒绝的经历,而最终又是怎样走出来的。



Alexa Hwang

Dream School一直都是Middlebury College 


第一次知道Middlebury是在四年前学校门口的公告板有录取的喜报,不知道为什么就注意到了明德,傻得半死可能觉得中文翻译明德特别美比旁边另外一个直接音译的LAC还有一堆大U好听多了,或者也有可能简单地因为命运。大概那之前还没那么决定要出国,查了很多关于明德关于文理学院的东西之后变成了一个坚定的LAC党。一点一点地了解她也让我对她的爱越来越深。 


四年来其实发生了很多,女神校也一直待在我心里面没有走过。11年级暑假也是照样写PS什么的后来counselor committee的时候我顾问打电话给我说他们觉得我很适合Middlebury问我要不要申,那时候心情很难描述,就像暗恋的时候有人告诉你和男神站在一起看起来很配一样那种小心翼翼的狂喜(还要假装镇定简直啧啧啧)。整个申请季也有身边女神校各种换或者是根本不在乎哪里排名高就去哪里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坚定不移地就觉得这里是我的执念,作为动力撑过了整个申请季。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她有多狂热,电脑桌面是Middlebury的壁纸,手机也是,(学校真的美得不行了冬天全是雪虽然冷但是没秋天夏天春天都是美美美)还曾经跟风拿过校徽当头像求好运,以为跟ao写长长的邮件会打动她增加一点录取的机会, 然后就被拒了。



查结果的那天一直不敢去想在外面玩了一天但是还是想着回去查,其实之前交的时候也不是很有底,结果出来之前就知道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感觉似乎经历了申请季的种种也看淡了好多,去哪里似乎不那么重要了。但是收到拒信的时候还是难受的不行,转手给男票打电话听到一声喂眼泪就掉下来坐在窗台上哭了整整七分钟(不要问我这数字是哪来的...)。 


其实就算被拒了也还是真爱,就像朋友圈下面有人安慰我说是中埋没眼光我会和他吵是我自己不够酷炫不够好女神校怎么可能会错,偶尔也会暗自腹诽Midd拒了我以后可能就少收了千万上亿捐款呢,壁纸也没换直到几天之后手机被偷想的是存到的壁纸还在那台手机里。 


可能是从小就是个执着的小孩,喜欢的东西不想松手。有人劝我说放下这些会遇到更好的学校,但是就像现在的男票好像也是一点一点努力追来的(这就是另外一个无关的故事了)。 


 那明年就再来申请transfer一次...


再被拒的话去暑假去上Language School后年再申...


还不行就毕业以后去Bread Loaf...


不然的话可能只能考虑让我之后小孩完成未尽的愿望惹.. 其实真不是大学去哪里都不重要,对我来说,只是除了Middlebury之外,哪里都差不多。(你这只是现在只有保底校的借口吧摔= =


匿名用户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近听到很多次这句话

 但是万一他吗没有什么可以来了呢? 


申请时的dreamschool是UCLA 拒的那天早上查了结果睡到下午 想出门和几个朋友见见面听他们骂骂AO(我知道这样的行为很幼稚但是听他们骂的时候觉得自己会舒服不少)当时觉得"it's okay!" 因为我还非常非常喜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UCLA到CMC的几天总会从各种渠道听到同学们的消息圣母西北卫斯理甚至BC都让我羡慕 因为BC也把我拒了 "it's okay!" 没事儿啊 我还有CMC 


说个插曲:有个之前很早ED【或者EA?记不得了总之已确认入学】录了范德堡的同学过来问我LA录了没。我说没 他发了个笑脸 好的呢 你几个月前就知道自己要去范德堡 你又录了UCLA?为什么你ED之后没有撤UC?"it's okay!" 所以到今天 我最好的录取结果是UCSD 


 "It's okay!" SD环境好而且我的专业非常强 我会愿意去 


今天早上八点之前醒了无数次 八点一到也刷了无数次CMC的网站 50分钟以后结果终于更了 拒 "it's okay!" 早就有这个准备 没收到面试而且申请是不是特别care Optional Video也没给CMC录 也就文书算得上走心 


Fuck no it's NOT okay 


 淡定的回答了几个来问的朋友以后,我开始思考我与我“厉害的朋友们”差在哪


 标化成绩我完全不输他们 活动我Junior Year至少有300小时公益 总结和文书都不差 有在美国时高中的老师和另找的顾问指导 我差的难道真的是国内一个几十万的中介?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OK 也许是因为我变心所以哪里都不要我 

OK 也许是我SAT可以再高几十分 

OK 也许是我的文书真的没写对胃口可能有些小错误 

OK 也许是我自己填写申请时打错了单词(?) 


觉得委屈 觉得不公 本觉得世界上没有用心追不到的女生也没有用心录不了的大学 


哭完之后觉得也许真的是自己差了那一点点 没事儿 我可以去金坷垃市晒太阳 


比之前失去任何东西都难受即便不曾拥有 


 明天UCB 不知道呢 


哦对 很早之前就看到了这个问题 一直觉得自己不会有机会来回答 还是来了 


UCB 拒 


被UCB拒的下午收到了DHL送来的USC录 被肯定的感觉还是OK 但是还是会去UCSD 也许会遇到不少知友吧


Vivien猫栗子,喜爱猫和毛栗子。故叫猫栗子。

结果已出,意料之中。以为自己会哭,结果却没有。因为即使被录,UChicago每年昂贵的学费估计撑不到毕业我就得被勒令退学了。 这封拒信,虽然不是一个令人开心的结果,但也不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结果。起码在面对其他选择时我不会压力太大而纠结至死。所有的都是选择,以后才是开始。 


只是得把电脑上这个陪伴我许久的标志撕了,以免以后去了大学会被其他同学捶死。



只是得把这面寄宿家庭男主人送我的校旗从墙上取下。



只是这件衣服估计再也不会穿起。



只是这些明星片会被永远封起,不知多年后将它们再拿出来,会不会想起那个曾经奋斗过的自己。



即使结果如此,还是要谢谢这所学校,让我有了奋斗的目标,让我在无数次想放弃时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念,让我有了通宵写essay的日子,让我有了和牛逼面试官聊天的机会,让我有了发现自己的过程。 


你好,UChicago。 

再见,UChicago。



写于被UChicago拒后的第13天:

谢谢大家的鼓励和建议,我已从被UChicago拒的悲伤中走了出来。申请结果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终点。谢谢大家和我分享你们的经历,希望你们都能拿到自己dream school的offer! ...或在未来拿到dream school的offer! 


13天前,我被自己的Dream School UChicago拒绝。 


13天后的今天下午三点,我拿到了自己做梦都不敢将其称之为“Dream School”的Minerva大学的offer。 


被UChicago拒时没有流泪,拿到Minerva的offer时却哭了。 "You are more than your GPA" 没想到被Minerva大学实现了。 体验了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



昨天收到offer后,发现四月的schedule基本已被Minerva填满了,期待深灰色格子和橙色格子的每一天!


朱笛,Major in Philosophy/Poli Sci

我只是为拒我的学校感到可惜,少了一个未来获得千万上亿刀捐款的机会。JK


去年十二月被ED学校拒绝,曾经以为爱了这么多年真心一定可以打动AO,但一纸Reject把我挡在了门外。我本来以为我会就此沉沦,但是一觉醒来没有任何预想的疯狂感受。申请就和谈恋爱一样,我明白两个道理(1)love is blind,现在想来自己并不适合当时爱的这么疯狂的学校。college won't define who you are(2)男神/女神不爱你,纵使你千般多情万般努力,也不会因此改变一些。不如放下过去的执念,往前看遇见更多的值得爱可以爱的人(学校)college is what you make of it 


总结一句;被Dream拒绝就是 心如刀绞 但必须绝处逢生


zheyu xu

本科申请的时候交了八所学校只录了一所,种种原因没去然后潇洒转身在国内读的本科。四年以后也就是今年再申请,当年拒我的七所学校全部给了ad有的还有带奖的offer,然后我把他们全都拒掉了。


 四年之间我的dream school早已经改变,现在已经成功卖身梦校。


清芬,....

ED梦校被拒。


第二天safety被deferred。


那还是圣诞节之前。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感觉瞬间没有了信心。


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以前对自己的自信。觉得是不是周围所有人的表扬和赞美都是在骗我。


对自己的渺小感到深深的脱力和无奈。觉得自己一直活在幻想之中,是时候该清醒了。


想找周围的所有人诉苦,结果发现你过得好不好有些人根本不关心的。


即使我妈都说:我知道你很难受,但这只是人生的很小一部分,别想太多。 后来平复了一些,却又接到了一个match school scholarship program拒绝我的消息。


本来觉得自己经过头两次已经够坚强的我,当天晚上打电话给我妈,说着说着就开始哭,说:妈,我觉得我有时候就是个只会花钱,没能力的失败者。 


然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过年回了趟国,一切都很开心,和父母也谈了很多,感觉自己已经彻底从被拒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可是一个人坐在飞机场等飞机回美国的时候,不知道被绊动了哪根神经,开始哗哗不受控制的流眼泪,连自己都不知道原因。飞机因为一些事故延迟两小时起飞,我坐在飞机上偷偷给我妈打电话说:要不我还是呆在家里吧,我感觉一个人面对三月底的结果应付不来。如果被全拒了起码我还可以抱着你痛哭一下。 


我妈还是那句话:别想太多。 


因为飞机延迟,我错过了转乘的火车,后来火车也延迟,再后来因为下雪没人接我,我差点要自己坐出租车。坐在火车上一路都在哭,检票员都不敢叫我查票了。自己心里还奇怪怎么这一趟回美国把自己两年份的眼泪都哭完了,明明平时很要强,绝对不在大庭广众丢脸。


但是我真的时候怕一个人面对结果啊。就像是一步一步走回一个好不容易爬出来的被拒黑洞一样。 


回家第二天开始上学,开始后悔没申请local colleges,开始担心没学可上。全年级就我一个人一个offer都没拿到。 


就在上个星期,拿到了我的第一个offer,虽然是我的safety,一看到结果本来也觉得无所谓,但是跟我爸妈视频说着说着又哭了,哭的撕心裂肺的把自己都吓着。怎么开心也哭伤心也哭。 


哭完了才发现,过去的这3个月,压力太大了,太难受了。像毒一样的积着。现在才一点一点缓和。


收到safety之后被match school拒的一塌糊涂。


现在如果Ivy不收我我就只能去safety了。


从中国回美国的那一晚也是,本来赶不上火车要在火车站呆一晚上第二天再回去的,那时不知道怎么就坚信一定会有最后一班回家的火车。


后来果然买到了票,车厢里占满了人,我坐着,感觉挺庆幸的。 所以现在我也相信,一定会有最后一班回家的火车。 共勉。


It has been a fun ride, and now spring is coming. Again.


王昊翔,physics

3月14日早上被Caltech脆拒…… 但真的很平静。或许因为我知道即使自己的分数再高一点,甚至到满分,能被Caltech录的概率也不到30%,所以在之前就想通了,被拒很正常,


如果我上了大学之后还想去Caltech,那我完全可以大一申请Transfer。


如果再被拒,就申请它的暑期项目,和它的教授套近乎,然后大二再申请一次Transfer。。


再被拒……那就Graduate再申请一次……


再被拒……那就以后争取来Caltech教书……


再被拒……


那就以后争取让我孩子申请一下吧……


不过我觉得,很可能等我到美国之后,会逐渐发现,其实Caltech也并不是多么神圣的地方。也许现在的我就像去年前年向往着北大的我一样,虽然没被北大录取,但是几个月后,了解了更大一片天地之后,觉得北大也就只是北大,并没有更多高远神圣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未来我并不会像现在这么痴迷Caltech。这段申请的经历也只不过是充满着激情与汗水的一缕清风。 


但是无论如何,就像北大承载了曾经的我的一段美好的梦一样,Caltech也是我记忆中美好的一页。秋天到美国后我一定会开车去Pasadena,看看那曾经魂牵梦绕的Caltech Campus。


瓜子君,97 巨蟹 cynicalist

怀抱着和大家抱头痛哭的心情把所有回答都看了一遍,结果读到很多“哥大不收我,耶鲁收我” 和被拒了之后被录的故事,所以我来散布negativity。 


dream school是NYU,热门梦校。从12岁第一次看美剧Gossip Girl第一次有美国大学这个概念的时候就有了印象,一直记在脑子里。然后初中毕业,出国读高中,终于感觉感觉这个梦想reachable,只要我努力就一定可以达到。这所学校变成我高中三年的所有动力,支撑我忍受孤独忙碌,上学放学做实习做activity,一个人在跑遍这个不喜欢的城市的每个角落。不开心的时候告诉自己,没关系,去到纽约就会好的,再忍一忍。


第一次有了真实的激动感是标化终于考出了一个目标的成绩,虽然对比很多大神不算高,但也确确实实是自己努力奋斗出来的小成就。早上六点起床查成绩兴奋得睡意全无,乐呵呵地就去上学走路都带风。然后还有去NYU在我们这个城市的info session,在一个酒店的大厅里,满眼的紫色坐满了人,只有我一个是只身前往。望着硕大的屏幕打出来的”New York University",热血澎湃地跟自言自语,We finally met. I am going, for granted.


每个人都跟我说,你一定没有问题,你一定会进的,你一看就知道是New Yorker啦!我自己也从来没有设想过被拒的可能性,根本没办法picture自己在别的任何一所学校。 


花了那么多废话说自己有多爱,下面真的来说说被拒的体验了。我应该又会哭出来。


去年12月15号,早上五点自然醒,开始两分钟刷新一次邮箱。回学校考AP Lang的final,考试期间不能碰手机。交了卷子第一时间颤抖着拿手机刷新,整个人都在抖得不能自控于是冲出教室在走廊里祈祷那句”Congratulations!"


我等到了,是NYU Shanghai发来的。没关系,我跟自己说,他们说两个campus是分开录取的,本部的还没来而已。拎着种种的旧版macbook跑到图书馆细细地看那封NYUSH的email,好像一直看一直看上海这个词就会消失一样。看奖学金,几乎全奖,只有不安。


继续等,越等越心急,没消息,开始恐慌,不详预感占领高地,我的预感一直都很准。忍住不要崩溃,继续等。到了两点,东部时间过了五点,就是说admission office下班了。我心里已经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可是害怕忍不住在大家面前哭所以不敢想。放学,还要去开个会,和好朋友说我到现在都没收到,他说“再等等”。开会的时候好朋友说进了Harvard,ED/EA都是同一天出。浑浑噩噩终于回到了家,还是什么都没收到。到九点,东部时间十二点,这一天过去了,我跟好朋友说“That's it"。他说”I am sorry" 


然后我终于崩溃了,坐在冲凉房的地板上扶着浴缸嚎啕大哭。哭到眼睛睁不开气都喘不上来。爬进浴缸开了水龙头继续哭,没错就是电影里演的那样。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床抱着一丝希望打电话给AO,得到确切答复“you offer of admission lies solely with the Shanghai campus"还是要回学校继续考试。别人看到我肿成狗的眼睛问我怎么了,我说过敏。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把自己锁在家里,拉起所有窗帘,发呆+哭。一个星期后,开始做各种蠢事,羞于提及。再然后去了加拿大,本来为了庆祝的旅行变成了到零下四十度冰天雪地里的自我放逐。 


很矫情是吧,我也觉得很矫情,但是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结果,我所相信的付出就会得到回报变成bullshit。开始质疑application里的每一个字,质疑自己过去十七年的整个人生,什么都是错的,没有什么是对的。当时下意识地想把失败归咎于一定是因为我选了一个alternate campus才会这样,耻辱和悔恨日夜折磨。我的人生失去了那个最好的可能,我想。我曾经跟好朋友比喻说,就好像对一生挚爱长达数年的追逐,在步入婚姻殿堂的前夜被狠心抛弃,理由大概还是你长得太高你不爱吃辣之类的狗屁理由。 


一整个冬天过去了,我现在当然也没有多么心平气和,每次想到这三个字母,每次看到紫色,都痛心疾首只能深深深深地吸一口气。几个月以来不断地和不同的人倾诉,却在别人前来关心的时候只想跑到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但是我开始承认,是我真的不够好。我以为自己准备好了,其实并没有。我觉得自己很牛逼,其实比我牛逼的人连起来可以绕地球无数圈。是我的浅薄我的自负我的鼠目寸光带来这种盲目的把握,这种盲目的把握造成我的痛苦,都他妈是报应。 


整个申请季快要结束了,写这个也是对这段追逐的一个结束。两天之后我要第一次去纽约了,说来也可笑,我那么深爱NYU,收悉她的每个细节却从来没有去过Washington Square Park看看那个地方。我本来很害怕看到那些精致的挂着紫色旗子的大楼,想说无论如何都要绕着走。现在我想要安安静静地远远地看看她,我想知道这个我盲目地追逐了那么多年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我还没有放弃妥协,就像楼上Caltech小哥说的 " 如果我上了大学之后还想去Caltech,那我完全可以大一申请Transfer。


如果再被拒,就申请它的暑期项目,和它的教授套近乎,然后大二再申请一次Transfer。。


再被拒……那就Graduate再申请一次……


再被拒……那就以后争取来Caltech教书……


再被拒……


那就以后争取让我孩子申请一下吧……"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罗大申,Gotta knock a little harder

这个问题真是太及时了,我凌晨12点刚被CMU拒了,一夜没睡,心口还滴着热乎的血,没有人比我更适合答这题了。


phase 1. 开始咒骂那个喝浓缩,长得像160cm的泰勒斯威夫特似的美女面试官。


phase 2. 疯狂搜索CMU的waiting list转正概率


phase 3. 接受现实,报名苹果校招,让北京的基友给我留意个房,北漂去


phase 4. 回想自己的申研之路,最开始想申研是在大二,那时候我有个萌萌哒妹子,有一天我看完兰迪教授的最后一课之后,异常激动的告诉妹子,我说,毛酸菜,我有时候觉得我也能改变世界,我要读CMU的ETC。两年来我从差点留级的学渣,一路努力考T考G,不信中介自己申,为了一封推荐信向我Fletcher一般的导师跪舔,EE学生愣是自学了OBJ,还煞有介事的做了几个样品游戏。两年过去了,毛酸菜离我而去,CMU也拒我于门外,似乎我已经给出了天真,却没有得到我要的那阵波涛。


phase 5. 点了一根烟


phase 6. 戴上耳机,循环柴一,看了几页《幸福之路》,想起以前托福班上老师问“无论你付出多大代价都要留美的同学请举手”,全班无人响应,过了10s只有我举手了。


phase 7. 给我爸妈写道歉信,我写到“儿子并非惜败,或许他就是这种程度而已。“ 这句话我删掉,又写上,删掉又写上,最后又加上了“曾经真心付出的,至少都是值得的。”


phase 8. 安慰自己申研嘛,就像暗恋一样,结果不重要的,但想到自己从此与虚拟现实无缘了,还是很难过。


phase 9. 以前我过生日的时候,老友寄来CD,里面说“一定有只有你能做的事,一定有只有你能到达的地方,一定有只有你能爱的人。” 大概CMU就是那个“非命中物”,我便不再难过了。


phase10. 贱贱地在知乎搜索留美之后的悲惨生活,看到此题,全剧终。


泡面杀,资深凝视窗外爱好者

哎呀。想起一二年被小棕拒了时候,心中下意识一凛,“不愧是我喜欢的学校,就是有眼光啊。”一年后去Boston旅行时候去了小棕校园。站在门口,走每一条路,看看丑萌丑萌的大熊。我知道我来不了的原因是不够好,但是真感谢那些日子里梦想它曾带给我的快乐。 那天在某论坛上写了一句话,现在回头看热血又中二:“Dream school rej了我,但是dream没有rej我”,被好多人在人人上转发。最终也没去小棕而来了加州,眼见要毕业,回头诸多感慨,浓缩成一句话: 有梦,就去追吧;


但不管在哪里,你都还是你自己


主页君微信:uscahighschool
想加入粉丝群的小伙伴赶快长按左侧二维码,加群请注明家长同学


From:知乎,文章版权原作者所有,美国高中生诚意推荐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获取老师解答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