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人移民造假案 1200本护照的魔幻之旅

2016-04-03 澳洲消费攻略




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移民造假案。华裔王洵,带着1200名中国富人,绕过加拿大严密的“移民监”管网,非法侵入。入侵的方式,极具中国特色。


2015年10月23日上午,46岁的王洵站到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BC)省省级法院庭上,他身穿西装外套、短发、戴着眼镜,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对面,主审法官哈里斯(Reg Harris)宣读判词,其中写道:“王洵编织了精细的诈骗方案以欺骗移民局,他组织一批本地公民、外国居民一起完成了这桩罕见的诈骗行为。”


这起罕见的案件,令加拿大社会大为震动。负责此案的检察人员均表示从未见过,甚至半开玩笑说,其作案手法极具创意。


最终,王洵被重判入狱7年、罚款91.7万加元(约合445万人民币)。他和律师认同指控的造假事实,但认为量刑过重,决定上诉。重审将于今年4月举行。


“哈里斯法官量刑时会考虑威慑性,希望社会中存有类似想法的人不要再犯此类错误。这种行为将不被容忍,因为它对加拿大的税收和移民系统造成很大负面影响。”该案的检察官杰西卡·帕特森(Jessica Patterson)女士向本刊表示。


帮助中国富人躲避“移民监”的王洵,失去自由,正在加拿大的监狱里等待命运的最终裁决。而通过造假获得身份的1200名中国富人们,处境可能更为糟糕。


好前景和坏消息



王洵加拿大的别墅


王洵的家在加拿大BC省太平洋岸的里奇蒙德,4号路10544号。这是一个安静的社区,路面很宽,两边稀稀疏疏停着私家车。10544号是一栋白色二层小楼,院子围着栏杆,栏杆外种着长青的灌木丛,由于无人打理,灌木高矮不齐。王洵和太太金莉(Jin Li)以及两个儿子,原本就住在这个毫不起眼的别墅里。


现在,别墅已经不再属于他了。因为违反保释条例,这栋作为保释抵押的房产,将被加拿大政府没收。他太太,也因同案被判入狱,15岁和17岁的两个儿子很有可能会被送去孤儿院寄养。


王洵是1997年来到加拿大的,2000年,他宣誓入籍,成功实现自己的移民梦。


初到加拿大时,正赶上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二波留学移民潮。王洵出国前,加拿大最大移民来源地区是香港,但他到加拿大第二年,中国大陆就取代香港排名第一。据加拿大移民局的数据,1998年有1.98万人从中国大陆移民加拿大,到200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3.68万。


毕业后,王洵在加拿大苦苦打拼。他先找到一份保险公司的工作,1998、1999那两年的大部分时间,他每天做保险经纪人。但这份工作未持续多久,2000年中期,他被解雇,到年底,才又找到一份工作。他加入温哥华一家名为Can Visa的移民公司,开始与加拿大的移民政策、移民局官员打交道。这个经历让他决心全力“深耕”移民业。一年后,他主动离职,不久就开设了自己的移民公司新加威(New Can)。


一年的在职经验就可以自己开移民公司,可见当时门槛之低与需求之大。当时加拿大移民市场上,鱼龙混杂,常有欺诈现象发生,2002年,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加拿大移民局,推动加拿大移民顾问协会(CSIC)的成立——这是一个独立的自我监管机构。根据规定,每一个从事移民顾问行业的人,必须是律师、法律专业的高年级学生或者CSIC的会员。


王洵开始为获得移民顾问协会会员资格而努力。这并不容易,他需要完成协会开办的在线课程,再考试才可能进入协会,领取一个名为ICCRC移民顾问的牌照。牌照还需按年审核。


和王洵一起开公司的拍档是史蒂芬·杨(Steven Yang)。根据王洵律师里奇·克拉克(Ritchie Clark)向本刊的描述,杨是一个正直的人,在他管理下,新加威一直在守法轨道上发展。他和王洵都获得了移民顾问牌照。杨负责公司在加拿大的运营,王洵负责中国业务。


两个孩子陆续出生,王洵肩上责任更重,但事业开始稳步上升,他们的分支机构开到了中国大陆。如果一切顺利,他们确实可以借着中国富人们的移民梦赚上一笔。


2006年,王洵接到一个坏消息:移民顾问牌照年审没通过。这意味着他不能再从事移民顾问工作。


最终王洵决定冒一次险,小小触犯一下加拿大的移民法律。他本人不再更新牌照,开始非法执业。同时,他和拍档也加快扩张,在里奇蒙德开办了第二家移民公司,威龙移民(Wellong)。


中国富人的特殊生意

2015年12月8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工作人员在执行公务(@ 视觉中国)


相比国内热闹繁嚣的生活,加拿大乃至北美的生活可以用无聊来形容。加拿大的城市很大,中心区主要是办公室聚集区,除此之外,很少有像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那样的大型商业街区。购物中心分散于城市各处,有购物需求人们就开车前往,买够了再开车回家,没有逛街乐趣。商家关门很早,绝无可能像北京那样,半夜十二点心血来潮,还能上街撸串。


住在郊区,更是安静,半天也不会有行人走过,更不用谈邻里之间的交流和跳广场舞的大妈了。周末几个朋友约到一起看球聊天,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大事。一个北上广职场人士手机里存的电话号码少说也是两百以上,但一个普通加拿大人的通讯录不会超过50人。


2008年,王洵的通讯录里,又少了一个联系方式。8月份,史蒂芬·杨去世了,死于癌症。这当然也严重影响了公司运转。


移民顾问公司最宝贵的是经理与客户资源。除了王洵和史蒂芬·杨,新加威还有三名骨干职员,他们掌握着大量的客户。杨死后,其中两名职员辞职,另一名骨干员工叶真文(Vicky Ye)也曾打算离职自己开公司,但经王洵劝说留了下来。


在律师的辩护材料中,叶真文是本案的一个重要角色,在公司巨变后,她实际上成为新加威的第三人。王洵抓全面,太太金莉做财务,叶则负责具体业务。


杨的去世,核心骨干的离开,让公司元气大伤。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再也没有持顾问牌照的员工了。2014年,王洵被捕时,加上王洵,两家公司一共有22名移民顾问,全都不是移民顾问协会会员,已成为彻头彻尾的非法移民机构。


也许可以帮富人们逃避“移民监”——据王洵的律师里奇·克拉克辩称,有一天,王洵从员工那里听到类似建议,叶真文也力主开展这项业务。里奇·克拉克说,叶是公司内部第一位开始造假业务的,王洵的造假技巧,大部分是向她那儿学来的。不过本刊未能联系到叶真文的律师对此作出回应。


王洵的公司,从此暗暗改变了主营业务。


王洵被捕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探员在威龙移民公司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份华人报纸的广告图样。广告左上角清楚写着“五年内住不满两年,可合法延续枫叶卡(永久居留卡)”。这是明显针对加拿大的“移民监”的。


“移民监”是民间的一种戏谑叫法。它指的是移民接受国对移民设置的一个门槛:足够的居留时间。


“加拿大的‘移民监’,相对其他移民大国,如澳洲、新西兰、美国,是最苛刻的。比如美国,只要半年登陆一次就可以。”环球移民公司加拿大移民项目负责人告诉本刊,加拿大当时的规定是申请永久居留权,五年内必须在加国境内居住满两年(加入国籍更严,现为六年内住满四年),否则就要失去永久居留权资格。


越来越多的中国富人选择移民到加拿大,要面对“移民监”。“胡润百富”2011年的一份调查中,财产千万以上富豪最青睐的移民目的地里,40%选美国排名第一,37%选加拿大,排名第二。此后,在中国富人的移民目的地中,加拿大一直排位靠前。2015年,一份调查显示,平均拥有净值3000万人民币的中国富人中,有12%有外国身份,移民目的地中,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最受欢迎。


这些富人大都在国内有稳定的生意或庞大的人际网络,他们为了子女受教育等原因移民加拿大,但很多人并不愿放弃在大陆的生意,加之加拿大生活单调,强制性的两年居留期,便如坐监一般,“移民监”一词因此而来。


“移民监”并非不可合法规避。移民顾问孙涛告诉本刊,“如果是企业家,国内有生意跑不开,我也建议一定要把家庭移到加拿大,最少要等到配偶入籍。加拿大移民条例规定,夫妻有一方成为加拿大公民后,另外一方将永久可以保留枫叶卡。”


但王洵的公司提出了更诱人的条件:不需要夫妻分居,也不需要单身富豪长居此地,居住不满法定两年,也可以继续保有永居权。实现的方法,则依靠几块小小的假印章,以及一套严密的造假网络。


瞒天有数


2010年12月的一天,王洵打开邮箱,写了一封邮件,收件人叫章月娟。王洵为这位客户无微不至地拟定了一套充满谎言的行程说辞——


“出中国的时候,主要对付的是航空公司,你只能说去美国,不能说最后要来加拿大。同时,航空公司会要你提供一个在美国的住址和电话,你随便在网上找个西雅图的酒店就好。


“进美国的时候,美国人会问,你来美国做什么,你就说我转道回加拿大,我是加拿大居民,住在温哥华。美国人一听,就不会怎么问了,因为你根本就不去美国。当然,他可能会问为什么不直接回(加拿大),你可以说机票紧张,买不到直飞或飞西雅图便宜。


“进加拿大的话,如果从陆路走,主要开车的司机问题较多。问你为什么离开这么久,你可以说家人有病,需要照顾。问你枫叶卡是谁帮你申请的,有没有经过中介,你就说没有通过中介,是朋友帮我填。如果接着问你哪个朋友,就说是一个房产经纪人。”


邮件最后,王洵还安慰客户,“问题想得比较多和细,估计80%是不会问的。”


在2014年美加边境开始实时共享入境信息前,美国是一条逃避“移民监”的秘密通道。当时美加两国边境管理宽松,坐“移民监”的中国人借由美国出入境很方便,且不易被加拿大移民局发现,这样就会构造申请人一直在加拿大国内坐着“移民监”的假象。


有了商业模式,接下来就是技术“攻关”——修改护照签注、出入境内容。


按照规定,坐“移民监”时,申请人必须填写一份离境记录表,加拿大移民局再根据申请人护照的出入境记录核对表格正确性。王洵首先要制定满足“移民监”时间限制的离境记录,同时通过所盖出入境假章时间的“腾挪大法”,使得护照上的出入境时间与申报表上一致。


因为每人每次出入境时间都不相同,每张护照都需刻制多个假章。日后,加拿大移民机构惊讶地发现,王洵长于此道,他总对客户的护照大动手脚,如下图中“曹炯”新旧两本护照上,他一共制造了六组出入境时间记录,需要加盖12个假章,章的形状需要考虑,盖章的页码也有详细规定如此种种方能满足“移民监”规定的居住时限。真所谓一个谎言要用另外十个谎言来圆。



从本刊获得的检方详细证据看,王洵不仅精于这种造假,甚至可以用热衷来形容。假章多出自国内刻制,于是王洵经常会给国内分支机构的人员发出指令,比如“章一定要精确,新的章可以刻了”这样的话语频繁出现在邮件中。


不过假章质量并不稳定。国内业务人员曾多次向王洵反映印章细节上的问题。有员工在一封名为“印章!”的邮件中请示他,刻章的人送过来一些印章,但“并不统一,有好有坏的”。王洵立即回复他,质量差的假章要重新刻。


王洵追求细节。通常在看过假章图片后,他会提出具体修改意见,比如下图中这份证据显示了他的精细:日期本应是5日,结果刻成了6日。有几处字体也有问题,“歪字体,明显不同”。




除了盖假章外,王洵还会修改客户护照原记录,包括隐藏到其他国家的入境记录等。他们用剪刀和胶水操作,但精密度很高,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事后还发现一些客户的入境记录被粘贴到另一些客户护照上。


这些不太精细的假章甚至偶尔还给他们带来麻烦。2010年6月,他手下的移民顾问薇薇安·姜(Vivian Jiang)曾给他发邮件告知,一对客户参加公民测试时,测试官认为护照上的两个章有问题,要求他们提供补充资料。


不过,绝大多数假章与逃避“移民监”的中国富人都安然无恙。克拉克律师向本刊承认,加拿大移民局此前在监管问题上,确实并不太严格。


从上海到青岛


不知是不放心还是图安心,王洵有时候会不远万里寄回甚至亲自护送回客户护照,在国内加盖假章。护照一般先到上海,然后直奔青岛,盖章完成后再原路返回加拿大,最终出现在移民官面前。


王洵此前建立的上海与青岛两处国内代表处成了“内线”。不过,直到去年加拿大移民局调查员搜查王洵住所与办公室,才最终发现了这条隐秘的跨国线路。他们发现,与王洵对接的核心人物叫刘东旗。


刘东旗是新加威青岛办事处的负责人,他在青岛东海西路凯旋大厦15D,以每月420元的费用,租了一个10平米不到的隔间。


2011年刘东旗在一封给王洵的邮件中提到,每一个单独的章要花费300元(货币单位不明)。


当年12月5日,王洵从加拿大快递了两本护照,他提醒刘东旗“为了不让海关察觉,我写了个解释,但对你没什么用”,王洵在邮件里没有点明解释内容,“具体怎么操作你收到后我再说,这两个很着急,也需要准确,钱不是问题。”


钱确实不是问题,关键是质量。随着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变得越来越严苛,加拿大对申请入籍人的“移民监”时间要求修改为四年内满三年(2015年开始,已经改成六年内住满四年),王洵发现业务风险越来越高,也发现自己的秘密业务升值了。


一分时间一分价钱,王洵量化了价值。如下图,他将客户缺失的三年共三十六个月进行了详细划分,每月价格大概是600加元,合人民币3000元不等,相当于中国城市居民一个月的平均工资水准。在加拿大的居住时间越短,价格越贵。理论上说,如果申请者一天都不愿意住在加拿大,王洵的公司也可以帮忙办理——最高需要25000加元(约合12.4万人民币)。



不断增加的业务量,也显示出王洵和叶真文对国内富人需求的精准把握。王洵案案发前九年里,共有27万多名中国移民来到加拿大,其中,至少有1200人通过王洵的这种造假模式,在六年中获得了永久居留权甚至是加拿大国籍。


案发后,根据BC省省级法院法官哈里斯判决中所述,王洵的两家公司涉嫌谋取利润超过1000万加元(当时约合人民币4837.9万)。


看似很多,平均到1200人头上,每人才4万余元,扣除运营成本、员工薪资等,王洵所获其实并不多。据王洵律师克拉克提交的辩诉材料,“公司所有收入的80%都要作为薪酬支付给移民顾问”。而王洵被捕后,家里连50万加元的保释金也凑不出来,只好抵押了房产。


假地址,真演员


薇薇安·姜是王洵第二家移民公司威龙移民的员工。2011年6月1日,她又给王洵发了一封坏消息邮件:


“今天出事的三个电话都是陈天的名字注册的。现在由此牵出这么多人,26个案子,共计29人,这就不是一件小事。而且,卡尔加里现在又这么严肃地在调查这个案子,那么对陈天本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要不要跟他本人培训一下,万一有事情该怎样应对?”


陈天是王洵为客户进行“移民监”造假链条中的重要一环。


对那些希望躲避“移民监”的中国客户来说,仅仅护照造假是不够的,这些客户面临一个很大问题:必须拥有一个加拿大的固定住址和电话,这才能解释他们住在加拿大什么地方。而且,移民局常会与这些新移民有文件往来,或者电话了解这些新移民的情况。于是,王洵和他的移民顾问就必须为这些不在加拿大的客户提供可以接发邮件、接听电话的固定居所。这可如何是好?


日后侦查中,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最终锁定了其中一些固定住址。根据他们的统计,这些地址一共有17个,被170个客户使用了107次;假电话有12个,被170个客户使用了95次。这些地址都要付费,比如708-609stSW,这个在卡尔加里的地址,每月的使用费用是200加元。而为了物尽其用,王洵甚至连自己家的地址也派上了用场。


陈天就负责其中一处居所,另一个常在王洵邮件中出现的人叫王彦。他们除了提供地址和电话外还负责一些其他工作,包括转寄移民局文件、接机和送机,以及安排旅馆和翻译服务等,相当于王洵公司的半个员工。


当客户成功申请到枫叶卡或者公民资格时,加拿大移民局会向这个地址发送预约函,通知面试时间。陈天和王彦接到函件后,会立刻扫描,用电子邮件传给王洵。王洵随即通知客户,立刻安排行程,在预约日期前飞赴加拿大。


期间,如果移民局打电话咨询,陈天和王彦还必须伪装成客户接听。这套房间同一时刻名义上最少“居妆着十余人,可以想见陈天和王彦该有多忙,他们还必须不停转换姓名,转换角色,堪称奥斯卡级演员。本刊曾经致电这二位的电话,但都已经无人接听。


由于一个地址对应多个客户,不但地址和电话的使用变得很复杂,而且很可能被移民局发现漏洞。


百密一疏。2011年,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开始察觉到阿尔伯塔省的几个地址和电话存在异常,它们被不同新移民反复用来申请使用,这个机构到这几个地点里进行了现场调查。6月1日薇薇安·姜邮件中所述就是指的这个问题。


“2011年,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的CIC(加拿大移民及公民部)工作人员发现了这些重复多次的可疑地址,CBSA(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也由此开始调查,最后查到王所在的两个公司”,检察官帕特森女士告诉本刊,“调查资源来自多方,包括移民局和边境服务局的数据库”。


这次现场调查让王洵很疲惫。2011年6月3日,王洵邮件回复姜,并抄送另一名移民顾问:“这次是损失最大的一次,一下子全爆了,基本上目前用的地址及电话全要废弃,一切要重新安排了。客户可能也要牺牲不少……我们今后的一大工作就是和客户解释问题了,那是相当累。”


不过,市场的红火给了王洵超级信心,他依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将至。王洵认为公司的运营“是安全的”。在邮件中,他安抚员工,“从安全角度来说,不用担心……几个地址爆了,均不会牵涉到本人。我的失误是没想到移民局真的从电话着手了。地址他们早就注意了……”


业务照旧。几天后,2011年6月22日,他通知王彦安排客户到加拿大领取枫叶卡,无微不至地列好应对移民局的策略——


“接到他们以后,转一下2929地址附近(客户LIDAMING名义上的加拿大住址),我给LIDAMING的定位是从2009年8月开始在CALGAGY的商场里开美食中心的,因此,你要告诉他一个有名的商场名字。”


“他的取卡通知原件交给他。”


“他在22日取卡时,把你的(403)9262889的手机借给他,以防移民局让他打电话。”


“他的女儿陪同他取卡,已经培训。”


困兽犹斗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温哥华分部的调查部隐藏于闹市区,位于罗宾逊大街(Robson St)的一栋白色高楼上。边境服务局创办于2003年,目前已经有上万名职员。创办边境服务局的起因是美国的“9·11事件”,加拿大由此异常重视边境控制,理论上,该部门的新员工都会被培训用枪。发展到现在,边境服务局职权已经扩大很多。“边境服务局主要负责各类移民造假案,以及走私案件。”在给本刊的书面回复中,边境服务局解释了自己的执法范围。这个局有调查权和执法权,由该局的调查部负责。


2016年3月8日,本刊致信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了解该案的情况,该机构的通讯顾问罗宾·巴查姆(Robin Barcham)拒绝透露更详细的调查过程,只是特别强调,这些调查是非常认真仔细的。


不过本刊获得的加拿大地方检察院的起诉书清晰表明,从2011年6月开始,边境服务局获得许可后,开始监视这些住宅,并监听所有电话。边境服务局很快就发现,那些新移民并不住在这些房子里,也不在加拿大。


在得知住址和电话被调查后,王洵陆续停掉了这些联系点,并寻找新的地方。他谨慎了一些。比如2012年3月12日,王洵给一个新的地址提供者发邮件,解释他需要做的工作——接送机、安排酒店等工作等,“一般费用按目前公司的处理是$300/单”。费用比以前提高了一些,同时,王洵在邮件一开始就告诉对方“以后发短信给你吧,邮件不保险”。


无论他多么小心,一旦边境服务局发现他的手段后,就不会再轻易被蒙骗。


就在这时,公司运转也出现困难。2012年6月12日,王洵决定停掉一个顾问的工作。“你知道……公司的业绩不是太好”,王洵解释道,因此你这边的工作也会进行调整。工资会发到六月底,以后希望能使用这个地址来接收邮件和电话,每单200加元。


加拿大境内的骗局暴露,中国的链条也开始出现裂痕。2012年初,新加威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柯庆选择抽身。


在上海工商局登记的证件照中,柯庆身着西装打着领结,三七分的发型加一副大方框眼镜,给人感觉沉稳成熟。2003年,王洵以新加威董事长身份授权36岁的上海老乡柯庆出任上海部首席代表,全权处理该部一切事物。和学工科的王洵类似,柯庆在接管新加威上海部之前是位工程师,二人八年合作默契。


“上海代表处为总公司在国内商户的联络、沟通、协调方面起到了应有的良好作用,为促进北美和中国之间的交流打下基矗”2009年,为延长上海代表处的驻在期限,王洵在向工商局的申请书中高度肯定上海部的作用。


但是2012年5月11日,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正式改为何晓峰。柯庆似乎走得很匆忙,工作交接都未能妥善完成。这一年,该公司因逾期未能提交2010年的年度报告而被处罚。新任首席代表何晓峰在检查报告书中解释,因公司代理人离开公司时未能和相关人士交接,以致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未交2010年报告。


王洵的工作状况也似乎逐渐出现问题。2012年7月,上海一名员工接连发了三封邮件,询问上个月发到青岛的一本护照,是否处理好了。直到8月10日,王洵才回复他。这不是他平常的风格。


1个和1200个


加拿大律师里奇·克拉克(右)和他的同事一起代理了王洵的案件(克拉克律师供图)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对王洵的调查渐入尾声,他们决定收网。


2014年10月15日上午11点20分,王洵正在威龙移民的办公室回复客户邮件。这是位于加拿大BC省里奇蒙市的太平洋商业中心(Pacific Business Center)的一栋高档写字楼,距离里奇蒙北部的华人社区只有半个小时车程,大楼里有很多华人商户,威龙的办公室在308。


这时,王洵听到敲门声。


他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两位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员,手臂上有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臂章。两位警员向王洵出示了自己的证件,男警员告知王洵因为伪造证件,偷税等多项罪名被捕。女警员则出示了搜查令,开始检查威龙移民的办公室。


与此同时,王洵的另一家移民公司新加威位于温哥华伯拉德(Burrard)大街666号的办公室,也遭到彻底搜查,一共有50个包裹的证据被查获,其中包括各类护照,文件等。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宣布,王洵一共为1200名客户伪造了各种材料,以欺骗加拿大移民机构,从而获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资格(枫叶卡)以及公民资格。


警员进入办公室时,“(王洵)正拿着一个护照的复印件,上面有一些通过复制粘贴修改后的中国海关章。” 检察官帕特森女士对本刊说。


这些护照被送到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实验室,护照专家托宾·田中(Tobin·A·Tanaka)对这些护照进行了仔细检查。田中是日裔加拿大人,世界上最知名的护照检查专家之一。他在鉴定之后发现,135本护照上的印章有问题,而查获的其他护照复印件上,也同样发现了问题印章。


王洵精心构造的造假链条轰然崩塌。后经调查人员查明,除了护照造假外,王洵的公司还协助一些客户通过虚假雇佣关系等方式,获得永久居留权或者国籍。


正式成为首席前的2012年3月,何晓峰将上海代表处驻在期限从之前的三年一延期改为不约定期限。正式被王洵授权为首席后的第五天,何将新加威上海的业务范围从“从事本公司(加拿大新加威)投资和企业咨询的业务联络”改为“从事隶属外国企业有关的非营利性业务活动”。王洵出事后,这一“非营利性业务活动”也无影无踪。


2016年3月7日,记者致电何晓峰,对方称自己已不在新加威工作并挂断。另一名员工的手机也一直处于未接听状态。


记者来到新加威上海现注册办公地江宁路友力国际大厦探访。大厅中的地址标牌上写着:1603A-新加威顾问(加拿大)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16层该室的玻璃门上还印有新加威的英文名“NEWCAN”。但现在1603A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办公室约两年前已租给一家翻译公司。


青岛代表处也消失了。工商资料显示,新加威青岛办事处同时也是另外一家移民咨询公司的注册地。


2016年3月4日下午1点40左右,记者最后一次来到位于青岛凯旋大厦的新加威青岛办事处,三次敲门后,一身高约185CM、近五十岁的男子把门打开一道缝,露出半个身子。记者询问对方是否为刘东旗,话音未落该男子快速说,“怎么了,什么事吧?”虽然并未承认,但他的外貌与多位认识刘东旗的门卫描述类似——一米八几的身高,长相斯文,有些呈八字的垂眼,衬衫整齐地塞进腰带。


该男子接过资料,但是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边说着“我不适合,我不适合,算了算了”,边关上门。随即,门又打开,他拿走记者此前递过的杂志说,“我不是他,我不是他。”大门再次砰然关闭。


一扇大门关闭了,但其他大门还在。怀着移民梦的人们,依然在寻找各自的途径。凯旋大厦6层窗户上,另一家移民公司“专业办理加拿大、美国、匈牙利、葡萄牙移民”的霓虹灯广告滚动播出,路过的男孩问女友,“你想投资移民吗?”


太平洋的另一端,位于BC省维多利亚的Williams Head监狱是一家模范监狱,有剧场、厨房、洗衣房、球场。王洵被关押在这所监狱的一个双人牢房,处于最低监禁级别,家人可以定时探访。但是他的家,已经分崩离析,房子被没收,他的妻子,也涉案被捕。叶真文和其他6位员工另案处理,等待审讯。


囚笼之外,更加惶惶不安的是王洵那1200名客户,本刊获得其中11人的联系方式,屡次拨过去,电话那端,要么停机,要么接听者一闻来由即迅速挂断电话。


他们通过欺诈获得了加拿大的永居权甚至国籍,但现在,谎言被戳破,他们将面临加拿大当局的仔细审查,面临驱逐出境的威胁。尤其是一些已经取得公民资格的移民,由于中国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他们在成为加拿大公民的时候就自动放弃了中国国籍。如果他们的加拿大国籍再被剥夺,这些人可能成为无国籍人士。


而在熟悉加拿大移民政策的律师看来,这场涉及1200多人的案件,或许并非孤例。“这起案件暴露了加拿大移民局的问题。”詹姆斯·美特卡夫(James Metcalfe)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他是一位多伦多的资深移民顾问,PACELaw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2010年,他曾带一位中国客户去见加拿大大使馆的移民官,对方向该客户询问2010年的财务报表,“实际上,财务报表要下一年才能做出来,于是我的客户被拒绝了”。美特卡夫写道,“我断言,王洵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加拿大移民局的愚蠢,我的同行们只能不停地伪造各种文书。”



看天下343期封面故事


《Vista看天下》团队出品

做最好看的新闻故事

微信公众号搜索“看天下”添加关注

商务合作请联系QQ:3310806586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