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古巴演讲全文:我们的民主并不完美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9 生命真谛


奥巴马23日在哈瓦那大剧院通过电视向古巴民众发表演讲,称要“埋葬美洲冷战最后的残留”。他在演讲中还用大量篇幅宣讲“美国民主”,古巴媒体对演讲全程进行了同传直播。
        奥巴马这次讲话是他此次对古巴访问3天时间里的最高潮,标志着卡斯特罗执政50多年以来美古敌对关系的结束,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奠定了新的基础。
     奥巴马在讲话中释放了善意,也呼吁古巴进行政治经济改革、实施对外开放。 以下是奥巴马讲话全文,古巴电视台对演讲全程进行了直播。
  谢谢你们。(掌声)非常感谢(西班牙语)。非常感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
  卡斯特罗主席,古巴人民,非常感谢你们给予我,我的家人,我的代表团的热烈欢迎。今天到这里来,我深感荣幸。
  在我开始之前,请让我先说几句其它的事情。我想就发生在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事件说几句。美国人民向比利时人民表示关怀。我们和他们一起谴责针对无辜人员的残暴袭击。我们将采取所有的必要措施以支持我们的朋友和盟国比利时,将那些对恐怖袭击负有责任的人员绳之以法。这件事再次提醒我们,世界必须团结起来打击恐怖主义的祸害,无论是哪个民族,哪个种族,哪种宗教信仰。我们可以也必将击败那些威胁全球各地人们安全和平安的人士。
  对古巴政府和人民,我想感谢你们对我,米歇尔,玛丽亚,萨莎,我的岳母玛丽安所展现的善意。
  《种一朵白玫瑰》 (掌声),在他这首最著名的诗歌中,何塞-马蒂向他的朋友和敌人表达了友谊和和平之意。今天,作为美国总统,我向古巴人民表达欢迎和和平之意。
  哈瓦纳距佛罗里达州只有90英里,但是为了到达这里,我们不得不跨越非常远的距离,跨过历史和意识形态的阻碍,跨过痛苦和分离的阻碍。空军一号之下的蓝色海域曾驶过前往古巴岛的美国战舰,这些战舰曾解放古巴,也曾被用于对古巴进行控制。数代古巴革命人士曾通过这些海域前往美国,在美国争取对他们事业的支持。数十万古巴流亡人士也曾乘飞机和简易木筏越过这片距离很近的海域,他们为了追求自由和机遇而前往美国,有时候不得不抛下他们的所有财产和爱人。
  与我们两个国家的许多人一样,我的生命经历了我们两国的孤立时刻。古巴革命发生在我的父亲从肯尼亚来到美国的那一年。猪湾事件发生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接下来的一年,整个世界屏住了呼吸,关注着我们这两个国家,人类当时已走到恐怖核战争的边缘。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我们两国的政府陷入了看起来没有止境的冲突,通过代理人进行争斗。在一个不断自我更新的世界里,美国和古巴之间的冲突曾是一个不变的事件。
  我来到这里来埋葬美洲冷战最后的残留。(掌声)。我到这里是为了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谊之手。(掌声)
        
    我想明确表示:我们两国政府在这么长岁月里的分歧是真实存在的,是很重要的。我肯定卡斯特罗主席将会说同样的事情,我知道,因为我听到他曾长篇幅地谈论过这些分歧。但在我讨论这些议题之前,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我们所共享的东西。因为,在许多方面,美国和古巴就像是两位失和多年的兄弟,尽管我们流淌的是同样的血液。
  我们都生活在新世界,被欧洲人殖民,与美国一样,古巴的部分建设工作是由被从非洲带到这里的奴隶完成的。与美国一样,古巴人民的祖先是奴隶和奴隶主。我们都对那些跨越千山万水来在美洲开始新生活的移民予以欢迎。
  我们的文化多年以来已经融合在一起。卡洛斯-芬莱医生在古巴的工作为数代医生铺平了道路,其中包括沃特-里德,他从芬莱医生的工作中吸取经验来帮助应对黄热病。正如马蒂在纽约写下他的一些最著名诗歌,海明威曾在古巴定居,从这些海岸外的海洋中发现灵感。我们有着共同的全国运动项目——球类项目。我们的球员今天晚些时候将在哈瓦那球场竞技,杰基-罗宾森在美国职棒大联盟首次出场之前曾曾在哈瓦那球场比赛。(掌声)据说,我们伟大的拳击手默罕默德-阿里曾向他永远不能与之交手的一位古巴人致意,称他将只能与伟大的古巴拳王奥菲洛-斯蒂文森打成平手。
  所以,即便在我们两国政府成为对手,我们的人民仍然共享着共同的爱好,尤其是有那么多的古巴人来到了美国。在迈阿密或者哈瓦那,你可以找到跳恰恰恰或者莎莎舞,吃古巴炖牛肉的地方。我们两国的人民曾与西利亚-克鲁兹或葛洛丽亚-伊斯特合唱,他们现在听雷击顿或者皮特保罗的音乐。(笑声)。我们数百万人有着共同的宗教信仰,我曾在迈阿密的圣母博济全国朝拜堂向这种宗教信仰致意,古巴人则在 La Cachita找到了这种平静。

   
    尽管我们存在着分歧,古巴人和美国人在各自的生活中有着共同的价值观。爱国主义和自豪感,非常强烈的自豪感,对家庭深厚的爱,对孩子的热爱,对他们教育的承诺。就这将是我认为我们的孙辈把过去的孤立时期视作失常,视作更为长远的家庭和友谊故事中的仅仅一个章节的原因。
  但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忽视我们存在的一些真正分歧,有关我们如何组织政府,经济和社会的分歧。古巴是一党制,美国是多党民主制。古巴的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美国的经济是开放市场的。古巴强调国家的作用和权利,而美国是建立在个人权利基础之上的。
  尽管存在着这些分歧,卡斯特罗主席和我在20141217日宣布,美国和古巴将开始两国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进程。(掌声)。自此之后,我们建立了外交关系,开设了使馆。我们启动了在健康、农业、教育和执法领域进行合作的倡议。我们就恢复直航和邮件服务达成了协议,我们扩大了两国之间的商业联系,增加了美国人前往古巴旅行和做生意的便利。
  尽管仍有人士反对这些政策,但这些变化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不过,辩论双方仍有许多人在问: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现在?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当美国做的事情没有奏效时,我们要有勇气承认真相。为冷战而设计的孤立政策在21世纪已没有多少意义。禁运只是在伤害古巴人民,而不是在帮助他们。我一直相信马丁-路德-金所称的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我们不应当害怕变革,我们应当拥抱变革。(掌声)
  这使我要提到这些变化的一个更大和更重要的原因:我相信古巴人民。(西班牙语)我相信古巴人民。(掌声) 这不仅是与古巴政府的关系正常化政策。美国也在与古巴人民实现关系正常化。(掌声)

    今天,我想同你们分享一下我对我们未来的构想。我想让古巴人民尤其是古巴年轻人了解我为什么相信你们应当抱着希望展望未来,不是那些坚持认为事情会比实际情况要好的错误承诺或者是认为你们所有的问题明天将会消失的盲目乐观主义。这种希望是植根于你可以选择和塑造的未来,一个你可以为你的国家去打造的未来。
  我对此抱有希望,因为我相信古巴人民和世界任何其它地方的人民一样具有创新性。
  在由想法和信息推动的全球经济中,一个国家最大的财富是它的人民。在美国,我们有一个古巴人民可以利用的清楚优势:那就是迈阿密。在哈瓦那,我们在个体户、合作社、仍在跑的老式车辆上看到了这种才华。古巴人发明了空气。(西班牙语)(掌声)
  古巴有着丰富的资源,它的教育制度重视每个男孩和女孩。(掌声)在最近几年,古巴政府已开始向世界开放,为这种才华的成功开放了更多空间,仅仅在几年时间,我们看到了个体商户在保持特有的古巴精神的情况下可以取得成果。成为个体户不是变得更像美国,成为个体户是做自己。
  看看桑德拉-李迪塞-阿尔德玛吧,她选择创立一个小企业。她说,古巴人可以在不失去我们身份的情况下创新和改变我们的秘密不是拷贝或者模仿,而只是做自己。
  看看理发师帕皮托-瓦拉德里斯吧,他的成功改善了他所在社区的条件。他说:我认识到我不能解决世界上的所有问题。但是如果我能够在我居住的世界一角解决问题,它可以在整个哈瓦那泛起涟漪。
  这就是希望开始的地方,拥有自食其力的能力,打造一个你可以自豪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政策的重点放在支持古巴人而不是伤害古巴人的原因。这就是我们废除向古巴汇款限额的原因,这可以让普通古巴人拥有更多的资源。这就是我们鼓励旅游的原因,这将为我们两国人民之间构建桥梁,让古巴的小企业获得更多的收入。这就是我们为商业和人员交流开放空间的原因,这样做将使美国人和古巴人能够合作,以找到治疗疾病的方法,创造就业岗位,为古巴人民拥有更多机会打开大门。

    作为美国总统,我已呼吁国会解除贸易禁运。(掌声)。这是对古巴人民过时的负担。这是对那些想在古巴工作、做生意或者投资的美国人的负担。现在是解除贸易禁令的时候了。即便我们明天解除贸易禁运,在古巴不继续在国内推进变革的情况下,古巴人也无法发挥他们的潜能。(掌声)。在古巴创建企业应该更加便利,一位员在应当可以在那些在古巴投资的公司里直接找到工作。两种货币不应当用来区分古巴人可以获得的工资类型。古巴全国各地都应当能上网,这样,古巴人就可以与更广泛的世界联结在一起,(掌声)与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增长实体联结在一起。
  美国对古巴采取这些措施的能力没有设限,这将由你们决定,作为朋友,我可以告诉你们,21世纪可持续的繁荣取决于教育、医疗保健和环境保护,但它也取决于想法的自由和开放的交流。如果你无法在网上获得信息,如果你不知道不同的观点,那么你就无法实现你的潜能。年轻人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希望。
  我知道这些议题很敏感,尤其是当一位美国总统提出这些时。在1959年之前,一些美国人视古巴为利用对象,他们无视贫穷,助长腐败。自1959年之后,我们曾是地缘和个人争斗的隐形拳手。我知道历史,但我拒绝受困于历史之中。(掌声)
  我已明确表示,美国没有能力,也没有意图来把变革强加于古巴。古巴将发生什么变化将取决于古巴人民。我们将不会把我们的政治或者经济制度强加以你们。我们认识到,每个国家,每个民族必须制订自己的路线,塑造自己的模式。但在去除了两国关系历史的阴影后,我必须坦承我所相信的事情,我们美国人所相信的事情。正如马蒂所说的那样:自由 是所有人可以诚实,去思考,不虚伪地发声的权利。
  所以,让我告诉你我所相信的东西,我无法强迫你同意我的观点,但是你应当知道我所想的东西。我认为,所有人在法律面前应人人平等。(掌声),所有孩子都应当获得由教育、医疗、衣食住行等所带来的尊严。(掌声)我认为公民应当在没有恐惧的情况下自由地表达看法(掌声),进行组织起来的权利,批评他们政府的权利,举行和平示威的权利,法制不应当容忍随意关押那些行使这些权利的人们。(掌声)。我认为,所有人有权和平地和公开地行使信教的权利。是的,我认为,选民应当能够在自由和民主的选举中选择政府。(掌声)
  不是所有人都在这一点上同意我的看法,不是所有人都在这一点上与美国人民的观点一致,但是我认为,这些人权是普世的。(掌声),我相信,这些权利是美国人民的权利,古巴人民的权利,世界各国人民的权利。
  现在,我们两国政府在上述许多问题存在分歧不是一个秘密。我与卡斯特罗主席进行了坦率的对话。他多年以来一直指出美国制度的缺陷:经济不平等,死刑,种族歧视,海外战争。这只是一个样本,他还有一个比这长得多的清单。(笑声)。但这是古巴人民需要了解的:我欢迎这种开放辩论和对话。这是一件好事,这是健康的,我对此并不感到担心。
  我们在美国政治上确实有太多的金钱投入,但是,在美国,仍有像我这样的人追求和获得美国总统职务的可能,我是由一位单身母亲扶养长大的,是一位不同种族的混血儿,而且没有多少钱。这就是美国的可能性。(掌声)

    我们在种族歧视方面确实存在挑战,在我们的社区里,在我们的刑事司法制度方面,在我们的社会,奴隶和隔离的遗产,但事实是,在美国的民主体系中,我们进行公开的辩论,这使我们可以改善。在1959年,当我父亲来到美国时,他想要娶我母亲在美国的许多州是一件非法的事情,因为我的母亲是白人。当我开始上学时,我们仍艰难地在美国南方各地实施黑人白人一起上课,但人们组织了起来,他们进行了抗议,他们就这些议题进行辩论,他们挑战了政府官员。由于这些抗议和辩论,由于大众的动员,我今天能够作为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站在这里,这是因为美国所提供的自由,使我们能够进行变革。
  我不是在说这很容易,我们的社会有许多大问题,但是民主是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这是我们为更多的美国人提供医保的方法。这是我们在女性权利和同性恋权利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的方法。这是我们应对不平等,社会上层拥有太多财富的方法。因为员工们可以组织起来,普通人能够发声,美国民主使我们的人民有机会追求他们的梦想,享受高水准的生活。(掌声)
  但是仍会有一些艰难的战斗,民主的进程并不总是很美丽,它经常令人失望。你可以在美国国内正在进行的选战中看到这一点,但是请停一下,考虑一下正在进行的美国选战这个事实,你可以看到在共和党内有两位古巴裔美国人,他们反对一位黑人总统的遗产,同时认为他们是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最佳人选,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要么是一位女性,要么是一位民主党社会主义者?(笑声和掌声)这要是在1959年,谁会相信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民主所取得进步的一个测量。
  所以,以下是我对古巴政府和人民发出的信息,理想是所有革命的出发点,美国革命,古巴革命,全球各地的解放运动。我认为,这些理想在民主之中找到了它们最真实的表达。这并不是因为美国民主是完美的,而恰恰是因为我们不完美的,我们,和其它所有国家一样,需要民主给我们进行变革的空间,它使个人有能力成为思考新方法的催化剂,重新想像我们的社会应当是什么样,如何使我们的社会更美好。
  古巴国内已经在发生演变,这是一代人的变化。许多人称,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请求古巴人民来拆除一些东西,但是我将呼吁古巴年轻人把一些东西扶起来,建设一些新东西。(掌声)古巴的未来掌握在古巴人民的手中。(西班牙语)(掌声)
  对于卡斯特罗主席,我感谢你今天出席今天的活动,我想让您知道,我认为,我对古巴的访问表明,你不需要担心来自美国的威胁。由于你对古巴主权和自决权的坚持,我也确信你不需要担心古巴人民的不同声音,他们说话、集会、为他们的领导人投票的能力。事实上,我对未来抱有希望,因为我相信古巴人民将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正如你一样,我也确信,古巴将在南半球和世界各地继续发挥重要作用,我希望,你可以以美国伙伴的身份来从事这些活动。
  我们曾在世界发挥了非常不同的作用,但是没有人应当否认数千位古巴医人为穷人和遭受苦难的人所给予的服务。去年,美国医疗工作人员和美国军方人员在西非与古巴人一起共事,来挽救生命和消灭埃博拉病毒。我认为,我们应当在其它国家继续这种合作。
  我们曾在美洲非常多的冲突中持不同立场,但今天,美国人和古巴人都坐在谈判桌上,我们正帮助哥伦比亚人解决已托了数十年的内战。(掌声)这种合作对于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它给予南半球的所有人以希望。
  我们在南非人民终结种族隔离方面走了不同的道路,但是卡斯特罗主席和我都能够出席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的活动,向伟大的曼德拉的遗产致敬。(掌声)。在研究他的生平和他的话语后,我确信,我们两个人都意识到,我们在自己的国家推广平等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在我们的国家减少种族歧视。在古巴,我们想让我们的接触来帮助提升非洲裔古巴人(掌声)。他们已证明,如果给他们机会,他们无所不能。
  我们曾是不同国家集团的成员,我们将在如何推进和平、安全、机遇和人权方面有着非常深的分歧,但在我们使关系正常化的时候,我认为这将帮助在美洲培养更强烈的团结感。我们都是美洲人。(西班牙语)(掌声)
  从我就任总统之初,我就呼吁美洲人民放弃过去的意识形态争斗。我们已处一个新时代,我知道,我谈到的许多议题缺乏过去的戏剧性场面。我知道,古巴身份的部分是它作为一个小岛国可以为自身权利挺身而出,震动世界的自豪感。但我也知道,古巴将会总是因为古巴人民的才华、努力工作和自豪感而脱颖而出。这是你们的强项。(掌声)古巴并不一定要被定义与美国对抗,正如同美国不应被定义为与古巴对抗。我对未来抱有希望,因为古巴人民之间已经在进行和解。

    我知道,对于古巴岛上的一些古巴人来说,那些离开古巴的人士曾在某种程度上支持过古巴的旧秩序。我也知道肯定仍有这样的一种说法,这种说法称古巴流亡人士忽视了革命前古巴的问题,他们拒绝了一个建设新未来的斗争。但我今天可以告诉你们,许多古巴流亡人士对过去仍有一些痛苦有时候是暴力分离的回忆。他们热爱古巴,他们的一部分仍认为古巴是他们真正的家园。这就是他们的情感如此热烈的原因,这就是他们的心痛如此剧烈的原因。对于我所了解并尊重的古巴裔美国人,这不只是政治,这是有关家庭的事情,有关去失去家园的回忆,对更好未来的希望同,对回归与和解的希望。
  对于所有政治来说,人还是人,古巴人还是古巴人,我来到这里,我在一座桥梁上走过了这些距离,这条桥是由佛罗里达海峡两岸人们共同建设的。我首先了解了在美国的古巴人的才能和感情。我知道他们所承受的不止是流亡的痛苦,他们也知道局外人、斗争和更加努力的工作以确保他们的孩子能够在美国出人头地是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古巴人民之间的和解,革命的孩子和孙辈,流亡人士的孩子和孙辈,这对于古巴的未来是至关重要的。
  你可以在戈洛里娅-冈萨雷斯身上看到这一点,她在经历了61年的分离后于2013年首次到这里,她在这里见到了她的姐妹略尔卡。她在拥抱自己的姐妹后说:你认出了我,但我却没有认出你。想像一下吧,事隔61年。
  你可以在梅琳达-洛佩斯身上看到这一点,她回到了她家的故居。当她走在街上时,一位老年妇女认出了她是她母亲的女儿,开始哭泣。她把洛佩斯带入家中,向她展示了包括洛佩斯婴儿时照片的一堆照片,洛佩斯的母亲50年前把照片寄回了古巴。梅琳达随后称:我们中的许多人现在重新找到这么多东西。
  你可以在克里斯蒂安-米古埃尔-索洛尔身上看到这一点,这位年轻男子在50年后成为他的家族中访问古巴的第一人,在与亲属首次见面后,他说:我意识到,家人就是家人,不管我们相隔有多远。
  有时候,最重要的变化起步于很小的地方。历史的潮流可以把人们抛入冲突,流亡和贫穷。这些情况发生变化需要时间,但是认识到共同的人性,由血缘相系,互相信任人们之间的和解,这是进展开始的地方。理解,倾听,原谅。如果古巴人民一起面对未来,今天的人们将更有可能在古巴有尊严地生活,在古巴实现他们的梦想。
  美国和古巴的历史包含了革命和冲突,斗争和牺牲,报复,现在是和解。现在是我们放下过去的时候,现在是我们一起展望未来的时刻。希望的未来。这将不会是一件易事,将会有挫折,它将需要时间,但我在古巴所度过的时间更新了我对古巴人民能取得成就的希望和信心,我们可以作为朋友、邻居、家人来走这段路,如果可以的话。非常感谢(西班牙语)(掌声)
 (新浪国际 韩子轩 严伟江 王媛媛)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转载请联系,并注明来自“新浪天下周刊”
关注“新浪天下周刊”公众号并回复关键词(如:朝鲜、美国)可查看更多往期精彩文章。
新浪天下周刊
面向全球华人的国别问题研究、国际关系观察开放平台。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请扫下方二维码
平台编辑 杨丹妮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惊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