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分享】中国富豪:将在澳联合投资一百亿澳币

<- 分享“墨尔本AZONE地产交流中心”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1-15 墨尔本AZONE地产交流中心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于12月12日-14日在北京举行。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演讲时对比了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土地价格,其称,在中国流转一亩地,大概一千块钱人民币左右一年,在澳大利亚一千块刚好能够买一亩地,但那是永远归自己了,同样的一千块钱,这就是国际上跟我们国家的不同之处,而且国外土地多,所以坚定了企业的国际化道路。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企业家朋友大家好,很高兴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创新的心得和体会。刚才许戈辉小姐讲,互联网大风吹来了,猪都会被吹起来,我就是养猪的,养了30年的猪,到现在还在地上还没有被吹起来。而这个行业大概已经有两千年了,我们还在这样养。但是,十多年以前,大概每家养几头猪,十几只鸡,再种几亩地。到今天经济在发展,社会在变革,农村经济已经在转型了。

因为道理很简单,你养一只鸡,赚不了一块钱,养一万只鸡,好的时候一年赚一万块钱,现在没有人养鸡会低于一万只了。道理很简单,必须要养五万只,十万只以上的鸡,你才能够跟城里面务工人员的收入差不多。当你养十万只,二十万只,一百万只鸡的时候,这个方法必须大不一样了,必须转型,这就是“新常态”。

养猪也是这样,以前养一头猪赚钱,现在不行了,因为一头猪赚钱赚了不一百块钱,你养几百头猪,也没有任何意思了。必须规模的养殖,这就是转型。市场在倒逼我们的农村必须转型,种地也是这样。你种少量的地,养少量的猪,养少量的鸡,根本不现实了。我们就是养猪、养鸡,做饲料的企业。所以,到今天我们面临非常大的挑战,这是一方面。

第二、食品安全现在要求越来越高。所以我们必须要变革,要创新,这是第二。

第三、我到了欧洲,到了美国,看了一下,这些从事农业的人,多数都是年龄大的,在澳大利亚从事农业的绝大多数是60岁以上的老人。那么,中国现在从事农业的绝大多数都是50多岁的老人。在新的环境下,谁来养猪,谁来养鸡,谁来种地,这就是新的格局,必须转型。

我们集团发展的情况,过去的30年,我们通过勤奋,通过努力,通过并购,通过脚踏实地认认真真做一件件事取得相当的发展。2011年的时候得了一个相对较高的辉煌,那一年我们实现了大概800多亿,将近900亿的销售,就是靠养鸡,养猪。于是我们又定下了2012年,2013年要实现一千多亿的销售目标,结果没想到,结果第二年,第三年也没有完成任务,连续两年往下掉了。为什么呢?有人说是禽流感的原因,是的,这两年发生了禽流感,城里面的人,老百姓都不吃鸡了,市场也关闭了,鸡苗只能烧掉了,确实有这样的原因。但是,更重要是市场在变,在转型,老百姓需要有健康的、多样化的农产品,而高端的信得过的安全的农产品仍然受欢迎。

这就是我们不能简单的从规模上求发展,以前我们每年增长一百多亿销售,现在看来简单的每年增长一百亿,两百亿,一点用也没有,靠什么呢?靠转型,靠变革。于是我们认真的研究,我们传统产业究竟往哪儿转?怎么样才能吹的飞起来呢?

第一、从人上。我们的干部一般年龄都比较大,都50多岁,60多岁的管理层的比较多,因为我们有30多年历史了。我们从人上下工夫,首先从我自己做起,我们集团叫做农业股份公司董事长,首先我不要再当董事长了,于是一批年纪大的高级管理者退到第二线,一些专业的,有激情的年轻的这些人走到第一线,人年轻化,思想思维才能年轻化,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

第二、中国国内市场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可以走出去,于是我们大踏步的走出去。经过大概十多年的发展,我们目前在海外已经有40来家工厂。在将近20多个国家。从原来简单的东南亚现在发展到非洲、中东、欧洲、印度,像这些国家。初期我们发现我们的竞争力还是蛮大的,我们在这些地方市场优势很明显。这是第二个。

第三、我们以前简单的自己走出去,发现很难,到一个国家法律、政策、资源,方方面面,语言都受限制,于是在今年我联合了国内的一些民营企业,我们联合到澳大利亚去投资,我们成立一个叫做中澳农业百年合作计划,这样一个非营利的民间机构。我们组团,抱团走出去到澳大利亚发展,没想到效果非常好,我也没有想大这次习主席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们这个项目经相关部门推荐,在澳大利亚的首都,在两国元首的见证下签订了合作协议,我觉得非常的鼓舞。我们习主席,还有澳大利亚的总理亲自见证了我们的发展。

我们计划未来在澳大利亚这几十家企业要投一百亿澳币,我们现在已经投了五亿澳币。以前的概念不太清楚,我们认为美国的公司水平最高,结果当我们收了澳大利亚工厂,发现澳大利亚员工的工资收入水准比美国的高50%还要多,美国反而成本相对低了一些。这样我们最近布局,中国的市场,澳大利亚的农业资源,美国的品牌,农业加工的技术,因为我们国家土地太少了。我们经过研究发现,很奇怪,在中国现在流转一亩地,大概一千块钱人民币左右,一年。结果在澳大利亚一千块刚好能够买一亩地,那是永远的地,十辈子,一百辈字,永久的,同样的一千块钱,澳大利亚买一亩地,在美国也差不多。这就是国际上跟我们国家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人家土地多,所以坚定了我们国际化的道路。

第四、我们联合了一些做医疗的这些老板,中国的民营医院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有相当的规模,有上万家的民营医院。但是,历史上对民营医院说法非常多,有的说是卖狗皮膏药的,确实这些都存在。但是,到今天已经有一些民营医院他们走出了这种格局,逐步的做强、做大的同时,规范严格了,质量提升了,而这些医院急需进步,急需提升他们的影响力。

联合发展显然是有进步的,所以今年我们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经过大概不到一年的发展,我觉得取得非常好的明显的进步和成效。我们成立了商学院,做医疗医院的院长培训和管理,跟上海交通大学[微博]和英国的林垦大学联合办学。我们成立了研究机构,我们组建了医疗健康管理服务集团,在为我们的民营医院提供一些健康的服务等等。我们的凝聚力越来越强,有不少机构愿意参与进来了,冯仑和做保险的陈东升也是我们的联席主席。

另外,我们又联合一些做餐饮的企业,成立了亚洲餐饮联盟。希望通过亚洲餐饮联盟帮助我们餐饮企业在通过互联网市场的开拓这方面,在进行采购方面,在进行一些管理方面更上一层楼。联合起来的作用非常大,这是我们组建的澳大利亚投资的联盟,组建了餐饮的联盟,组建了医疗健康的策略联盟,我们规定专门要做医疗,但是我们可以搭建一个平台,在为他们服务的过程中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雷军[微博]在这儿,前段时间中国企业家的同事们到他那儿去,他做了一个生动的演讲,我们感到非常震撼。三年多,不到四年的时间,一个新创立的公司,估值超过500亿美金,制造手机,自己基本上不生产,靠什么,这就是变革,这就是互联网的思维。我们自己的企业在想,我们农业正在变革,现在农村转型急需金融服务,现在大规模养殖,养20万头猪,30万头猪,养十万只鸡,钱从哪儿来?

第三、服务,在新环境下,必须要有一些研究生,博士生,必须要有专家队伍,而我们要提供最强的技术服务。

第四、提供市场服务,哪个地方好卖,什么地方价格最高,什么品种最好,这个需要互联网的支持。另外,在养殖过程中,怎么样防病,治病,尽管我们是全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生产企业了,但是远远不够,只有规模性的企业,怎么样为我们的养殖户提供价值,怎么样通过为养殖户提供价值,帮助养殖户生产安全的、多样的肉蛋白,让老百姓满意,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所以,我们产品要向最终消费者迈进,怎么样联系最终消费者。

现在大家感觉牛奶安全的质量问题太让大家担心了,说过去,说过来,就是因为土壤的安全性不够,空气的污染太高,于是我们选择一个非常好的环境养牛,没想到大家的反响非常好,有的家庭认养牛,于是我们提出了互联网养牛,云牧场的养牛,澳大利亚的PM2.5最好,于是我们在澳大利亚建立了云牧场,今年澳大利亚云牧场的牛奶将会供应巨大的市场,我们奶的成本和国内奶的成本差不多。

我们正在考虑跟一些互联网企业,跟一些方方面面的企业联合来发展。很荣幸雷军先生在这儿,他答应今年年会他会给我们做一个小时的报告,同时一个小时的互动。我想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我们是传统产业,这种有千年历史的行在新格局下新生,这是我们同样面临的问题。我们就是从人开始,到国际化,到跟互联网紧密的结合,到真正为用户,为老百姓创造价值,在这个格局里面,再进行转型,这就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