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思维:如何培养一个不墨守成规的孩子?

<- 分享“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9 美国留学妈妈圈




 

本周妈妈圈微信课堂预告:

4月1日晚八点,“我把孩子送到美国顶尖大学”家长分享课堂二

演讲人:陈怿妈妈,女儿 Christine 在哈佛读二年级,毕业于北京乐成国际学校。参与方法,详见牛娃爸妈分享系列:我把孩子送进了美国顶尖大学

=========================================================


原创性思维(OriginalThinking)指的是那些由我们自己独立创造出观点的思考模式,而非人云亦云的盲从。不可否认,原创性思维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动力,如果大家都故步自封、不敢跨雷池一步,满足于所谓的“传统”,那么今天就不会有汽车和飞机,我们可能还得靠马车出行,更不用提数不胜数的科技和发明。

 

但是,我们一边认识到原创性思维的重要性,一边又不得不感叹当前的中国教育似乎正在扼杀这种难能可贵的原创性思维:与众不同的想法被视为扰乱课堂秩序,标准答案磨平了每个人的棱角。

 

实际上,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一向推崇原创性思维的美国教育也面临着一样的困境。因此,沃顿商学院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当下美国最受欢迎的心理学家Adam Grant的新书Originals: How Non-Conformists Move the World(《原创:不墨守成规的人如何推动世界》)一出版就广受好评,成为《纽约时报》排名第一的畅销书,连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都不吝赞赏“这本书不仅能改变你认识世界的方式,还能改变你自己生活的方式,甚至激励你去改变这个世界”。

 

尽管这本书更多地是针对在商业管理方面如何激发原创性思维,Adam Grant也对如何发现和培养孩子的原创性思维,给家长和老师提出了一些建议。



 

原创性思维并不是盲目的反叛,而是有理有据的批判

为了与众不同而反叛绝对不是原创性思维。我们可能经常在网络世界中看到这样的键盘侠:无论什么新闻、什么观点,他都不加思考地一味反对,好像这样才显得标新立异;但同时他又提不出任何支撑自己观点的逻辑和证据。当有人说“中国的月亮跟美国一样圆时”,他说“美国的月亮更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关键是他得说出为什么美国的月亮更圆,美国的月亮是怎么圆的。如果只是陈述观点,那跟原创性思维扯不上一点儿关系。真正的原创性思维是要做到有理有据(Rebel with a Cause),不同意要给出不同意的原因。

 

在美国教育中一直强调的evidence-basedwriting也是强调在写作中要时刻牢记证据的重要性,不能信口开河。这一点在美国的新闻网站评论区很常见:当网友表示不认可文中某个观点时,他会给出实实在在的理由,比如引用一篇调查报告,或者找到权威政府机关发布的数据作为支撑。如若不然则会遭到质疑。

 

以平时的教育为例,家长和老师也应该引导孩子进行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创性思维训练。比如谈论到美国国父之一同时也是美国第三任总统的托马斯Ÿ杰弗逊,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历史人物,他起草的《独立宣言》更是因其中“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生而平等)彪炳春秋。

 

然而杰弗逊也并非完人,他一边倡导人人平等,一边却作为大奴隶主至死拒绝解放自己的奴隶。如果仅仅是看到这儿,不进行任何思考,可能大部分人都会得出杰弗逊很虚伪的观点。我们在训练孩子原创性思维时,就应该引导他们进一步去历史中找答案。当时的经济环境是什么样的,当时人们普遍的思想是什么样的,杰弗逊撰写《独立宣言》的诉求是什么,他指的“人人”又是如何定义的。把各种相关资料收集齐全,再进行整理分析,得出自己观点的全过程才算体现了真正的原创性思维。

 

原创性思维不是没有章法的胡思乱想

在上个世纪中期之前,美国的课堂也是老师的一言堂,学生只需要安静地坐在下面听讲做笔记就够了。后来,在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之下,每个人的个性得到了极大的彰显和释放,教育理念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更自由、更具包容性的课堂应运而生,比如由学生主导,小组合作,学生互评,基于问题的学习等等。但这是不是就说条理、架构和反复训练就成了发展原创性思维的障碍?

 

Adam Grant认为并不是这样的。过多的条理、架构和纪律固然会限制人们的创造力,但完全放任自流也不能造就原创性思维。没有一定的条理、架构和训练,孩子会感到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去有解析问题,或者虽然想出了新点子却没法付诸实践。这跟《论语》中提到的“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在学习中要注意学和思的结合,也就是适当的条理和架构有益于产生原创性思维。在课堂中的体现就是老师可以先利用三分之一的时间讲授新知识、新方法,剩下的三分之二交给学生去自由发挥。

 

类似的情况还有,有的孩子很聪明,且不想走寻常路,在解决问题时总喜欢另辟蹊径,不愿意运用老师教的那一套。有意愿探索更多可能性是发展原创性思维的主要动力之一,我们不应该用标准答案去桎梏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但老师课堂上教授内容的安排往往是基于科学的研究和自身多年的经验,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符合由易到难、循序渐进的认知规律。当然,我们也知道每个孩子的智商水平和认知习惯有所不同,对于新知识的理解和接收也会出现差异,不应该用一刀切的粗暴方式来解决。其实老师并不是有意阻挠学生发挥原创性思维,而是担心学生是否真正学会了自己教授的内容,不希望他们还没会走就想着要跑,反而耽误了后面的学习。所以比较好的方法是,让学生展示出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老师教授的内容,然后在此基础上再去探索更多可能,这样也就避免了一味追求标新立异而导致的欲速则不达。

 

教给孩子价值观而非制定规则,让孩子保有一定自主权

我们都得承认世界的正常运转需要一定的规则,买东西要排队、过马路要看红绿灯、做事情要守时。然而孩子不一定会全盘接受这些规则。这可能源于他们并不理解规则背后的原因,同时这些规则也不是他们自己认可的,于是产生本能的抗拒心理。

 

与其将规则强加给孩子,家长不如坐下来跟孩子一起讨论应该制定什么样的规则。比如家长告诉孩子“尊重他人”是大家都认可的价值观,希望别人尊重自己的同时也应该去尊重他人。在价值观层面,孩子会比较容易跟家长达成一致。然后,家长可以围绕着“尊重”这一价值观与孩子一起制定规则。让孩子去思考,在家里什么样的行为是尊重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的行为?他自己又希望得到哪些尊重?如果是在公共场合呢?在超市里,怎么做算是尊重他人?在学校又应该如何?通过这样的思考和讨论,孩子就会产生强烈的责任感,因为他意识到规则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而是自己主动选择的。

 

而一旦形成这样的思维模式,当孩子长大后进入更为复杂的情境中,他会去思考某项规则是否合理,是否符合自己的价值观,而不是浑浑噩噩地随波逐流。

 

团队合作会阻碍原创性思维发展。

当今社会特别提倡团队合作,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样的谚语似乎具有穿透时空的魔力。但是Adam Grant在书中指出,事实上,团队合作会阻碍原创性思维发展。根据关于头脑风暴的研究,我们会发现小组一起讨论出来的观点比小组中每个人单独想出来的观点总和要更少,而且更加缺乏原创性。

 

一方面是因为小组讨论会阻碍一部分观点的表达。在小组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平等的阐述时间和关注,总有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声音被掩盖和忽略。另一方面,自尊心会让有些人不那么愿意在人前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总是担心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傻了,然后宁愿把有创意的观点留在心里也不愿意冒着可能被嘲笑的风险讲出来。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往往有趋同于大多数的取向。如果提出来的一两个观点已经得到较多人的认可,那么即使有不同的想法,剩下的人也更愿意加入到大多数中。

 

于是,原创性思维就这样被所谓团队合作的头脑风暴扼杀了。其实,这里有一个折衷的解决方案:让小组成员先分别去独立思考,把想出的主意形成书面文字,然后汇总所有人的想法后大家再聚到一起去讨论哪些是既创新又有意义的。

 

轻微拖延症有助于原创性思维发展

AdamGrant在书中提出的另外一个跟我们常识不符的观点是轻微拖延症有助于原创性思维发展。在生活中,AdamGrant自己并没有拖延症,恰恰相反,他喜欢提前完成工作。他提前两年就完成了博士毕业论文,提前四个月就搞定了本科毕业论文,他认为这才是一个高效多产的人应该做的。然而他后来发现,高效多产并不意味着创造力和原创性思维。那些很早启动工作,但是在过程中慢慢完成的人才是创造力的来源。如果开始后立刻投身于尽快完成任务,那我们的注意力就被集中在“完成”这个动作中而无暇他顾。而一旦任务顺利完成,我们通常并不会再回过头去思考里面是否还有其他可能性。

 

再有一点,以完成任务为核心的工作往往都是极有条理的,一切都是在既定框架中进行的,于是就少了很多意想不到的跳跃性思维和天马行空的联想,更不用提创造力了。

 

因此,为了发展原创性思维,我们应该给自己预留出更多的时间去随意思考,而不是一上来就把自己限定在虽然安全但乏味的框架中。当然,我们说的是轻微拖延症,强调的是不急于迅速完成任务,但并不是鼓励把事情拖拉到最后一刻的重度拖延症“患者”。无论是谁,在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刻只会感到慌张,然后只能剩下敷衍了事。



 点击左下“阅读原文”,进妈妈圈微店购课。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