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四学生休学到新西兰打工旅行 在网络走红

<- 分享“新西兰商业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9 新西兰商业移民



勾佳琛为顾客按摩。


勾佳琛在美如画的景色中采摘水果。

    “完成每个目标,实现每个梦想。”武汉大学电子信息学院大四学生勾佳琛更新了QQ空间的签名。这个22岁的男生,在过去4年里,骑行滇藏线,参加马拉松……想做的事一件件做到了,包括不可思议的休学去新西兰打工旅行。行程过半的他昨天接受了武汉晚报记者的采访。

  两本书逼自己“环游世界”

  “高二时,《不去会死》的作者石田裕辅让自己有了想到外面世界看一看的冲动。”勾佳琛说,学习最紧张的时候,他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单独旅行——骑游青海湖,他记得当时一路上都很紧张,不敢和别人讲话,逼着自己前行。

  上了大学后,跑步的爱好又被自己给逼出来了。大一学校开运动会,同学听说他是从西安骑车来校报到的,就给他报名5000米长跑。可是他以前没怎么跑过,为了班级荣誉,每天都早起去操场跑10圈,虽然校运会只跑了第七名,却激发了他对跑步的兴趣,从此再未停下。

  第二年的校运会,5000米他跑了第二名,跑第一的,是一位国家一级运动员。去年三月,他还参加了在无锡举办的国际马拉松赛。

  大二时,吴非的《打工旅行》激起了他对新西兰的向往。最初他的计划是本科毕业后再去体验一年,考虑到那样自己会成为往届生,增加日后就业的难度,于是他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休学去新西兰打工旅行。辅导员和院领导再一次给勾佳琛“开绿灯”了。上一次,在“五一”前他要骑行滇藏线,也是父母赶过来给老师们做工作,翘了几天课去了。

  去年5月19日,早上4点他就守在电脑前,一直等到早上6点(新西兰时间早上10点)签证名额开始发放。由于访问量太大,新西兰移民局的官网一度崩溃。不死心的他一直刷到上午10点,终于抢到了名额。等到付款结束,他大喊一声:“新西兰,我来了!”

  借爸爸的2万元3个月还清

  勾佳琛带着制定好的周密打工旅行计划来到了新西兰基督城,目的是“深入体验”。第一件事就是住和吃,这次老爸借了他2万元(人民币,以下同),他买小汽车、住宿以及买保险、办银行卡等就花了1.2万元。打工和旅行没车根本不行,于是买了辆二手车。

  剩下的钱只够吃饭了,在外面实在吃不起,自己做饭每周大概300元能搞定。他只得硬着头皮上,没几天居然能做糖醋排骨和茄子炒肉盖浇饭了。“以前妈妈做饭,偶尔失败,全靠妈妈一个人吃,现在自己做得再烂也要拼命吃完。”他说,为了省钱,他花48元买了一把剃头刀,自己推平头,而在理发店剪一次要60元。

  勾佳琛是9月到新西兰的,正是用工淡季,而且当地习惯熟人介绍,生人需要工作经验,哪怕做清洁工也是。通过网络他认识了一位在当地按摩店做经理的Sam,30多岁,成都人,在俄罗斯留学过。按摩在当地正缺人手,在培训之后,10月他便顺利上岗。

  第一天上班,勾佳琛手发抖,很紧张,但还是坚持下来。当天有一位老爷爷摸着腰后面,说这块有点难受,因为他肌肉明显,不像女士全是肥肉,摸不到着力点,所以全程很顺利。临走时,老爷爷问勾佳琛的名字,说:“非常舒服,下次我还来找你。”

  按摩店同事中有一位“高人”余阿姨,退休前做会计,从国企小会计发展到外企财务主管。因为儿子移民新西兰,她跟过来不仅打工还自己租房住。为了领取当地政府补贴,她每天上课学英语,工余还拿出电子词典做题。

  “在按摩店一天要呆12小时,实际按摩6小时,吃饭1小时,聊天1小时,琐事1小时,看书3小时。”他说,3个月,不仅有近3万元的收入、还清爸爸的借款,还收获了按摩技能,用他老爸的话说“以后你媳妇享福了”,同时英语听说能力有了提高。

  工作之外爱好也没有放下

  勾佳琛决定要到克伦威尔去摘樱桃和蓝莓。在那一个月,他辗转了三家农场,体验了不同的管理制度,每天分拣42桶樱桃,或者8小时摘18公斤,“每天眼睛都疼,头都晕”。可是,在美如画的景色中,日出摘果子,日落睡觉,在国内卖得贼贵的“车厘子”,在这里可以吃个饱。

  后来,他去了但尼丁又做了三周按摩,新西兰岛三大城市就算“生活”过了。刚来时,他在旅馆做过清洁工,工作到手蜕皮,也曾在按摩的时候兼职照顾小孩子和帮人贴墙纸,甚至当过卖樱桃的小商贩。在逛当地集市时,看到什么东西都有卖的,就在想以后回国一定要学做杂粮煎饼或者炸土豆的本事,再来的时候就能摆摊了。

  工作之外,他的学习和爱好也没有放下。读书、骑行、跑步、爬山、蹦极等,生活过得有声有色。

  在皇后镇的时候他还参加了一次马拉松,赛道在林间湖畔之中,很是惬意。他到达终点时,主持人大喊“Now comes Kason Gou(勾佳琛名字英译) from China”,他心头升起一阵光荣感。让他感触深的不是情侣跑,也不是老爷爷跑,而是“3km kids run”, 对于五六岁小孩来说挺难的,妈妈们都是带着孩子一起冲终点,有孩子跑完就一脸想哭,看着好心疼,但外国的妈妈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对话

  将来还要去环游世界

  记者:你的休学期限还有5个月了,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勾佳琛:本来想再找个销售的工作,面试的一家礼品店觉得我不错,可是因为只能做几个月没成,现在在做导游助理,帮忙打扫客房和接机、送机。休学到期后就回校复学,以前梦想的职业计划为海外销售,现在觉得最好的职业就是“老板”,也许还会来新西兰。总之,接下来的人生攒钱和攒知识同步进行,我并不缺胆识和执行力。

  记者:这次新西兰之旅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勾佳琛:以前觉得重要的现在觉得不重要了,比如,在新西兰我见到很多在世界各地“漂”的外国人,他们看似潇洒自由,故事多经历多,但他们深度不够。现在,在新西兰打工旅行的圈子里,见面人家就说:“噢,你就是武大那个做按摩的靠谱小鲜肉。”

  我将来还要去环游世界,甚至陆地环游一次,帆船环游一次,但前提是做到财富支持。

  记者:你的父母对你很多“惊人之举”都很支持,他们在教育方法上有什么不同?

  勾佳琛:我的家庭很普通,爸妈对我的“放心”是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如果我从小不好好学习,不珍惜生命金钱等,那么他们是不会对我有“建设性投资”的。(记者王震 通讯员许鹏程 陆雨晴)

  (原标题:武大学子休学去新西兰打工旅行 走红网络)


文章转载自“新西兰天维网”



请持续关注我们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