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上温哥华:我卖掉房子辞去工作去加拿大陪读,只为.....

<- 分享“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7 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


 




北京女孩晴晴上小学时,每天从6点钟开始:6:00起床,6:15吃早饭,6:30准时出发。坐电梯下楼3分钟,到车位2分钟,路上交通40分钟。分钟在每天早上晴妈的眼里是一个很大的时间单位,她恨不得像田径运动员一样用秒来精确时间。


升入初中,一切变得不同。清晨6点的阳光照射在安静的小镇上,宽阔整洁的街道偶尔能看到汽车的身影,环绕小镇的山林里依稀传出布谷鸟的叫声。晴晴抱着她的洋娃娃还在熟睡。晴妈起床后可以冲杯咖啡,边听音乐,边为女儿做早餐。因为她知道,不论什么时段,开车只要5分钟就可以把晴晴送到学校。


2011年1月,晴妈卖掉了房子,辞去了工作,陪着女儿来到了距离北京8536公里的温哥华。




两件小事


出国之前,晴晴就读于北京市府学小学。在北京,府学小学是重点中的重点。学校以“素质教育”见长,但在中国,没有哪所公办小学不看重分数。


“在中国,分数就是学生的命根儿。”晴妈说。


2010年的一天,晴晴放学回家板着脸。她的语文考试,只有一道阅读题做错了,可她想不通。晴妈拿起考卷,那问题是:“你最喜欢文章的哪句话?为什么喜欢?”晴晴挑了一句话,写出了自己的理由,可得到了一个叉,因为与标准答案不符。


晴晴不解,“问的是我喜欢哪句话,我喜欢哪句就写哪句,为什么要判我错呢?”晴妈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解释这个问题,只得叹了口气,“等你长大就明白了,这就是中国式的教育。”




而随后而来的“博客”风波,更开始让晴妈担心学校的教育环境。那一次,晴晴的班里竞选班干部。班干部要具备两项条件,一、学习成绩优异;二、在同学们心目中要有威信。两项条件都能得到满分的同学很少,班主任在“选择权把控”这个环节中,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班主任会把自己看好的学生提前选为三好学生,帮助他树立威信。那段日子,不少同学在微博、博客上讨论此事,上演了一出“博客风波”。


“这么小的孩子在这些问题上牵扯了太多的精力,现在只是小学,以后还有初中、高中、大学,这样对孩子以后长大的认知,对人生观、价值观只会造成不良的影响。”2010年这两件小事,让晴妈认真思考女儿的教育问题。在与晴晴长期沟通后,她最终决定,陪女儿出国留学。加拿大家园论坛


考察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他们最终选定去华裔人口约占40万的加拿大城市温哥华。




两个方式


晴晴就读于温哥华的西温中学,西温中学采用学分制的进修方式,无论选修课还是必修课,一门课程修完都为4分,只要修满80学分便可毕业。


在晴妈看来,加拿大的教育方式较国内而言,更加开放,更加因人而异,真正可算“因人施教”。iask.ca


在中国,初中生和高中生所学习的科目都是统一规定的,语文、数学、英语、历史、政治、地理、物理、化学、生物,学习这九门学科是每个学生参加高考前的“必经之路”。而在加拿大,学校并没有统一规定的科目,“学校教学的理念是横向性拓展和纵向性延伸。”


“横向性拓展”是指学生除了修读极少数的必修课外,可以自主选择喜欢的科目进行修读。晴晴可以选择的科目种类繁多,包括:体育、语言、音乐、美术、技能六个大门类。其中包含:棒球、冰球、射箭、法语、日语、西班牙语、吉他、钢琴、合唱、设计、舞蹈、摄影、表演、IT、烹饪、多媒体、汽修等近百项科目。学生喜欢什么,就可以选择那个科目。





而“纵向性延伸”则是把每个学科分成不同等级,根据学生不同的需求,自由选择。如果学生对数学并不感兴趣,可以选择数学科目中较低等级的课程进行学习。如果学生喜欢研究数学,可以选择高等级数学课程。学校没有硬性规定,完全自主。


刚到温哥华读书的晴晴,对这种教育方式很难接受,有时甚至摸不着头脑。她已经习惯按部就班的学习方式。“以前都是学校给我设一个框,我该学什么,我要学什么,学校规定好,我去学就行。到了温哥华,学校突然反过来问我,我想学什么,我喜欢学什么,我当时真傻了,因为我自个儿都不知道我喜欢学什么。”


入学一周之后,晴晴在跟妈妈反复商量下,选择了古典吉他。刚上了三节课,晴晴就能熟练地掌握C和弦、D和弦、Em和弦G和弦等几个基本和弦,吉他老师对她的表现颇为满意。可是吉他课进行到第四节的时候,老师给了晴晴一段即兴发挥的时间,要求晴晴用学过的和弦自由组成一首曲子弹奏。晴晴愣了。之前她在国内也学过乐器,老师对她的要求是只要熟练弹奏曲谱的内容即可,而国外老师的要求却是让她自由组合旋律。晴晴整整想了一节课,临到最后表演时间,她选择了放弃,对老师说:“对不起,我不会。“



老师感觉很吃惊,他教了二十多年吉他,在加拿大,一二年级甚至幼儿园学琴的孩子都能完成即兴发挥这个环节。老师对晴晴


的评价是:只会reading,不会speaking。这句话,反而更坚定了晴妈让女儿国外学习的信心。“如果让她去画画,她能临摹得非常好。但是如果让她凭想象、凭灵感去画画,她却


不会。思想被禁锢的孩子就是这样学习的。”


教学的开放不仅体现在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上,同样也体现在考试上.


在西温中学,期末考试之前,老师不会告诉学生哪里是重点,哪里需要好好准备,只是临下课前告诉学生们一声:“下节课期末考试,不要迟到。”


第一次科学科目的期末考试,让晴晴不知所措。她完全不清楚该复习什么,哪些是重点,只能硬着头皮翻看课本,记住一大串


的单词。第二天测试,一道考题是感染沙门氏菌人体会有哪些症状。在课本上,感染的症状完全没有提及,但在课堂上,老师播放的关于病菌的影片中却出现过。晴晴后悔当时没有仔细留意,直到考试结束,沙门氏菌那道题的答案处依然是空白。那场考试,也成为晴晴留学至今唯一一场没有合格的考试。





两种影响


现在,晴晴已经在西温中学读了两年半书,她各门功课也均为优异。让晴妈更看重的是,女儿的性格也发生了改变。


晴晴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用妈妈的话说,“她是个不敢说话的孩子。”


在国内上小学时,每天上午大课间,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到操场做广播体操。一次,晴晴的班主任任命晴晴三天后到台上带领大


家做广播体操。从老师任命的那一天开始,晴晴就开始失眠了。每天晚上睡觉前,她都会紧张地对妈妈说:“妈,怎么办,我怕领操领不好,我怕领操领不好……”妈妈问:“你会不会做广播体操?”晴晴边哆嗦边说:“会。”“那你为什么还怕领不好呢?”妈妈一握晴晴的小手,冰凉.“我就怕领操领不好,我就是害怕,我不敢跟老师说。”而这种“不敢说”的心理,在晴晴到温哥华的一年之后,发生了改变。





2012年的一天,阅读课后,老师给学生们布置作业。由于上课看的是有关各国领导人事迹的图书,所以老师要求晴晴写一篇作文,主题是:文革时期毛泽东对中国的影响。


晴晴听完老师的话,立刻就对老师说:“我不写,我爸跟我说过,不让我写中国关于政治类的东西,但是,我可以写一篇加拿大总理克雷蒂安为什么一开始表面不参加伊拉克战争,后来怎么又与美国为伍了。”


那天是中国的春节。晴晴的爸爸也从国内来到了温哥华,一家三口围在一起吃年夜饭。饭桌上,晴晴把白天上课的情形告诉了爸妈,最后还嘟着嘴说了一句:“我怎么能写自己国家的领导人不好呢?”晴妈听完,本来刚吃了口米饭,“噗”的一声笑喷了出来.





“在中国,老师的话就是‘圣旨’,‘圣旨’一出,没有学生敢不服从,但是在加拿大,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显得更平和,孩子可以说出自己的心声,晴晴对老师说的这句话,要是在国内,她打死也是不敢说的。”


“有人说出国好,有人说不好,有人说温哥华月亮圆,有人说不圆,到底圆不圆只有你自己去看了才能知道。但至少晴晴在温哥华,我看到她进步了。”


加拿大移民家园


本文由加拿大移民家园授权转载,请与小天天联系 微信dailynetca

 请关注天天网微信公号:dailynet 更多内容请访问dailynet.ca,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直达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