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留学】留学澳洲学渣会计找工作的悲喜两重天

<- 分享“今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0 今日阿德莱德



澳洲学会计的人是多,找工作不易也是众所周知的,但也不是不可能。下面再分享一个非常普通的女生找工作的经历,她不是学霸,不是大牛,有点宅、有点贪玩同时也能吃点苦,初中毕业出来留学,什么都要靠自己,没有父母帮忙,没有亲戚朋友相助,没有进培训机构学习,能找到工作实属不简单。仔细读来,其实也就是一点坚持加一点运气。


我是高中来澳洲,大学上的是悉尼大学。家境在出国的同学里算很贫寒的,上学期间一直不停的打工,基本澳洲各行各业都接触过了,从做餐馆,麦当劳,卖衣服,在职业中介打工,养老院清洁工,发传单,教中文,学习没多刻苦。


但考前也会玩命突击,打工没赚多少钱,但也没少受气,我就是典型的飘在悉尼的小留学生一个,回首看看留学和打工的经历,真的就是酸甜苦辣,谁走过谁知道。反正大学毕业前能响当当的,绝不是大学成绩,而是响当当的餐馆超过5年的工作经验……


为了移民,我学的是bachelor of commerce major in accounting and finance。一路打工+逃课的混到大学毕业,好在没挂过科。成绩嘛,就一个是D,其他都是CR和P,我腆着大脸在简历上写了个credit average。


毕业的时候是2007年中。赶上移民还没那么难,我出国又比较早,英语还凑凑合合能把雅思顺利的混过了。那年申请移民的人非常多,赶上好政策的末班车,我的pr是8个月以后的08年3月才拿到的。


说来惭愧,这8个月中我本来可以去会计师楼积累经验,或者去把cpa什么的考一考,可惜我当时大学毕业,鬼迷心窍,觉得这么多年辛苦真不容易啊,终于熬出头了,毕业了不用交学费了,给自己放个大假,想pr没拿到工作也不太好找,不如好好休息,享受生活,于是愤然在网上找了个刚开服的网游,这一沉迷就是8个月,我电话也不接,朋友也不见,大家都以为我消失了……


再一次警钟响起已经是08年3月了,之所以放弃沉迷,一是玩了大半年觉得无聊了。二是终于拿到PR了。三是受到了挺大的刺激。


刺激来自于我的中学同学(在澳洲的)。有个女孩当时我们中考她考了全校第一HSC99.95,成绩挺不错,去的麦觉理学的精算。不过大学的精算成绩比较一般,虽然没挂过科,但是也绝对没有GPA4。


她快毕业的时候开始申请工作,大家都知道精算是挺难移民的,所以她也没有PR。结果她顺利的拿到了一个trading company的offer,是个荷兰公司,起薪10万。Bonus据说还不止这个数。


而且公司给她办理工作签证。这个消息把大家都震撼了。原来没有PR不光能找到工作,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这个姐们在08年2月就去荷兰培训了,回来就成为了一名正式的trader。这个消息彻底震撼了每天吃饱了混天黑的我。尤其是我又拿到了PR,终于准备振奋的开始找工了。


学以致用,我对职场一无所知,对将来也毫无规划。觉得如果能当个会计的小白领,要薪水再给的还成,就是非常ok的了。


找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简历,澳洲这边去sandwich bar,juice bar找工都需要简历,所以我把我那份身经百战,闪耀的餐馆五年,卖衣服当中介去养老院当清洁工杂七杂八什么都有的简历陶出来,准备稍微修改一下就开始投出去。


但是仔细看了看,我的简历实在太差了。除了高考成绩还不错,大学没挂过之外没有任何亮眼之处。如何找会计的工作呢?


时日久远,我似乎在找工的时候还在打着一份餐馆的工作。拿着每周200左右够房租够吃饭的辛苦钱苦苦度日。


打开seek找工,里面工作虽多,但是仔细看都需要n年经验才能申请。就连一些entry level的工作也需要个半年 一年的而经验。


问了问同学,我同学们有的回国,有的读研去了,要不就是挂的太多还没毕业,感觉自己玩了8个月网游其实也没耽误啥,嘿嘿,我就是这么容易就骄傲自满啊,跟我一起找工作的就一个同专业的福建女生,跟我一样啥也不知道。


只有那个当trader的nb姐们指点我去找graduate position,让我去网上多找大公司,多答题,把那些behavior question好好写写,多编一些自己的经历,什么leadership啊之类的。


我去了一些大公司网站,比如安永,德勤,各种要求比如雅思8,比如成绩D以上,看的我灰心丧气,觉得自己太垃圾了,后悔为嘛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于是就只投了一些没什么要求的公司的graduate program,现在记得的有P&G保洁公司,NAB,CBA,PWC。好像还有别的,记不得了……


每天除了投大公司的graduate program,也投点别的seek那种要经验的,所以为了混一份会计经验,我打了很多电话给报纸招工的,但是让人失望的是,那些招工的大多都是中介,而他们丧心病狂的不光不给工钱,反而要我来交钱,美名其曰说虽然叫你实习,实为培训,所以我得交钱。打了几个电话后,恨不得把电话扔的远远的再大喊一声:


后来我想了个妙招,把澳洲新报自带的那本杂志翻开,有一本上面全是会计师楼的广告,照着里面一家家打电话,直接问他,你要不要人实习,我不要钱,就想学点东西。


这招真的很灵,有3个公司要求我发简历过去。然后3个公司都说要我去实习,大概一周一两次,不给工钱的那种。是啊,为嘛不要,不要白不要,免费劳力啊……那时觉得自己真的很绝望,不给钱的工作能找到就已经欢天喜地,自己庆祝半天!


那3个公司一个在auburn,一个在eastwood,一个在burwood,而我住在strathfield,离得都不远。auburn那家挺忙挺大,我就是一个前台,不光负责迎客,还端茶倒水,整个儿一个伺候人的工作。


eastwood那家也很大,我也是前台,不过没什么客人,他们让我接接电话,然后给我一堆receipt,让我按类别分类。于是我就对着receipt那些蝇头小字,分类分一天。


这两个工作都超级没劲。去了两次我就不去了。只有burwood那家,那家非常小,除了我只有另外一个拿经验不要钱的女学生。老板上来就教我用myob,虽然只是简单的输入数据,但是这是myob,好多人都花钱学的啊,我感激涕零,觉得老板真是个大好人。


好吧,长话短说,我就踏实的在这个burwood的会计师楼呆了下去。大概每周去2次。期间,我改了简历,把这份经验加上,写的是大学毕业一直至今都在这家做assistant accountant,老板也同意帮我做这个reference。


每次去那里,除了帮老板做myob,再就是帮他带一个4岁的小女孩,陪她看看葫芦娃给她讲里面的意思,老板就在旁边给客户做账报税。现在回想起来,我居然上班到底在做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葫芦娃和老板漂亮的小女儿了。


有了这份假经验,我一下就吃香了很多。我虽然很懒,但是每天还是要求自己把seek登出来的,需要2年以下经验的职位都投一遍。这样下来每天就能投出50份左右。


我在seek的搜索妙招是(专给我这种懒人,没追求的人用),打开网页,选accounting那栏,然后搜索关键字:graduate, entry, assistant。然后稍微过滤一下,那些蹦出来的assistant manager就不用投出去搞笑了。


干掉这一栏以后,选banking & financial service那栏,然后同样的,graduate, entry,有时再加个admin。就这样每天能投出去50个,就2步,搜索(主要看看需要多少年经验,其他什么公司,在哪,做什么,一概不看),投,基本都是那种只需要简历和cover letter的工作。所以每个1分钟不到就搞定。


我不是说这样是对的好的,相反,我觉得这样挺不好,一般打过来的电话,我压根不知道他是什么工作。但是如果一个个细细看过去,很快就看腻歪了,可能一天都投不到50个。


反正像我这样的懒人,对付那种telephone interview,我想出来一个妙招。先苦练把电话留言那句话说标准。就是“hi this is…”,看到打来的陌生号码,一概不接,等转到语音信箱再打过去听voicemail。


这时我就听到他是某某中介,叫某某,然后打我电话是regarding什么position,。于是我就坐在电脑边上,对着自己写好的简历,神清气爽悠哉哉的打过去,告诉他我就是returning your call。


那这时候你觉得是谁比较有power了,他问我介绍一下现在做的这份assistant accountant,我也可以照着简历写好的千锤百炼的答案告诉他了。一般90%都是中介,国外的中介都是帮助我们这些找工者的。


所以一般打完电话都会被叫去他们的office。我感觉电话是看看英语如何,见面是看看是否presentable,谈吐举止如何。中介是不会为难你的。所以好好跟他们说让他们有面试机会记得给你就好了。


在有葫芦娃,小美眉和善良的东北老板的其乐融融的小会计师楼工作期间,原来投的那些graduate position终于也开始有动静。首先是去了保洁公司答题,一堆小学数学计算题和应用题,过了以后发给我behavior question让我在家答,答完以后就通知我挂了。


然后是PWC,他打过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大扫除,灰头土脸的接起来一通胡说,电话面试都没过。那个可以说是我找工历史上最后悔的一件事!


CBA连理都没理我。NAB发了个网上测试,都是智商测试题,中国人应该都能过!过了以后,他们发来邮件,很正式的告诉我会有一个长达20分钟的电话面试,定好日期,让我好好准备。


说真的这个我真的是非常精心的准备了,光为什么想为nab工作就写了400字,绝不是那些谁都能想到的积累经验,想给大公司工作的简单答案。是看了nab网站,做了很多research和运用最会瞎扯这个优点,写的催人泪下,我自己看了都觉得真是假到家了。


电话面试的之前我多次练习,录下来听,直到听不出自己是照着稿子读,语音流畅了为止。天道酬勤啊,澳洲是个努力都有回报的地方,我过了电话面试,拿到group面试的机会。


group面试在north sydney,那天清楚的记着下着零星小雨。我紧张的肠胃翻涌。尤其是落座以后发现在场20个人我是唯一亚洲人面孔。有4个面试官,他们和善的告诉我们,我们是900个申请者里剩下的20人,是佼佼者,汗一个,就凭我大部分是pass的大学成绩还成了佼佼者了。


然后在坐的有的是从墨尔本和佩斯飞过来参加面试的。我当时觉得自己简直是弱爆了。我们分成了5个人一桌,每桌一起玩了几个游戏。我记得每次总结的时候每桌要派一个人发言。我们桌那帮鬼佬都为谁站起来发言而争得不可开交。


我就静静地坐着,心想爱谁谁,只要不是我就好。我当时已经丧失斗志,心想不进没关系,只要别让我当众出丑就行。但是当众出丑的机会还是来了。


最后一轮是面试官发给每个人一个演讲题目,是公司要做的慈善事业,然后说这个慈善对公司会有什么样的好处。只有5分钟准备,然后3分钟演讲。


让我囧到无地自容的是,我的演讲题目我自己都看不懂。只知道是一种癌症的基金,但是什么癌,那个词我不认识。我就是这么昏天黑地硬着头皮,当着4个面试官,19个鬼佬在台上结结巴巴大出洋相的下来了。

 

啊,出了门我就冲到雨里,恨不得让自己消失了才好。多么惨不忍睹,不堪回首的一天啊!


结果没什么意外,他们亲自打电话给我点评我的表现,然后说我表现的很好,只是缺少他们需要的某些leadership quality。我对于他们这么重视的亲自打电话,和他们宽容的说法非常感激。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英语,以后少出洋相。(对了……这么多年我这个决心从未实现)


我的graduate program的申请之路就这么结束了。咳咳,说了这么半天,还没说到我的第一份工作,真是有些啰嗦。希望大家别嫌弃啊,后面会有有帮助的信息……


转眼间我的简历已流落到各个大小中介里,很多中介的很多工作都被我投过多少遍了,像hays这种专门负责accounting的中介,每天都得被我投几遍,奇怪的是他们从来没理过我,连个电话都没有过。


后来人家跟我说他们只招呼那些平均分D以上的,我非常愤怒,心里大骂sb,也不知道是该骂他们还是骂自己。


接到其他的面试电话,我熟练的不用战战兢兢的打回去,那几个必问的问题,就是你在干嘛?你想找嘛?你n年后会看见自己干嘛?我都已经编好固定答案,对答如流。


还有的必问问题是,你想要多少钱,经过深思熟虑后,我选定的答案是,这个机会非常好,能让我学以致用,所以我真的不在乎薪水。实话实说嘛,免费的我都做,何况给钱的。


但是为了避免中介们觉得我太cheap了,是个实在找不着工作的主儿,我还得加一句: as long as it's in line with competitive market rate. 至于market rate是多少,他们肯定比我清楚,就不用我费心解释了……


从6月多找到实习一晃就9月多了,从找工作开始已经3个月,都说3个月就是一个坎,3个月就是有点失去耐性的时候,3个月也是好事儿会发生的时候。


前面说了,做实习的同时还在餐馆打工,所以经济也并不太拮据,好在生性懒惰乐观,每天把投简历,接电话,然后去邮箱删除那几十封以“unfortunately”开头的邮件作为例行公事,很少自怜自哀,灰心丧气。


开始这些拒绝我的邮件我会细细看看,有些极好的机会悲剧以后会引来短暂的惆怅。后来司空见惯,看到unfortunate连丝涟漪都没有。


啊,不幸的故事都一样,幸福得故事却还没到来。其实这3个月里见得都是中介,然后就没下文了,钱包里也攒了将近10张各个中介的名片。我看到网上说面试完要打电话回去,可是我一直都张不开这个嘴。我的生活一直是极度不认真,事事凑合,得过且过的态度……所以,大家千万别学我啊……


在一个普通无比的周五早上,我例行公事的投了seek上所有的工作。我刚投完还没两分钟就来了个电话,因为刚投完所以还记得,是我用entry在banking那栏搜到的一个职位,那边是浓重的英国英语的口音,简单的问了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就叫我当天下午去面试。


我记得他问了我一个其他中介没问的问题,而且问了两遍,就是:你大学挂过科吗?真是哪壶开他就提哪壶啊,我欢天喜地脆生生的告诉他,NO!!他非常满意,我也突然充满自信。


这个中介叫做Apsley,那个英国佬叫Russell,过了好久依然记得这个名字……办公室在wynyard附近。去了好多中介为什么单单记得这一个呢……也不知是因为Russell面貌帅气,还是因为他看起来好像对我格外nice,反正回忆起来是那么的美好。


他开门见山的跟我说,他手里有个position非常适合我,职位是fund accountant。公司叫做colonial first state。


说完以后,睁着一对碧蓝碧蓝的眼睛不说话,微笑的看着我,我也微笑的看着他,短暂的沉默后,他突然大惊失色的问我,怎么?你没听过这个公司?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在给我机会说,“wow”。


我只好跟大傻子似的摇头。他给我解释说Colonial First State(以下简称cfs)是commonwealth bank旗下的投行。fund accountant这个职位要求就是有半年以上公司工作的经验,成绩良好就行了。


他指着我带来的大学成绩说,大学成绩一般,不过高考成绩很好。我可以向cfs突出你的高考成绩,他们应该会给你面试的!


随后,他啪的抽出了一张纸,说这是他去年送去cfs工作的那个人告诉他的去年的面试问题。


那天下午,我在他面前把所有问题都答了一遍,说的不好的,他就和我讨论,跟我说如果是他,他会怎么答。


我激动的对他说,哇,你好会面试,我想把你说的每句话都录下来。我的傻里傻气逗得Russell哈哈大笑,他的笑声让我非常放松,如沐春风。


我在他办公室里坐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我走的时候他拍着我肩膀亲切的说会通知我面试的时间,然后说他相信我一定会通过面试。那个温馨的星期五下午,在我印象里,从来没有一个外国老师,或老板,或外国长辈对我这么好,Russell先生在我脑子里成为了英国绅士的象征。


到家以后,心里一直被一种希望的喜悦包围着,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但可能因为Russell先生的肯定,带给我无限憧憬。那个周末我都处于亢奋状态,我在网上查cfs,查fund accountant是什么(以下简称FA),查公司的地址,啊,真的很不错,这就是所谓在CBD的大公司吧!


我赶紧把Russell给我的题目和答案全部都打在电脑里,准备把每个都练得倒背如流。我在心里反复的对自己说,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就是这个了。


Russell先生没有让我等,周一就来了电话,说面试就在周二,因为对方要人比较急。挂了电话,我超级庆幸自己周末是在练习面试而不是出去疯。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嘛。


虽然面试过的中介很多,但是面试过的公司只有nab那次group interview。所以当我终于坐到坐落于悉尼白领最集中的Martin Place,CFS大楼的29层上的大堂沙发上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比那次去NAB更紧张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Reception小姐长得太美,穿着又格外职业,她穿着10厘米的细高跟比我高一头的站在我面前,我瞬间觉得自己散发着难以掩盖的女屌丝气质,或许是因为29层直面悉尼大桥,无敌海港风景让我觉得这个地方太过豪华,我在这里格格不入,亦或是等待面试时,面前茶几放着各种看起来无比高深的金融实事杂志,我一本都没听说过。


我在心里想他们会问我金融实事吗?我要不要背下来这些杂志名字,说平常我没事儿就看看……


正在胡思乱想,面试我的经理就来了,一男一女,我觉得我看了那俩人真是稍微好点儿,一路进来看着的都是老外,面试我的却都是亚洲人面孔。我一直觉得想留个好印象最重要的就是微笑,于是对自己说,笑,笑,笑,一直笑,如果紧张脸僵了就更丑了。


好在微笑的度过了面试的40分钟,那女经理从头到尾就没笑过,一直以看大便似的眼光厌恶的看着我,男经理从头到尾基本没说话。


他们问的题目跟Russell给我的惊人的相似,只有2道是多出来的,就是问我:你朋友会用3个什么词形容你?你个人爱好是什么?这两个实属很简单的问题,可是我因为实在太紧张,被问到没背过的答案立刻傻了。


3个词想了半天就想出一个smart……我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平常的机灵劲全没了,女经理轻蔑的看着结巴的我然后说答不出来就算了。然后个人爱好,想都没想就说自己喜欢打游戏,说完以后立刻想掐自己大腿,这么不上进的爱好还真好意思往外抖落……


没想到那男面试官本来一直心不在焉,突然饶有兴趣的说是吗?我也每天都要打游戏诶!你玩不玩魔兽……


离开CFS大楼,第一件事就是打给Russell先生……他说不出周五之前就会有消息了。


回到家以后一直处在亢奋的状态,面试时的紧张消退后,回答过的问题一句句在心里流过。越想越觉得各个地方有诸多不妥。接下去的几天我每天都会给Russell打一个电话,对别的中介我不敢打电话问情况,但是Russell像是个多年老友,给他打电话丝毫不用紧张,每次他都会耐心的跟我说,别急,他也在等消息。


就在那周的周五,那是9月的一个平凡的周五,我和一群朋友正在晚上出门觅食的路上,Russell的电话来了。我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大叫一声都别动别出声,然后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


这是面试后他主动打给我的第一个电话,必然是有消息了。电话里Russell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平静,安抚人心,他平淡的说,CFS觉得我面试表现的很好,但是一起面试的有一个在State Street做过半年FA,经验对口。所以CFS决定聘他。


我也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只记得我跟Russell挂电话前说了好多个sorry,而他说了好多个For what?don't be,我也不知道我sorry个啥,但是我就觉得好对不起他,他那么相信我,给了我面试机会,我让他失望了。


挂了电话看旁边一群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的朋友们,连忙用高的不正常的声音大喊,饿死我了……


本来充满希望的一周,就在这个电话中结束了。那个周末我多希望Russell还没打电话,我还有一个快乐的周末能幻想着自己要去Martin Place上班了,哎,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之后的一周我有点灰心丧气,觉得连题目全部给我的面试都进不去,我还能干啥?投简历更加看都不看,机械的搜索,发送。


转眼10月份了,开始找工已经三个月。也是一个周五,下午都快3点了,来了个电话叫我马上去面试,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给了我个地址,一般中介都会发邮件告诉地址,这个是直接口头说,幸好我在餐馆打工5年,每晚都接电话给送餐师父听地址,已经练成听地址达人了。


这个面试还要求我as soon as possible赶到,务必在5点他们下班前,而且直接就是公司!我急忙抓起在北京动物园200块钱一身的西装套在身上,迅速奔出门。


公司在wynyard,一路我都晕乎乎的,这是什么样的公司呢?什么都没准备,瞬间就去面试,这老板不会是骗子吧?据说澳洲市场上肾一个都值10万了……这么想着我就赶忙把今天要去的公司地址发给几个朋友,我还有远方的父母要养……别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一出wynyard火车站就是那个地址,也是很高的一幢楼,公司在楼里十层。找到后我才发现原来是一家CA会计师楼。比我去过的几个实习地方都大。一个穿着整齐,看起来已经不年轻的阿三小伙正在等面试,小伙儿拿了个公文包,看起来很正式,一点儿不像我拎个帆布兜子跟要出去逛晨光文具似的。


一个前台大妈也是阿三,看起来40好几了。她翻了个白眼说让我等着,就自己收拾东西下班了。从玻璃门里看见老板正给人面试,我刚坐定里面正好面完,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左顾右盼,春风得意的走出来了。老板是个胖西人老头,长了个小眯眯眼,他出来以后扫了一眼我和阿三,就很有威严的让我进去。我也不敢解释实际上是阿三排在我前面。


同样是外国人,这个胖老头老板完全不像Russell那样平易近人。他先是对着我的简历沉默了许久,屋里是一阵可怕的沉寂。然后突然一声大喝:“97.6”…… “啊?”老板又重复,“97.6,高考97.6,不错啊,你应该很聪明”。


我赶紧说,可能是吧。胖老头笑了一下,说希望是,因为我不喜欢笨蛋。你知道我是怎么会选你面试吗?我赶忙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虔诚模样。


胖老头得意的说,昨天刚发的广告,一天就收到300多封简历,烦死了!于是今天再发的我都直接删了!他们运气不好,运气不好的不配给我工作!


我不禁内心感叹,好二的一个老板……难怪打电话叫面试这么奇怪。


胖老头继续说,你知道300封里面不是亚洲人名字的有几个吗?就3个。剩下的我就看啊,没在澳洲上过高中的我直接就扔了。然后不是Usyd,UNSW,Macquarie,UTS这四个大学毕业的我也扔了!


我听到这里,心里一阵寒……想幸好我老人家来得早啊……胖老板继续说,这么下来就20个了简历了,然后我就看看,好多人简历里面语法好多错,扔掉!


就剩下10个,我挨个打电话,有几个英语都说不利索,我打了一半直接挂了。来面试的就5个!你就是其中一个!


我听的一阵晕,心里想这老板还真是与众不同,哎,谁知道中介是不是这么筛选的呢?今天也算长见识了。


有了老板之前的下马威,我笑都笑不出来了,老板面试的时候总喜欢每个问题都大喝一声,吓得我肝胆俱碎。


好在问题内容我之前的身经百战还能抗的住,问了几个之前没人问过我的MYOB的问题,确定我真的会用以后,他好像还挺满意。


结束的时候说,他们急缺人,如果要我周一开始上班,可以吗?我忙不迭的把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出了门看见阿三还在孜孜不倦的等待,此时已经快晚上6点,他攥着公文包的姿势看起来特别僵硬。我好心的冲他笑了笑,说了声good luck,他看起来好像更紧张了。


我再怎么也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就能接到这个公司的答复。出了他们公司都已经晚上6点,还有个阿三没面试,谁知道在火车上就收到一封短信, “congratulations……” 


擦,居然有不是以unfortunate开始的消息,在下班高峰人潮拥挤的火车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在内心深处默默的尖叫,啊啊啊啊!!!这是不是真的啊?是的,看了好多遍,短信上面写祝贺你,已经把offer发到邮箱,如果接受,就周一签好字带过去。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邮,上天终于没逗我啊,一封带着附件的信啊!这就是我的offer吗?我要当白领了吗?我这么快就彻底跟餐馆类服务业说拜拜了吗?啊,还没来得及感慨幸福来得是多么突如其来,让人措手不及,我一打开附件就被雷的外焦里嫩的,原来老天的玩笑在这里。


他们给了我offer,position不是assistant accountant,而是junior accountant,这个挺好。但是工资,我没看错吧,2万8+super。真的是28,000。我听过工资低的,但真没听过这么低的年薪。


想当初在chinatown做餐馆的时候,试工了8小时,累出好几身臭汗以后,老板跟我说合格了,明天开始上班,3澳元一小时,我那心情就跟现在一样。


我坐在椅子上发呆,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愤怒。周末我打电话给实习的东北老板,他挺纳闷我这么快就找到工作,然后说我还是应该去,别嫌少,因为就算28,000他也是付不起的。


问nb姐,nb姐拿着她10万+的年薪,明显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咧着大嘴,恭喜恭喜啊,找到了,其实2万8也蛮好,先做着呗,你现在不还一分钱木有吗?打给Russell先生,他好像也没原来那么温柔,从认识到现在第一次显得心不在焉,他无可无不可的说,恩,工资是很低,不过比没有好,接下来就没话了。哎,毕竟和我已经没有利益关系,也不用继续扮演知心大哥哥了。


后来还是打电话给跟我一起找工作的福建女生坚定了我的信念,她还在一个food court打工卖三明治,她听了以后愤愤的说,这么好你还挑,你要不去,我去。我什么都没找到……


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是这样吧,虽然没什么喜悦,但是想想这马上就是一份真正的accounting经验了,至少可以说,我真的脱离打零工的行业了。


再也不用走在街上看见某服装店招店员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进去跟老板俯首弄姿了,也不用每天在餐馆厨房进进出出熏油烟了,更不用去养老院给老人换床单了,话说那床单经常是黄白之物,换完以后非常减肥啊。好歹我终于是一个白领了!一个年薪2万8的会计师了!


就如他们要求的,周一我就上班了。上班第一天就是一个打击。我的位置被安排在一个酷似仓库的办公室。那个房间只有一个小窗户,窗户看出去是对面的写字楼。


其他地方都是通天的柜子,里面放满的文档一直堆到天花板,光线十分昏暗,最受不了的是处处落满尘土,好像多年没人打扫的样子。这个办公室一共2个人,只有我和另一个是一个从委内瑞拉来的中年男子,他长的别提多奇怪了,头发乱糟糟的,穿着明显不是西装革履的邋遢大衣,带着比酒瓶底更厚的眼镜,看着很像落拓艺人。


我进来时,他已经正襟危坐,看都不看我,工作的异常认真。奇怪的是他是一个实习生,不拿钱的。原来鬼佬公司也有这种免费劳力。


第二周的周五,老板突然想起了他从300个人里拣出来又扔到仓库的我,把我叫到办公室笑眯眯的问我觉得工作的如何。我看到老板突然如此慈祥,瞬间忘了他面试时各种可恶嘴脸,摆出一副邻家妹妹的娇憨状,跟他支支吾吾,欲拒还迎的说工作的还是蛮好,就是team leader每天给我的工作都是重复的,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做做,别让我每天打checkbook了。


老板本来还笑眯眯的,但我一说完他立刻不笑了,不笑不说话,眯着眼睛看我,他一不说话我立刻觉得大山压顶,屋里的气氛非常尴尬……过了一会,他严肃的说,team leader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听完都快哭了,啊,我真是倒霉啊,拿着2万8的耻辱年薪,在这里看着这个胖老头的脸色,最后还在他鄙视的目光下踉踉跄跄的出了他的办公室。我真想辞职啊……可是又没有那个勇气。


那个周末我都在选择中挣扎,光想想如果辞职还得面对一次胖老头那张变幻莫测的老脸就觉得真是够了!


哎,我是没什么魄力,连去超市买个杯子我都能选上1个小时,何况让我决定工作这么大事。我也摸不透是不是所有工作都是这样。只能消沉的争取用一个周末让自己睡死过去,无奈事与愿违,充满着各种屈辱的噩梦连连过后,我总是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噩梦连连的现实。


周一,我拖着沉重的脚步继续上班。


百无聊赖的第三周的一天,我正在思考人活着的意义,没错,自从每天做着不需要大脑,不需要见人,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吃饭和机械化的运作开始,我就开始思索这种哲学问题了。


人非草木,岂能做吃等死,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单纯的为了吃饭吗?正在每天思索的毫无进步,不得要领之时,手机上就出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熟悉的号码,是Russell先生打来的。一时间,他原来带给我的希望和失望都涌上心来,不过现在他就像绝境中的稻草,是我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仓库中出现的一米阳光。


拿起电话,他先简单的问了我现在这份2万8的工作怎样,我不知道嘴里胡说八道了一些什么,紧接着他问,你现在对Colonial那份FA(基金会计)的职位还有兴趣吗?我那时的心情就是,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想什么来什么,想什么就来什么啊!!!


我心里在180分贝的yeah的尖叫,表面上也没能矜持一把,无法抑制,非常激动的以沙哑而结巴的声音重复yes,yes…Russell先生说,CFS当时出错了,现在虽然过去了一个月,但是他们还记得你那次表现很好,决定要你,只要你还愿意去,今天就做reference check。


我赶紧把burwood会计师楼的电话给了Russell。心里跟着了火似的再也在仓库里坐不住了,我穿过一群雕塑般聚精会神工作的会计们,急速走向电梯下到楼下空地上,打给原来老板。我的东北老板豪爽的说没问题,不就是做reference check吗,保证给我说到世界无敌霹雳好。


啊就这么短短的1个电话内,我的命运就改变了。让我说什么好呢,我是信佛的,于是六神无主的在横七竖八的wynyard大街上确定了我认为的西边,慌乱的双手合十拜了拜,如果路人见到肯定觉得大白天的一个身穿西装的少女突然中邪了。


我一时间想起初见Russell先生的那个下午,想起我们在温暖和煦的午后练习面试问答,他殷勤的拍着我肩膀,信任的看着我微笑,然后失败成定局后,我在没人的时候没出息的落下的眼泪,以及再后来每天思索的生命的意义。啊,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在于向未知的人生旅途上前行的每时每刻,都能继续发现生命的意义。


Russell先生在接下来的两小时内就通知我过了Reference check非常的效率跟我确定了给我两周notice period。11月10日开始去CFS上班,工资是4万7千


当时是08年的10月啊!!也许大家还记得,那正是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刻。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委内瑞拉的怪蜀黍,他震惊从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片上面看着我,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看着更加古怪苍老了,他认真的跟我说,让我一定要把简历给他一份,然后把我中介电话也给他,他真诚的望着我,说他需要这份机会,非常需要。看着他真诚严肃的脸,乱糟糟的头发,我突然觉得有的人活的现实和真实到都无法为别人的开心而稍稍开心一秒,这也是很可悲的一件事……


下午4点多,我磨磨蹭蹭的蹭到老板办公室,手里拿着那个在food court卖三明治的那个我福建大学同学的简历,准备如果老板和颜悦色,就拿给他,还能给我同学一个工作。


深吸了一口气,先谢谢老板给的我这个机会,然后说我刚拿到了一个很长时间以前申请的工作的offer,是NAB的fund accountant。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骗他,但是下意识的说了NAB,而不是CFS,我真心觉得这个老板有某一方面的神经缺陷,如果告诉他我真正工作的地方,说不定他会不顾一切的去捣乱,真是没看错人啊。


我刚一口气把所有要说的说完,我觉得老板那胖的没褶子的脸上涨的紫红紫红的。他非常,非常失控的大喊,说你们中国人都是骗子,你面试的时候说很喜欢这个工作,要在这里考CA,要一直工作下去!现在才过了2个星期!!


然后把中国人是骗子这句话重复了N遍。我脑子里飞速的构思,是现在从肺部深处咳出一口浓痰吐他脸上,大叫一声,呸!还是把同学的CV迅速揉成一团冲他发射过去,还是冲上去把他桌上的所有东西一把葫噜到地下,然后用手指着他鼻子居高临下威风凛凛的说,你tm再说一遍。


但是事实上……我是外表泼辣,内心软弱的典型白羊座,最受不了别人冲我嚷嚷,一嚷我就tm的真正的眼泪在眼珠打转啊,一心想不能哭给这个老王八蛋看啊!我气的手里攥着的同学的CV角都攥出褶子了,还没想出如何发作。他失控的一阵乱骂以后,说:你给我滚出去,以后再也别让我见到你。


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快精神分裂了,一天内大喜大悲。刚才美得要飞天,现在又悲愤的含着泪水。我快步从办公室出来,才知道原来胖老头叫的声音是多大,雕塑们都抬头了,一脸震惊的望着我,连震惊的姿势都那么一致,那么像雕像,每个都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我迅速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在怪蜀黍震惊的目光下快步的往外走,路过老板办公室,看着门大开着,胖老头眯着眼睛恶毒的望着我,我突然一阵难以下咽的恶气,走过去大吼了一句(实际上非常没底气的一句,“I'm not a liar, you are”英语不好就是这么sb啊,跟幼儿园小孩儿吵架时说“我不是猪,你才是”一个水平。)


不过总算是撕心裂肺的大吼了一句,然后把他办公室碍眼的大门使劲全身力气摔了过去,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以后,我自己也吓坏了,快步走向电梯,悲愤的连续,使劲的按向下按钮。在电梯上我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哎,这是怎样大喜大悲的一天啊!!


来源: 奋斗在澳洲

谢谢各位看官


今日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