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央行行长:澳元上涨有些“操之过急”

<- 分享“图说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7 图说悉尼



澳元最近的行情是一路看涨,甚至隐隐的有破5的势头,这让很多留学生、代购和投资者们有些忧心忡忡。而本周二,澳州央行行长主席史蒂文斯表示,最近澳元的上涨“有些操之过急”,尤其是考虑到大宗商品价格和美国利率前景。


在澳洲政权与投资委员会(ASIC)的悉尼年度论坛上,史蒂文斯表示,今年的数据调查显示澳大利亚的本土经济正在逐步回暖,金融体系日趋完善、商业活动依然活跃,澳大利亚不存在重大的经济问题,而且,国内的商业活动以及劳动力市场比过去更加灵活。这些证据表明澳大利亚的经济趋于利好,故澳元闻风上涨。


但史蒂文斯同时认为,澳元涨势过猛,已经偏离了基本面,他认为一旦新的全球性经济危机爆发,澳洲仍有空间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


当被问及是否希望澳元走软时,史蒂文斯指出,现在恐怕很难找到乐见本币升值的央行。只有当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强劲回升,且美联储完全不升息,澳元汇率才有理由处于更高水准。史蒂文斯还说,“我认为澳元有超涨的风险。”



另有分析机构表示支持这一说法。此轮澳元汇率反弹,一方面显示其并没有受到中国相关经济数据的拖累;另一方面,澳元反弹也和澳大利亚央行公布3月维持利率不变政策有关。


回顾2015年,由于矿业热潮消退,全球投资者一度对澳大利亚经济前景忧心忡忡。尤其是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或使澳大利亚2015-2016年度联邦政府财政预算赤字达到22亿澳元,未来4年内预算赤字可能扩大至150亿澳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在2015年11月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中,已将澳大利亚2016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3%下调至2.6%。



从澳大利亚的经济结构来看,其经济和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存在很高的正相关性。澳元兑美元的贬值之路是从2011年4月开始的,这和中国经济减速的时间周期高度重合。一直以来,澳大利亚经济增长高度依赖采矿业,而这些矿产品主要输往中国。因此在2011年中国经济进入减速换挡期之后,中国对大宗商品尤其是铁矿石的需求锐减。


不过,经季节因素调整,澳大利亚2015年四季度GDP环比增长0.6%,同比增长3.0%,主要受益于消费、房屋建设和公共部门支出增加。澳大利亚经济发展的弹性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两大因素:一是近年来强劲的基础设施投资;二是矿业经济转向服务经济。在过去十年的繁荣时期,澳大利亚的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改善煤矿、铁路和港口基础设施。这有助于降低生产成本,使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在价格上更具有竞争力。


在矿业投资下降的同时,澳大利亚其他行业的经济活动也在增强,目前该国经济正在从传统的矿业向服务业如医疗、教育和旅游业转变。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吸收了矿业和驾驶行业失业的人员。


政府施政方向上也凸显出澳大利亚转型的努力。2015年,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曾宣布启动一项创新发展计划,即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未来4年内将投入11亿澳元推行一项国家科学创新发展计划,促进澳大利亚科学创新领域的发展,拉动经济增长。到2020年,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在科学和研究方面每年的投入将超过100亿澳元。


展望未来,澳大利亚经济依旧面临严峻的挑战,政府负债持续膨胀,且政府反对采取财政刺激措施。另外,受累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澳大利亚贸易赤字高得离谱。2016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对大宗商品的需求预计继续疲软,因此,澳元过度升值可能加重出口的负担,澳大利亚央行在很大程度上会伺机而动,保持相对的宽松策略。澳元兑美元短期升值背后面临大幅回撤风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