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伤害我们的贱人:凭什么要我们原谅你?(深度好文)

<- 分享“美国留学信息平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0 美国留学信息平台



guoguo

1.

曹操既然名操,当然就有操蛋的时候。

建安二年,曹操就干了一件不地道的事情。那一年,他跑到南边打张锈。张锈同志是个老实人,不爱折腾。

我打不过你,我就给你写个服字呗。

张锈投降了,原本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情,而曹操硬是把它整得三俗化。

曹操先是把张锈家的妹子、他的婶婶给睡了,又去撩人家的汉子,跟张锈的贴身保镖勾搭。

这每一件事情都是用下半身思考才能做出来的。

张锈实在不能忍,一暴走,就把曹操打得满头犯窜。

回头一算帐,曹总损失大发了,猛男典韦死了,长子曹昂也死了。

牺牲是巨大的,道路是艰辛的,但未来还是光明的,咱们擦干泪,该操蛋还得操啊。

大家都同意。出来混,总得还嘛。就当交学费了。

有一个人不干了。

曹操的正妻丁夫人怒了。

曹操在外面泡妞,军旗猎猎,彩旗飘飘,丁夫人都忍了。但这一次不同,因为曹昂死了。

曹昂不是丁夫人亲生,却是丁夫人一手带大的。感情之深,一点也不亚于亲生的。

你丫的出去滚也就算了,你搞革命还带着泡妞,你泡妞也就算了,还把我儿子害死了,我不管,你把儿子还给我。

丁夫人天天闹,曹操实在受不了,把丁夫人送回了家。

过了一段时间,曹操以为老婆情绪平复了,该原谅他了,屁颠屁颠跑去接。

丁夫人在织布,曹操涎着脸进来,丁夫人没有理他,继续唧唧复唧唧。

这气还没消啊,曹操上前,轻轻拍了一下肩膀:亲,跟我一起坐车,陌上花开,缓缓归矣,好吗?

唧唧复唧唧。

曹操想了想,跑到门口,站定回头,又说:“你真的不原谅我吗?”

唧唧复唧唧。

曹操叹了口气了,完了,老婆真的不原谅我了。

很多直男癌,尤其是搞历史的,特别喜欢给曹操点赞,说曹总真棒,真性情。

比如某教授评论这件事的原话是:你想想以曹操那种铁石心肠、阎王脾气,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非常不容易了,说明他是很重情的。

言下之意,丁夫人真是给脸不要脸啊,连三分天下有其一的曹操,连乱世奸雄的曹操都低下身段了,丁夫人还端着干嘛啊。

可我,却偏偏欣赏丁夫人!

你丫出去玩女人,把儿子都害死了,你倒真性情了,我就娇情了?

凭什么你们总负责伤害,我们要负责原谅?!

管你什么奸雄大雄,老娘就是不鸟你,老娘就是不原谅你!


2.

我们的原谅只给别人的意外,不给别人的本性。

我们可以原谅狗吃芥末,因为这是一个意外,狗不会犯第二次。但我们如果讨厌狗吃屎,那就一定不要原谅狗,因为狗吃屎是本性,原谅了它,它也会再犯。

我们的原谅是建立在对方不会再犯同样错误的基础上。而本性是难移的。

有的人就是好色啊,一天不出轨浑身就难受,有的人就是好赌啊,一天不赌手指都发痒,有的人就是说谎精啊,说十句没有九句是谎言,他都觉得自己不够真诚……

这种人不必原谅,也不要原谅。原谅是他们到达无耻的通行证。

丁夫人等于把曹操休了。以后就算回曹家,也挑曹操不在的时候。没过数年,丁夫人去世了。

再过很多年,曹操也要死了。

死之前,曹操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一生,什么事都干过,但坏的也好,好的也罢,老子是不在乎的,我唯一担心的是,到了地下,要是子修(曹昂)跟我要母亲,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枭雄的终途,也有这样悲哀的时刻,活该!

3.

我们不原谅,是为了不再受伤害。

因为伤害我们最深的,往往就是我们曾经原谅过的人。

比如明朝的大臣夏言。

夏言同志在明朝也是一位超级大咖了,人长得帅,普通话好,又会写文章,骂人的功夫也是八级。这一点很关键,在明朝官场,不会对骂,那是分分钟会被唾沫淹死的。

凭着这些技能,夏言斗倒了不少政治对手,曾经帮助嘉靖皇帝争爹的张璁被夏言以学问的技术差打倒了。曾经推荐过王阳明的霍韬也被夏言收拾了,明朝红六代郭勋也被夏言收拾了。

举朝上下,夏言可谓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性子暴,敢跟皇帝顶牛,但就是没事。

但最终,夏言还是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后浪就是严嵩。

一切都从夏言的一次原谅开始。

夏言早就不爽严嵩了,原因很简单,严嵩这个人太没有骨气。大家都拍马屁,但夏言是有底线的,而严嵩是没有底线的,简直就是满分先生。

所以,夏言一点也不含糊,没事就整点严嵩的小报告。

有一次,夏言终于抓住了严嵩的小辫子。有人告严嵩贪污。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就等写好结案材料了。

严嵩上门了,还带了他的儿子严世蕃。组团来的。

夏言很清楚这两位上门是干嘛来了,他不想见。他知道这两父子满脑子都是坏水。

当年刚认识的时候,夏言还想跟严嵩好好的做朋友。那时候的严嵩还没有露出奸诈的本质,两人又都是江西老乡,严大人看到夏言就叫前辈,特别诚恳的样子。夏言一下还感动了,什么事情还想跟小严商量一下,自己入阁了,就推荐严嵩顶替自己的位置,也算是恩人。结果夏言发现严嵩这个人野心太大,暗地里一直搞小动作,要取代他的地位。

这特么就是一条狼啊。

不见,这样的人坚决不能见!

夏言交待下去,说老子睡了,别放这两人进来打扰我睡觉。

结果刚躺下,严嵩父子就跪到了床前。

夏言装没看见,翻个身子继续睡。不理你,你总该滚了吧。

夏言还是高估了严家父子的自尊心,看到夏言把屁股对着他们。严家父子突然嚎了起来,哭天抢地,惨不忍睹。

听到这两位已经哭出了孝子的风范,夏言只好坐了起来。

“你们爷俩这是何苦呢,起来吧。”夏言叹了一口气。

严嵩不起来,抓住夏言的衣袖,泪眼汪汪。

夏言明白,挥了挥手,把严嵩当一个屁给放了。

严嵩父子千恩万谢,点头如琢米般的离开了。

4.

这不是夏言唯一一次原谅政治对手。没过多久,又一位仁兄跪到了夏言的面前。

这位仁兄叫陆炳,掌管着大明最为神秘的机构:锦衣卫。

当然,落到夏言手里,锦衣也得给你扒下来。陆炳就被告发拿钱了。

这实在是没办法,明朝的官员工资低,大家都有点黑收入。别的人一般也不计较,计较了也是搞搞舆论批评,只有夏言,它的名称虽然有个言,但从来都不停留在言上,一定要把人打倒。

落到夏言手里,陆炳知道后果的严重性,连忙拿了钱去见夏言。

这说明,在斗争的层次上,陆炳还是差严嵩一条街。

夏言岂是收钱的主?

被夏言面斥不雅之后,陆炳还是走了严嵩的路线:献上膝盖,悔过,痛哭。

同样,夏言也原谅了陆炳。

这又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在历史上,如果你曾经收下过别人的膝盖,就一定要夺走别人的脑袋。因为你拿走了别人的尊严,就永远无法和解。

没过多久,严嵩跟陆炳联手,给夏言下了一个套。夏言先被罢官,严嵩可不客气,穷追猛打,将夏言抓了回来,斩首街头。

原谅不该原谅的人,最终买单的一定是自己。

5.

对付严嵩这样的,刚正的夏言是不够的,因为他心太软,他总是会原谅不该原谅的人。

好在,夏言之后,还有徐阶。

徐阶跟严嵩斗了很多年了。

严嵩会查颜观色,徐阶更会查颜观色,严嵩会拍马屁,徐阶也会拍马屁,严嵩会使阴招,徐阶也会使阴招。

小人成功,往往是因为他们从不计较方法。君子之所以失败,就是他们有所为有所不为。

但当一个君子也开始放下一些原则时,小人就慌了。因为他们的技术优势已经不在。

更重要的是,严嵩心狠手辣,徐阶也从不原谅。

嘉靖四十一年,在明朝言官持续不断的弹劾下,嘉靖皇帝也终于对严嵩审美疲劳了。下令让严嵩滚蛋。

严嵩再次遭遇危机。

是上门求徐阶网开一面?

没有,根本不需要严嵩上门,徐阶自己找上门了。来了之后,徐阶送上真诚的问候,严嵩感动得叩头致谢。

徐阶说,严大人不要怕,这个事情是小事,回头我跟皇上说说,你还是回来工作。

说罢,徐阶回了家。儿子徐番相当不理解 ,说咱们受了严家这么多年的气,总算出头了,你还替他们说情。

徐阶痛斥:小屁孩懂什么,严大人对咱家有提携之恩,现在落难了,我们恩将仇报,还是人吗?

这些话,当然进了严嵩的耳朵里。

放心了,徐大人讲究!以前看错了。

就连一向自认天下奇才的严世蕃也点头:徐老不错,对咱家没坏心。

呵呵,没坏心,那是还不能一下打死你!

徐阶从来都没有原谅严嵩。

三年后,清算的时候终于到了,严世蕃被关进了牢里,大家伙群力群策,给严世蕃整材料。最后弄了一个陷害忠良之类的罪行。

徐阶一看,摇摇头,年轻人啊,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你们这样做是救严家,不是打死严家。老严家陷害忠良,是上面拍了板的。你用这个告严家,是想让皇帝当第二被告?

哪咋办呢?

徐阶拿起笔,在后面添了二个词:谋反、通倭。

年轻人彻底服了,严家父子坏是坏,但坏的根在皇帝那里,对这样的坏人就不能挖根,得玩虚的。

这就是老江湖黑的境界。

严世蕃弃市,严嵩被被抄家滚蛋。

严嵩看着家里的东西一件件被端走,心疼之外,心里还有点幻想,跟抄家的人乞求,求打发一点退休金。

报告打到徐阶这里。

原谅的时候到了,对于老同志,是不是留最后一点活路?

徐阶答:哪些被严嵩打倒的人,他们有过活路吗?

严嵩,富可比国的严嵩,最终流落街头要饭,如果没要到,不要急,晚上到墓地去,说不定会有遗留的供果。就这样,严嵩又活了二年才去世。

生命力也真够顽强的。

徐阶同志完美的再现了什么叫不说硬话,不做软事。

但是,是不是这个世界不需要原谅呢?

不是的,有一种情况下,我们是可以原谅对方的。

比如韩信就原谅了那位让他钻裤裆的屠夫。

6.

还是小混混的时候,韩信背着个剑,一付我很穷但我很屌的样子。其实就是秦末版的杀马特青年。

正经做生意,一块肉一块肉赚养家费的屠夫看不惯,逼着韩信钻了他的裤裆,想让自己的原味使韩信的原力觉醒。

这当然是奇耻大辱,但韩信封王之后,却不复仇,不但不复仇,还提拔屠夫当军官。

这特么不合理啊。

但是,这是对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

汉高祖刘邦就原谅了他的仇人雍齿。

刘邦的创业团队牛人很多,比如萧何,比如曹参。雍齿也是刘邦团队的元老。

一开始,刘邦带着一群农民工准备接骊山工程的活。走到路上,跑了一半人。刘邦说算俅,不接这单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雍齿就在这里面,他没有走,而是跟着刘邦创业。但他在刘邦最困难的时候反水,投降了。最终逼得刘邦远走他乡,跑到项梁下面挂靠。从老板变成了打工的。

刘邦一提雍齿,牙齿都疼。但刘邦没有对雍齿下手,反而创业成功之后,封了雍齿一个二千五百户的什邡侯做。

为什么呢?

张良的说法是,厚赏最恨的人,可以让天下人的都看到得赏赐的希望。

这是对的,但最重要的是,刘邦的眼里已经没有了雍齿。

雍齿对刘邦就像浮云一样,再也没有办法造成伤害,一如屠夫对封王后的韩信。

对这种永远都不可能伤害我们的人,我们是可以原谅的。也只有这种原谅才叫宽容。

原谅依然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的人,那不是宽容,那是软弱。

脑洞老师很喜欢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是的,我们绝不原谅。惹得起,我们复仇,惹不起,我们躲避,但,绝不原谅!

------------------------------------------

注:本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 

投稿分享:346349612@qq.com

~~~~~~~~~~~~~~~


广告位招租

联系微信:guoguo346349612

~~~~~~~~~~~~~~~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可以点右上角图标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欢迎关注‘美国留学信息平台’的公众号

美国留学信息平台 竭诚为海内外朋友服务

如果您需要帮助请联系QQ:2360291714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