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任“性”的任航 聊聊中国的情色摄影

2016-04-03 美国中文网


我没有介绍,
我从来都不介绍的。


这是摄影师任航在美国凯尚画廊举办的个人摄影展上对记者们说的第一句话。“我的照片就是我的生活,没什么可说的。”这个听起来有些傲娇和无话可说的声音就来自这个任性的摄影诗人——常常逛豆瓣的你可能知道这位红人,看过他的摄影也读过他的诗。




欣赏首任航的诗
《我总是感到寂寞》
如果不喝水
就不用撒尿
如果不吃饭
就不用拉屎
如果也不用睡觉
那样是不是会
省掉很多时间

可是省掉的时间
又能拿来干什么

我总是感到寂寞
又从不愿意承认

这次,任航来到纽约Klein Sun Gallery举办了个人展览——“Athens Love”,白盒子一般的画廊墙壁上展示着一系列他拍摄自雅典的照片,和绝美空旷的自然环境大海、花园、草原、悬崖等背景对立的,是他多年不变的,镜头下裸着的男男女女,空洞的眼神、扭曲的姿势,初看并不乍眼,却偏偏勾着你想多看几眼,仿佛感受到点儿肉体欲望填满之后,黯然的唏嘘。



在镜头面前“脱”这件事毕竟亲密,所以任航的模特大多数都是自己数年的朋友,多年合作之下和任航这样的风格达成了默契,不抵触也不羞涩,就像任航形容的,“一说要拍照,就直接脱衣服”。而至于拍摄本身,其实也并不需要太多的设计和铺垫,“我从来不设计和要求他们做什么动作,就是一群人一块儿玩,边玩边拍,就拍出来了,不是朋友的,拍着拍着也是朋友了,”任航说。

不只模特姿势情绪,在他看来,场景地点、甚至技术设备都是浮云,没有套路也许才是最好的套路,随性而来按下快门的瞬间才是自己的美学(如果非要扣上个“美学”帽子的话)真谛。而当问及说如果任航自己的情绪和感觉与模特不同步时怎么办时,他则颇为无所谓地说道,“那就去吃饭,去干点其他的,拍照也不是吃饭睡觉这种必须的事儿,为什么非要拍照啊。”“所以你的照片并不在刻意宣扬着什么,更像自己和朋友生活的写照和记录是么?”我们问。对这个问题,任航想了想,说,“说是任航的生活记录或者是任航的风格,其实都无所谓,我不太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和解读,我拍的时候也就是玩的态度。”



当我们要求他说说自己的相机时,任航表示,我的相机真没啥好说的,就是一小的不能再小的胶片机,技术对自己并不重要,所以50的相机他拍,3000的也不拒绝。自信的他不光拍摄率性而为,修图也是从没试过的事儿,“底片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怎么拍,拍多少张,拍完怎么选,也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着感觉走,一切都在乎于我当下的状态,”任航说。



虽然任航没有系统性的学习过摄影,算不得专科出身,但大学本科念广告的他,可以想见也是对美学有着自己的认识或潜意识的倾向判断。而对于他的作品,在论坛网站上也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有的说他的照片没啥,无非是一群年轻“坏”孩子青春的恣意狂欢,有些说他照片的窥视感有欲望而不淫邪,有的人批判说他作品没啥就是占着模特肯脱这个点随便咔咔咔,有的人则辩护说他填补了中国摄影艺术谱系的重要一环,如果Nan Goldin、荒木经惟等因“亲密摄影”出名的摄影师能称为大师,那任航也未尝不能算是个优秀的艺术家。

你们觉得呢?


任航在自己的豆瓣主页中写道:想被我拍的人,敢被我玩的人,无论男女(最好是北京),都可以通过。


这次他离开北京,深入到纽约曼哈顿。想玩的,敢玩的兄弟姐妹们,上吧。



展览
信息
Klein Sun Gallery
525 West 22nd St.
New York, NY, 10011
March 24—April 30, 2016
Monday—Saturday, 10AM—6PM





关注我们
只需轻轻一按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