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远嫁美国之后....

<- 分享“走遍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9 走遍美国



王琼在画室和老师学画画

最近几年美国颇流行这样一种绘画课:在画室跟着专业老师一起画三小时大师的名著(简单版本),可以一人或者和朋友一起参加,欢迎自带红酒和零食。费用大概35美元/人,限制人数,需要提前网上预约,每月每周都会有不同的主题。

作者/王琼 

>>>>

远嫁美国之后

从嫁到美国,我就和一些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妇女一样,不再工作。几十年的社会主义教育白费了,我成了一个“封建妇女”,把照顾好家庭,教育好子女当作自己的全职工作。


曾经有人问:“你觉得美国的生活和上海有什么不同?”我回答:“就像解放前百乐门的舞女碰上49年──灯红酒绿的大门永远关上了。”


在上海土生土长,大学毕业进入500强公司做事,从底层做到管理层,见不完的客户,开不完的会,吃不完的饭局。


尤其饭局之多,好像本身就是一种生活状态。下班后同事聚餐,见客户商务宴请,朋友聚会酒吧小酌,就算唱卡拉OK,不唱的也是在吃。公司年庆能吃出土豪嫁女的宏大场面,上千人坐在五星级大酒店,台上老板们表演像农村草台班,台下观众吃得像农村流水席。年底秋风起,没去阳澄湖或王宝和吃过全蟹宴,这一年的人生都不算完整。


现在我们全家三口每周外出用餐一次,费用不超过35美元。微信朋友圈里一发中华美食照片,我的唾液腺就泪崩。


以前打开钱包,里面的会员卡是休闲洗头,足底按摩;现在打开钱包,里面的会员卡是健身俱乐部,儿童博物馆,植物园。以前半夜饿了,下楼街对面就是24小时便利店,热腾腾的关东煮;现在不会饿了,最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也要开车才能到,所以冰箱一年四季塞满。


以前亲朋好友见面,三句离不开哪里新开楼盘,房价又涨多少;现在见面聊天只问“周末过得怎样?”以前人工便宜,装修都可以雇监工;现在人工昂贵,水管工80美元/小时,逼得我们泥,水,瓦,电,木全部自己动手。


以前市中心是我白天工作,夜晚娱乐活动的地方;现在市中心,尤其夜里,没有防弹衣防弹车,智商正常的守法公民都不会去。最近在费城吃完年夜饭,一不小心开车进入市中心,就有两个被子弹追杀的人朝车头撞过来,我一路回家惊鸿未定,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中了弹。


生活中熟悉,唾手可得的全部往事随风,唯一剩下和不变的是血拼。如果说原来血拼是因为“白骨精剩女”工作压力大,无家庭负担后的一种自我安慰,那么现在血拼纯粹是美国物价便宜,加重了病情。更糟的是亲朋好友还有代购的要求,换句话:我享受不到上海生活的便利,却要让大家享受到美国物价的便宜。


大家说:“这不,你一家庭妇女,很空闲,给你点事情做。”




谢谢,不客气,我忙得很。夏天种菜除草,冬天生火扫雪,原来农妇干的,现在都成了我的基本生活技能;原来周末在家爱睡觉,现在周末爱往户外跑海滩,远足,爬山,烧烤,露营;原来最看重公司绩效和奖金,现在我加入学校志愿者团体当义工。


更重要的是我一直都在学习,不再是为了提高职场竞争力而学习,纯粹为了丰富人生的阅历。学过钢琴,学过滑雪,学过冲浪,学过成人芭蕾舞。去年夏天上了七周的骑马课,冬天上了四堂社交拉丁舞课。最近又开始学水彩画,每周日下午去画室三小时。


当然,心中也有遗憾,我还没有周游过世界,去过的国家远不如我上海的朋友们多。和其他中产阶级家庭一样,年假是我们最向往的。去年全家去夏威夷度假,住了近二十天。如果信用卡压力不大,今年我们依然考虑夏威夷,如果信用卡压力过大,开车去就近的海滩度长周末也很好。大家都这样,量力而行去自己喜欢的地方。


常有人问我喜欢中国还是美国。我的生活是千千万万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妇女的一个缩影,没有好,没有坏,就是一种生活状态。20岁的我肯定不会喜欢,40岁的我,它非常合适。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