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医联盟”解体 方舟子、何祚庥做鸟兽散

<- 分享“医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30 医悉尼



2014年的确是一个中医界值得纪念的日子。


方舟子、张功耀、何祚庥等人策划组织上海第一届反中医大会,成立所谓“反中医联盟”,并发表宣言妄称:中医不仅诈骗钱财、损害民众健康,还消磨国人思维、摧残民族科学素养……全世界唯有中国把古人臆想的传统医术封为“科学”,这不啻是当今世界的天方夜谭、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革除这颗毒瘤,将中医药拉下“科学”宝座、逐出医保系统,不仅是对民众健康负责,更是弘扬科学精神、推动中国现代化步伐的必由之路,还称反中医大会打响了讨伐中医的第一枪,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历史将铭记这一刻。


2014年11月18日,众多民间中医界人士汇聚山东,向所谓“反中医联盟”发出了讨伐檄文,一时间檄文席卷整个网络,中医界犹如天降甘露般畅快,该檄文被世界华人网的十数家媒体或媒介转载,后被扬眉吐气的微信网友疯狂转发,腾讯统计的数据是:仅11月23日一天就被转发8102次,数日内点击量过百万。



《讨伐“反中医联盟”檄文》 观点鲜明,论据充分,气势磅礴。一时间“反中医联盟”主将方舟子、何祚庥、张功耀等人噤如寒蝉。11月27日,人民传媒记者联系到方舟子,问对“讨伐檄文”有何看法时,一向能言善辩的方舟子以不便在国内媒体说话为由挂断了电话,记者联系何祚庥问是否组织和策划了“反中医联盟”时,何当即挂断了电话;张功耀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11月28日,人民传媒记者电话联系了《讨伐“反中医联盟”檄文》作者七代中医传人江涛,江先生说:反中医人士假冒权威,用自己臆想的所谓“科学”标准否定中医,公开臆断中医是伪科学,这是一种变态的反科学行为。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身为院士、博士、教授打着“科学”的幌子,鼓吹无科学精神甚至与道德、法律相违背的谬论,绝不是品行端正的正人君子所为。


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为达到批判中医的目的,竟然无耻的搬出孔子,说什么孔子把用中药定性为弑君;说日本以废汉医为开端才有了明治维新;说中国人迷信中医就像朝鲜人迷信金正恩等等,身为国家‘栋梁’胡乱编造发表着如此数典忘祖的言行,不光是中医界,任何一个正直的中国人都无法容忍。


中医专家毛嘉陵说: “讨伐这帮披着科学外衣的反中医人士,并不是泄“私愤”,因为我们每个人与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无冤无仇,我们只是用摆事实的方式提醒他们,让他们明白祖国医学博大精深的真实含义,认清自称“反伪斗士”的丧品丧德的言行可能会导致殃民祸国的恶果,仅此而已。”


《讨伐“反中医联盟”檄文》并未进行人身攻击,而是用不可争辩的事实对他们的谬论进行了批驳。如果这还不足以唤醒他们的话,只能说明他们的“罪孽”太深了,毛嘉陵如是说。


附:《讨伐“反中医联盟”檄文》全文

全世界都知道,中华民族失散多年的儿子就是祖国的中医。


“中医是伪科学”、“废除中医”等观点一度甚嚣尘上,多年来中医几近在中国大地上频临失散。但是习总书记指出:中医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深入研究和科学总结中医药学对丰富世界医学事业、推进生命科学研究具有积极意义,大力发扬中医是未来的重要任务。随着以党中央系列鼓励中医发展政策颁布, 2013-2014年上万名民间名老中医涌现,全国中医门急诊从2012年的6.3亿人次增长2014年为23.5亿人次,占全国门急诊总量的32%,中医这个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子终于找到自己的家,中医这个中华民族复兴的急先锋终于冲出藩篱。


中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扎根于数千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丰沃土壤,构筑了认识生命、维护健康、防治疾病的思想、方法和理论体系,凝聚成了中华民族璀璨的医学瑰宝,华夏子孙受益了几千年,岂是不良势力宣传就能轻易废除和失散的?



祖国医学“失散”前的背景


自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以来,中华民族的自尊心降到了冰点,中国人逐步被“西化”,看重技术,低估古人智慧的思维盛行。他们就像青春期的叛逆少年,总认为自己的父母这也不好,那也不行,一旦自己成熟了,才发现原来父母是多么的杰出。


原北京大学校长胡适是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胡适发起新文化运动,致力于西方文化传播,以中医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成为其攻击对象。然而1920年胡适病到了,吃得多,喝得多,人日益消瘦。新派人物生病自然要去看西医了,协和医院的专家们会诊得出结论:糖尿病晚期已无药可治,只能回家休养。言下之意,胡适只能回家等死。


西医没有办法,朋友就劝胡适看中医。胡适是新生派主将,反对的就是像中医这样没有科学依据的“传统”。叫他去看中医,那岂不是主动放倒手中的旗子吗?然而,面子事小,性命事大,胡适最终还是答应了。给胡适看病的是北京名医陆仲安。中医没西医那样复杂,又是验血,又是验尿,陆仲安只是用手把了把胡适的脉,并询问了一下病情,就从容不迫地说:“这个病很好治,吃几服以黄芪为主的汤药就可以了,如果病没好,唯我是问。”


被西医判了死刑的胡适将信将疑地喝下了陆仲安开的中药,没想到几个月后症状就消失了。再到协和医院检查,果真是好了!医生们非常惊奇,这怎么可能?这件事轰动一时。被新文化运动者认为不科学的中医,偏偏治好了新文化运动主将的病。这令新文化运动者很是尴尬。然而,救命之恩是万万不能忘记的,胡适在一幅赠送陆仲安的名画上题字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题字的大意为:自去年秋季得病,西医朋友认为不能完全治好。后来幸得陆先生诊看,用黄芪十两、党参六钱,病全好了……已有人想把黄芪化验出来,看它的成分究竟是什么,何以有如此功效。如果化验结果能使世界医药学者了解中国医与药的价值,也是陆先生的贡献!



另一位叫嚣取缔中医的代表性人物是汪精卫,1929年汪精卫提出“取缔中医案”,结果引来一片骂声,当时北京“四大名医”中的两位—施今墨和孔伯华等组织华北中医团,向汪精卫严正提出:找十二个病人,先挑六个,用西医治;剩下的六个病人交给中医治,如果我们输了,再谈取缔中医的事。孔伯华和施今墨分到了六位分别患有高烧、咳喘等症的病人。结果,中医治疗的效果十分显著,病人陆续恢复了健康。


后来汪精卫的岳母身患恶性痢疾,每天腹泻十几次,当时遍请西医无特别效果。有人向汪精卫推荐施今墨先生,看到奄奄一息的岳母,汪精卫只好同意。施先生把了脉,说到症状和病因时,汪精卫的岳母心悦诚服。施先生当即为她针灸并开了汤药,随后汪之岳母问:“先生何时再来复诊?”施今墨告诉她:“安心服药,三天后痢疾会停止,五天后胃口就会好转,十天后您就痊愈了,不必复诊。”汪精卫和岳母半信半疑,可病情如同施先生说的一样,十天后就痊愈了。汪精卫终于相信了中医的神奇,再也不提取缔中医的事情了。


胡适和汪精卫们偃旗息鼓不再提废除中医的事了,但有灭亡中国企图的日本和欲控制中国的美国及其雇佣们却发现了颠覆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捷径。迅速接过胡适们和汪精卫们接力棒,立体式的宣扬废除中医,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欧美日的媒体渗透在中国的各个角落,变本加厉的宣传中医阴阳五行不科学,凭经验来治病,是一个很傻瓜的落后封建思维、是没药理学基础的,说中医是糊理糊涂让你吃药的……结果是半个多世纪以来,西医在中国逐步昌盛,中医在中国逐步没落?



祖国医学“失散”后的经历


恰恰相反的是,中医在美国、欧洲以及日韩国近几十年来备受重视,美国每年要花费上百亿美元来研制和生产中药,全美有中草药专营公司四百余家,几十年来扶持中医诊所一万多家。有的中医诊所(医院)每天要接待两千名以上患者。更有甚者,国人不怎么“感冒”的中医针灸,成了西方军队医院主要治疗方法,美国海陆空三军的医生利用针灸来治疗骨骼肌问题、疼痛和压力症状,无论是在美国本土医院,还是后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区医院无不使用针灸疗病。美国政府下辖的国家补充替代医疗研究中心200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320万美国人在2006年接受过针灸治疗,比2001年的210万有所提高,如今美国每年有几千万美国人接受过针灸治疗,在临床运用和现代研究方面,有些还处于领先地位。美国人已把针刺艾灸当成一门科学,并把针灸治疗纳入全民医保。



在德国,看中医是一种贵族享受,德国人看中医和看西医相比,个人支付的费用是看西医的10倍以上。有的德国运动员到上海专程到体验纯正中医调理。德国西医束手无策的慢性病,比如牛皮癣等皮肤病、失眠、关节炎等都找中医针灸、推拿、拔罐、汤药等调理。西方尚且如此,更别提日本和韩国了。



中医灸法在日本历来受到重视,根据日本《云锦随笔》记载,日本在德川幕府时代,江户万兵卫传德川将军祖传长寿之术,“每月月初八天,连续灸足三里穴,始终不渝,仅此而已。我虚度174岁,妻子173岁,子153岁,孙105岁。”

民国期间,我国针灸大师承淡安目睹日本盛行灸法。在日本公共浴室中看到多数日本人身上都有艾灸疤痕,感叹日本得益于灸法的人群之广泛,日本《新国民保健法》一书,提倡足三里灸,亦称之为无病长寿灸,把艾灸作为主要健身术。日本医界还主张婴儿早期灸身柱穴,以促进小儿大脑发育和健全神经系统,十七岁左右灸风门穴,以御肺系之疾,二十四岁左右灸三阴交穴,以免生殖、泌尿系统之患,三十岁之后灸足三里穴,以固后天之本,预防百病诸疾,老年加灸曲池,可获明目、降压、预防中风之效。日本人平均寿命排名全球第一和盛行中医养生不无联系吧?



艾灸疗法不仅在日本受到重视,在朝鲜、韩国、新加坡、台湾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都为当地医界和民间重视和采用,日本人对《伤寒论》的重视程度则远远超过了我们。他们对张仲景敬若神明。前些年,日本人就将北京中医研究的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包装后打入世界和中国市场。全世界的中成药生产规模,日韩美和欧洲占80%以上。



毛主席、周总理曾找回“失散”的祖国医学


解放以后,我国对中医深加重视,对中医如针灸尤其大力发扬。毛主席对中医评价很高, 1953年在杭州谈道:“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同年毛主席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中国对世界是有大贡献的,中医就是一项。”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总理陪同尼克松参观了中医的针灸麻醉。手术不用任何麻醉品,病人却始终面带安详,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看着那血淋淋的手术场面,尼克松总统惊讶万分,针灸麻醉震惊了美国代表团,其冲击波毫不逊色于中国原子弹的爆炸。甚至怀疑这是中国为了吸引世界目光而搞的一个大骗局。就在一些人认为针灸麻醉是一个骗局的时候,随同代表团访华的新闻记者詹姆斯-莱斯顿突然急性阑尾炎发作,要进行手术,我们的医生同样用针灸麻醉的方法割除了他的盲肠,詹姆斯-莱斯顿丝毫没有感觉到痛苦。这活生生的事实让美国人冷静下来,他们开始认真记录那些宝贵的资料,以便带回国去仔细研究。


周恩来总理对中医药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提出了一系列发展中医药文化事业的思想。这些思想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点。第一, 把中医药的发展和科技发展结合起来,第二,中医药文化事业要后继有人。第三, 中西医要结合起来,主要是西医要同中医结合起来(中医为主)。第四,发展中医药文化事业要有一定的制度、经费保障。由于政府的大力提倡,中医引起社会的普遍认知。上述思想对于当前党中央提出的振兴中医药文化事业,增强我国文化软实力,打造民族文化品牌,提高人民健康水平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但是改革开放后,抵制中医的势力并不是不愿意接受中医,而是将抵制中医当做一场掠夺中医市场的商战。这些势力利用中国的中医药缺乏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打着‘帮助中国实现中药现代化、科学化和国际化’的旗号,目的就是要中国人对自己的中医药学术的根源与体系产生怀疑,最后厌弃;然后再打出拯救‘中医中药’的美名,以‘中医药国际化、科学化’的幌子,达到彻底操纵、把控中国的中医药及其市场的阴谋。


美国明道大学校长的美籍华裔张绪通博士说,“现在中国一些提出‘废除中医’的中国人,就是被这些势力欺骗或者收买,心甘情愿出卖其他国家一直想得到的、中国最宝贵的民族医药文化和知识遗产。”幸运的是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早已洞穿“废除中医是掠夺中医的阴谋”,一声庄严地宣布:中国中医从此站了起来,2013年以来全国中医发展如火如荼,各大中医院从门可罗雀到人头攒动,这个中华民族失散数十年的儿子终于回到了祖国怀抱,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复兴名副其实的先锋。



五千年的历史证明,中医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最珍贵最值得自豪的科学技术之一。中医不仅经济实用,而且副作用小,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中华民族伟大的祖先把如此宝贵的遗产传给我们,我们应该好好地研究它,从内到外的吃透它,不能等到别国拥有后再说那是我们祖先的遗产而进行意淫。最后,我对奋战在中医科研和理疗一线上的同仁致以崇高的敬意,感谢他们为传承和发扬中医这一人类瑰宝作出的奉献和努力。同时也希望学习中医的师长和同学们为中医发扬光大贡献自己的力量。毛主席说:中医对全人类的贡献巨大无比,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更会如此,对此我们深信不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