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的九曲一生,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独家专稿 (文/爱地人 策划/花花)


今年的4月1日,是张国荣逝世13周年的祭日。在这过去的13年里,每到这个特别的日子,总会有各种纪念专题,从各种角度回首哥哥那光辉灿烂、风华绝代、德艺双馨的一生。有些新颖独特的视角,无形中也将张国荣的艺人形象,打磨得更丰满立体。


对于张国荣来讲,他的特质核心其实就两点:电影和音乐。在音乐方面,能够承载张国荣一生的,往往不是视角,而就只是那些单纯的作品。



《Monica》一曲定巨星

谁能代替你地位?


每个歌手都有一首成名曲,对于张国荣来讲,《Monica》就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作品。当然从人生境遇的角度来讲,如果没有《Monica》,或许作为生命体的张国荣,至今还会活在世上。没有了后来发生的大起大落、大红大紫,那些舞台上的妖艳,以及情爱里的凄美,他将会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个体而活,以一个曾经从艺却黯然引退的过气歌手身份度过残生。


▲《Monica》收录于张国荣1984年发行的专辑《Leslie》


所以,《Monica》对于张国荣来讲,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一切都无法挽回,这首歌在1984年让张国荣拿到了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和十大劲歌金曲,动感十足的节奏不仅奠定了张国荣日后重要的表演风格,也打破了香港乐坛此前抒情风格一统天下的行规。值得一提的是,《Monica》不仅是张国荣迈向一线歌手的代表作,还是日语原曲作者吉川晃司的首支个人作品。


《风继续吹》风儿摄人魂

柔情蜜意我愿记取


1978年即入行的张国荣,虽然随即在“宝丽多”厂牌发行了两张个人专辑,但此“丽的电视”时期的四年合约,却是张国荣整个音乐生涯里最黑暗的时期,尤其是从1979年之后,他更是长达三年多没有发行任何个人专辑。直到1982年和恩师黎小田转投“华星唱片”,张国荣的音乐事业才开始出现转机,而转机的代表之作,就是这首《风继续吹》。



张国荣把自己唱哭的一首歌《风继续吹》


《风继续吹》同样改编自日本的流行曲,原作为山口百惠的《再见的另一方》。整首作品曲调沉郁、凄美,但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哥哥充满磁性的低沉中音,并以粤语独特的发音所呈现的那份哀婉意境,具有非常大的吸附力,让人随着他的歌声起伏、游走,完全沉浸在那种充满画面感的氛围中。以《风继续吹》作为专辑名的唱片,也成为张国荣的首张金唱片,而这首歌曲不仅奠定了张国荣慢歌的演绎风格,也为他日后第一阶段音乐生涯,埋下了一个风字头的伏笔。


《风再起时》告别只是暂别

最爱的歌最后总算唱过


《风再起时》其实是对《风继续吹》的一种呼应,这种极具艺术性和戏剧性的呼应,在当时的香港乐坛可以说是一种独创。时光来到1989年,因为《风继续吹》和《Monica》,张国荣终于得偿所愿,成为香港乐坛与谭咏麟齐名的天王,并开启港乐第一期谭王争霸的盛世。但细腻又敏感的张国荣,对于命运加于他的青睐,显然一时间没能调整过来。太多名利场的纷扰,更让骨子里希望恬静的他,由此萌生了一种退意,于是就有了1989年的这首《风再起时》。《风再起时》也是1989年张国荣告别乐坛之作,除了张国荣个人谱写的旋律之外,词人陈少琪也完全以张国荣的视角,呈现出他从艺十年来风雨坎坷,以及下定决心离开的一丝遗憾和明意。“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更像是张国荣对未来远遁加拿大生活的一种规划和憧憬。


《当年情》小马哥与宋子杰

眼里温暖已通电


提及《当年情》这首作品,必须想当年。当年的香港,是经济上的亚洲四小龙,更是流行文化的传送者。《当年情》就是当年热映电影《英雄本色》的插曲,由吴宇森导演的这部电影,也奠定了香港枪战片的行业高度和基调,而他日后转战好莱坞,更让美国同行都以Wu来命名此种类型的电影。《当年情》里同样值得念及的故人,还有影片的主演周润发,甚至直到今天仍然被人称呼为“小马哥”的周润发,这个亲切的外号,恰恰就是来自《当年情》这部电影。而当时的张国荣,只是这部电影的配角,但是却凭借此片,开始逐渐提升自己的演技,为日后复出出演《霸王别姬》等电影,打下了一个电影演艺基础。而张国荣在1989年的告别歌坛演唱会上,也在演唱《当年情》时,特意介绍了台下低调的贵宾周润发,英雄惜英雄,尽在不言中,“一望你,眼里温暖已通电”,一首看似情歌的作品,就在张国荣和剧本的双重作用上,超越了传统意义的情歌。


《沉默是金》真永远是真

笑骂由人,洒脱的做人


《沉默是金》曾经入选1988年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和十大劲歌金曲,这首歌由张国荣作曲、许冠杰填词。它同时拥有三个版本,即许冠杰和张国荣各自的独唱版本,以及两位歌手合作演唱的版本。这也是一首有着东方神韵的作品,张国荣的旋律深谙粤曲的精华,那种优美的转调,就像是聆听曼妙的经典粤曲。而许冠杰的歌词,更是继承了中国文人骚客的优良传统,将“笑骂由人,洒脱的做人”这份写意和洒脱,演绎得淋漓尽致。而虽然在舞台上奔放性感,甚至放浪形骸,但实际上张国荣却是一个典型的东方人,温文尔雅又随遇而安。只是碰巧生在了娱乐圈,只是必须游走于名利场,才最终决定了他悲剧的人生终点。哥哥虽然洒脱地唱出了《沉默是金》,但最终还是被不沉默的现实打扰。当然,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一种沉默的方式,了断一生。事非功过留给后人去说,哥哥对人生结局的选择,依然也是那么东方、那么古典。


《拒绝再玩》巨星更巨星

将不羁当作新基本


1982年,张国荣加盟刚刚成立唱片部的“华星唱片”,成为厂牌第一位签约男歌手,并很快成为“华星唱片”的台柱。1987年,张国荣转档经理人陈小宝自创的厂牌“新艺宝”,同样很快成为当家的歌星,尤其是同年发行的《Summer Romance’87》,更是因为“新艺宝”背靠“宝丽金”所拥有的国际资源,让张国荣在事业上迈向了一个新台阶。这张唱片的第一首作品,就是《拒绝再玩》。《拒绝再玩》改编自日本知名乐队“安全地带”的作品《令人着急》,与玉置浩二更乐队化的演绎相比,唐奕聪为张国荣准备的则是在强劲节拍下更洒脱更稳重的编曲,也很好地突出了偶像歌手所特需的完美气质。不羁一词,最适合形容张国荣在这首作品里的气质呈现。虽然在当年,陈百强被认为是最有气质的男歌手,但张国荣却将优雅与放纵这两种矛盾的气质合二为一了,塑造出一个非常都会、年轻、时尚、叛逆、浪漫、多情又传统的复杂艺人形象。



▲张国荣饰演宁采臣


《倩女幽魂》奇才与美男

风仿佛在梦中轻唱


《倩女幽魂》也是当年电影《倩女幽魂》的主题曲,由鬼才黄霑创作。一位是人间才子,一位是旷世美男,两位艺术家级别的音乐人,也在《倩女幽魂》这首作品里,以阴阳的角度演绎出红尘的传奇。这段传奇里,有美梦有热望、有泪光有方向,美轮美奂又美不胜收,即使是身在阳间的你我,都忍不住心头的好奇之心,想去那《倩女幽魂》的世界里,体验一下路随人茫茫的极致感受。如今,张国荣和黄霑都已经先后辞世,只留下《倩女幽魂》那一段似粤曲又似天曲的美韵,在人间的这头百般回响。或许,他们在世间尽头,如今正把酒言欢、再续奇缘,也未知。


《我(国语版)》音乐自述曲

颜色不是一样的烟火


虽然也有一些以《我》作为歌名的歌曲,但说到最为经典,以及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必须是张国荣的这一首。“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单就凭这一句歌词,就是张国荣对自己最好的定义和描述。“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也许预言了他后来的悲剧结局,但以这种极大的明暗差异性,去度过作为艺人的一生,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讲,或者也是最好的结果。作为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在这个世界有时候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种世俗的压力也构成了艺术家的矛盾和挣扎,并由此诞生伟大的作品。所以,所有伟大的作品都来自于不幸的个体,光鲜的烟火背后,都是血淋淋的人生啊!


《当爱已成往事》哥哥的一生太匆匆

将往事留在风中


《当爱已成往事》虽然是李宗盛的作品,而且李宗盛和林忆莲的对唱版本也是非常经典,但张国荣的版本却跳脱了情人对话的格局,以细腻、优雅和从容的音调,演绎出曲中“人生已经太匆匆”的无奈感和苍凉感。或者说,林李唱得是爱情,而张国荣唱的已经是人生。《当爱已成往事》也是张国荣食言重归娱乐圈后,主演的首部电影《霸王别姬》的主题曲,而他的版本也为此穿插了电影中的一些京剧采样,给作品平添一种时空感,听来更让人唏嘘。如果,当年的张国荣,还是继续安心在加拿大做他的退休寓公;如果他没有因为《霸王别姬》的剧本,从而诱发了自己的演艺情愫,或者就没有后来文华东方酒店的悲情一跃。但如果已经没有如果,“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还是将“往事留在风中”,只是忘了张国荣,则太多人实在做不到。





又是一年,粉丝在文华酒店外献花追忆


今天,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一早便到香港中环文华酒店门外献花,路边放满心形砌成的花牌及粉丝写下对哥哥思念的纸牌。


▲文华酒店门前成花海



粉丝深情寄语


来自世界各地粉丝献花悼念



每年粉丝都会用自己的方式追忆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张国荣1990年主演电影《阿飞正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