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撕开BIGBANG巡演天价门票的口子: 黄牛已经集团化作战,一场能赚200万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 | 李二仁 丁冰冰 责编 | 子时)


刚过去的这个三月,对于BIGBANG的粉丝来说注定不会平静,他们心中的超级欧巴在内地进行了为期半个多月的巡演。然而,这轮T.O.P(BIGBANG成员崔胜铉)入伍前,在内地举办的最后一次五人合体的告别演出,却并未能如预期般的温馨甜蜜。


“心中有座坟,住着主办所有人。”这是自3月11日上海站巡演开始,便在V.I.P(BIGBANG粉丝的统称)中间广泛流传的口号,也代表了他们怨念的心声。因为事实证明,粉丝们想买到进场门票,难度已经远超抢一张春运火车票。


能通过正常渠道买到原价票的,只是极少数幸运儿,大多数粉丝则不得不面对疯狂上涨的黄牛票。有人笑言,仅看朋友圈中晒出的BIGBANG巡演门票的座位区域,就能猜出对方的土豪程度。


在非韩粉眼里,这不过是娱乐圈里纷乱的一隅。而在媒体、演出从业者眼里,这一切已超越了演出本身,票价的高低也不再只是单纯的供需关系。这其中的利益链,一环环的内幕交易,成了吸引我们对其进行追踪调查的原因。


凡BIGBANG走过的地方
必留下粉丝们的哀怨


出生于1987年11月的T.O.P今年28岁,是BIGBANG组合中年纪最长的团员。根据韩国法律规定,凡是年满20-30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役至少两年,所以T.O.P选择今年入伍。在他之后,其余四位团员也将相继走上服役之路,直到2021年,粉丝们才能看到他们再次满员回归。


▲BIGBANG成员入伍时间


正因如此,V.I.P们对偶像的追随空前高涨,让此轮巡演变得一票难求、几近疯狂。在演出开票后的日夜里,粉丝们的心情一直起起伏伏,担心有钱也买不到票,更担心买到假票,还得担心买到票后演出被取消……的确,BIGBANG的这轮巡演,每一站都不“太平”。


为了揭开这一切背后的秘密,记者多次暗访了黄牛市场。


深圳站:

最贵的两张票卖出了12万


在广州做黄牛多年的小乔(按采访对象要求化名),紧跟BIGBANG的巡演脚步跑了深圳、南京、合肥、杭州、长沙五个城市,仅深圳一场,就让其赚了两万元。但他对这个数字并未感到满意,甚至还带了点感慨“世道不公”的愤怒和委屈。


“深圳场大部分门票都被一家黄牛公司垄断了,像我们这样的散户黄牛和外地来的黄牛几乎拿不到票。我现在手上的这几十张票是用高价从他们(黄牛公司)那里收购的。每张票平均利润几百块钱,只能赚个跑腿钱。”



深圳巡演之前,媒体收到黄牛的门票报价


就在一个半月前,BIGBANG深圳巡演开票之初,许多当地媒体的邮箱里出现了一封来自黄牛的匿名邮件,里面附有BIGBANG此次演出的价位表。其中标价最高的内场一排座位售价12000元,并且还需议价。从后来粉丝购买的实际价格来看,这个数字被定格在了14000元。“14000还不止,最好的VIP1、VIP2——即内场第一排正中间的两个座位,在一线城市可以卖到6-7万一张,二三线也都在1-2万。虽然我不确定,但圈子里一直在传上海站的成交价格是10万一张。我之前亲眼见过深圳这边的交易转账记录,两张12万,这个是特别肯定的。“


郑州站:

半小时内接到25起假票报案


比高价票更让粉丝憎恶的是买到假票。


3月17日,BIGBANG郑州巡演当天,有网友在微博中晒出警方的接警记录单,从18:16到18:49的短短半小时内,郑州110共接到25起粉丝买到假票的报案,被骗地点主要集中在省体育中心周围,被骗金额从数百元至上万元不等,最高一起达到2万9千元。


郑州110接到20多起假票报案


黄牛小乔告诉记者,“制作、出售假票的黄牛是一个单独的群体,和我们这种只炒真票的不混一个江湖。”据了解,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生活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在当地制作假票后,再挑二三线城市下手贩卖,票一卖完立马撤退、几乎无迹可寻。“像郑州这些买了假票的粉丝,即便报了案,钱也不一定能追回来”,说这话的同时,小乔也为上当的粉丝感到惋惜。


武汉站:

中午刚开票,演出下午就取消


同一天,在距郑州500多公里外的武汉,也在上演着一出闹剧。


原定于3月27日举办的BIGBANG武汉巡演在17日中午1:30开始售票,媒体形容此次开票“半分钟内被秒光”。然而没过几小时,这场演出便被当地公安部门叫停。洪山警方治安大队有关负责人表示,“光谷体育馆只能容纳三四千人,而实际情况可能有近万人想进场,消防、交通等安全设施都不能保证需要……准确的说,其实是活动报备没有获批”。



武汉场开票当日便被公安部门叫停


在正规票务网站大麦网买票的粉丝,票款可通过原路径返回。而事先从黄牛手中流出的高价票如何清算,恐怕又是一桩无头公案。


长沙站:

开演前四天粉丝还没有拿到票


武汉站巡演的取消,引起了连锁反应——粉丝将希望转嫁到长沙站,大量涌入的外地购票需求让长沙巡演门票一涨再涨。


3月22日,长沙巡演前四天,除了正规渠道出售的极少量看台票外,大部分门票仍不见踪影,就连一向“神通广大”的黄牛也手中空空。微博上,一条名为#长沙主办方一直压票不出#的话题被掀起热议,粉丝们只能在网络中发泄对这次巡演主办方IME娱乐的不满。



粉丝建话题页讨伐主办方延迟放票


通常,为了赢取更宽裕的售票时间,主办方在拿到批文后,会至少提前一个月开票。然而本轮BIGBANG巡演的开票时间基本都在正式演出前的十天至两周内。据湖南省文化厅发布的批文公告显示,IME娱乐在2月5日便获得了演出许可证。有业内人士猜测,主办方之所以延后出票,为的就是制造紧迫感,从而方便抬价。


演唱会主办方的非常规操作


由于票务的极度混乱,BIGBANG本轮巡演的主办方IME娱乐被粉丝推上了仇恨榜的NO.1,“心坟”一说也就此传开。据业内人士分析,之所以造成现今的局面,主要是因为IME在项目操作过程中,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但把所有问题都算到他们一家头上,肯定也有失公允。”


有着台湾实业背景的IME娱乐


据资料显示,IME娱乐集团创立于2009年,其背后母公司为台湾一家上市企业——台湾统振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业务涉及能源、通讯、多媒体等领域,资金实力雄厚。从2006年起,统振公司便开始涉足娱乐行业,资历颇深。在成立IME娱乐后,该集团旗下共有“乐海盛世”、“泛海盛世”等5家娱乐公司。



IME娱乐集团背靠台湾实业公司,资金雄厚


一位国内顶尖演出制作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IME、北京泛海盛世都是行业内较有历史的公司,但从业多年的他,也并不清楚这两家公司背后竟有如此渊源。在他看来,IME集团并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演出公司,同行之间也很少与其打交道,因此,业内对其背景知之甚少。他唯一肯定的是,“BIGBANG的出场费那么高,他们的操作方式肯定和我们(常规)的不一样。”另一位业内人士则透露,很多演出商在承接演出时不会自己出全资,都会引入一些同行、基金或私募企业,“这些公司有着五花八门的背景。”


不许票价定高的经纪

必须要炒高票价的主办方


要想探究BIGBANG巡演门票为何如此之高,首先我们要从源头入手。虽然网络中流传着数个版本的歌手演唱会出场费,但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我们,这些公开的价格表通通不靠谱,经纪公司给到演出商的真实价格,外界很难获知。但有两个数据却是业内公开的,一个是主办方开出的“发包价”,另一个则是承办方最后签订的“落地价”。


所谓“发包价”,就是主办方从艺人经纪公司接到项目后,将该项目卖给其他一家或多家承办方的初始价格。通常,一个项目的巡演下来,尽管出资背景复杂,但负责发包的主办公司只有一个,承办方则各地不同。如果这个发包价没有承包商接盘,负责发包的主办方也会自己操作演唱会全程;而“落地价”则是各地承办方为该场演出付出的最终成本。这其中包括舞台搭建、人员工资、交通住宿、场租、安保、宣传等各项开支。可想而知,实际的落地支出要远远高于发包价。


该人士介绍,很多港台大咖艺人的内地演唱会落地价都在1000万左右,而BIGBANG巡演在深圳站的发包价就高达1200万,由此可推测出BIGBANG的出场费用一定不低。通常韩流偶像的巡演都非常好卖,主办方有时也会自主操作。业内相传,深圳这场巡演就是由IME出资70%,其他公司出资30%联合完成的。



深圳巡演座位示意图,内场座位为1480元


从本轮8场巡演的票面价格来看,最高价为1480元,最低为580元。以深圳站为例,内场座位约2000个,全部按1480元出售,票面价值约300万。看台按6000个座位来算,平均800元一张,票面总价约480万,如果按正常售票的操作方式,主办方仅能回收780万左右。即便有广告赞助的收入,但以目前市价来看不会太高,显然难以让主办方从中获取厚利。


那主办方为什么不直接调高票价?


业内流传一种说法,低票价是很多经纪公司的硬性要求,也是韩国娱乐公司的一贯做派。韩方的理由很简单,他们认为票价太高是对粉丝的伤害,不利于团体与粉丝的良好关系。因此,要将演出的利益最大化,演出商只能通过其他途径。



BIGBANG巡演门票的定价标准遭到网友质疑


也有网友提出,主办方之所以不把票价定高,或许是出于避税的考虑。记者针对这个问题采访了一位业内人士,对方表示,通常演出票价的高低是由主办方针对演出城市的消费水平和演出水准自行把控的,国家对其并没有强制性规定。税务问题一直是圈内讳莫如深的话题,“因为一旦出问题铁定是要吃官司的,通常情况下不会有演出商会冒着如此风险去顶风作案。”


据他分析,文化行业的税点比其他很多行业都低,对于像BIGBANG这种抢手的演出,适当提高票面价格,需缴纳的税款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因此,演出主办方不会为了省这点小钱去触犯法律。影响票价的最大可能就是经纪公司的限价条款。也正因如此,才引发了接下来一系列的票务非常规操作。


票都去哪儿了?


被誉为国内票务公司龙头老大的大麦网,是本轮BIGBANG巡演的主要票务代理方,但在这次与IME娱乐合作的过程中,他们的地位却显得有些尴尬。作为多站巡演的唯一售票出口,大麦网手中可供出售的巡演门票却极为有限。


尴尬的票务网站


2月24日中午12点,BIGBANG深圳巡演在大麦网开票,粉丝小杨从11:30就开始守在电脑前,12点一到,她刷新了一次售票页面,惊讶地发现所有门票已经售空。



很多“秒没”是因为网站票量不足导致的


业内人士孙先生透露,深圳站门票仅用了0.8秒就售光,比“秒没”还要快了0.2秒。据其分析,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卖完,说明票务网站可供出售的门票数量极为有限。如果票量充足的话,用户瞬间迸发量过大,网站服务器很难承受,“网站肯定会出现极度卡顿或瘫痪的情况。”


另一位演出从业者H先生告诉记者,在深圳站,传闻主办方向大麦网提供了千余张门票,算是对其帮忙出票的“回报”,但业内人士则普遍认为数量可能没有那么多。根据演出市场的相关管理条例规定,所有演出门票必须经由正规的票务公司操作。广东地区的管理更加严格,票务公司需从税务局购买税号区间,并在其指定的印刷厂印制票纸。


至于为何被主办方“欺负”成这样,大麦网还要继续与IME合作?H先生表示,票务网站的利润其实非常薄,因此“苍蝇也是肉”,而BIGBANG这类大热的演出,也能够帮助网站留住用户、带来影响力。


针对此类说法,记者致电了大麦网北京地区宣传负责人,对方表示,BIGBANG本轮巡演没有北京场,每一地的巡演都由各大区具体负责。想要了解票务问题,必须联系到演唱会所在地的大麦网相关负责人。而大麦网深圳地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问题你们最好去采访主办方,因为我们(票务公司)不方便出面去说这个问题。”而后,对方意味深长地告诉记者:“你做娱乐这么多年了,也知道是什么原因的……”


“对赌协议”


其余的门票去哪了?当然是躺在黄牛的手里。


就像如今的电影产业一样,演出市场也开始流行“对赌协议”和“保底协议”,只是,签订合约的双方换成了主办方和黄牛公司。



本轮巡演的绝大部分门票都被黄牛打包购买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BIGBANG杭州站,主办方事先把售价为1280元的内场票全部锁死,2000多个座位,价值300万左右。然后将其以500-600万的价格打包卖给黄牛集团。在这个过程中,黄牛可以竞价,也可以还价。“主办方也懒得去散卖,一次性打包最省事,听说最后的成交价不低于570万。”


从这个数据来看,主办方在出票的第一道关口,便把票价抬高了一倍,而最后是赚是赔,则全看黄牛自己的本事。该知情人士爆料称,此次BIGBANG巡演除了深圳站外,其他场次都是像杭州站这样操作的。“这些内场票在大麦网上根本查不到,这就是行业的潜规则,以后还会越来越多。”


因为BIGBANG的票足够抢手,几乎不存在亏钱的可能性,所以黄牛“对赌”的性质没那么强。“今年3月5日在广州举行的谭咏麟演唱会,某家黄牛公司就以30万的价格从主办方那里打包了一部分门票,但最终只卖出17万,自己反倒亏了13万”。


为核实上述消息的准确性,记者曾三次致电IME娱乐国际部总监,在第一次表明身份和采访要求后,对方表示正在忙。次日再拨通电话,对方简短回应:“这个不用采访我,谢谢。”几日后,对方电话已转至呼叫转移。而记者致电其北京公司,得到的答复是负责演出的人不在,也不愿意提供其移动联系方式。


那作为BIGBANG的经纪公司YG是否知道这些非常规操作,对天价门票又是什么态度?YG娱乐中国公司的宣传人员告诉记者,自己个人无法代表公司进行回应,但会把记者的采访需求转达公司高层,之后会联系记者并给出回应。但对方也表达了对此事的立场:“毕竟是票务方面的问题,艺人的经纪公司并没有办法给出什么直接的回应。”


新时代的黄牛


看到这里,你应该已经发现,目前演出市场上的黄牛已经逐步告别单人作战时代,越来越向纪律严明的集团化管理模式靠拢。一些靠倒票发家的黄牛甚至互相联合,成立文化、传媒、广告公司,意图将黄牛的买卖合法化。他们比任何人都更能吸收新时代的产物,玩转微博、微信、QQ群等一切社交平台,甚至连O2O的淘宝都是他们拓展疆域的新战场。


一场演出能赚200万


如果说以前的黄牛比嘴勤比腿快,那么如今的黄牛拼的就是智商和胆魄。


身为黄牛的小乔告诉记者,BIGBANG深圳巡演有人靠倒票赚了200多万。他们不是个体户,而是由两三个黄牛一起合开的“文化类公司”。“他们通常都是大手笔拿票,投的多赚的也多。像这次深圳场投入的成本应该是200-300万,转手利润就翻了近一倍。”


据了解,黄牛注册的公司,都以文化、广告、传媒类为主,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和员工。从法人资格上看,已经和任何一家正规的公司没有两样。有业内人士透露,这些黄牛公司为了掩人耳目,甚至还会注册票务公司,“最近突然冒出的一些五花八门的小票务网站,就被业内怀疑是黄牛投资的。”


他们都是社交网络大户


即便是散兵游勇,像过去那样站在演出场馆门口询问路人“要不要票”的黄牛也已经越来越少。在移动时代,几乎每个黄牛的手机上,都有好几个用来和粉丝沟通票务信息的微信群或QQ群。他们将不同属性的粉丝分类管理,有的主打韩流明星,有的针对国内鲜肉。“微信联络最方便了,粉丝几乎都玩微信,我手机里就有十几个这样的群。每次有演出,我都能第一时间通知他们。”武汉黄牛朱先生说。



朋友圈成了黄牛招揽生意的重要渠道


与此同时,记者在淘宝中输入BIGBANG,也能看到大量售票的店家,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黄牛开的。据他所知,有一名黄牛用不同的名字开了数家网店,这些店铺相互配合,能大幅提高售票的速度和成功率。“为了卖出一张7000元的门票,他可以把其他几家的票都改成9000,这样原本犹豫的顾客看到这家票卖得便宜,就立刻出手了。”


和粉丝们相爱相杀


值得玩味的是,在记者与粉丝聊天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他们对黄牛的态度竟有些相爱相杀。


BIGBANG的铁粉Tina这次从某黄牛那里一下订了七张门票。由于主办方出票较晚,黄牛手中也并没有现票,只是承诺先收票款,等拿到票后再交货。尽管知道这样风险很大,但Tina还是把钱交给了对方。“没有办法,BIGBANG的票只能通过他们买到,但我们会找相熟的黄牛合作。粉丝间会对黄牛的口碑做出评判,口碑好的会帮他传播,口碑差的则会警告大家,以后不要再去他那买票。”


能打入粉丝内部的黄牛,通常都爱选择和粉丝头目合作,毕竟团购要比卖散户好得多。粉丝头目统一收集票款后交给黄牛,并从中赚取一部分差价作为报酬,这样的合作方式大家两相欢喜。然而,有些时候,粉丝头目竟然比黄牛还不靠谱。


小乔介绍说,业内管这种帮粉丝订票的人叫做“站子”,粉丝被“站子”骗走票款的事情也时有发生。“2014年权志龙武汉演唱会时就出过这种事。最近也有一次,BIGBANG在韩国首尔的演唱会,一个QQ群的粉丝头目收了一百多万,拿到钱后就彻底失联了。对于这种人,我们黄牛也尽量避免接触。”


▲粉丝互相通报黄牛骗子,以防上当


先收钱后给票还有一种风险,有些黄牛会在出票时再次涨价,要么加钱拿票,要么退钱给你。“主要是我们拿票的价格也随时在涨,BIGBANG被炒得太厉害,我们也没办法。”小乔坦承自己也干过坐地起价的事,价格通常在500到1000左右。遇到这种情况,深谙粉丝心理的他会这样安慰对方,“BIGBANG中有人要入伍,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这钱花得值啊。”


依旧躲不过的幕后潜规则


如此火爆的BIGBANG巡演门票,让各利益方都杀红了眼。就连口口声声为主办方“盖坟”的粉丝自己,在发现手中门票一转手就能赚部“肾6”的时候,也难免不心动。除了主办方和黄牛直接勾结外,在这场演唱会的背后,依旧躲不过“潜规则”的黑手。


主办方与有关部门撕了


我们能够预料的是,主办方与粉丝、粉丝与黄牛、主办方与票务网站之间的矛盾关系,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在BIGBANG巡演的南方某站,还出现了主办方与有关部门撕逼的情况。


在贵圈《一场演出背后的九九八十一难》的报道中,我们已经揭露了演出商向有关部门赠送大量门票的事实,并且这部分门票中将有一多半流向黄牛市场。


然而,赠票流出的时间却是有讲究的。


据业内人士透露,主办方曾委婉地向有关部门表示这批赠票不要过早流向市场,否则会影响大局。然而,心急的对方还是在主办方出票之前,将赠票一次性卖给了黄牛。主办方操作票价的空间因此受限,十分被动,双方闹得不太愉快。


事实上,黄牛票的定价有一套较科学的规律,有经验的黄牛集团会分批次地对外售票,然后根据销量好坏以及距演唱会开幕的期限,调整下一批票的价格,“如果你有机会了解他们每天的票价变化,会发现像股市一样,波动非常大。”



黄牛出售的门票很多都打了“赠票”字样


在黄牛圈内还流传着更骇人的消息:上述部门中,有个别工作人员利用职位之便,以私人身份直接参与了倒票。他用2000元/张的价格向主办方拿了600张票,以2500元/张的价格转手卖给黄牛,从中获利30万。但这一故事未有直接证据证明真的发生过。


偶像用过的吸管也能成为敛财工具


除了有关部门,赞助商也没有放弃“雁过拔毛”的机会。


据悉,长沙某间酒店就以巡演赞助方的身份,从主办方处获得了数量不多的赠票。随后,这部分票被以回馈酒店会员的形式变相出售,票价不变,但购买者必须同时充值4000或6000元成为酒店的至尊会员。该酒店员工透露,“这是酒店常用的促销手段,只是因为BIGBANG太火,才原价出售的。至于其它演出的门票,我们一般都是免费送给会员。”



酒店会员和BIGBANG门票捆绑销售


而在去年的BIGBANG巡演成都站,还发生了这样一件奇葩事。演出前一天中午,承办方包了一家很私密的火锅店请欧巴们吃饭。虽然事先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不少私生饭闻讯赶来,堵在了火锅店的楼下。BIGBANG好不容易脱身后,火锅店老板立刻用警戒线把现场圈起来,当场拍卖他们用过的桌椅、碗筷,甚至还有吸管。而粉丝们呢,哪里顾得上讲价啊,都是以最快的速度,一手交钱,一手收货。


总结陈词


在我们的调查中,你会发现每一环都在收割粉丝,而某些粉丝之间,也在互相收割。


BIGBANG演唱会的乱象引发了业内广泛的关注,从业者们清楚地知道,这绝不是个案。并且越是当红且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歌手,越是容易受到这一系列利益链条的裹挟。


记者为此,向多位当红明星的经纪公司求证,对方的回应大多是:艺人方不清楚这其中的操作过程。


偶像与粉丝之间形成的粉丝经济,以及构成这种经济形式的每个环节,看起来都是合理的供求关系。但在合理之外,总有种种规则破坏者将原本可以健康发展的事物推向聚变,比如只顾自身形象而不考虑市场的经纪方,又或者为了自身利益采取非常规操作的主办方,又比如制售假票的黄牛、坐享赠票的有关部门,甚至是纵容了所有这一切发生的粉丝自己。


唯一逃掉了指责的,恰恰是处在暴风眼中的BIGBANG五位成员。即便经过了这痛苦而复杂的一切,粉丝依然拿出万般热情,真心相待。


只是,疯狂追星这件事本身合理吗?那是另一个庞大又无解的话题。




 BIGBANG现场表演视频 


《LOSER》



《BANG BANG BANG》



《Let's not fall in love》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BIGBANG [MADE] 巡演首尔站。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