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高度】驴象之争与北方邻居加拿大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3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大选,能像美国大选那样对国际社会产生如此广泛的影响;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的大选,能像美国那样对加拿大产生如此广泛深刻的影响。这种影响之于加国,不仅仅是因为比邻相接,语言相通,而是因为存在着复杂的成因。这种成因是在历史中形成的一种特殊关系,加美之间可能会出现某些摩擦甚至交锋,像曾经的软木贸易争端或疯牛病等,但分歧应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结盟。

【《高度》(Rise Weekly)地产周刊 特约撰稿人萧元恺撰写】

加美之间的盟友关系,是种战略性结合,也是一种具有“血缘关系”的近亲结盟。由于种族、制度与意识形态的高度同质性,不管哪个政党执政,加美关系似乎都“牢不可破”。但如果贴近观察,还是能够辨识出细微的差别。《高度》周刊特别邀请温哥华资深媒体人萧元恺先生,对这个问题展开深入的分析。


| 驴象之争的北方邻居

异常热闹的美国选举开始进入倒计时,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提名角力已达到白热化程度。从目前竞选态势看,很难说谁会是最后赢家。虽然民主党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和共和党的川普(Donald Trump)竞选资源十分厚重,他们的辩论又采取了咄咄逼人的态势,但选举变数正在增加,再加上外在环境的不确定性,谁也不能说完全胜券在握。有专家就此分析说,两个政党谁胜出都不足为奇,人们应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实情讲,如果希拉里最终胜出,在某种程度上对目前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比较利多。当然首先在政治形态和理念上,加拿大自由党与美国民主党更加接近,都属于中左倾向的政党,历史上也都具有所谓“民主价值”的左翼色彩,特别是在诸如社会政策上,包括同性婚姻与堕胎问题等双方都趋于一致。

而就经贸而言,坦率地讲,美国共和党所秉持的现实政策,反而更能顾及到加拿大方面的实质利益。最为典型的一个案例就是输油管计划,该计划从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历经美国德克萨斯省,将石油输往美国腹地,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然而就像英桥公司的“北方门户计划”一样,上述方案在美国遭到环保分子等的强烈反弹,在华盛顿等地举行过多次示威游行。为顾及“民意”和“选情”,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不否决了这个方案,尽管他私下表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暂时冻结,属于某种权宜之计,但此论遭到来自共和党方面的猛烈抨击。就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表示,一旦当选,会使油管铺设项目立即上马,把损失的时间尽快找补回来。



现在看来,这方面的问题恐怕还会出自加拿大自由党,因为在输油管计划上,自由党与联邦保守党是有区别的,前者并不像后者那样热心于该项工程,反而在这届特鲁多政府中,“逢保必反”的气氛似乎更为浓郁。一旦美国共和党执政,加美在这方面的矛盾很有可能位置互换。

保守色彩浓厚的美国共和党以对外强硬著称,尤其是川普打出“让美国更强大”的旗帜,发出系列反穆斯林言论,这为美国之外的国际社会所担忧甚至嫌弃,但是对于加拿大并不“见外”,也就无所谓软硬的区隔了。

如果进行大胆假设,让加拿大人参与美国大选的投票,会把手中一票投给美国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据最近主流社会有关媒体刊文说,由于特鲁多(Justin Trudeau)一家最近造访白宫受到崇隆礼遇,加拿大人对民主党的支持度有所提升。

| 从候选人辩论窥端倪

从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辩论会来看,无论在语气、风格或者细节上都存在分歧,但在外交政策上并无太大差异,包括加美关系。可以说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在外交政策上的分歧,远没有加拿大自由党与保守党的分歧那么大。



倘若非要找出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外交辩论对加国的影响,大体上也是间接的。比如说共和党在辩论中抨击奥巴马政府所采取的外交政策,导致美国和最亲密盟友以色列的关系出现裂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甚至有意回避奥巴马(Barack Obama),将这种矛盾表面化。要知道希拉里曾出任奥巴马政府国务卿,直接参与了美国民主党政府外交政策的制定与执行。

众所周知,加国保守党及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与以色列走得很近,在多次场合明确表态,坚定不移地站在以色列一边,内塔尼亚胡更是亲自造访渥太华。现在看来,如果美国民主党连续坐庄,在大的外交行动上,特鲁多政府会更加看美国方面的脸色行事。涉及到以色列的关系,就绕不开与伊朗的关系,前哈珀政府断绝了与伊朗的关系,而美国民主党政府开始谋求与伊朗关系正常化,这是否也促使特鲁多政府转向,应该存在这种可能性,此举应被视为一个外交上的风向标。应该说美国共和党的中东政策更接近前哈珀政府的相关政策,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曾表态,一旦执政会对伊朗采取更严厉的制裁,迫使其停止铀浓缩活动。

在涉华问题上,前面辩论若与以往大选相比,民主党和共和党都表现出一定的克制态度,不像以往在选举年对华火力全开,无形中也给中国问题降温。尽管出现南海等区域争议,但大体认为只要在公平条件参与竞争,中国可以成为某种经贸伙伴,这种经贸剥离的做法,应该与加拿大自由党传统的对华政策合拍。


据笔者不太全面的观察,迄今为止的美国大选辩论交锋,几乎没有直接提到过加拿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的国际地位对美国无足轻重,而是彼此之间同质性太高,彼此过于熟稔,未构成重大负面障碍,也就没必要为加拿大分心,过分强调反而显得画蛇添足。有美国媒体就指出,被美国总统候选人落下不见得是坏事,从某种角度讲反而印证双边关系良好稳定,不存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没必要拿出来说事,这也说明美国两党对加拿大问题没有什么歧义。大凡擦出交锋火花,都存在激烈争议。

加美经贸仍为主体

从目前看,加拿大赖以依存者,仍然是美英价值观主导的经济体系。



加拿大曾经因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吃官司,而支付了数亿加元赔偿,这种经历使加拿大对美国爱恨交加,对新的美国政府有所期待。

由于加拿大处于环太平洋的地缘政治经济构架之中,必不可免地受到美国和中国的战略牵制。由于人民币海外结算中心落户多伦多,加拿大与中国签订了《外国投资保护及促进协议》,加拿大自由党在胜选前就表态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这些无疑会受到美国新政府的关注。特鲁多执政后在这方面是否有新的调整,是否因应美国大选结果,都具有重要指标意义。

无论如何,加美经贸关系依然会摽得很紧,也正惟其紧密,美国经济如果继续萎缩,也会影响到特鲁多政府靠赤字代价维持的基础建设计划,影响到加元与美元汇率,甚至波及到加拿大股市。在美国新政府操作下,如果刺激计划和医改方案能够到位,成功救助诸如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等招牌企业,对加拿大也应是利好消息。因为总体来说,加美经贸合作大于竞争,这不失为一种困难时期的理性择抉。

| 川普效应被夸大了

随着川普在美国拿下越来越多州的党内提名,一些美国人喊出“川普当选就移民加拿大”的口号,欢迎美国人来移民的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布雷顿角(Cape Breton)知名度骤升。


川普宣布当选后在美墨边境建造一堵墙,引发议论。这时布雷顿角电台主持人卡拉布雷斯(Ron Calabrese)创立网站:“如果川普赢了,布雷顿角欢迎你”,“我们这里唯一的墙是支撑房子的”。

在“超级星期二”川普一举拿下多个州党内提名后,谷歌搜索“如何移民加拿大”成了大热,最高峰时比平时高出1150%。温莎市移民律师艾德.卡德利说,在共和党提名战开始之后,他共收到近百通电话,不少是在“超级星期二”之后打来的。目前已有人开始在加拿大雇请地产经纪人,着手找房子,在加拿大银行设立账户。

3月10日,奥巴马国宴招待特鲁多,致辞时还专门提到,感谢加拿大的布雷顿角,愿意收留美国对大选结果不满的人。

其实权且把奥巴马所言当成笑话,问题没有那么严重,历史上美国大选年也曾有过这样的“移民潮”,都是口头上的,好奇者居多。

| 11月6日给出答案

美国一家主流媒体最近指出,2016年总统竞选大多沉溺于过去,但关键问题是未来四年谁能更好地领导这个国家。情同此理,关键是谁能有助于维持一种更为良性的加美合作关系。

一如特鲁多就美国大选所表示:“我不会比较这些总统候选人。作为加拿大总理,我的工作是,无论谁当选我都会与其合作。加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对我来说比和对方发生冲突来得更重要”。基于此,加美格局不会改变。



提升经济是重整旗鼓的要害所在,这对加美都如此,没有任何例外。英国《经济学人》指出,美国这部机器最强大的三个活塞,就是资本市场、创新机制和知识经济,这对加拿大来说也是如此。如果达不到这些目标,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出现金融泡沫的破裂,创新活力的减弱,制造业的外迁。

加拿大关注美国大选,与美国关注加拿大的大选,是严重不成比例的。这也说明加拿大是在某种边缘地带,而美国处在世界的中心。不过加拿大人不会为哪位美国总统当选落选而寝食不安,因为这种关系已经相对稳固,没有什么悬念可言,尽管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尚有待美国国会批准。

从大选辩论的内容与过程不难看出,无论最后鹿死谁手,美国在国际事务上至少近期会采取一种有限的克制态度,这种做法很大程度上是经济不景气造成的,颇有点儿“攘外必先安内”的味道。这样的做法对加拿大各有利弊,总体来看,加拿大会是美国决策的未来机遇所在,是美国一个收放自如的安宜后院。

文/萧元恺  出自高度周刊

感谢高度周刊授权转载,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